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傲王爷:爱妃哪里逃?在线阅读

冷傲王爷:爱妃哪里逃?

正宫娘娘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350万字

金鳞屈池隐乱世,白衣青光笑武林。南国太子段千龙冶在押送已灭的琴国一批翡翠黄金回朝时被劫,而后,天下无双的乱世才子冷夜,天纵阁的阁主慕容雨霁,一起卷入了这场引起四国纷争的案子……

品牌:咪咕阅读

本书数字版权由咪咕阅读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黄金劫案

是夜,月明星稀。就算不点火把,走在野外也可以看得清楚路面的情况。秃子山是通向南国的都城丽水的必经之地,不过却不必走山顶,围绕着山脚就有被开采出来的官道。但是,夜晚行进的这一支部队却偏偏选择了从山顶直接翻过去,这样子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而且,秃子山山顶是没有树木的,这也是秃子山这名字的由来,好好的一座山峰,顶峰却是只长了杂草的丘陵。也因此,山顶是不可能埋伏人的,领军的便是这般计较。为了安全起见,他不得不小心再小心,因为车上的东西若是丢了,就算将他满门抄斩,也是赔不了的。

不过,到了子夜时分,这队人也到了顶峰。老天爷却翻了脸,忽地泼上大片墨,将整片天空染得不见一点光。就连适才皎洁的圆月,此刻也只剩下一块巴掌大的亮斑挂在天上。

“有劫匪!”寂静的山顶忽然人声鼎沸。

“快保护好贡品。”

“不要慌,对方似乎人不多!”

可是,就在这句话之后,突然沸腾的山顶又一次陷入了寂静之中。领军的身上负了伤,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贡品了,沿着顶峰的石壁就赶紧跑路。虽说是逃命,可他现在没有照明的工具,也不得不小心一点。

往前越走,心里则是越发慌乱。渐渐地,他似乎觉得前面拐弯的地方有人等着他。便握紧了手里的剑,小心翼翼地靠着石壁挪过去,要是跟对方突然碰到,自己和他一定都会由于惊吓有一定反应的时间,所以,只要自己出手快些,保持清醒,就能在被杀之前抢先出手,杀不死对方,也一定能造成伤害,也许能逃得了才是。

这么想着,只是一瞬间的事,果然在转过弯的时候跟对方撞到了,他慌忙举起了剑,只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剑递进了他的胸膛。最后一刻,他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要看清楚要了自己性命的人,只是对方忽地抽出了剑,他的身体失去平衡,倒地的同时也立即身亡。

整座山峰又回归了平静之中,就像没有这段插曲一样。有杀戮的地方,上苍终会怜悯,顷刻间空中下起了瓢泼大雨。整整下了一夜,翌日清晨,空气中的血腥味道已经淡了不少。地上的血迹也已经被冲洗干净。

尸体堆中,一名士兵动了动,微微张开眼睛看了看周遭,这一队押送贡品的,几乎都死光了。他休息了一会儿,推开几具压着自己的尸体。摇摇晃晃站起来,先是查看了一下这些尸体,确认没有生还的之后,强忍着泪水跑下山。

这名士兵回到了丽水城,也不过是一早上的事,整个京都传开了。堂堂太子爷的贡品在离丽水不到十里的地方被劫,没弄清楚对方的来头不说,除了一名士兵,其余无一生还。段千龙冶强压着怒火,一声不吭地带着士兵几乎快要把秃子山踏平了,也没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那名士兵的下场自然不必说,五马分尸,满门遭屠。段千龙冶忙活了一上午,没有任何收获。气得滴水未进,坐在纵天阁的大堂上咬牙切齿。

“殿下,您可消消火。雨霁和离笙已经出手了,相信很快有消息。”江天佐奉上一杯茶。

段千龙冶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喝茶。江天佐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良久,段千龙冶才低沉地说道“你可知道这批贡品是什么?”

“属下听说是殿下从已灭的琴国得来的黄金,”江天佐如实回答道。“一批黄金而已,属下想陛下该不会为了这些难为殿下吧?”

“混账!你懂什么?”段千龙冶抬手一巴掌将茶杯打翻在了地上。瞪大着眼睛说道“那不是普通的黄金,而是琴国特产的翡翠黄金,有着翡翠独特的色泽和黄金的特性,其价值岂是一般黄金能比的?自从灭琴国以来,父皇就命我秘密在琴国境内搜寻,你知道为什么要说那是贡品吗?”

“是因为这东西太过珍贵,说是贡品,是为了掩人耳目。”江天佐看他这次是真的动怒了,不敢胡言乱语,字字都是先想清楚了再说。“皇家的贡品,一般的劫匪都是不敢去动的,这样大大增加了它们的安全。可是,殿下,这事就连我们,您都没说,应该是绝密的才是。为何会被劫?”

段千龙冶不是蠢货,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略微思索了一下,摇摇头说道“不可能,负责运送黄金的人选都是一等一的大内高手,而且,我们清点过人数,除了跑回来的士兵,其余的全葬身在了秃子山。如果说是那个士兵的话,也说不通,明知道回来是死路一条,他真的是内奸的话,不可能回来送死吧。”

“等等,殿下,属下忽然想到一件事。”江天佐突然郑重其词。

“何事?”段千龙冶现在实在没什么心情跟他卖关子,他发誓,江天佐敢打哑谜,他一定会立刻结果了他。

“现在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的,您进宫见过陛下了吗?”

“没有。”段千龙冶提起此事,心头的怒火更盛,拳头握得紧紧的。“平常出了叉子,父皇总会召我进宫。可这次偏偏没有动静,加上我一点头绪都没有,哪敢去见他啊?”

“非也。”江天佐赶忙说道,“陛下这是等您自己去领罪啊,您想想,此事到目前为止,除了陛下,您,还有属下,其余的人都以为只是贡品被劫,没人知道是什么。您自己前去领罪,陛下才好给您台阶下不是?如若等到东窗事发,召您进宫,此事恐怕......”

江天佐的话还没说完,段千龙冶站了起来。“天佐,果然不愧是白衣榜第三。你提醒的是,我都给忙糊涂了。天纵阁有你们在,我相信这件事不难。有消息的话,尽快通知我,我这就准备进宫请罪。”

“殿下走好。”江天佐恭恭敬敬地送段千龙冶离开,嘴角淡淡一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江天佐说的不错,段千龙冶进宫之后,段千帝天不过是责备了几句,并无重罚。就遣散了群臣,召段千龙冶去御书房谈话。

“那批东西可有眉目?”段千帝天的眉毛这时候才微微紧蹙,两只眼睛如同锐利的鹰一样盯着段千龙冶问。

“回父皇,有天纵阁在,您放心,东西很快就能找回来。”段千龙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自己的这个父皇可是无情得很,段千龙冶并不是长子,可是那位兄长偏偏不识大体,公然说段千帝天错了,结果这个父亲当场用自己的佩剑结束了自己的孩子的生命。也因此,他才有机会坐上这个位置。这也是他没找回东西,没接到圣旨,不敢来见他的原因。现在他很庆幸自己听了江天佐的话,赶紧前来请罪,不然,下场可能不会比兄长好多少。说到这里,他还在庆幸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天纵阁。天纵阁原本是江湖一等一的势力,机缘巧合下,他救了天纵阁的阁主慕容雨霁,从此这个江湖势力就成了他的专属机构。为他办事从未失手,也因此,他想,搬出天纵阁,应该能让父皇宽心一些。

段千帝天挑了挑眉毛,慢吞吞地说道“天纵阁?也许有些能耐,朕就给你一次机会,也不定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反正...”说到这里,段千帝天故意停了下来,不再说下去。只是看着他冷笑。

段千龙冶的额头上渗出层层密汗,慌忙跪下谢主隆恩。段千帝天摆手示意他下去。退出御书房,段千龙冶觉得自己双腿都是软的,没走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前来的一名侍卫赶紧扶住了他,“殿下,您没事吧?江先生要我来告诉您,慕容阁主她们抓到了劫匪了。”

对于侍卫的话,段千龙冶充耳不闻,脑袋里还在想着刚才段千帝天没说完的话,这位父皇的脾气相当暴躁,但是也十分有实力,据说他从小就南征北战,用马背上的皇帝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他今年已经是六十的高寿了,但是身体依然硬朗得不像话。段千龙冶清楚,他同时还是江湖四大榜单上同时上了两个榜单的高手。所以,他完全有理由相信,他那句没说完的话一定是想告诉他,朕不是只有你一个儿子!所以,这件事必须赶紧解决。这些个劫匪,等等,想到这里,段千龙冶才一把拉住扶着他的侍卫问“你刚才说什么?”

“江先生让我来通知您,慕容阁主她们抓到劫匪了。”士兵回答。

“走!去天纵阁!”听到这话,段千龙冶立刻有了精神,一把推开了士兵,大步出宫。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