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控档案在线阅读

疾控档案

华胥云

悬疑侦探 / 悬疑探险 · 114万字

9.9分 12人评分

南方沿海大都市——连海市。
一场跨海大桥车祸事故,正在执行任务的南翰飞恰巧救起坠海的海归女博士谷雅南。
医院中,谷雅南发现车祸肇事司机竟是一名自酿酒综合征患者。
在谷雅南调查车祸真相时,南翰飞抓捕的嫌疑人出现。
当疾控任务接连而至,谷雅南和南翰飞再次相遇……
(悬疑医疗文《疾控档案》系列故事:无酒自醉、昏昏欲睡、致命宝石、美丽陷阱……)
(《疾控档案》书友群648736258,欢迎加入。)
【“讲好红色故事,庆祝建党百年”首届红色题材网络小说征文大赛获奖作品】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意外车祸

沿海大都市——连海市,跨海大桥。

夏日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跨海大桥在蓝色海面上延伸。

谷雅南开着自己的白色小轿车从连海市疾控中心去往郊区,参加一起幼儿园诺如病毒爆发的现场流行病调查。

谷雅南,连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办主任,传染病专家,年轻的海归女博士。

二十九岁的谷雅南,身高一米七二,瘦高的体型配上一头短发,很干练的样子。

上午时分,跨海大桥上车辆川流不息,谷雅南独自开车,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正听着区疾控中心的同事汇报现场的情况。

突然,对面一辆迎面行驶过来的黑色轿车失去控制,朝谷雅南撞来。

两车相撞,谷雅南的白色轿车撞断护栏,冲出桥面,坠入海里。

黑色轿车翻滚了两圈,又与后面一辆红色敞篷车相撞。

红色敞篷车失控,也冲出跨海大桥,坠入海里。

黑色轿车最终被卡在跨海大桥的两根护栏之间。

——

连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谷雅南躺在单人病房的病床上,昏迷状态。

病床旁站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还有两位头发灰白的老人。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叫谷嘉树,近一米九的个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高高瘦瘦,文质彬彬,是比谷雅南大三岁的哥哥。

谷雅南被从海里救出来之后,直接被送到连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根据谷雅南衣服口袋通讯录里的信息,通知了谷雅南的家属。

接到电话的谷嘉树刚从一台手术上下来,一听是自己妹妹出了车祸,立刻飞奔到病房。

谷雅南的爸妈也被通知了,一家四口竟在这种情况下相聚在一起。

谷雅南爸爸站在病床旁,眉头紧锁。

谷雅南妈妈坐在病床旁,眼含泪光地看着女儿,又是心疼,又是埋怨地哭诉道:“早晨出门还好好的,说是上午要去出趟现场,怎么就出车祸了?早知道当疾控医生是这么危险的工作,就不把你从国外喊回来了……”

谷嘉树知道自己老妈的脾气,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

“妈,小妹很快就能醒来,您别太担心了。”

谷嘉树不劝还好,这一劝,谷妈妈立刻又对着谷嘉树唠叨开来:“谷嘉树,你怎么当哥哥的?你妹妹昏迷不醒,怎么病床旁连个医生都没有?车祸还掉进海里,可不是小事,有没有撞坏脑袋?肺里有没有灌进海水?骨头有没有事……”

“妈,该做的检查都查过,主治医生说,小妹有轻微的脑震荡,半个小时内就会醒来。”

“脑震荡?!脑震荡会有什么后遗症?会失忆么?”

“可能会有短时间的记忆丧失,不过具体情况,要等小妹醒来后才能确定。”

谷妈妈叹了口气,“要是雅南能忘记在国外的那段,这车祸也是值了。”

“妈……”

“孩儿他妈……”

谷嘉树和谷爸爸同时出声。

谷妈妈改成小声嘀咕,“听说这次车祸已经死了两个,雅南啊,你从小就是个幸运的好孩子,你千万不能有事。”

突然,病床上的谷雅南手指动了一下。

谷妈妈握着女儿的手,感觉到这一轻微的动作,忙呼喊一声:“雅南?!”

谷雅南睁开眼。

谷爸爸、谷妈妈、谷嘉树,三人都围到病床前。

谷嘉树伸出一根手指在谷雅南眼前慢慢移动,雅南的眼球跟随谷嘉树的手指移动。

“雅南,这是几根手指?”谷嘉树轻声问。

“一根。”

“一加一等于几?”谷嘉树接着又问。

“二百四十九。”谷雅南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回答。

谷妈妈慌了,“不是失忆么?怎么人还变傻了?”

谷嘉树笑了,谷爸爸也笑了。

谷爸爸拍了拍谷妈妈的肩头,安慰道:“雅南是在说嘉树连二百五都不如,都知道开玩笑,看来是没事了。”

“没事就好。”谷妈妈终于松了口气,转头又对谷嘉树问道:“这么大的车祸,应该可以请病假留院观察两天吧?”

谷嘉树看看老妈,又看看妹妹,感觉老妈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犹豫了两秒,谷嘉树模糊地回答,“观察两天可以,如果妹妹想回去上班,再检查一下,如果没问题,也可以回去。”

谷妈妈立刻接话,“既然这样,就跟单位请两天假,在医院观察一天,出院后,去见一个人。”

“见谁?!”谷雅南警惕地问。

“你二姨弟媳妇的堂姐介绍一个好青年,跟你年龄相仿,是个警察,家世也不错,跟你算是门当户对,我已经答应人家了,约个时间,你们见见,明天上午出院,刚好有时间,我这就通知……”

一听要相亲,谷雅南顿时头大,“哎呦,头疼!哥,你快带我去检查,我觉得两天根本不能出院。”

谷雅南一边说一边悄悄朝谷嘉树眨眼。

谷嘉树会意,打断老妈的催婚,同时推出床旁的一张轮椅,“妈,雅南需要做进一步检查,我这就带小妹去。”

将谷雅南扶下病床,坐好在轮椅上,谷嘉树推着轮椅要出病房。

谷妈妈拦在轮椅前,“嘉树去忙,我和你爸推雅南去做检查。”

谷雅南求助地看着哥哥,谷嘉树立刻拒绝老妈的安排,“小妹要做的检查很多,你们对医院又不熟,我现在没事,我带小妹去,爸妈你们可以回家,小妹这里我来照顾就行。”

谷嘉树推着轮椅绕开谷妈妈,出了病房,沿着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医院走廊,转过两个弯,去往CT室方向。

谷雅南坐在轮椅上,扭着头朝后张望,确定老爸老妈没有跟过来,才放心,“哥,停停停,甩掉老爸老妈就可以。”

谷雅南从轮椅上站起身,活动活动了手脚,感觉一切正常,叹道:“撞了车,掉下海,竟然没受一点伤,连擦伤都没有,我真是一如既往的幸运啊,哥,你帮我办出院手续,单位还有事情忙呢。”

谷嘉树把谷雅南按坐回轮椅上,“虽然之前已经给你做过CT,确定没有挫裂伤和血肿,但最好还是留院观察一天,再说,你如果跑了,我怎么跟爸妈交代?”

“你就说检查过了,我按医嘱出院的。”谷雅南转念一想,要出院,需要身份证和银行卡,这些东西可都在平时随身带的包里,于是忙问道:“哥,我随身带的包呢?”

“你落海的时候,刚好有一艘快艇经过跨海大桥下的海域,船上的人及时下海救人,你才捡回一条性命,至于你的包,现在应该还在海底,不过,等过两天会被打捞出来。雅南,你记不记得是谁救了你?”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