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闱浮尘在线阅读

宫闱浮尘

我爱叉烧饭6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168万字

浮云扰扰,风月无关。
乾隆继后乌拉那拉氏,名门贵胄,终此一生明艳张扬,却在杭州毁在了自己的一头秀发上,也断送了自己与儿子的荣华,世人皆说皇后鬼迷心窍,可她从未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清白一身怎容旁人污垢,这是她一生都在奉行的东西。却不知道,早在她嫁与宝亲王的时候,在世人眼里,她就是悔婚再嫁的弃妇。毁约的是弘昼,守了她大半生的也是弘昼,红墙绿瓦,她拼死挣脱这牢笼。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楔子

乾隆三十一年

夏末七月份

一场罕见的瘟疫摇晃于巍峨的宫殿之中,空前绝后,来的浩浩荡荡,仿佛要将这不见深处的紫禁城给吞没了去。

而这紫禁城的主人,大清朝的乾隆皇帝,却在这样紧要的关头去了木兰围场秋弥,得知宫中疫情,自然也不能以身涉险贸然回宫。

宫中人人自危,皇后不废而废,令贵妃把持后宫,眼瞧着疫情得以控制的时候,皇后乌拉那拉氏所居的冷宫传出了疫病。

先是皇后贴身的宫女沅灵染疾,没过三日就被抬了出去,后又传出来皇后染疾的消息,这还来不及派太医过去,就听了宫中丧声一片。

皇后不幸染疾身亡,令皇贵妃魏氏未曾启禀避疾在木兰围场的乾隆,就一把火烧了冷宫,扬言以绝瘟疫。

疫情得以控制,乾隆从行宫匆匆赶回,闻言却并未责怪皇贵妃,将丧事全权交予皇后所出嫡子十二阿哥操办。

乾隆闭门三日未曾上朝,扔出一道圣旨来,特地吩咐皇后那拉氏身后无祭无享,不得随葬东陵,一切丧仪按照皇贵妃礼制。

谕、据留京办事王大臣奏、皇后于本月十四日未时薨逝。皇后自册立以来。尚无失德。去年春。朕恭奉皇太后巡幸江浙。正承欢洽庆之时。皇后性忽改常。于皇太后前。不能恪尽孝道。比至杭州。则举动尤乖正理。迹类疯迷。因令先程回京。在宫调摄。经今一载余。病势日剧。遂尔奄逝。此实皇后福分浅薄。不能仰承圣母慈眷。长受朕恩礼所致。若论其行事乖违。即予以废黜。亦理所当然。朕仍存其名号。已为格外优容。但饰终典礼。不便复循孝贤皇后大事办理。所有丧仪。止可照皇贵妃例行。交内务府大臣承办。着将此宣谕中外知之。

○谕曰、御史李玉鸣奏、内务府办理皇后丧仪。其上坟满月。各衙门应有照例齐集之处。今并未闻有传知是否遗漏等语。实属丧心病狂。去岁皇后一事。天下人所共知共闻。今病久奄逝。仍存其名号。照皇贵妃丧仪。交内务府办理。已属朕格外优恩。前降谕旨甚明。李玉鸣非不深知。乃巧为援引会典。谓内务府办理未周。其意不过以仿照皇贵妃之例。犹以为未足。而又不敢明言。故为隐跃其辞。妄行渎扰。其居心诈悖。实不可问。李玉鸣着革职锁拏。发往伊犁。并将此晓谕中外知之

此言一出,朝臣连连劝谏,未果。

乾隆继后,满洲镶黄旗贵族之女,丧礼典仪还不如一个嫔位,众人皆可怜这位皇后,为乾隆操劳后宫二十年,却落得如此下场。

皇后临走之时,她躺在冷宫破败不堪的床榻上时,火苗舔舐着屋子的每一寸,好暖,这屋子里从未这样暖和过,迷迷茫茫间,她仿佛看到了狂奔而来的一个男子,像是幼年时候即将远行时的弘昼,又像是自己封后时候册封大典上对着自己笑意盈盈的乾隆。

她辨不清真假,也自嘲的笑了笑,她这一生的事都辨不清真假,无人夸她做得对,也无人当面指责她的错。

皇后回想半生,只觉空空荡荡,仿似大梦一场。终于沉沉闭上了眼睛。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