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难仪潇湘妃在线阅读

有凤难仪潇湘妃

依稀如梦

古代言情 / 女尊王朝 · 104万字

【固执痴情才女生死大爱浪漫温馨清水独宠生死不渝】
芳园色色香与艳,谁是真正惜花人?
九岁那年冬天,父亲生病,黛玉回扬州探父,次年九月初三日父亲病故。半年多与病父相处,黛玉有没有脱胎换骨重新审情?
泪要还,恩要尽,孤标傲世到底偕谁隐?
金克木,水生木,一切痴怨本有因!
北冥有梧却无凤,南方有玉众难容。
三岁读书识字,五岁有名师指教,祖上百年书香望族,五代列侯,父亲为探花郎,这样饱读诗书,品性高洁的黛玉,会不会真的年纪轻轻泪尽人亡?
冷心冷情,会诗善画了悟的贾惜春会不会独卧青灯古佛?
气如兰貌比仙的,孤傲清高谜一样的妙玉,能不能云开见日改变命运?
红楼群芳,“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到底为何?
本书以林黛玉为第一主角,以秦可卿,惜春,妙玉,宝钗,凤姐,元春,宝琴等为次角,在原著基础上,加以浪漫时代化,展现所有金陵十二钗的全部结局。
高洁才貌全的红楼群芳,不应当全部一辈子薄命而终,既然有执著之情,又怎么会听从他人安排的命运?
宝玉,冯紫英,水溶,李泰,柳湘莲,蒋玉函,薛蟠,这些代表几个阶层的男角,如何选择自己的红尘共度人?
情人见情,史人见史,希望此书,能让所有经历磨难或正在迷茫中的年轻男女,更加自信执着应对人生,珍惜人生!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秋尽江南草木凋

《前言》

一缕红楼情,万语千言说不完。

亲爱的书友,茫茫人群,万千书海,浓浓书香味的你,偶尔驻足在我这的小作面前,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

我想,前世的你我,要么是好姐妹好兄弟,要么我们定曾同窗共读多载。

有缘千里相会,无缘对面不逢。

一直敬慕这样一个女人,无论身份贵贱高低,无论经历多少艰难曲折,都心洁如莲!

一直敬慕这样的男儿,敢爱敢恨满身正气,有担当有威力,心中有家也有国!

一直欣赏这样一种爱情:至纯至真至美,宁缺勿滥!

亲爱的书友,也许你才十四岁,正情窦初开!

也许你正二十四岁,正在享受花前月下!

也许你有三十四岁,正明白人生有爱定要珍惜!

也许你已经四十四岁,已历练成朔风凌枝绽放的红梅。

我只想告诉你,人生定要珍惜!年轻的朋友们,学文习武,有志气就要敢拼搏;浪漫执著,才不负青春华年。

红楼情结,让我们现实相隔千里不远;共品红楼,浓浓的书香味让我们再结新缘,书友们,希望你我与此书共勉!爱你们!(本人作品中除了引用前人一些名句,其余诗词联均是本人原作,欢迎指教,有留言必复)

第一章秋尽江南草木凋

青山隐隐水遥遥,秋尽江南草木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今年冬日的扬州城,比往年似乎冷得更早。扬州巡盐御史的官邸,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院子中的一棵芙蓉树下,望着片片飘下的落叶,叹了口气,对身边一个年纪差不多大的随从道:“林忠,你说玉儿现在是不是长高许多了?她的性子有没有大的变化呢?她还会不会像在我们扬州时一样爱撒娇爱哭闹?”说罢咳嗽不已。

身边那个叫林忠的随从忙递过一杯茶,说道:“老爷,玉儿小姐走了三年多,肯定长高了许多。老爷不是说老太太每次来信都说玉儿好?我估计着呀,玉儿不仅长高了,肯定长的比原来漂亮多了,要不老太太哪会每次都说,希望老爷将来让玉儿定给那个衔玉的哥儿?”

原来,这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正是现任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林如海之祖,曾袭过列侯,今到如海,业经五世.起初时,只封袭三世,因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额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袭了一代;至如海,只可惜这林家支庶不盛,子孙有限,虽有几门,却与如海俱是堂族而已,没甚亲支嫡派的。

林如海生于钟鼎之家,成长书香门第,从小秉承林家家风,饱读诗书。因林家行事风格与众不同,林如海二十四岁中探花后才谈婚论娶。又暗发誓言非志同道合心仪者不娶,以至于到二十七岁时,婚事还无着落。

江南自古多名士,排首姑苏林侯家。

玉树临风,一腔才学的探花郎,年近三十还没有娶妻成家,也没有纳妾,这可是国朝以来第一个。林如海之父林老爵爷急了,林如海兄妹二人,妹妹林潭十七岁时,嫁给了襄阳伯萧家世子为妻。林如海比妹妹大三岁,是林家独子。好不容易亲友牵线,林如海终于在二十八岁时,娶了京城有名的才女贾敏为妻,贾敏也就是荣国府国公爷贾代善的嫡出女儿。

贾敏虽然生于武爵之家,国公府嫡出小姐,不会武艺,却也从小饱读诗书,诗书琴画,样样精通。贾敏既嫁给了风流倜傥的探花郎林如海,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夫妻恩爱自不必说。可偏好事多磨,贾敏婚后四年,才生有一子。不久林如海被升任兰台寺大夫,朝廷二品大员,可三年后,唯一的三岁的儿子却早早夭折,老侯爷也气得一病不起,此后好些年贾敏再没有喜讯。

为了林家子嗣,老侯爷着急,贾敏也感到愧疚,强要林如海纳了几个妾室。奈何林如海只一身在贾敏身上,林家再没有添个男女。

林如海四十岁时,贾敏再传喜讯,老侯爷喜不自禁。等到十月怀胎,次年的二月十二日花朝节,姑苏所有百花盛开,林家传出喜讯,贾敏诞下的是一个女公子。老侯爷虽然有些失望,但看这女娃娃灵秀可爱,也得安慰,对如海和贾敏道:“我看这孩子不错。记得李白有一首诗说‘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我这孙女儿虽然是女孩家,只怕将来她会为我姑苏林家光耀门楣也难讲,切不可因为她是女娃娃就怠慢了教导。我看就取名为黛玉吧。”

黛玉是林如海中年得女,又是林家现在唯一的孩子,林如海夫妻爱之如掌上明珠。

黛玉三岁时,林老侯爷过世,林如海才能政务出众,深得天子圣意,不久被钦点为扬州巡盐御史。料理好老侯爷后事,林如海便带了妻女及亲信随从又如兄弟一样的林忠去扬州赴任。

到扬州后,林如海公务忙碌,贾敏亲自教导黛玉读书写字,如海闲暇也精心教导。

黛玉十分聪明伶俐,颖悟绝伦,看书过目不忘,夫妻两个颇得安慰。林如海疼爱黛玉,常让黛玉穿上男装跟着一起出去,以至于到黛玉五岁,人多以为黛玉是林如海的公子。

贾敏因身体不好,林如海又请了名师到扬州官邸教导黛玉,其中一个先生便是贾雨村。不料黛玉六岁时,贾敏又一病而亡。

林如海十分疼爱女儿林黛玉,因贾敏的逝世,自己公务繁杂忙碌,担心女儿林黛玉无人教养,被下人照顾不周,又因岳母也就荣国府的贾母几次说要遣送男女船只来接,林如海思量再三,决定将女儿林黛玉送入了贾家。“汝父年将半百,再无续室之意,且汝多病,年又极小,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兄弟扶持,今依傍外祖母及舅氏姊妹去,正好减我顾盼之忧,何反云不往?”林黛玉听了,方洒泪拜别,随了前来接人的表兄贾琏进京。

想到当年送黛玉离开情形,林如海一声长叹。眼下自己刚好五十岁,对亡妻及远在京城的女儿的思念,还有忙碌繁杂的公务,让自己早已经未老先衰,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在扬州的几年,林如海政绩显著,多次被天子嘉奖,反让林如海更不敢对政务有一丝松懈。今年秋开始,林如海一直带病忙着政务,林忠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却无法劝住林如海鞠躬尽瘁。

“老爷,我看还是把玉儿接回来吧,三年多了,老爷现在又有病,叙叙父女之情,乃天理人伦。就是圣上知道,也不会怪罪的。”林忠劝道。

“好吧,我给老太太去信,让玉儿回来看看。”林如海叹道。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