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我少年时在线阅读

恰我少年时

九悟

都市 / 都市生活 · 59.1万字

6.9分 63人评分

混元境修士沈余,遭人暗算,重生在万年前,他的高中时代。
灵气潮汐再启在即。往日的遗憾一幕一幕。而今,恰我少年时。许我再踏修真路,看这江山如画,证道长生。

这是一个重拾昔日遗憾,登临绝顶的故事。
九悟书友群:312484933.进群验粉丝值。只要订阅了九悟的书即可。
九悟书友V群:214808277.全订即可。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明月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以此为题记。

三月里,温柔的春风,吹拂着朝阳中的落城市第三中学。正值仲春,校园中桃红柳绿,莺啼燕语。

位于校园北的环形高中部窗明几亮的新教学楼中,上课铃声后,就略显的安静。教学楼中,只剩下各班老师的讲课声。

二楼东侧,金红色的阳光照在高一年级五班教室的玻璃窗上。教室里正在上课的学生们,沐浴在这明亮的光影。

教室最后一排,一组靠窗的位置,课桌上书本,教辅材料,笔记本,试卷高高的垒起。在这“书山”的遮掩下,一名清秀的男生趴在课桌上睡的正沉。

他叫沈余,今年十六岁。穿着普通的白衬衣,套着略大的蓝白色校服外套,可以看出家境普通。五班四十六名学生,他二月份的月考成绩是第四十名。

所谓书山的遮掩其实只是个心里安慰。讲台上,讲解着几何证明题的数学老师封永望,看看沈余,此刻全班唯一在睡觉的学生,忍了忍,转身书写板书。

如果,他再年轻十岁,肯定会下去把这小子揪起来。上午第一节课就趴着睡觉,朽木不可雕也!

沈余的同桌并没有提醒他。双手叠在课桌上,直着腰板,目不斜视,聚精会神的听着老封讲解正弦、余弦定理。

差生总是不受重视的。然而,谁又知道,正在熟睡中的青年,经历着什么?

无尽的黑暗,将混元境修士沈余包裹。所有的感官,全部被冰冷,幽森的黑暗所吞噬,湮灭。

脑海中,无数的记忆如同潮水般的涌来:高中,大学,修真,星路,秘闻,父母,红颜,功法…

杂乱无章的记忆片段,一股脑儿的填充在他的脑海中。在这浮光掠影间,他恍惚又看到那道娉婷、美丽的身影。她穿着一袭水蓝色长裙,侧影如昔。

依稀往梦曾见。沈余心底的思念难以抑制,情不自禁的大喊,想要她回眸看他一眼,“明月!”

“明月!”沈余大喊,声音猛烈的冲出喉咙。他仿佛是从那无尽的黑暗、梦魇中挣脱。明月的身影消失。随即,他感觉到恢复对身体的控制。

沈余茫然的从课桌上抬起头,睁开双眼,从窗外头透进来和熙的阳光晒在他的脸上。眼前的场景令他有一种熟悉的陌生感:教室,阳光,黑板、老师,青涩的同学,课本…

他自大学毕业踏上修真路,后至北辰界南域苦修万余载,成为混元境修士。纵横人、妖、蛮、海四族。在太初圣地中声名赫赫,横压一代修士。

在商墟古地,和其他人争夺仙缘时,被人陷害,遭遇四族的对头围攻,跌进商墟中深渊中,意识随后消失。

这是…

“哈哈!”“哈哈!”

在沈余发愣、惊诧的时候,高一五班的教室里,在因震惊而短暂的安静后,随即,哄堂大笑!充满着欢乐的气氛。

高一(七)班的江明月自去年开学以来,就被全校公认为三中的校花。暗恋、喜欢她的人非常多。据闻,她上学期收到的情书都有几百封。

像沈余这样的,暗恋校花江明月,不算事。关键在于,他竟然在做梦的时候喊出来,且是在课堂上喊出声。这可是个大新闻,大笑料!

作为市里仅次二中、海棠中学的重点高中,三中的学习生活,紧张、枯燥、压抑。而同学们正值青春年少。但凡绯闻或者谁谁谈恋爱的事,都是喜闻乐见,传的飞快。

讲台上,班主任封永望脸都变黑。在学生们眼中有趣的笑料、大新闻,在他看来简直是扯淡。早恋在三中是严令禁止。心里刚才压住的火气又涌起来。

“沈余,你给我站起来!你什么情况?啊-?上课睡觉我都不稀罕说你,你还搞这些歪门邪道?你站着,站着听课。好好想想,反省反省。”

沈余看着讲台上发飙、四十多岁、带着眼镜的中年老师,终于想起他的名字,脱口而出:“老封?”

“喔喔--”

“我去。”

“沈余,你牛逼啊!”五班的教室中,再次一片哗然,响起一阵阵的起哄声。

班主任封永望是一名负责任的老师,刀子嘴豆腐心,经常训人、嘲讽大家。但落在实质上的处罚基本没有。大家私下里戏称:老封。但是,这岂能当着老封的面叫?

太不尊重老师了。

“混账!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封永望黑着的脸,瞬间再沉下三分,将手中的粉笔丢掉,“啪”的一声,拍着讲桌怒声质问。一句“老封”并不足以让他发火。而是,在他批评沈余的时候,沈余竟然用如此轻佻的语气和他说话。

“你是要上天啊!滚到后面去站好!我教了这么多届学生,啊-,还没见过你这样的!沈余,你听着,你考多少分,和我没关系,我照样教我的书。你不读书,你将来做什么?做梦?”

“哈哈。”教室里响起一阵低低的哄笑声。四十多名学生都在发笑。

沈余眼中的茫然,慢慢的消失。神情略显尴尬。他正在被班主任老封教训着。

同时,随着老封声色俱厉的训斥,他确信此时此景,并非临死前的虚幻场景,而是真实的:他和高中时代的校花江明月关系普通。根本没有眼前的这一幕。

换言之,他并没有陨落在商墟深渊中,而是重生回到万年前宁静的校园中!

沈余得出“重生”的结论时,“叮铃---”,上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声,在楼道里响起。

封永望斥责了沈余几句,余怒未消,但下课铃已响。他拿起茶杯咕咚灌了几口,平复心绪,道:“下课!”合上讲桌上的教案夹在胳膊下,拿着茶杯,走出教室。

以他二十多年的教学经验,他现在再训沈余,也起不到作用。改天,他再找沈余谈一谈:早恋,是学习的大忌。

老封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教室门口,五班的教室,声浪骤然而起!几十道目光,悉数落在沈余身上。

和沈余同寝室的室长华永相貌粗犷,皮肤粗糙,像个老农。他坐在四组靠后的位置,带头起哄,喊道:“沈余,我们支持你。”

他喜欢打篮球,是班上的篮球队队长。几名男生跟着他起哄,“哈哈!沈余要不要我们帮忙送情书?”

于中立的同学们而言,这件可以起哄,好玩的事。沈余这哥们有意思!日有所梦啊!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配吗?”三组最后一排坐着的体育委员周海刚用手机给他七班的朋友发完短信,站起来,讥笑、不满的盯着沈余。

周海来自省城海州,皮肤黝黑,身材中等,粗壮。穿着白T恤,牛仔裤。脚上是阿迪达斯的球鞋。手上带着一款价值三千块的腕表。他是江明月的爱慕者。

沈余做梦意--淫江校花,还敢喊出来,让他很不满:沈余亵渎了他心中的女神。

他自知是不可能追的上江明月。如果是三中的风云人物,比如高一七班的吴修,高二的何同这些人追求江校花,他心服口服。沈余,凭什么惦记江校花?

周海的话,同样引起小部分人的附和、声援。但凡偷偷爱慕江明月的男生,都对沈余相当的不爽。

嘈杂的声浪对着沈余涌来!

沈余站在自己的座位上:教室里一组最后一排,看着教室中,这些熟悉的,陌生的背影、侧脸,叫的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同学,青年时代那些尘封的泛黄记忆,此时是那样的清晰。

逆转万年的时光,重生在高中时代。这样的经历,他即便为混元境修士,心中亦是波澜起伏:怀疑,茫然,不适,惊喜,感慨…

他仿佛是隔着透明的玻璃,在看着眼前的一切。但,随即被这汹涌而来的取笑、嘲讽声浪,打碎这看不见的藩篱,让他置身在这时代的浪潮中:

二零零四年,三月九日,星期二,高一。

沈余没有理会袭来的“舆论”,扫了一眼他课桌上的课程表。

当他习惯于修真界的残酷,尔虞我诈,云诡波谲,步步惊心,此时,教室里起哄,指责,嘲讽,呵斥,他并不在意,也不想去解释明月是谁。

这单纯的校园生活啊!

和一个漂亮些的女孩子的“绯闻”,就仿佛要搅起激荡的风云,如暴风骤雨就要降临到他身上。然而,这在他曾经的经历中,又算什么呢?

微不足道!

沈余没有再看课桌上的“书山”一眼,拉开椅子,从教室后门走出去。

他的身后,五班的教室里依然嘈杂。还夹杂着些欢快、得意的哄笑声。因为,沈余看起来是不堪正义的鞭挞,承受不住压力逃跑了。

然而,有谁知道,他是谁?

我出走万年,归来是少年!

作为落城市的重点高中,三中校园面积约200亩,占地广阔,风景优美。教学楼,操场,教师宿舍楼,图书馆,逸夫楼,行政楼,食堂,学生宿舍依次陈列,沐浴在清新的阳光中。

沈余下教学楼后,顺着校园里的干道,随意的观赏着校园。

夹道两旁栽种着芭蕉,白杨,梧桐,柳树,松树等树木,绿树成荫。宽敞的黄土操场边,几树桃花绽放。美景如斯。

三中作为市里的重点中学,学习风气浓厚。以成绩划圈子。他在高中时代,成绩平平,自然和同学的关系一般,并没有特别谈的来的朋友。

像刚才带头起哄的华永,因为住在一个寝室,可以聊几句。高二文理分班后,换了寝室,他便不知道华永的动态。

周海,据闻大学毕业后去澳大利亚留学。校名不可考。

承载着他高中时代记忆最亮颜色的,不是老封,不是同班的同学,而是这数十年不曾变化的校园景色。

他离开五班教室,并非畏惧同学的指责。这种事,只是个一时热度而已。后世网络时代,全民关注的“做头发”,都会因为时间流逝而消失,何况,只是他“爱慕”一个校花的新闻?

他出来,只是因为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稍稍整理下他此刻的思绪。

经历着重生而来的种种纷繁的情绪后,他现在极需要思索的是: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这个问题,却让他不免陷入回忆中。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令他情绪激荡!

修真九境,仙不可闻。他在一万余年的时间中,从练气境,连续的突破聚灵、金丹、凝神、灵海,至混元境。纵横北辰界南域,可称王者。

然而,生命的精彩,必然是以遭受巨大的磨难为代价。正所谓: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这一路走来,他留下了多少憾事?父母的事,明月的事,还有在南域的事…

大学毕业,他拜入云谷观中修仙。为此,与同学、好友断了联系,和父母闹翻。

父亲怒斥他不孝、糊涂。辛苦读书一场,最终却是去当道士,做一个虚无缥缈的长生梦。母亲哭泣,忧虑他在道观中,生活清苦,照顾不好自己。

五年后,他突破瓶颈,修炼至练气中期,得师门允许,可以出山。他兴冲冲的返回家乡。他记得清楚:那天,初夏的小雨,在荒芜的田野间凄迷的洒落。田间的几座孤坟处,他跪在父母的墓碑前独自、落寞的饮酒。

二姐告诉他,三年前,父母先后因为癌症去世。走的时候,很痛苦。母亲对他这个唯一的儿子,念念不忘。父亲则是至死都未原谅他。

那天的酒,很苦!他饮三杯,就醉,失声痛哭。

再二十年,昆仑秘境开启。九州门派纷纷派出子弟前往其中寻找机缘。在险峻的落凤崖前,他历经血战,拿到两枚青雀果时,一方山河印横空而来。明月为他挡住这致命一击,致使她,香消玉殒。

当时,他在山腰抱着她,眼睁睁的看着她如美丽的玫瑰般枯萎,却无能为力。痛苦,如毒蛇在啃他的心。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在北辰界南域的往事…

一件,一件。

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是重启修真、恢复实力。这一点,沈余从未怀疑。带着万年的记忆归来,他重走修真路,若还达不到前世的高度,那怎么可能?

但,这并非他此生的目标!

他想要的,是那些抱憾终身铭刻在记忆中的一件件往事、遗憾,不再发生!是登临绝巅,一窥仙道,不负此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