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将军的鬼医爱妻在线阅读
会员

冷面将军的鬼医爱妻

飛雪吻美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54.3万字

7.1分 26人评分

乐正宛央做梦也没有想到,鬼手神医的她,有一天也赶上了穿越的队伍,还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缩小了十岁怕什么?年轻了,那是自己赚了;
身处异世怕什么?在现代那日新月异人才辈出的地方自己都能混的风生水起,那么到了这落后的地方照样能活的有姿有彩;
琴棋书画?算什么,随便一出戏,反响必定惊天动地;
医术?鬼医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只有她不想救的,没有救不了的;
阴谋?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更何况还有爱妻如命的亲亲老公呢!
墨尘怎么也没有明白,身为第一杀手的他,也有赶时髦的时刻。好吧,穿越就穿越吧,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口口声声说用生命去守护的女子,却在自己的眼前消失,那么的无能为力。
倒回十年没关系,忘记她却是自己不能容忍的事情;
身在异世没什么,在现代那龙蛇混杂繁俗势利的地方自己都能独占鳌头,那么在这落后的地方照样能占得一席之地!
杀手?“绝杀”可不是浪得虚名;
从戎?从无名小卒到威武将军,也就那么一回事;
陷害?三十六计,计计于心,顺手拈来,只有他算计人,哪有人算计得了他?
更何况,身边还有魂牵梦萦的她——今生,必将护她一世幸福安康!
片段:
“老公,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喜欢你!不过,只要和你生的,什么样都喜欢。”
“老公,,你说我们生几个孩子好呢?”
“只要你喜欢。”
“可是我们得响应党的号召,要实行计划生育呢!”
“老婆,这里是古代。”某将军泪流满面……
“放心,即使这里也计划生育,我也能将它改成生育计划!”某女一脸傲娇
“那些太遥远,我们现在先从第一个开始吧。”说完,某将军伟大的形象再次倒塌……
简介无能无力,总之就是两个现代的娃子到了古代混日子的故事。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无误会,无小三。
看多了人性的丑陋,希望展现出至善至美的一面,
因为我深信:世界本美好!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心痛

“墨尘,你真是好样的!”说话的男子手持格洛克17式手枪,徐徐走来。

“不许伤害她!”被唤作墨尘的男子一手将一女子护在身后,一手也拿了同款的手枪队着来者。

“别以为你是老大器重的人,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背叛组织的后果,相信你比我更清楚吧?做为同僚,我善意的提醒你将功赎罪!”穿着黑色西装套装,左脸整张脸被暗青色的雄鹰纹身贴纸所掩饰,让人看不清真实的面目。

“那是我的事。但是,你伤害她,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冷硬的回答并没有让西装男知难而退:“你什么时候客气过,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难得有机会除掉你,你以为我会放弃吗?”西装男严重划过阴险的暗芒:“今天,不光她要死,你也得死!”暗沉的嗓音如地狱的呼唤,让墨尘身后的乐正宛央一阵哆嗦。

“墨尘,你先走吧,既然他们下定决心让我死,那要看看他们有没有本事了。”乐正宛央说着就从背包里摸出一把精致的手术刀,握在手里。

“不,我要保护你!”墨尘严肃的说着,生硬的话语,仔细听,不难发现对女子紧张的成分:“我说过,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有事!”

说着的同时一手将乐正宛央向不远处的草坪推去,拿枪的手扳动扳机,手上动作一气呵成。

西装男显然没有料到墨尘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条件反射的对着墨尘就是一枪。两人几乎同时出枪,而墨尘在搬动扳机的同时,向侧面滚去,再顺着惯性的力度一个翻身,准备再给对方一枪时,却惊恐的发现对方的枪正指着摔倒在草地上的乐正宛央。

“不!”墨尘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惊恐绝望过,连忙再次扳动扳机。脚下也快速的向乐正宛央的方向跑去。

这时一道银色的强光从天而降,光束将乐正宛央笼罩在其中,而黑夜瞬间被照亮。

突然的强光让人睁不开眼睛,墨尘只能本能的向着乐正宛央扑去。

这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消失的也那么的突然。只几秒钟的功夫,世界又恢复了黑暗的宁静,仿佛刚刚的那一切都是幻觉。唯留下西装男子静静的躺在水泥地板上,在他的身下,一滩血迹逐渐在扩大……

在一处悬崖下方的墨尘,此处已经从昏迷中渐渐清醒过来,揉着发痛的头,一时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奇怪,自己不是执行任务身受重伤吗?虽然成功了,但这伤却差点要人命。

伤?赶紧查看自己的伤势,衣服完好?而且自己清楚的记得执行任务时自己穿的明明是衬衫,怎么换成了黑色风衣了呢?解开衣服,发现自己左方离心脏半寸的地方赫然有道伤口,不过已痊愈,若不是那道三寸有余的伤口,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当时受伤太严重,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究竟是谁救了他?

还有,难道自己昏迷了很久?

看疤痕的颜色,至少也有两三年了。这期间发生的一切,自己怎么会毫无印象呢?感觉自己就像沉沉的睡了好久,还做了很多梦的梦。可要细想梦境,自己却是一点也记不起来。而且一向就头疼。

作为一个杀手,遇事冷静是首要的必修课。

深呼吸一口,让自己平静下来,努力的回想,可是脑子就像被人生生掏了一块似的,心里也是一片空荡。当自己再次回想的时候,头又开始发胀发痛了。而感觉自己马上要触碰到什么的时候,却是更加的头痛欲裂、心如刀割。

算了,自己活着就好。对于接受适应能力,墨尘早在父母离世之后,就随遇而安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脸上有阵阵湿意呢?

右手轻轻一抚,才发现满脸泪水。自己怎么会有种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的感觉呢?那般明显的抽痛。可是想知道是什么的时候,却又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是以前没有过的。

这般的自己,似乎更像一个人,而不是一台杀人工具,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想到此处,墨尘心中一片悲凉伤痛,该回去复命了。再完成两项任务,自己就自由了,到时他就可以放下满手的血腥,做回真正的自己了。

抬头看了看天,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再四下环顾了一圈。四周一片寂静,阵阵山风吹来,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这是什么地方?

作为杀手,习惯了黑暗的生活,夜视能力肯定不在话下,而且感知能力也比一般的人要灵敏的多,况且今晚的月亮还那么圆,那么亮。

自己身处望不到顶的悬崖下方,四周森林密布,听到远处轰轰的水流声,应该是条瀑布。这是究竟是哪里呢?

拿出随身携带的刀具,虽然有枪,但是一般情况下自己还是习惯用这些冷兵器。怎么回事?自己包里何时多了一个装着一对戒指还有一条手编红绳的精美盒子呢?

“这可是我亲手编的爱心幸运绳哦,送给你,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脑海里陡然飘过一个女子轻盈欢快的声音。

“爱心幸运绳么”轻轻呢喃,手不自觉的抚上,犹如爱人般的温柔。

毫不犹豫的,将两颗戒指用幸运绳串了起来,戴在了自己的脖颈上。这才反应过来,今天的自己似乎特别反常,但是具体为什么,又说不出来。

对于这样的自己,好难理解,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不过自己却一点也不反感这样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多年冰冷雪封的心此刻很温暖。

自从到了“炼狱”,种种非人的训练厮杀,生死存亡,终于自己站到了最后。因此,自己从来都是冰冷无情、冷心冷面,对于他人来说,甚至是心狠手辣,杀伐果敢。有多久没有试过异动的感觉了?墨尘落寞的叹息一声。

看着周围的一切,这里地势似乎很复杂,算了,稍作休息再做打算吧。

“啊……”

一阵凄惨不甘悔恨的痛苦声从头顶传来。墨尘陡然睁开双眼,稍作抬头,马上做出了应急反应。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