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拳君在线阅读

极道拳君

两只大菠萝

玄幻 / 高武世界 · 148万字

7.5分 234人评分

李行每晚都会堕入一个可怕的梦境,梦境中有无数恐怖的怪物,而击杀这些怪物可以强化肉身属性。
从此肉身无敌,横行现世,打爆一切不服!
……
……
本书主旨:
肌肉就是力量,力量打破一切!
谁拥有力量,谁就掌握着真理……
……
……
交流群:607498533
v群:543254351(入群要求2000粉丝值)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噩梦

哗哗哗……

李行双手等在放开的水龙头下,捧住一抹清水直接浇在脸上,冰凉的刺激感陡然从面部传上大脑,让他因为刚脱离午睡而显得有些萎靡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用力揉了揉脸部肌肉,拿过旁边架子上的白毛巾放在水中浸湿拧干,将脸上擦干抹净后,他推开房门,走出了卫生间。

卫生间外面就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或者说是病房,三张铁架子床并列排在房间内,似乎因为年代久远风化老化,原本刷满白漆的床架早已多处起皮脱落,露出下面锈化的斑痕。

而房间四周的白墙,也早已褪色,变成了略显黯淡的枯黄,窗边的那片墙壁应该是由于雨水的缘故,甚至爬满了一大片黑色,很是刺眼。

从窗边向外眺去,入目均是各种老化严重的建筑体,整个医院都透露着一股迟暮的衰老气息,让每次看到这一幕的李行都产生了一种,仿佛置身于纪录片里的上个世纪末的感觉。

“在夏国,印象中貌似也只有十年前,老家镇上那个重建前的破医院是这个风格了,至于现在已经根本看不到了吧……公司为了抠点医疗费,居然能找到这么一家老古董……”站在窗边的李行无事可做,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胡思乱想着。

此时的李行并不在国内,而是在冰蒂亚联邦,一个位于夏国北部,与夏国接壤,在整个世界都有着重大影响力的庞大国家。

而李行来到这个国家,则是为了……搬砖。

在夏国,现年十九岁的李行本应该是在上大学,而事实上他确实也是一个大学生,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二本。

现在正值七月份,正是暑假期间,若是在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此刻的李行或许也与其他同龄人一样,坐在开着空调的房间内玩着游戏,或者与好友一起出去玩乐等等。

但是这一切,就在两年前传来他爸爸噩耗的那一天改变了——李行爸爸在工地上,不慎从高楼摔下,当场死亡。

而在工地事故身亡后,不但没有能收回尸骨,而且连一丁点的赔偿都没有。

因为他爸爸是在冰蒂亚联邦的工地摔死的,并且持有的是更容易办理的旅游签证,不是工作签证,包工头说工地拒绝赔偿,就算打官司都没用,自己掏了几万块塞给了李行妈妈就算了事。

身为家里最重要支柱的爸爸突然死去后,家里瞬间变得困难了起来,李行妈妈只是一个服装厂的普通工人,每个月的工资除去家里的各项开销后,就所剩无几了,至于李行兄妹两个的学费就完全支撑不住了。

李行在异地上大学,开销较大自然是不用说的了,而十七岁的妹妹李可染当年更是因为成绩突出,被市里一家贵族学校特招了进去,那种学校开销庞大,每年花费的费用比之李行有过之而无不及。

原本李行是想自己成绩本来就不怎样,不如干脆直接辍学去打工,减轻家里的负担,被他妈严厉否决了。

后来就想着打寒暑工,这点他妈妈终究没有反对,毕竟家中确实是困难了许多。然后李行就找到了以前和他爸爸一起干活的工友,十七岁就走上了搬砖的这条道路。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搬砖……就是因为钱够多,门槛够低。一个假期下来,至少他那个二本一个学期的学费是绰绰有余了,加上平时在学校还勤工俭学省吃兼用,上大学他就完全没有动过家里一分钱,还有节余能往家寄点。

而国外比国内的工资还要高许多,比如在冰蒂亚差不多就是国内的一点五倍到两倍左右,一天算上三小时的加班费,就连小工都能挣到三百多,大工更是最少五百。

所以十九岁的李行才会选择在这个暑假,跟着工队远走异国他乡。

结果没想到刚来了一周就因为水土不服上吐下泻,从而一头栽进了医院,还好要不是包工头说了不但医疗费工地全包,住院期间都算病假有最低工资拿的话,李行估计会哭死。

“小染这个时候,应该刚从姨爸他们餐厅回家吧……”无聊中的李行想到了妹妹李可染,同样懂事的她也和李行一样早早开始打工了,在他们姨妈家开的餐厅里帮忙端端盘子。

轰隆!!高空一道闷雷忽地炸响,打断了李行的思绪。

他抬头望向高空,窗外阴沉的天空开始落下稀疏的雨点,随后雨势猛地变大,一场暴雨骤然来袭,凹凸不平的地面很快积攒起了一个个小水洼,入耳尽是哗哗的雨水声。

下面停车场上,一个刚停下来的车上走下一个身材火辣,一身职业OL制服的金发美女,望着瓢泼的大雨,用着李行听不懂的异国语言咒骂了一句什么,颇显狼狈地跑向了大楼,身上很快就被完全淋湿,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将凹凸有致的火爆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李行知道这个金发美女,是院长派奇的秘书费洛莎,火辣性感的她几乎是这个医院里所有男人的YY对象。

“啧啧啧,冰蒂亚女人的身材就是好……”一道略显猥琐的熟悉声音从李行背后传了过来,随后一个穿着病号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走到李行旁边,盯着下面那个在雨中奔跑的费洛莎。

“于叔,刚刚去哪了,怎么没看见你?”李行随口打了个招呼道。

这个男人是一个病房的,也是工地上的工友,叫做于亮,刚开工的头天就因为前晚在宿舍喝多了没醒酒,一头从两米高的梯子上栽下,摔断了胳膊,在医院已经住了快半个月了。

大雨中的费洛莎很快就跑进了医院大楼,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于亮惋惜的收回目光,笑道:“刚刚老板从工地来了一趟,还给我们两个带了点水果,你在睡觉我就没喊你。”

于亮口中的老板就是他们的包工头顾大勇,专门接冰蒂亚的工程,工人都是他从国内带过来的,当初李行爸爸就是跟在顾大勇后面来的冰蒂亚,就是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

顺着于亮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柜子上一袋香蕉和苹果进入了李行的视线。

“老板说了,让你不要着急,在这里好好休养,等到彻底养好了再去工地。”

李行听后微微点头,顾大勇为人大方,向来很是照顾工人,不像一些包工那样苛刻,只会帮着建筑公司压榨工人。

“说起来,于叔你准备什么时候出院啊?”李行突然问道。

于亮的胳膊伤的并不严重,早就好的差不多了,前两天就听他说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等到他一出院,整个病房就剩李行一个人,连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所以便顺口问下。

“这个啊,刚刚我特意探了下老板的口风。”见李行问到这个,于亮脸上便闪过一丝得意,眉飞色舞道:“我跟他说了肩膀一用力还是有点疼,他让我再修养几天,我估摸着这个星期都不用出院了。”

李行有些无语,于亮这个人其他还好,就是为人懒散了点,对他来说每天不用干活就能拿到最低的基本工资,就已经满足了。换做他自己就不会这样,等到痊愈了,立刻就回工地去。

他来冰蒂亚可不是旅游的。

不过这样也好,不然自己一个人待在这个医院,旁边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估计要被憋疯。

冰蒂亚语种不是国际通用语,那些人说话李行完全听不懂,而唯一能排解寂寞的手机,他也为了省钱没有办理国际漫游,和家里打电话都是去工地上的专用电话亭。

坐回床上打开电视,调了半天终于调到了一个用英文解说的动物世界,下午的时光很快飞逝而过,到了晚上一个身材臃肿的大妈推着餐车送来了晚餐,吃完洗漱过后,涌起强烈困意的李行直接上床休息了。

…………

黑暗、死寂、冰冷。

犹如置身于海底深渊之中,没有一丝光线、声音,身周一片漆黑,整个人都被浓稠如墨水的黑暗紧紧包裹其中,让人几欲透不过气来,脑海中一片混沌迷惘,只是下意识地前行蹒跚。

李行脑海中一片混乱,无意识地打量着四周,他此刻的精神状态颇为古怪,既清醒又恍惚,就像置身于一个荒诞的梦境当中,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一切行为,却又有些无法控制。

这里到底是不是梦境,李行自己也不能确定。

因为这里并不是他第一次来了,大概是自一年前开始,当晚上睡着之后,他便会偶尔来到这处所在,这片黑暗空寂的未知之处,如同一个孤魂野鬼,无意识地在其中游荡,直至第二天太阳升起。

而他醒来之后,更能清晰的记得其中的一切细节,与那些醒来后就基本没有了印象的普通梦境完全不同。

因为这个,李行还翻阅了大量关于梦境的书籍,甚至还找了心理医生寻求帮助,可是都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不过随着经历的多了,原本的一些畏惧也逐渐消弭,将这里当成了梦境一样看待。

但是最近让李行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李行只是偶尔堕入这片梦境,可自从来到冰蒂亚住进医院后,每天晚上都会堕入这片所在。

而且随着一天天的过去,这片他已经非常熟悉了的古怪梦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梦境中只是一片昏暗荒凉的平原,一直没有改变过,但是这段时间以来,笼罩在梦境中的黑暗越发的浓郁,那种死寂之感也越发强烈,到了今夜更是完全被黑暗所包裹,死寂冰冷。

无意识的前行着,也不知走了多久。

忽然,前方远处,一道微红的黯淡光线出现在李行的视线之中,宛若黎明时分那即将升起太阳的地平线。

“那是……光?”

李行停了下来,略显茫然地望着前方。

不知怎么,那道红光,总给他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他眯起眼睛,正准备看的清楚一点的时候。

嗤!!

那道狭长细微的红线猛地向上扩散,化作一片遮天的血光,无尽血光中央,一只巨大无比的恐怖竖瞳,死死盯向了李行!

这竟是一只巨大的血色独眼!

恐怖血眼睁开的瞬间,李行的大脑就轰的一声巨响,一种恐怖的剧痛遍布全身,好像整个灵魂都被彻底撕碎了一般,发出了惨烈至极的痛吼声。

…………

“啊……!!”

黑暗的病房中,李行猛地从床上坐起,身上的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湿,脸上一片狰狞扭曲,遍布着尚未消散的痛楚与骇意,身体尚在颤栗。

剧烈喘息一阵后,他才慢慢放松了下来。

当痛楚得以缓解,正准备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李行脑海中就是一阵剧痛,脸上猛地一白,不由抱住了头。

再过了片刻,脑海中虽然还是昏沉沉的,但是已经不再痛了,李行的脸色却依然很难看。

因为此刻他的脑海中竟是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刚刚的记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像被人用橡皮擦掉了一般。

“越来越反常了……”李行脸色难堪地自语着,精神疲惫的他重新躺回床上,试图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切,然而全无收获。

突然,一阵脚步声伴随着推动病床的声音从门外走廊传来,并在不断接近中,将李行从思绪中打断,他下意识望了望墙上的电子钟,上面殷红的数字跳动着,正显示凌晨一点多。

“奇怪,都这个时候了,还有病人住进来么?”李行正奇怪着,就听到房门一响,随后房间的灯就被打开了。

啪嗒!

刺目的灯光突然亮起,他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

随后微微眯起眼,就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两个穿着白色制服的粗壮护工,推着一张空床来到了于亮的床前,将沉睡中的于亮抬起,搬上了那个被推进来的空床上,随后直接推了出去,关上了灯光和房门。

而任那两名护工如何摆弄,于亮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像一具死尸,任人摆布。

让看到这一幕的李行,心中突地泛起了一股诡异的凉意。

随着房间重现陷入黑暗,脑海昏沉的李行控制不住强烈的睡意,再度昏睡过去。

(本故事发生在平行世界……其中夏国不是中国,冰蒂亚联邦也不是俄罗斯,大家懂得……)

(再次申明一遍,本书中的大夏是帝制国家,有皇帝的存在,不要套用现实制度设定,本书完全是架空异世界)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