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西游记在线阅读
免费

王的西游记

星河繁露

仙侠 / 古典仙侠 · 55.1万字

唐僧去西天,取回真经渡众生;他去西天……西天亡国了……
唐太宗:朕君主华夷,天竺为何不来朝觐?
戒日王:我当东面朝之。
太上老君:佛门可把经文取到东土,就不许我道门把经文传至西天?
《旧唐书》:迦没路国献异物,并上地图,请老子像。
天竺佛教日衰,为挽颓势,如来策划取经大计,神仙妖魔闻风而动。西行之路劫难重重,其根源为何?是教派斗争,或是中印两国君主的王权游戏?

目录

第1章 卖袈裟锡杖的疥癞僧

世上大小教派,或说超脱世外,或言升入天堂,一副不在乎俗物的模样,然骨子里却恨不能俗物皆为己有,否则建什么寺庙,收什么布施,求什么家宅平安、升官发财。越是大的宗派,越明白俗物好处,越是贪多。贪财货、贪名声,最后贪上王权。教派若要大兴,必须攀上王权,或与王权合一,或凌驾王权之上,一朝为国教,气运能享百年千年。而那些失去王权庇佑,斗败了的教派,则被人遗忘,消散在历史中。

唐贞观年间,天降莲雨,洛阳城百姓争相目睹。佛骨舍利乘莲降下人间,佛光普照,是为佛祖保佑,大唐隆兴之兆。府尹将此大祥瑞速报长安,又将舍利子收藏,择吉日上献天子。怎料出发前夜,黄风席卷洛阳,舍利子不翼而飞。府尹惊恐,怕天子降罪,将佛宝失窃之责推给看守之人。

为洗清冤屈,一对母子从洛阳出发,来到长安。

“话说美猴王在花果山竖起大旗,上书四个大字——齐天大圣。要行反天之事。天庭岂容得了,派下李天王、三太子,领天兵天将,遮天蔽日,呼啦啦把花果山围得水泄不通……”

“王玄策!你娘叫你回去了!”

“知道!”一个少年答应。

故事正到精彩处,少年极不愿离开,可母亲的话不能不听,告别小伙伴,穿过街巷,奔入家客栈中。

进到房内,母亲正将些散钱包入绢帕。

“娘,有事?”王玄策问,“人家听故事正听到精彩之处。”

“听什么故事?”

“美猴王大战天兵天将。”

母亲皱眉且笑,“这故事你都听了不下五遍,还有兴趣?”

“好听啊!百听不厌!”

“好听在哪儿?一只造反的猴子,说书人用它影射那些反贼盗匪呢。反贼终难成事的。”

“猴王确实是反贼,可故事好听就行。美猴王神勇广大,落草为寇可惜了,若能为天庭所用,成仙封神指日可待。他要是造福百姓,更能享万世香火,受百姓永世称颂。”王玄策为猴王设想道。

母亲笑他天真,“猴子要是能听你的,就不是猴子了。你该听点儿别的,外面到处都在讲魏征斩龙王。”

“听过了,魏征在梦里杀了泾河龙王。”王玄策明显不喜欢,“哪有猴王战天斗地精彩。”

“你呀,就喜欢打打杀杀。猴王那么厉害,还不是被压山底下了。”母亲在他额头上一点,“快,把我昨天做好的新衣换上。”

换新衣服,定是有重要的事去办。

“娘,我们要去哪儿?”

母亲凝重道:“化生寺。那里在办水陆法会,要行七七四十九天,我们到那儿去。”

王玄策不愿意了,“求神拜佛救得了爹吗?”

母亲面色略显难看,“自然救不了。可我们母子非去不可,今天是法会头一天,长安城的达官显贵都会出席,说不定皇帝也会亲临。”

“我们去求见皇帝?”王玄策立即兴奋,仿佛看到解决难题之法。

母亲苦笑,“傻孩子,皇帝是天子,哪是我们见得到的。你跟我是要去找你爹的同窗好友,他现在官居御史中丞,如今只有他才能为你爹申冤。可我们不知他住在哪儿,只能上法会撞人。”

“还等什么呢,娘!我们快走!迟了,中丞走了就找不到啦!”王玄策边说边拉母亲出门。

他们一家本居洛阳,父亲是个读书人,虽没考取多大的功名,只在洛阳城里担任低阶小官,全家生计是没问题的。母亲陈氏出自门当户对的书香门第,相夫教子,本本分分。然而天降大难,眼见就要家破人亡了。

这还得从洛阳城佛宝现世说起。就在前月,莲花雨缤纷落了洛阳满地,佛光照下云端,一枚舍利缓缓降下,异光环绕,佛音绕梁。如此祥瑞,自然要上报朝廷,将舍利进献。王玄策的父亲成为保管舍利的库房主簿。就在进贡团即将启程的头天晚上,城内刮起怪风,舍利子不见了。不知哪里来的神偷大盗,门窗金锁一把没坏,就把舍利盗走啦!这下怎么向朝廷交待?父亲成了嫌犯,府尹认定他与大盗勾结,盗走佛宝,将其投入大牢。

陈氏为还夫君清白,八方奔走,不知碰了多少次壁,想起夫君还有个好友,在长安做御史中丞,便来试试运气,这也是他们母子最后的希望。

陈氏救夫心切,但也不急一时,还是让儿子换上新衣,路上又打开绢帕,从散钱中拿了些给儿子买饼吃。王玄策接饼大口啃,吃饱了有精神,不能让人觉得自己有落魄之相,哪怕遭了大难,也要使人看到自己精气神仍在。

化生寺办水陆大会,说起也有段故事。大唐皇帝李世民前些日生了场大病,药石无医,宫里人都以为救不回来,皇帝要驾崩了。可过了数日,皇帝自己转醒,说到地府走了遭,见到沉沦诸鬼和六道轮回,差点不能得还。送他还阳的判官嘱咐,回去后定要办场水陆法会,超度地狱之魂。因而皇帝寻觅高僧坐坛,佛法在大唐显出兴旺之相。

如此盛会自然吸引天下善男信女,长安城已是百万之城,现在更被各地赶来拜佛的信徒挤满。苦了城中老居民,一时来了这么多外乡人,使他们怨声载道;喜了城里大小商贩,他们有机会大捞一笔,长安城内人山人海,吆喝声起伏。

“卖袈裟锡杖!卖袈裟锡杖啰!”人流中,有人叫卖。尽管人声鼎沸,他的声音却如雷鸣,没有听不见的。

王玄策望向叫卖人,是个疥癞老和尚,穿的是灰色补丁旧僧袍,光着双脚,带着个年轻徒弟。别看师徒二人穷和尚模样,手里的东西却艳艳生光,锡杖如海中沉月,袈裟好似黑夜星河。

周围人立即议论起来。

“看那锡杖袈裟,应该价值不菲。”

“别傻了,瞧和尚的穷酸样,能是有宝贝的人吗?八成是骗子。”

也有人戏问,“和尚,你的袈裟锡杖怎么卖?”

疥癞和尚笑答:“袈裟五千两,锡杖两千两。”

围观的人顿时叫起来,“和尚疯了,居然要七千两!出家人要这么多钱做甚?卖不成!卖不成!”

和尚也不恼,只是笑呵呵,任他们非议。

王玄策甚感好奇,说书人故事里的行事怪异者,不是疯子,就是隐世高人。王玄策看师徒两人神智清醒,定不是前者,很感兴趣地走了过去。

疥癞和尚正要走,见王玄策过来,停步面向他合十,“阿弥陀佛,小施主与佛有缘啊!”

“我可不想当和尚。”王玄策马上回道。

“小施主误会了,有佛缘未必要做和尚。”老和尚笑答,“多行善事,诚心敬佛,日后自有福报。小施主是有大气运在身的人,不必为眼前事忧愁。”

“你看出我有麻烦?”王玄策惊讶,“长老,我眼下确实有件大难事。”

“不必烦,不必烦。”老和尚合十向西,“属于唐土的,终会回到唐土。”

“长老知道我丢了重要东西?”王玄策更惊,果真是个高人,他的难题或许能解,“其实不是我丢了东西,是我爹。找不回来,爹有性命之忧。长老如果知道下落,请指点一二。”

“贫僧已经回答小施主,阿弥陀佛!”老和尚呵呵笑道,捧着袈裟转身,“卖袈裟锡杖!卖袈裟锡杖!”继续吆喝远去。

母亲赶了上来,“策儿,怎么回事?跟长老说什么呢?”

王玄策望向人群中回答,“娘,刚才卖袈裟的和尚说不定是如姜太公那样的高人,看似卖袈裟,实为寻贤主。可惜他不肯帮我们。”王玄策失望,对母亲说,“娘,我们走吧,快赶不上法会了。”

就在王玄策与母亲快步前往化生寺之时,他却不知,刚才的疥癞和尚回首遥望着他。老和尚目光深长,犹如看尽世间苍生。

长老突然合十感慨,“善哉,善哉!是劫数,避不过。”

旁边年轻和尚不解了,“弟子不明,有何劫数?难道先前的少年有大劫?”

老和尚长叹,“不是少年有大劫,是西天有大劫。”掐指一算,更加眉头深锁,“时日不多,各路大能蠢蠢欲动,我佛的前途,就如那西行之路,杀机四伏。”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