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情仇录在线阅读
免费

快意情仇录

后起之男

武侠 / 传统武侠 · 27.5万字

南偷燕王李三郎(又是滴血七鹰中血鹰)的爱恨情仇。

目录

第1章 众人齐聚烟花楼,争相斗宝把言欢。

大明正德年间,宦官刘谨得皇帝朱厚照宠信,一手把持朝政,派亲信掌管东西厂,排除异己,陷害忠良;一手染指江湖,暗杀正义之士。

南京又名金陵,自古是商人聚积之所,虽然明成祖迁都BJ,大部分商贾随之迁移,但经过百年变化,南京城现以是车水龙马,人声鼎沸,显示出一派欣欣向荣景象。商贾聚积之都,自然少不了烟花柳巷风流快活场所。在众多风月场所中,唯有烟花楼一支独秀,独占鳌头几十年,先后出了董雪倩,王紫嫣,谢文娟,苗佳秀等十几位才貌双全的奇女子,而当今烟花楼的头牌梅艳红更是有过之不及,除了有天仙般的外表,更兼通琴棋书画,颇晓音律,最熟歌舞。在金陵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江湖走卒,无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天,恰好是梅艳红的生辰,一大早,烟花楼的门槛差点被人踏碎,纷纷是给梅艳红送礼和拜贴的人。老鸨笑嘻嘻地拿着三张拜贴来敲梅艳红的门,“姑娘,起床了没有!妈妈能进来吗?”

“春桃,快去给妈妈开门!”梅艳红吩咐道。

“是,小姐!”春桃应声答道。

老鸨刚进门,就喜盈盈道:“姑娘不愧为老身烟花楼头牌,真是冠绝古今,艳杀四方…”

春桃目露不满,外加有点嫌弃,斥道:“妈妈打住,从哪学来些不成文的词来奉承我家小姐,你老手上那些拜贴,我家小姐不会看的,速去望江楼上准备一桌上好酒席,待会我家小姐有几位好友来为其庆生。”

老鸨应道:“这…”“快去,这几位你老可得罪不起!小心他们把你老的烟花楼给掀了。”春桃又斥道,老鸨心有不干的走出了房门…。

片刻之后,梅艳红和春桃登上烟花楼,春桃又将几处不妥之处重新整务了一下,整个烟花楼清香自然,于是来到梅艳红身旁,小声言道:“小姐,一切准备好了!”

梅艳红看了看四周,点了点头,道:“春桃,你做得很好,下去吧!”。

“小姐!奴婢想在旁边侍候!”春桃道。

“不用了,快下去吧!”梅艳红道。

“好吧!小姐,奴婢就在下面,有事记得叫奴婢!”春桃恋恋不舍地下楼去!

梅艳红见春桃已下去,道:“都进来吧!外面太阳大,别晒得太黑,妾身认不出来了!”,只闻外面传来的几阵笑声,就有人从窗户里跃了进来,“梅姑娘真是越发靓丽了,洒家都不敢直眼看,怕闪到眼睛!”一粗犷大汉(大风堂副堂主)色迷迷地笑道。

“霍老兄,说得我心痒痒的!真想钻到梅姑娘的怀里!”一俊郎青年(南偷燕王)乐道。

“李三郎,去你的,少借洒家的话来应承艳红!”霍云鹏道。

“哟,连称呼都变了!”李三郎诡笑道。

“好了两位,我们是来给梅姑娘过生辰的,你们倒争风吃醋起来了。”一光头大师(游僧)言道。

“依在下看李三郎未必是争风吃醋,只是闲着胃疼,找霍堂主弄着玩!”一青衣书生(五湖帮三坞主之一)道,

又一人从窗户跃进,“梅姐姐,妹妹来迟了”,

“不迟,不迟,来得刚好,再不来,他们几个大男人一点意思都没有,说不定待会还要打起来了!”梅艳红嫣然一笑,进来是一女子,名云雀(金沙帮尚武堂三雀之一),身穿银甲,后背双枪,脸庞圆圆,甚是可爱,云雀惊道:“今天可是俺梅姐姐生辰,你们敢胡闹,本姑娘背后双枪可不饶你们!”

青衣书生连忙摆弄双手,喜乐之愉,笑脸相迎,道:“我们哪敢啊!最多打打嘴仗而已!”。

“洒家看人都到齐了吧,要不要先斗宝,看看谁的贺礼最好,最能打动梅姑娘的心。”霍云鹏开门见山,直抒胸意,道,众人齐声叫道“好“。

“那就先看看洒家的吧!”只见霍云鹏拿出了一对玉佩,“鸳鸯蝴蝶佩,不简单啊!看似平凡,可大有来头!”青衣书生喃喃说道。

这物件到底有何不同,众人疑惑,云雀道:“潘大哥,有什么来头,你快说啊!”

“云鹏兄,是您来说,还是由在下来介绍!“潘大河道,

“论鉴宝方面洒家却实不如潘兄,还请大河兄弟道来!”霍云鹏暗喜,心想:他若说对,我正好由借机表明心意;若说错,我在旁纠正,正好压倒他,显摆我自己,好在梅姑娘面前争回面子。

“大家可看到这蝴蝶上雕了一对鸳鸯看到没!”潘大河道,云雀接了过,一看,乐道:“还真有!”,“谁去取一碗水来,把些物放进水里,上面就会呈现一对鸳鸯在戏水!”潘大河又道,

“水来了,快放水里看看。”云雀好奇心强,不一会就端着一碗水,跑了过来,急切叫道,果不奇然,在碗水上面,隐隐约约看到一对鸳鸯!“真是个好宝贝!”云雀欢呼道,“只不过这东西虽好是个旧物件,这物件是三十多年前燕冲天和苗佳秀的定情信物,在下虽不知道云鹏兄是从哪里弄来的,只不过当寿礼不太合适吧!”潘大河出言暗讽道。

霍云鹏本想借此机会,表明心意,却被潘大河给玩下去了,气得咬牙,又不好在佳人寿宴上发脾气,故作平静,直直微嗔道:“洒家这东西虽不好,但也是洒家花了大力气才弄来送给梅红姑娘的,全全代洒家对梅艳红姑娘的一片痴心!洒家这物件不好,想必大河兄弟送来的贺礼千好,万好了!”

“不敢,倒是可以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于是,潘大河拿出一宝盒,打开宝盒,取出一对玉镯,然道:“这是在下偶尔得到一块上好的天王玉,请玉器大师金大坚亲手为梅姑娘雕刻的翡翠玉皇镯,只有这样的东西才配得上梅姑娘花一般的美人!”

“哼!“霍云鹏斥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幅破手镯。”

“梅姐姐,妹妹的贺礼虽比不上这两位大男人,但一针一线一珠都是奴家花了一个月为您亲身做的,您看看,怎么样,可好!”云雀从身后拿出一件珍珠汗衫,“好漂亮啊!妹妹可真有心,这是妾身见过最好的礼物了!”梅艳红乐道,并拿起来亮了亮。

“各位的礼品真是光鲜夺目,贫僧只为梅施主求得一长命符,真是汗颜了!”崇光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言道。

“大师过谦了,有心就好,孰不知礼轻情义重!”梅艳红见大师不好意思,开解似劝道。

“啊哈哈!一个和尚跟烟花楼头牌姑娘情义重,这是要别人知道还不笑死啊!”李三郎大声笑起来。

“李三郎!”霍云鹏指其怒道。

“你太失礼了!”潘大河也大声斥道。

云雀从后面推了李三郎一下,道:“你这臭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再敢胡说,小心姑奶奶撕乱你的嘴!”

“别一个个板着脸,剑拔弩张,开个玩笑吧!今天是梅姑娘的生辰,应该高高兴兴庆祝一下,开心就好!”,李三郎冒冒失失开了个玩笑,众人虽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也不快,潘大河,霍云鹏更想抓住机会,好好治治李三郎,好在梅艳红面前示好。

“李三郎,你也老大不小了,玩笑怎能瞎开,这话一出,光顾自己过嘴瘾了,却替大师和梅姑娘想过没有,多尴尬啊!”潘大河依然斥道。

“我们的礼品都奉上了,还不知李三郎礼品可带来了没!”霍云鹏问道。

“东西不好,大家别笑话!”李三郎随即拿出了一个钱袋,竞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众人顿时傻了眼,云雀更是大声叫了出来:“好大的夜明珠啊!”,“你这东西是从哪弄来的!”鄱大河甚重问道,李三郎淡淡说了一句“皇宫”,众人惊别道“皇宫”。

“你知道这是什么宝物吗?就往外物带!”潘大河道。

“俺哪知道,只觉得好看就带出来了!”李三郎道。

“潘大哥肯定知道,给我们讲讲呗!”云雀道。

“这可不是普通的夜明珠,这是百明夜灿珠!”鄱大河道。

“百明夜灿珠,就是被当今皇上奉为国宝的东西。”霍云鹏惊刹道。

“对,这百明夜灿珠一共有三颗,原是叶家的传家之宝,归叶家三姐妹所有,后来丢失,怎么进皇宫的在下不知道,听说镇海夫人叶明珠花重金雇人在找!”潘大河道。

“这么贵重的东西,妾身可不好意思收!”梅艳红道。

“你还是收下吧!总不能让俺带回去吧!”李三郎道。

“既然是李三郎的一翻心意那梅姑娘还是收下吧!这宝贝在他身上弄坏了,弄丢了,岂不糟蹋了。各位,这事可大可小,大家一定要保守秘密,守口如瓶!”潘大河道,众人连忙点头。

“今天谢谢大家能来,都快上坐,妾身为大家弹上一曲。”梅艳红道。

“终于能听到梅姑娘的美妙琴声了!”霍云鹏乐道。

“美妙的琴声,俺听不懂,重要的是有酒喝就行!特别是梅姑娘这里的女儿红,那个香甜,那个爽口,叫人流连忘返,俺都不想走了。”李三郎喜道。

梅艳红看着李三郎,嫣然一笑,而霍云鹏和潘大河脸色可不好看。

“有歌,有酒,却没舞,罕事,但不过在下最近习得一套剑术,想在各位面前卖弄一下,借此好给梅姑娘助兴!”潘大河道。

“好啊!好啊!”云雀高兴跳了起来,欢喜叫道。

“李兄,借剑一用。”潘大河道。

“你君子剑呢?又怎么知道俺身上有剑。”李三郎问道。

“李兄身上能藏百件兵器,岂无剑乎。今天是来陪梅姑娘过生辰的,岂能带凶器。”鄱大河道。

“你们这些君子,就是臭讲究。”李三郎随即从身上拿出惊鸿剑,扔给潘大河,潘大河接过惊鸿剑,仔细端祥了一遍,“你这是四转不象神兵吧!”潘大河道。

“你这是舞剑还是鉴宝 ,不使还给俺。”李三郎道。

“那在下献丑了!”潘大河乐道。

鄱大河举剑起舞,剑走偏锋,大开大阖,一时高山流水,一时又沉于低谷,一时快若闪电,一时慢如蜗牛,使得是杂乱无章,让人看不懂,琢磨不透,想不明白。

李三郎虽专注自己碗里酒,但不时也瞧了几眼,心里暗自揣摩:好利害的剑法,只可惜潘大河这笨驴发挥还不到一成,更有甚者,教他的人把剑法顺序给巅倒了,刻意在隐藏剑法。

霍云鹏道:“潘兄,剑法不错,但你使得不怎么样,好好的一套剑法让你使成这样,最重要的是你的剑舞与梅姑娘的琴音完全不合拍,还不如让俺舞刀来给大家助兴,对了,李三郎带刀没有。”

梅艳红道:“霍大哥刀法虽好,但霸气太盛,真正使出来,妾身这房子恐怕都要被你掀掉,妾身听说三郎的剑法厉害,天行九剑更是一绝,想必大家都想目睹!”

云雀揪住李三郎的耳朵,叫道:“是啊!是啊…小李子,你小子可别小气,坏了大家雅兴!”

李三郎挡开云雀的小手,微微地笑道:“行,行,两位大美女有命,小人哪敢不从。”鄱大河知自己剑法不行,不招人待见,于是将惊鸿剑还给李三郎。

李三郎接过剑,运气于剑,剑走龙蛇,身影如梭,一套套剑气如灵蛇纽转,纽纽曲曲,绕绕环环,一道道剑光如白蛇吐芯,嘶嘶作响,一股股剑风如猛龙过江,破阵而来,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于闪电,落叶缤崩,真是一许银光平地起,百里挑一禁一人!

“剑气如丝,气势如风,贯穿如虹,好剑法!不亏是南偷燕王李三郎。”崇光称道。

“别人的剑气是直的,你的剑气竟然会拐弯,真有你的。不知是怎么练就的。”霍云鹏道。

“想不到你这么厉害,真是精彩!”云雀鼓掌笑道。

“南偷燕王可真了不起阿,舞个剑都能舞得这么厉害,但好像并未使出天行九剑?”潘大河厉问道,众人惊他这么一说,都默默地看着李三郎。

李三郎笑道:“天行九剑比较霸道,没有可观性,只有对敌才能显现出来。”

而此时,梅艳红端起酒杯笑道:“多的就不说了,李三郎能为妾身剑舞,妾身已经很高兴了,大家来干了此杯!”于是,斯斯而尽,众人亦举起酒杯,一拥而尽。“好不尽性!再来一坛。”李三郎乐道,正当众人谈笑间,忽有人敲门!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