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在线阅读
会员

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

九步天涯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189万字

6.5分 11人评分

天涯新书《空间之寒门孤女》正在火热连载中。女主太难了,养空间养男主,一不小心爱上的还是前世死对头。两冤家相爱相杀的小甜文,欢迎入坑~
五年之后,一道赐婚圣旨当头砸下,未婚夫正是他,她不想嫁。
白月笙:你想抗旨?抗旨可是要杀头的!
*
华阳王白月笙得了失眠症,只有抱着蓝漓才可以睡到自然醒,可睡着睡着,那症状没有半分缓解,反而越发的厉害——
只要看不到她,就肝火上头,躁动难安,食不知味,夜不成寝,还老出现幻觉。
太医曰:相思症。
白月笙只好蓝漓绑在身边,分秒不离,还咬牙切齿。
“你定然对本王下了什么迷魂药。”
“什么药?说好的放妻书,到底还能不能算数。”
白月笙冷笑:“算数,怎么不算,你走吧。”
看着抱走儿子的男人背影,蓝漓气得跳脚。
走?扯淡。
“那件事情我是不会答应的。”
“阿笙,我喜欢你。”
“……”
“我爱你。”
“你这女人从哪里学来的?!”
“你爱不爱我?”
白月笙长叹一声,只因她说喜欢,他就已经没了底线,再说爱,他可怎么活?
*
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
男主冷峻腹黑,女主人淡如菊,先婚后爱文。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珠胎暗结

是他?

花团锦绣的后花园内,原本躲在假山之后偷闲的少女,忍不住蹙起了纤细的长眉,红唇微抿,若有所思。

“小姐,你怎么了?”

“别吵。”

蓝漓的视线,追随着那几个人而去,他看起来浑身无力,任由两个仆从搀扶着往前,他怎么了?

想了想,蓝漓抓着裙摆,迈开了脚步。

“小姐!”彩云惊叫一声,又连忙压低声音,“这里可是梅府,今儿还是梅家映雪小姐十六岁生辰,我们在此偷闲已经有些不对了,如今怎么好在人家的后花园里乱跑?要是被抓到——”彩云惊吓的捂住了嘴巴,她家小姐……她家小姐居然提着裙子翻过了花园的围栏,这这这……

跺了跺脚,彩云连忙追了上去。

很快,蓝漓便尾随那些人来到一座小院之外,也不知是不是有人专门安排过,小院只有外围有几个守卫,里面却似没什么人。

蓝漓冲身后的彩云使了个眼色。

彩云面有难色,但还是在蓝漓下一记眼风飞来之际认命的去引开了小院之外的守卫。

蓝漓乘势进入小院,准确无比的找到了方才所见男子被安置的厢房。

一室华贵无比的装扮和空气之中暖人心扉的熏香她都注意不到,视线直接而彻底的落到了床榻之上的男子脸上。

那男子二十出头,相貌生的极其俊美,肌肤犹如白璧宛然莹润,修长的剑眉斜飞入鬓,鼻梁挺直如悬丹,棱角有致的唇瓣却紧抿着,一双狭长的眼睛也紧闭着,便是如此,也自有一股无与伦比的飞凡绝伦,可以想见睁眼之后会是何等摄人风采。

“你……华阳王殿下,你……你怎么了?”她深吸口气,试探道。

华阳王并没有回答她,修长的大手紧紧抓住身下床褥,似乎十分痛苦。

蓝漓碰触了一下他紧握的拳头,却惊得立即缩回手。

这么烫?

她手指灵活的切上了他的手腕,纤细的长眉蹙成了一根麻绳。

她的视线颇有些不可思议的落到了男子的脸上,他这样位高权重的身份,是谁会对他使出这样卑劣的手段?还选在今时今日?

“你……是谁……”床榻之上的男子,不知何时稍微恢复几许神智,想要挥手甩开蓝漓。

然而他神志不清,浑身无力,这一挥摆之后彻底神志不清起来。

蓝漓咬了咬下唇,没太久迟疑,出了厢房的门,小院的院墙之上,彩云爬在那里等待许久,以夸张的口型道:“快走!快走!”

蓝漓摇了摇头,比了个离开的手势,又指了指门内。

墙头上的彩云差点掉下去,好容易攀住瓦片阻止落下的势头,便以眼神用力确定。

蓝漓坚定的点头。

彩云无语凝噎,只得无奈点头,谁叫蓝漓是她的主子兼救命恩人呢?

别看彩云年岁虽小,身手却不得了,一般的人奈何不了她,即便这梅府特别一些,但那些侍从,也都不是她的对手。

很快,彩云敲晕了守卫在院外的几个护卫,悄无声息落到院内,蓝漓已经有些吃力的扶着一身月白色华服的男子出了厢房。

“我来。”

彩云上前,很不温柔的将男子扛在肩头,一手拉住蓝漓,“边门那里没人把守,快走。”

“嗯。”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但凡遇到仆从,还未及开口甚至没有看到他们二人,就被彩云早已准备好的碎石子敲晕在地,直到将人带到了蓝漓一处秘密的小院子,彩云直接将男子丢在床上。

“重死了。”

“小心点!”蓝漓眉微皱,将床榻上的男子翻过,仔细的检查他是否因为彩云的粗鲁而受伤。

彩云慢半拍的道:“小姐,我们把他弄来干嘛?这个人衣服这么华贵,一看就不是平常人,我们这样做岂不是会惹祸上身。”

“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还——”

蓝漓站起身来,不容拒绝的道:“去外面守着。”

“哦——”

……

屋内,蓝漓坐在床榻边上。

床上的男子似乎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额头和手背上都是青筋暴起,棱角有致的唇瓣早没了血色。

蓝漓叹息一声,看来,银针和冷水都对他没用了。

并没有迟疑太久,她抚开了他的穴位。

她知道,他叫做白月笙,而她,就在不久之前,对他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这可笑的字眼,出现在自己身上,的确稀奇古怪,若真是如今这时代的女子,即便是真的喜欢也只会含情脉脉欲语还羞,可谁叫她骨子里藏着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呢?

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也没什么可丢人的吧?

一刻钟之后,蓝漓唤来彩云,说出了一个地址,“你将他送到那里去,不要让别人看到。”

“可是小姐……”彩云看看蓝漓,十分为难。

“我没事。”蓝漓虚弱却坚定的说罢,转身,从一旁月白色华服之中,拿出一只血红的玉如意,看向床榻之上睡得犹如初生婴儿的俊逸男子,嫣然一笑,“这个就留给我做纪念吧。”话落,径自收入怀中。

彩云欲言又止,蓝漓却又交代了一些要紧的事情,满腹话语的彩云只好将想要说的全部咽了下去,尽快去做蓝漓交代好的事情。

事情结束,蓝漓稍作休息之后,才回了蓝府。

蓝府本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户,能受邀参加梅家小姐的生辰宴都挺莫名其妙的,半路失踪也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只是回来的时辰却有些晚,素来爱女心切的蓝修谨和易瑶不免多问了两句。

好在蓝漓素来乖巧,回复的也十分得益,蓝修谨和易瑶被安了心,只交代了一些以后要按时回家,一个女孩子家长时间在外面不好之类的话,便算罢了。

然而,也因为蓝修谨和易瑶对蓝漓素来十分的关心,所以当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连隐瞒的机会都没有。

朴素却温馨的卧房之内,蓝漓坐在床榻之上,床榻之前,是她的父亲蓝修谨,母亲易瑶。

如果易瑶此时的表情称得上悲痛欲绝话,那蓝修谨的表情绝对比悲痛欲绝更惊悚。

沉默,在整间房内蔓延。

良久之后,蓝修谨因为刻意压制而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谁的孩子?”

蓝漓的手下意识的抚上了平坦的小腹。

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稀奇的紧,只那一次,居然有了孩子。

“谁的?!”她的不答,引起蓝修谨的不满和怒气,拔高了声音。

易瑶亦是泫然欲泣,“女儿啊,你……你不曾与人交好怎会珠胎暗结?你告诉母亲,是不是有坏人——”

蓝漓抬起头来,清澈的眼眸平静无波,“没有人强迫我,这个孩子,是我自愿的。”

“你自愿……你自愿——”蓝修谨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蓝漓却投下一记深水炸弹,“爹,娘,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你……你这个不孝女……”蓝修谨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挥手便是一巴掌,“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一个未出阁的闺女怎么留下孩子?给我——”看着女儿认真无比的水眸,打胎这样的话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半边脸发麻,可见父亲是真的生了气,蓝漓却没有反抗,只是认真的道:“怎样都可以,只要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蓝修谨怒火上窜,想要传来家法整治这不孝女,却又怕闹大了事情害了女儿的名声,看着女儿脸颊上那明显的五个指印,他痛苦无比的压下怒火,拂袖而去。

易瑶眸中全是泪水,“女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可知道,一个女人没有出阁就有了孩子,是何等不得了的事情吗?你以后在京城要如何立足?”

蓝漓笑了笑,却安慰的道:“母亲不必担心,我晓得利害,但我真的想留下他,求母亲了,帮我劝劝父亲好吗?”

“你啊……”易瑶无奈,这个女儿,自小就十分的有主见,但凡是她决定了的事情,绝无转圜的可能,可是,这件事情也太过……有悖伦常了……

“母亲,求你了。”蓝漓少见的撒起娇来,“哪怕把我送走也好,只要留下这个孩子就行。”

易瑶深吸了口气,“娘试试看吧。”

半个月后,一辆简单朴素的马车,从蓝府出发,往不远处的小道上行去。

易瑶站在长亭,等着马车不见了踪迹,眼角的泪水依然未干。

“哭哭啼啼的,又不是生离死别!”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男音。

“老爷,你不是……”易瑶惊愕的回首,看着那个发誓不来送不孝女的父亲。

蓝修谨紧皱着眉毛,深深叹了口气,“渝林一切可都安排妥当了吗?”

易瑶回神,忙道:“安排妥当了……”

“那回吧。”

到的此时,易瑶总算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蓝修谨的心里,还是十分关心女儿的,所有的怒气,也只不过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