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暖婚之夫人太张狂在线阅读

最强暖婚之夫人太张狂

鹅黄米白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197万字

9.3分 1706人评分

一场设计,让秦念成了豪门第一夫人。
顶着这么个身份‘作威作福’到处打脸还挺好用,面对继母和姐姐这对碧池的明枪暗箭也能游刃有余。
可惜,这世上没有白捡的便宜……
一朝落入男人的温柔陷阱,她欲哭无泪,想要落跑,为时晚矣!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但是她的字典里从没吃亏二字,没理由她陷进去,他还想置身事外!
殊不知,那人早已在泥潭等她……他设局,图的不过是爱她护她,宠她一世无忧。
(男强女强,宠文爽文甜文,一对一,SC,欢迎跳坑。)
【关于女主】
秦念,秦家二小姐,高冷腹黑,容颜倾世。
擅长扮猪吃老虎,见招拆招,虐渣于无形。
被偷走的身份和一切,她都要亲手取回!
【关于男主】
纪璟睿,顶级豪门继承人,矜贵淡漠,无人敢惹。
擅长宠老婆上天,唯妻命是从。
【小剧场】
秦念站在所谓的继母姐姐面前,背挺得笔直,眼底碎芒莹莹。
姐姐瞪着她,银牙几乎咬碎,“你如此害我们母女!不得好死!”
秦念扬了眉,眉梢裹挟了杀气,声音淡漠如水,“你们偷走了我的一切,现在,该还了。”
纪璟睿站在她身旁,静静的看着她的侧颜,他从来都知道,他的女人隐去了锋芒,事实上,这世界上,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欺负她。
米白新文《大龄剩女向前冲》正在连载,求收藏求支持,么么哒!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赤果果的背叛

六月,天气总是晴朗,天空湛蓝得如蓝宝石一般,骄阳悬空,万里无云。

秦念站在梧桐树下,阳光从繁茂的树梢照下,落在手机屏幕上,反射出一个个金灿灿的光圈,灼伤了她的眼,更刺痛了她的心。

“谢尔顿大酒店,1618号房间。”

下面配有一张照片,目光直直的落在照片上,顾不得刺眼的阳光。

照片上,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拥着一个身着深V领红色礼裙的女人,两人谈笑风生,眉目传情,背景,赫然是酒店的走廊。

男人的侧脸完美至极,黑色略长的头发,浓黑的眉宇,深邃幽黑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微翘的薄唇,唇角扬起一抹邪魅而又暧昧的笑意,仿佛撒旦落入人间,用绝伦的容颜迷惑众生。

他身边女人笑颜如花,眼神娇滴滴的,挽着他的胳膊,头微微斜着,红唇凑近他耳畔,似乎在说着什么悄悄话。

呵~好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

秦念攥着手机,手指越收越紧,指尖死死的抵在屏幕上,血色全无。

苏宇轩,这个爱了她三年的男人,这个早已准备好等她一毕业就娶她回家的男人,这个在别人眼里专一无比、完美无缺的男人,竟然背叛了她!没有任何预兆!

心口,疼痛一圈一圈荡漾开来,伴着血淋淋的伤口,秦念咬紧唇瓣,任凭疼痛肆虐,眸光一点一点冷了下去。

估计,彩信是照片上的女人发的,为的就是拆散她和苏宇轩。

只是她不了解秦念,发生了这样的事,根本无需挑拨,秦念眼中向来容不得沙子,她一早对苏宇轩说过,若他背叛,她会决然离开,永不回头。

正午,热浪漂浮在空中,肆虐的袭来,额头渗出点点汗珠,滑落入眼中,顿时酸楚至极。

秦念用力吸了吸鼻子,仰头,任心口绞痛难忍,也绝不让泪水落下,无论如何,不能哭,为了这样一个渣男,不值得!

今天必须要做一个了断,既然那人给了地址和房号,那她就亲眼去看看。

看看那个爱了三年的男人,如何跟别的女人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看看他是怎样背叛这段感情的!

整理了一下仪容,秦念大步向秦宅走去,就算再心痛,再狼狈,也绝对不会让所谓的继母和姐姐看出一丝一毫。

顺着门前的台阶拾级而上,刚走到门口,一股隐隐约约的血腥味飘了过来。

她眸色安静,朝着血腥味走了过去,厨房里,李嫂正在宰鸡,太太和大小姐的嘴巴很刁,不是现宰的鸡,她们不吃。

血豆腐这种东西,她们是不碰的,但李嫂爱吃,特意备了一个碗,把整只鸡的血都倒了进去。

鲜红的颜色落在秦念眼中,染红了她深幽的黑眸,心中一个念头滋生了。

“李嫂,那碗血,我要了。”

清冷的声音飘入李嫂耳中,她不由自主的一颤,下意识抬头,正对上秦念的眼眸,她神色如常,却偏偏看得人心头一紧。

“好的,二小姐。”忙不迭的应了,放下鸡,洗了手,从橱柜里取出一个保温瓶,把血倒了进去,恭敬的递给秦念,心里暗暗琢磨,她要这鸡血做什么?

“谢谢。”秦念点了头,接下瓶子,转身出了厨房,这鸡血,她有大用处。

李嫂看着她的背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二小姐总是很冷漠,疏离的表情给人一种压迫十足的感觉,不像大小姐,总是带着亲切的笑意。

其实仔细看,二小姐长得比大小姐漂亮,可二小姐从不打扮,总是穿着休闲装,不像大小姐,日日化着精致的妆,穿着各式名贵奢华的衣服,自然显得更加出众。

大概,身为私生女的她,是没有资格像大小姐那样穿着打扮的吧?虽说太太和大小姐接受了她,但私生女终究和正牌女儿不同。

李嫂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有钱人家啊,就是乱。

秦念出了厨房,就听到楼梯上传来了不紧不慢的高跟鞋声,不用抬头也知道,来人不是宋宛如就是秦慧妍。

宋宛如是秦念的继母,而秦慧妍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t市人人都知道,秦念是秦家的私生女,身份卑微,见不得光,但她知道,她不是。

妈妈绝对不会破坏别人的家庭,更不会跟已婚男人生下她,这其中,定有隐情。

妈妈去世四年多了,对于当年的事,她绝口不提,只是一再告诉秦念,她没有破坏过别人的家庭,秦念也绝不是私生女。

秦念相信妈妈,若她真的是那样爱慕虚荣的女人,又怎会带着她躲在h市,过了十七年清贫至极的生活?

问过爸爸几次,他每次都是沉默不语,眸中满是深深的愧疚,一再强调她的母亲是个好女人,这辈子是他亏欠她,而她没有做错任何事。

这样的回答,更引得秦念疑惑不已。

妈妈去世后,她本可以独自生活,之所以回到秦家,一是因为临终前答应了妈妈,二就是为了调查当年的真相,虽然现在一无所获,但她坚信,当年的实情一定会浮出水面。

“念念!”

清脆好听的声音响起,阻断了秦念的思绪,接着,楼梯上的高跟鞋声轻快了起来。

秦慧妍提着粉色的蕾丝裙摆,款款走到到秦念跟前,笑意温和,扬手要就去拉她的手,“一起吃午饭吧,厨房买了新鲜的文昌鸡,做椰子鸡。”

夏日炎炎,椰子鸡清甜可口,可秦念此刻,一点胃口都没有。

“不了。”眉眼冷淡,巧轻的避开了她的手,一侧身,上了楼梯。

不喜欢她的触碰,更不喜欢她总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回来这个家四年多了,宋宛如和秦慧妍并不曾做过伤害她的事,相反的,她们对她很好,什么事都想得很周到。

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她没有证据,有的,只是直觉。

秦慧妍的手顿在半空中,笑容僵在唇角,回头说道,“我让李嫂留些给你,什么时候想吃,就让她热给你吃。”

声音越发清甜温和,音量也大了些,话语顺着楼梯传了上去,传到了秦念耳中,也传到了二楼的书房。

她知道,周末,爸爸都在书房里忙碌,她要让他听见,不是她没请秦念一起吃饭,而是秦念自己不愿意。

即便如此,她还是贴心的要佣人留饭给秦念,他一定会觉得自己细心懂事。

秦念没有停下脚步,狭长的黑眸里毫无波澜。这四年来,秦慧妍一直如此,她早已习惯。

别人都以为她对妹妹很好,哪怕是同父异母的私生女,她也不介意,真真善良大度。

可她所谓的姐妹情未免太过肤浅,秦念不傻,真正的姐妹情应该是出自内心的亲昵,而不是只为在人前表演。

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秦慧妍的眸光闪了闪,可恶,老天爷怎么就赏了她这么一副好面容?!

不想承认她长得漂亮,可她只是穿着简单的运动装,素面朝天,就这么该死的好看,若是穿上晚礼服再化个妆,肯定会把自己比下去。

眼底的嫉妒肆意流窜,秦慧妍抿了唇,幸好,她是私生女,只配躲在暗处,根本没有出彩的机会!

对了,她手里拿着的保温瓶装的什么?难不成是厨房偷偷给她炖了补品?

李嫂听见客厅里的动静,连忙擦了把手走了出来,对着秦慧妍欠了欠身,“大小姐,您的吩咐我听到了,等下我会给留碗椰子鸡给二小姐。”

耳朵真灵啊……秦慧妍心中不满,唇角的笑容却很和善。

“辛苦李嫂了。”

李嫂连忙摆手,受宠若惊,大小姐总是如此客气,对佣人都这样好,当然,对二小姐就更好了。

“念念的保温杯里装的什么?天气炎热,容易上火,不宜吃补品,还是喝些绿豆百合汤之类的解暑比较好。”眼里闪着担忧,眉微微蹙着,一副很担心妹妹身体的样子。

李嫂一怔,厨房里可从没单独给二小姐炖过补品,都是太太和大小姐想吃什么补品,剩下了就给二小姐端过去。何况,那些补品,二小姐从来不碰的,每次都原封端回来。

心里暗叹,大小姐对二小姐真好,这点小事都如此挂心。倒是二小姐,对大小姐总是很淡漠。

“那瓶子里不是补品……”她摇摇头,“是我宰鸡留下的一碗鸡血,二小姐要去了。”

什么?鸡血!?

秦慧妍这才闻到空气里飘着一股血腥味,脸色微变,点了下头就离开了。

转身的一瞬间,眸中的温和化成一抹鄙夷,到底是私生女,上不得台面,竟然喜欢吃这么恶心的东西。

一秒之后,脸上重新挂上了和煦的微笑,双手提着裙摆,身姿优雅。

她是秦家大小姐,要时刻保持良好的形象。

妈妈多次叮嘱,就算再讨厌秦念,再想除掉她,也要不露痕迹,尤其是在爸爸面前,一定要对她好,特别特别好,不能让他察觉到一分一毫。

除非有把握一击即中,否则,万万不能暴露自己。

将来,她是要嫁入豪门的,若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让双手沾血。

虽然早就忍不住想要好好修理秦念一番了,但她不敢违背妈妈的话。秦家虽然有钱,到底算不上豪门,想谋个好出路,必须借着嫁人的机会往上爬。

话说回来,这丫头真是好运,她妈死后,竟然自己找上门,偏爸爸收留了她,养在家里,不顾众人的反对,给了她秦家二小姐的身份。

最可气的是,苏宇轩竟然喜欢上了她,他可是t市鼎鼎大名的苏少!苏家唯一的继承人!一想到这,秦慧妍心中就不甘,自己哪里比不上她!?

不过,她很快就要失去这一切了,而自己,则会取而代之,想想这四年多来的忍耐,马上就要得到回报了,心中愉快不已,轻轻的甩了下头,笑意阑珊,隐隐透着一丝恶毒。

*

二十分钟后,秦念出现在谢尔顿大酒店。

鹅黄色短袖体恤,牛仔背带裤,帆布鞋,黑长直的头发随意绑成马尾,露出修长白润的玉颈,不施粉黛,背着双肩包,看着像高中生一般。

马尾在脑后随着步伐左右摆动,少女感十足,在这炎炎夏日,仿若一阵凉爽的风,拂面而过,清新不已。

这家酒店只接待有钱人,大厅里的客人都穿着名牌,突然视线里出现这样一个特别的女生,众人的目光登时投了过去。

这小姑娘真清秀啊,肌肤白皙胜雪,尤其是那对眼眸,灿若星辰,波光潋滟,真是一双灵动深邃的美眸。

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千金,如此清新脱俗,虽神色淡漠,却令人过目不忘。没打扮都如此漂亮,若是精心装饰一番,一定美出天际。

秦念目不斜视,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家的注视,径直走向电梯,按下上楼的按键。

门开了,她走了进去,对着工作人员道,“16楼,谢谢。”

谢尔顿酒店的规矩,必须刷房卡,才能乘电梯到相应的楼层,工作人员礼貌的欠身,“请您刷房卡。”

房卡,秦念自然是没有的。

但16楼,她是一定要去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