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看箭!在线阅读

喂!看箭!

尘璞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156万字

这是一个射手成长的故事。
笑是痴想,情成痴意,执念的是那未成火候的人生。
风无月接了个刺杀任务,刺杀一个老头的任务,
还没等她放大招说喂看箭,这人就倒下了,正欣喜于白捡人头,
就听到有熟人招呼,回头一看,爷爷怎么看见她杀人了?!
这下,爷爷不理解了,死活不让她出门了,怎么办啊?!
她还要出门去做任务,赚积分给爷爷换药啊!
怎么办,在线等,好着急!
PS:
故事设定在架空大陆,分人界和妖界。
此文时不时有美食突袭。
慎入,慎入!
最好备上纸巾擦口水!
免得口水飞流三千尺呐!
愿君一笑!
从此爱上如意楼!千墨之年!甪里族!风歌天下!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一箭又一箭

“小爷可喜欢做趴卧起坐啦,邪!晚上趴卧,白天起坐。”

——小松

~~~

妖兽牛牛很郁闷。

任谁在沐浴夕华的时候尾巴上插了一箭,都会心头燃起天边的火。

何况是一箭又一箭,三箭并排尾巴上。

妖兽牛牛很是恼火的跳了出去,谁放乱箭秀尾上,此仇不报非牛牛。

然而,那一抹嫣红一入目,来者小妖孽,牛牛爱性命,牛牛惹不起,牛牛躲得起。

牛牛对天长叹息:出门未烧香,活该遇妖孽,今日若身亡,来世多烧香。

一个月前它遇到天阳山的蚂蚁们搬家,蚂蚁告诉它:“有个很恐怖的小姑娘,穿着红衣裳,族内已经有三百兄弟姐妹因为她的箭死无完尸。”

七天前它遇到霍霍山的蜘蛛们:“漫天的箭,我只看到死神的气息。”

三天前,它一起长大的玩伴飞蛇说:“小妖孽,真要命。还好我有九条命。”

今天轮到它了。

那身影越发近了,牛牛慌不择路,一个激动,“呯”的一声,牛牛晕眩的咒骂:“丫的哪颗树不长眼,没看到小爷我在逃命吗?”

在无数颗星星把它淹没前一刻,牛牛模糊的看见一对最亮的星辰。

那星辰带来了黑夜。

再醒过来的时候,它一睁开眼,好多白花花的,白花花的,哦,是胡子。一个老爷爷正凑在它眼前,笑眯眯的揪着它的尾巴,见它醒了忙大叫:“月丫头,月丫头,小松醒了。”

一抹红色“嗖”的射了进来。

那双明亮的星辰出现在牛牛的面前,它看着她,心里一哼:“没事眼睛这么靓干嘛,小爷美女见多了,才不稀罕。”

它低头看了看尾巴,唧的叫了声,没毛,没毛的尾巴。

它漂亮的褐毛尾巴如今露出肉色,还绑着三蝴蝶结白布条。

它很委屈的把头偏向了一边,不去看碍眼的罪魁祸首。

只见一只小手抓起它的尾巴,她对它笑眯眯的说:“你是想一辈子都毛秃秃呢,还是想一个月就毛茸茸?”

它唧唧的说:“不要,不要。”它忘了兽语与人语是不一样的,谁听得懂它的兽语啊。

可不见,小姑娘对爷爷说:“看小松多么喜欢现在的尾巴,可激动了,我决定成全它,让它一辈子尾巴都肉感十足毛发全无。”

牛牛愤怒了,一,它不想做一辈子光尾巴,它还想以美色诱妹子,族里的妹子都是看尾巴的。

二,它不叫小松,它叫牛牛,小松那样的名字太不配霸气的它了,这样怎么会有妹子喜欢呢。

它接着唧唧的叫,也许在别人听来是“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实际上它说的是:“尾巴!爷的尾巴,爷的茸毛尾巴,爷的茸毛大尾巴!”

“小松?爷叫牛牛,爷才不叫小松,爷的霸名叫牛牛!”

有时候世上语言沟通障碍真是问题,美女与野兽,都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小姑娘仍笑着和爷爷说:“看小松可高兴坏了,我觉得,全身的毛给它处理下,它会更高兴。”

“这姑娘眼睛太亮,看东西反而有问题,她看不出爷这是在抗议,愤怒的抗议吗?太恐怖了,居然想把爷的毛拔光。”牛牛在心里直哼。

牛牛生怕毛发不保,连忙唧唧唧唧的接着说了一通。

但是小姑娘都不理它。

它狠下心豁出去的说:“爷的珍宝都归你。”

它这会有点意识到对方应该是听不懂它说的,于是忙比划着,指了指她的眼睛,用手画一个圈,头挨上去,舒服的蹭蹭,再抬起头来两眼发光,小爪子做出搬的动作。

她笑眯了眼,两个月牙儿出来了,她一拍它的爪说:“好,就这么说定了,你的珍宝都是我的了。”

还是肢体语言管用啊,牛牛郁闷的想。

可是它郁闷才起了个头,听到她说:“还爷,你也就个小家伙呀。”

“你才小家伙,你……”它反驳得到一半,无奈的闭口,它确实也是个小家伙,它今年八岁,在家族中确实还属于新生一代。

刚刚,好像她听到它说的爷了。

它试探的问:“你听得懂兽语?”

她笑嘻嘻的答:“本姑娘这么聪明绝世的人,外族语言,何在话下。”

“邪!爷的尾巴?”

“放心啦,一个月,你的尾巴会回来的。”她贼兮兮的笑。

牛牛安心的笑了,它不久后就会知道这个叫风无月的小姑娘确实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过了一个月,小松看着自己的尾巴,是的,熟悉的光滑的毛回来了,但是为什么局部地方居然没毛,边缘居然闪着金色,形成两个很晃眼的字“小松”。

它哭丧着对她说:“给小爷换个字吧,爷不叫小松。”

“你是松鼠,不叫小松叫什么。”

“小丫头,你可以叫小乌小刺小七,但不要因为你喜欢什么前面都加小,就叫爷小,难道要叫你小人?”

是的,风无月给她养的乌贼叫小乌,养的刺猬叫小刺,养的七里香叫小七,养的石头玉叫小石。

“哦,你是想我唤你小妖?我还是觉得小松好听。”

好吧,小松就小松。

小松绝不承认自己最后因为一把坚果妥协了。

反正现在有吃有喝的,被叫两声小松没啥。

~~~

小松一直乐悠悠,直到有天风无月对它说:“现在你的尾巴回来了,该是给我你的珍宝了。”

一周过去,只字未提珍宝,小松还一直侥幸,当这件事被忘了呢。

现在被提起来,看来是珍宝保不住了。

小松垂着头回到自己的宝洞,心疼的往外掏着东西。

一堆松子,一堆榛子,一只棒子,一把梳子,一块牌子,一把种子,一堆石头,一张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类似地图样的皮纸。

石头吸引住了风无月的目光,她抓了把拿起来一看,只见葡萄石,梅花石,桃花石,猫眼石,黑耀石,还有些她认不出来的石头,堆在一起五颜六色,甚是好看。

风无月满意的说:“这些石头就都归我啦,还有啥好东西没?”

小松拿起那块牌子捧着说:“这个很舒服。”

风无月起初没怎么注意它,现在细细瞧来,居然暗含荧光,三色流动,她惊讶的一叹:“冰彩玉髓!”整个牌子外沿近小弓状,正中间一支箭➶,箭的周围有五个图案环绕,正上一个图案㉤,左一个♈,左下一个ミ,右下一个♨,右一个▣。

这是五行的元素,风无月只觉得握着有一股看不见的灵气袭来。

这个牌子是什么信物吗?

风无月拿着看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最后翻过了来一看,上面四个字:“乱云山”。

这应该是跟哪个门派有关吧,回去问问爷爷好了。

风无月收起石头和牌子,笑眯眯的对小松说:“这些我先收下了,实在是太少了,以后你找的珍宝一半要归我哦。”

小松一听,咚的栽倒在地上。

提着小松回去,风无月掏出牌子给爷爷看。

爷爷先是看着嚷着好熟悉,后来一敲脑袋说:“我想起来了,这是云山学府的特级入学牌。”

“那这个啥牌子为什么叫乱云山?”风无月好奇的盯着牌子背面的字。

“因为云山学府在乱云山,乱云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群山。”爷爷笑道,“月丫头,云山学府很不错,可以考虑,正好你在初等学府(小学)也差不多了,也该去高等学府(大学)学习了。”

“很不错?”

“嗯,很不错,很不错的学校啊,就是好好的学校为什么要建在那,那是一处迷宫啊。”

迷宫?风无月好奇了。

~~~

很快就到了窗有桂花香浅笑浮心来的八月,风无月起程去了擎天城。

擎天城,云山学府初试的地方,将会安排在葵倾广场的葵倾殿初试,初试通过再从那的传送门至云山学府所在的金门城复试,早在一个月前爷爷就将名字报给葵倾殿了。

九月是云山学府招生的时候。七月就开始各地学生报名,云山学府会几大城市安排点来初试。

其实这初试也可以说是复试,如果升学考成绩视为初试的话。

小学毕业升学考的时候会有个成绩,各高等学府(大学)都是按成绩来录取,个别优秀的学校会增加招生考试。

而云山学府不按一般的招生来,它的招生都是自己举办招生考试,但是也会首先参考升学考的成绩。

风无月升学考的成绩优异,是他们那的第一。

本来有各高等学府向风无月抛出了橄榄枝。

但风无月更想去见识下那据说是迷宫的学校。

风无月虽然可以说是一牌在手,万关莫当,想要入学,举手而已。

但是她还是想去初试。据说擎苍城第一少年高云和第一美女千漪也会参加。

爷爷很久没来擎苍城了,小松更是只在山水之间。

所以初到擎苍城的那天,街头的热闹感染了他们。

来来往往都是人群,四处有人吆喝着。

风无月这看看那看看,只觉得琳琅满目,甚是新鲜。

这可比他们镇上的街道热闹多了,东西也多多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