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者纪元在线阅读

拾荒者纪元

badsir

奇幻 / 史诗奇幻 · 95.3万字

如果天总也不亮,那就摸黑过生活;
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别去照亮别人。
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
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
你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措手不及的展开

“有时候,如果你真的想要做成什么事,就必须要有勇气跳下深渊。”

“……”

印象中以前老公爵好像只要一空闲下来就老喜欢说这句话,总是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坐在他的私人图书馆中看着他那些似乎永远也看不完的书。

夏伦真的相信他那些书是永远也看不完的。记得第一次参观老公爵的地下图书馆的时候,他几乎以为自己来到了一处传说中古魔法纪元遗留下来的地下宫殿中,螺旋的阶梯一直向下似乎通到了深渊的尽头,被老公爵特意养在那里充当水晶灯的巨型萤火虫到处乱飞,而且不知老公爵对它们都做了些什么手脚,无论人走到哪里它们都会一直跟着,无声无息的就像一只只幽灵一样。

虽然老公爵好像是给自己的地下书国起过一个非常梦幻和儒雅的名字,但是夏伦从没记住过,他一直都是称那里为“墓地”来着,因为他觉得在那个黑暗、梦幻的地方呆久了绝对会忘记外面世界光明和活着的感觉的。

“嗯……也不知道那个老家伙还活着没,好长时间没见了,下一次去波西的时候顺道看看他吧。”

完全就是没由来的心血来潮,夏伦心中为接下来的某段时间定下了行程。正好此时他看见崔西雅正向他招手示意,原本排在他前面的长龙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看来他似乎是发呆了相当长的时间了。

“早上好,崔西雅。”

怀里抱着大大的食品袋,“砰”的一声放在柜台上,夏伦从后面探出了半个脑袋,目光漫不经心的扫过崔西雅那像成熟的小麦一样金黄色的长发,戴着黑手套的左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枚亮闪闪的银币——

“老规矩。”

“哦,我亲爱的夏伦先生,有时候我真觉得你能够永远的从你的口袋中掏出银币,就好像魔法一样!”

接过夏伦手中银币的崔西雅习惯性的抚摸了一下印在上面的亚菲罗尔帝国泰兰格大公爵半秃的脑袋,笑嘻嘻的收进了抽屉里。

“魔法早在黑洞纪元之前就已经灭绝了,小崔西雅。而且我们伟大的女皇大人也告诉过我们,钱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

夏伦单手将食品袋一抱,歪着头冲着崔西雅挤了挤眼:

“因为它们一般都埋在地下。”

“……哈?”

还没等崔西雅反应过来,夏伦的身影已经毫不停留的消失在了柜台前,只有被推开又合上的店门以及趁机传进来的两声魔动列车的轰鸣告诉别人刚刚有个人走了出去,而且是非常正常的推门出去的。

“很好,又一句奇怪的话。”

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对于怪人夏伦的怪异言论崔西雅已经是见怪不怪。

在普林斯这个亚菲罗尔帝国西北部的临海小镇,怪人夏伦·博尔斯是个像海鸥嘴里的乌龟的壳一样的家伙,人们对他怪异的一切已经到了见怪不怪的程度,并且津津乐道。

他虽然从不工作,但是口袋里却似乎永远也不缺金币。他的左手一直戴着一只黑色的手套,好像从人们认识他的那天起就没摘下来过。他的脸色很白,一直留着一头散碎齐肩的短发,但是经常性的挂着明显的黑眼圈,看上去像是没有一天睡过踏实的好觉。他的生活节奏简单而枯燥,每天定时买食物,定时散步,定时回家,五年如一日,从不曾变过一次。

他是个完全与社会脱节的人,生活在自己单独的一个世界中,五年来一直如此。

而对此毫无察觉的,除了夏伦之外,应该就只有住在夏伦家楼下的爱特娜老太太了。这个忘了自己岁数的老人虽然已经是满头的白发但是精神却是异常抖擞,不但在楼下的院子里面种满了黄瓜还异常的喜欢听音乐,甚至专门为此跑到了城里买了一台播放音乐用的魔导留音机回来,而且因为自己耳背的原因天天把声音调到最大,结果导致这座风景相当秀丽的海边小楼百分之八十的住户都被她吵走,只剩下了住在一楼的她,和住在十楼的夏伦。

而这两个人也成功的为这个小镇大多数人一年到头的提供了茶余饭后的谈论素材,当然主要还是以笑话为主。

回到小楼的夏伦日常的和爱特娜老太打了招呼,当然老太太也日常的没听到,专心的趴在菜地里为自己的黄瓜藤除着草。而夏伦也从一开始就没有奢求能听到回复,抱着自己新一段时间的口粮,径直上了十楼。

可是刚一进家门,夏伦的眉毛就挑了起来,下意识的捋了捋自己凌乱的头发,然后随手扔下了食品袋,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客厅。

“在自己家里还这么小心啊。”

坐在沙发上悠哉喝着咖啡的男人脸上带着一种很莫名的笑意,一身低调奢华的修长风衣透出了一股骨子里的贵族气息,更不用说那爵士帽下一丝不苟柔顺披肩的银灰色长发,整个人就算什么也不干就在那里一坐,都是能够立刻让女生尖叫起来的教科书式的完美绅士!

而相衬托之下本来中规中矩的夏伦就显得很没品位了。如果说男人像是森林中一匹俊美的银狼,那么夏伦简直就是条在荒野上游荡的野狗。

“真的很抱歉,但是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里是我家了……我是说,我有给过你钥匙吗?”

夏伦舔了舔嘴唇,他总是会习惯性的舔自己的嘴唇,因为他总是觉得自己有很多的话要说,只不过还没想起来。但是这次,他至少想起了面前这个好像是在另一个世界中赶着早已被淘汰掉的老式贵族马车过来的家伙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史丹利……对吧?”

“……是凯斯才对。真不敢相信你竟然把我也给忘记了。”

“如果你真的认识过我就应该知道我从来不会回头向后看。”

拉了把椅子坐在茶几的另一边,夏伦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啃了一口。

“所以……告诉我,凯斯,不但闯进我的家还带了一群人把我包围了起来,在我把你和你的人暴揍一顿告上治安兵团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话吗?我允许你说到我把这个苹果吃完。”

就好像和一个多年的老朋友若无其事的聊着天一样,夏伦狠狠的啃着苹果。

不过凯斯似乎对于夏伦说的话不为所动,他用一种变得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夏伦,然后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咖啡,身体前倾坐直了身子,简直就好像鉴赏艺术品一般盯着茶几另一头的夏伦,甚至看的夏伦都不自在的停止了啃苹果的动作。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什么?”

“你觉得被我这样的人找上门来代表了什么事情?你是被局里通缉了,而我是来抓你的,疯狂猎人!”

“……你是在跟我开……”

“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在跟你开玩笑。”

“……好吧好吧先让我冷静一下……”

凯斯的眼睛告诉夏伦这个该死的家伙他没有说谎,然而这并没有让他感觉更好。

“首先,我已经不是疯狂猎人了,我不做疯狂猎人已经很久了所以请不要再用那个名字称呼我。其次,据我所知能够让你这种组长级别的人物亲自带队抓捕的应该只有十级和十级以上的通缉犯才对吧,我以前说破天也就是一个宝藏猎人而已还记得吗?一个拾荒者!你知道的——在时间的荒原上拾捡被岁月所遗忘之物的人。而无论是横着算还是竖着算拾荒者都……”

“很遗憾疯狂猎人,你的通缉等级就是十级。而且另外——我也不是这次行动的组长。”

“……什么意思?”

看着凯斯脸上那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变过的莫名笑意,夏伦目光刚一闪动,一个冰冷的枪口就顶在了他的脑袋后面。

“噢……拜托不要又是这一套。”

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夏伦双手慢慢的举过了头顶面对着凯斯站起了身:

“别告诉我事情是我想的那样。”

“事情是你想的那样。”

凯斯耸了耸肩,不过奇怪的是他却不动声色的将身体向后缩了缩,顺手把咖啡的杯子也从茶几上拿了起来。

不知何时这个不算小的房间里已经环了一圈足有四五个人,每个人身上都是同一种款式的衣服,手上端着同一种枪。夏伦认识那种衣服,那是域际联合议会秘密情报管理局“黑色钟摆”特级行动组专有的作战服,手上端着的魔动枪全部都是配有六级魔源矩阵的第二阶级军用魔导器,晃都不晃一下的全都对准了自己。

“嗯……不算太差。”

看着这些训练有素的精英,夏伦刚不自觉的舔了一下嘴唇,忽然察觉到原本顶在自己后脑的枪口已经消失不见,同时一个靓丽的身影霸气的一脚踢开了自己身前的茶几,气场十足的站到了自己的身前。

“……”

虽然今天发生了很多意外的事情但是直到此时此刻夏伦的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些许惊讶——或者说愕然的神情。看着眼前这个整整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赤红色双马尾大号萝莉,脸上带着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的墨镜,嘴角还挂着毫不掩饰的张狂笑意的盯着自己,夏伦整整过了一秒钟才终于反映了过来。

“你女儿?”

夏伦歪头越过萝莉看向凯斯,问出的话却差点让凯斯一口咖啡喷出来。

“你奶奶!”

原本得意的想要说些什么的萝莉表情先是一愣,接着一下子狰狞了起来,刚收起来的手枪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再次掏出顶在了夏伦的额头上,那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气急败坏的样子让夏伦相信只要他稍一乱动这个小火药桶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一枪将他的脑袋给爆掉。

“这是……组长。”

擦了擦嘴边沾染的咖啡渍,凯斯干咳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掩饰掉了嘴角那憋不住的一丝笑意,尽量的令自己表现的严肃一些,抬头看向了背对着自己的萝莉:

“至少现在是。”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只要我成功的将你捉回去,我就可以证明我有能力胜任这个位子,然后彻底的取代凯斯从而转正了。”

不等凯斯回答,萝莉便擅自的接过了话头。她目光带着危险的意味扫过夏伦还算英俊的脸庞,嘴角再次露出了那熟悉的张狂笑意:

“初次见面,曾经的传奇拾荒者,疯狂猎人‘夏伦·博尔斯’先生,我的名字叫做艾瑟。”

“早上……上午好,艾瑟小姐。”

“……对于您我虽然了解的不多但也算是有所耳闻,夏伦先生,对于您以前和最近所做的事情我也是深感佩服,这次行动前凯斯也警告过我你很难对付,但是不得不说……你的表现有点令人失望了。”

夏伦突然的乖巧令萝莉艾瑟略微有点意外,但是这只是令她的语气张狂的更有深度了。

“关于这一点……艾瑟小姐,我觉得你应该更加虚心一点,你的前辈可是有很多东西需要你去学习的。”

不同于艾瑟的心直口快,一直在不动声色计算着时间并感觉已经差不多了的夏伦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自然的冲着面前的小美女露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诡笑:

“无论是在哪一方面。”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