肱股明臣在线阅读

肱股明臣

东朝大学士

历史 / 两宋元明 · 29万字

9.3分 30人评分

明朝末年,国运衰微,内有灾害暴动,外有女真入侵,大厦将倾。
但历史却因一点改变而大有不同。
“为国赴死,吾辈之责。”
当民族意识一点点被唤醒,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让世界震撼。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赴任

天色渐明,上清县郊的一处破旧的驿站里,老驿丞拉开门拴,打算今天早点开门,前几日他接到上面的指示,新上任的上清县县令已经到了县界,算着时间,知县大人也快要经过驿站了。

“吱,吱,吱,”几声,驿站昏沉沉的大门被这花甲老人拉动起来,刚开一缝,老驿丞突然发现了一人卧扑在门阶上。

他先是一惊,反应过来后又连忙推开驿门,跨出门沿,跑着去察看那人情况。

伏起身子,老驿丞才发现这是个青年小伙子,不过此人现在面目惨白,嘴唇干裂,一副要死的样子。

“莫不是得了瘟疫。”他摸了摸了小伙额头,却是凉的可怕,不禁有些怀疑。

适逢乱世,大病大瘟又起,准不着在什么地方着了道,可惜了,这么年轻,老驿丞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放下青年人,然后去翻他背后的包裹。

倒不是老人贪图什么钱财,他只是想看看这人身边有什么家信什物,了解他家住何处,帮着给其家里托个信,也好来人收个尸,毕竟,身在异乡,谁都不易,能帮把手就帮把手吧。

老驿丞一解开系带,首先引起他注意的不是其它,而是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青色袍衣,开始他也只是怀疑,顺手一抽,抖开了衣服。

“这,这是,”老驿丞颤抖地望着那衣服,那是一件绣着鸂鶒的青色七品官衣补服。

“知,知县大人?”

……

陈渊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铁皮般的方正高楼,有奔驰千里的各色盒子,有巨翅如鲲的人造大鸟……这是个怪异的世界,人的衣服要多短有多短,有些女性甚至都露出了不该露的地方,人们住在方正高楼,吃的水,用的火都似乎藏一个很小的空间里,用时只需触摸某个地方,水火都会自然生成。

梦里,他最后的记忆也是那个铁皮般方正高楼,自己站在上面,望着川流不息的人流,纵然向下跃去。

“呼!”他猛睁睁双眼,突然惊醒,吓的一旁仔细端详他的驿丞一下子倒坐在地上。

“大,大人,你醒啦。”驿丞不可思议地望着陈渊,他实在不敢相信刚才一脸要死的人此时突然活了过来。

陈渊头痛难耐,他起身半坐着,望了望老驿丞,道:“老丈,这什么地方。”

老驿丞从地上爬起,抖了抖身上尘灰,回道:“大人,这是上清的驿站,我就是这的驿丞,您已经到上清县地界了。”

陈渊“嗯”了一声,又接声道:“除了我,你发现其他人没。”

“其他人,这到没看见,这一大早,谁会摸亮赶路,不过,话说回来,您这是怎么了?早上我发现您时,您倒在门口,脸色可难看的很啊。”

说起这事,估计谁都不信,陈渊昨夜与两小役赶夜路,突然天降大雾,伸手不见五指,三人在这大雾中行走,不一会儿就迷了路,他们自己都感到越走越远,就在这时,雾中传来切切私语,他的两个小役以为有人,大喊着跑去察看情况,突然一个铁皮盒子突然冲了出来,撞倒了两人,现在回忆起来,那盒子陈渊见过,就在那奇怪的梦里,不过当时他却并不知道,只看到那盒子冲自己而来,后来的事他就记不清了。

“这事不提也罢,”子不语怪力乱神,陈渊并不想在这玄妙之事上扯些没用的,不过他还是对老驿丞纷付到:“随我而来的还有两小役,你马上派人找找,还有,如果附近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你也要马上报告给我。”

驿丞回了句“是”,便退了下去。

陈渊独坐床上,用手支着脑袋,最近事实在有些多,弄得他头都大了。

想着前几日自己还是个在家等待补缺的新科进士,摇身一变就成了官老爷,身份的变化让他有些不适应。

“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得快点到县衙上任,熟悉一下相关事务。”

学会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是陈渊从小就学习的教义,既然蒙受皇恩,就得干点实事,他内心这么想着,于是立既下床收拾好行李,又留下一封给驿丞后,就起身向县衙奔去。

在来上清县的路上,陈渊看到到处都是干田饥民,而这样的景象此时也同样出现在上清县境内,在长长的上清县官道两旁,田地干荒,百姓流离失所,这深深震撼了他。

这几年,陕北的情况陈渊早有了解,年年灾荒与瘟疫,加上朝廷的重税,使许多人活不下去,如今亲眼所见,情况比想像的还要糟。

“这样下去百姓迟早要反啊。”陈渊不禁有些担心,于是加快了步伐,想快点到县里去。

紧赶慢赶,陈渊总算是看到县城城楼四角的影子了,本来陈渊心里还一阵高兴,可到近一看,高兴的心又凉了半截。

只见城楼之下,黑压压地坐卧着一大群衣不蔽体的人,个个骨瘦如材,皮包骨头,一看就知是这附近逃灾的百姓。

“兵爷爷啊,你们就可怜可怜我们吧,打开城门放我们进去吧,让我们进去讨点吃的,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快饿死了呀。”城下一黑瘦老头扯干了噪子喊道。

“别号号拉,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再讲,县城里也没吃的,你们进去也是死,还不如往府城跑,那里或许还有吃的。”城上,一大头兵回道。

陈渊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冷眼地走到城下,那边墙上士兵与墙下饥民互喊着,见一人过来,都停下嘴注视起陈渊。

也由不得他们不注意,下面饥民都面色土灰,衣服破烂,冷不防一个穿戴整齐,面色白玉的书生模样的人出现在人群中,实在有些显眼。

陈渊来到墙下,也不愿废话,直开包裹,抖出官服,向城上高举着喊话道:“我乃上清新任知县,我命令你们现在立刻打开城门,放灾民入城。”

大头兵们一惊,久久望着陈渊,他们大字不识一个,文书官印一律不认,但这禽兽衣冠却认得很,来自平日上官的威压让他们心中一抖,其中一领头的连忙喊道:“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吱呀呀”几声,城门被士卒推开,饥民望着这一切的发生,全都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齐声道:“县老爷啊,县老爷来啦,我们有救啦,我们有救啦。”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