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在何方在线阅读

今在何方

徐家二叔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30.1万字

都说,无爱的婚姻是不幸的,可现实中又有多少婚姻是爱的延续?何超凡,周洁,陈静,郑强他们都是痴情之人,看他们如何在婚姻,爱情,生活中诠释人生......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婚礼途中的思念

我们都是这红尘俗世中的一粒微尘,都将被淹没而如梦无痕。虽然,它如梦一样的虚幻,却无法否认,我们,曾存在过。

很多我们的曾经,己经离我们很遥远了,遥远到在记忆的尽头,只剩下一个模糊的符号,而这些符号,却曾经是我们的明天和今天。那么现在,曾经的现在,在何处?

今天,公元二0一八年八月十日,农历六月二十九,一个特殊的日子,我用它来铭记,也用它来遗忘!

……………………《今在何方》题记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第一章:婚礼途中的思念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了起来,车子启动了。透过车窗,亲人的面孔渐渐地远去,模糊,化成了一个点,最终消失在视线中。

今天,对车中的周洁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也是她人生的重大转折。因为从今天开始,她出生并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只能叫“娘家”了。贴上双喜的四轮农用车(在那个时候,别说轿车,面包车都很稀少。)将把她带到一个新的家庭,对于很多女性来说,这才是真正属于她们的家。

今天,她穿上很多女孩子都渴望,自己也曾渴望穿上的婚纱。只是她却无法溶入到这喜庆的气氛中,甚至她还有些许恐惧,未来是一个未知数,等待她的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也许只有万能的佛祖才会知道。

车子在静静地行驶,她不由想到了一个叫郑强的男孩,也许今天,在车上的这一段时间,是她最后一次对他思念了。这是一个秘密,就连父母都不会知道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还要继续保持,成为永远的秘密。

几年前,她初中毕业就回家务了,(虽然现在在农村仍存在重男轻女现象,但那时可要严重多了,很多女孩是不可以读书的。同时,那个时候工作是国家分配的,所以就是男孩也多数是初中学历。)也就是帮父母做点农活,家务,喂猪,鸡,牛之类的。只一年,她实在受不了这样枯燥,无聊,贫穷却闲散的生活。于是,不顾父母反对,随返城探亲的知青来到经济相对发达的江南。

那个时候,江南的工业也在起步中,所以并没有现在发达,工作岗位也并不多。不过,老知青买两条《南京》香烟,总算把她安排在一家服装厂上班。

那一天,下班无事她就到街上玩,当时的苏北,除了县城,下面的集镇也就是一个邮局,一个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一个供销社和几个滩位组成,而且还只有上午半天卖东西。而周洁还没有到过县城,所以突然来到大城市,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场就感到新鲜而又好奇,就这样这儿看看,那儿看看,不知不觉就到了路心。

“波”的一声,周洁撞上了自行车,骑车的小伙子摔倒在街头上。

“你?没碰伤吧?要带你去一下医院吗?”小伙子虽然手摔破了,但爬起后连忙关切地问。但很显然,因为周洁看稀奇太入神,走到街心才撞车的。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撞了你,我没什么的。你呢?手都破了,要包扎的。”周洁因为自己的过失,给对方造成了伤害而过意不去,所以连忙道歉道。本来她以为对方会指责自己走路不当心。而她也会回敬对方,于是,吵架就在所难免。可是,对方并没有责怪自己还询问她是否受伤,既然人家这么宽容礼貌,她当然也不好意思粗鲁。其实,生活中,那怕大家只要多那么一点点宽容谦让,这世界就是个和谐社会。

“你没什么我就走了!”小伙子见周洁确实没什么,就点点头离开了。望着小伙子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周洁的心中不由产生了莫名的惆怅。十八九岁,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年龄,也是最容易动情的年龄,周洁喜欢上了这个男孩,可是茫茫人海,或许这一面之后,以后已无再见面的缘份了,喜欢又有何用?尘世中,无论我们是否愿意,都要和别人分开,而很多人,只要分开,就是永别,今生将没有再见的机会。当然,若是重要的人,就叫“生离”。

也许,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我们的未来就已注定,也就是佛语中的“定数”。

第二天中午,在食堂打饭时,周洁发现被自己撞的小伙子居然也在队伍中。周洁很惊喜,而这时,小伙子也发现了周洁,不由一怔。此时,两个人都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只能尴尬地站着。

“你的手,好了点吧?”周洁低着头,捏着衣角道。

“嗯,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小伙子红着脸,轻轻地回答道。接下来,他们又不知说什么话题了,于是就端上了各自的饭菜,回到了餐桌。

整个下午,周洁的心情都是欢快的,看什么都那么的轻灵。因为有了自己喜欢人的信息了。也许这就叫缘份吧,本来,他们只有短暂的接触,就算有好感也终将要遗忘彼此。因为,人的一生很长,会遇到很多有好感的人。真正的爱不是一朝一夕,否则,肯定经不起考验。想起了最近网络上很火的一句话,“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周洁很奇怪,就在同一公司上班,自己上班也好几天了,以前怎么就一点印像都没有?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会接触很多陌生人,谁也无法做到过目不忘,若没有特殊的事,谁也不会去注意不相关的人。

“香姐,今天中午我吃饭时,和我说话的那个小伙子是干什么的?”下午,周洁工作时,向本地的女工友李海香打听道。

“你不认识人家?那你们怎么说话的?”李海香奇怪地问。

“昨天在街上,我不小心碰到了正在骑车的他,害得他手都摔破了。”周洁不好意思道。

“哦,是这样啊,他叫郑强,是我们机修工,他是这个镇上的人。”李海香道。

“哦,知道了,谢谢香姐!”周洁愉快道。

“你急着打听人家,该不是看上了人家吧?”李海香坏笑地询问道。

“才不是呢?我就是想买点药品送过去,她摔成那样我怪不好意思的!”周洁连忙掩饰道,只是,脸红了。

“哈哈,是吗?那你脸红干什么,若你真的有这个意思,我帮你做媒。”李海香笑着打趣道。

“才不要呢,不理你了。”周洁红着脸跑开了,说是去仓库领工具。

“别急着走啊,要不,我帮你询问他意思也行啊!”李海香的话从后面传来,周洁迟疑了一下。

“小丫头肯定动心了,如果成了,也算好事一桩吧。只是,唉……”李海香见周洁已出了车间,不由叹息道。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