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凫在线阅读
免费

鱼凫

魍魉梦

奇幻 / 剑与魔法 · 10.7万字

昆仑山下,一个长相俊美的少年,他优美的宛如神抵。他的眼里仿佛有着万千的星海。举手投足间有着泰然自若之气。他傲然的俯望着这尘世间。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这天地之间,终于要变了颜色么?
天色如同墨水一样的黑。
远处的山峰上,紫气环绕着,宛如千万条龙在游动。

目录

第1章 庆典(开篇的)

宇殿内气势恢宏。大厅内,无数根蜡烛将漆黑的夜晚照的宛如一片白昼。

紫幽冥王正坐在首席上。他,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身穿着华丽的长袍,眼神间透露着自信的神奇。在众人间毫不胆怯。烛影闪烁。

前面坐着的是八位使者,这群人都穿着各异,但今天,他们都为同一个目的,同一个人所召唤于此。

紫幽举起酒杯,“本王有今天这般地位全靠众兄弟扶持帮助,各位在我困难的时候竭尽所能鼎力相助,本王实在感激不尽,这杯酒,本王敬各位兄弟,没有你们,就没有本王今天。”说着一饮豪尽。此酒乃神龙酒,酒性极烈。

一位身材瘦弱的少年,他举手之间都带有股文静的书生气。他端起酒杯,迟迟没有下口。“王兄,大家都是自家人,你何必卖关子?你有话不妨直说。”

紫幽冥王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麻烦诸位,但是昨日占卜师观察星象,客星反住,乃不详之兆,但我乃九界正统君主,护九界太平,如今群星变位,帝星衰微,正是国运衰败之象,我岂可将父辈们亲手打下的江山拱手让与别人。”

大家听完他的话都沉默不语,餐桌左边一位红发少年,他指尖捏着玉雕酒杯,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混龙出世,天下大乱。

“但我要说,如今星位有变,对于在座的各位不知是福还是祸?”

此话一出,在座的谁也不能保持淡定。

“楠桦,你这是什么意思?”宇轩站立起来,“你是想造反吗?”空旷的大厅里回荡着宇轩愤怒的声音?

“保持安静,宇轩。”楠桦懒洋洋的转过头去,“大哥本来就是神龙转世,怕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你们说是吧?他的眼神里忽明忽暗,如同桌前闪烁不定的蜡烛。“只是居然出现了让大哥都觉得棘手的人。”

一位头发如雪一般的男子说到:“对于大哥的实力我是不容置疑的。”

“今天早上我去查看封印,八座封印居然有两座已经松动,想必让它直接重获力量冲破封印也是早晚的事。”紫幽冥王靠在椅子上,指甲深深的插进紫楠木里,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他是紫幽讳莫如深。“不知诸位有何好办法?”

“还真是顽强啊,”楠桦说到,“明明一斤断成了八段,已经拼凑不起来了呢.......”忽然他呼吸一紧,一道寒光闪过,一把修长的剑已经离他的脖子只离着一层纸的距离,剑上漆黑的龙头正在威严的看着他。

“不如去雾虚山上找元老,听说此人擅长观测风水。。。”

夜,大厅内一片狼籍,紫幽冥王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了。他紧紧的握住酒杯,他已经喝的很多了,脸红红的,一双紫色的双瞳沉着而冷静。他点头示意,身边恭敬的仆人赶忙又给他斟了一杯神龙酒,他微眯着双眼,一饮豪尽,他心中已经有注意了。

天空上。若无数星辰辰交错排列,宛如一个巨大的棋盘。

歌词,眉山的老人站在极高的山峰之巅,下面是白皑皑的云雾。他伸出手抚摸着胡须洁白的胡须似在叹息。天命天命不可。远处一阵电闪雷鸣过后。山上不断有隐隐若现的紫气,像有百条神龙在腾云驾雾。旁边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他似乎十五六岁的年纪。听了老人的话,有些不解。“师傅,这是为何呢?”

老人叹了口气,“紫微星垣乃帝王居所,如今星气暗淡,而前方紫气滚滚,这必是有混龙出世。混龙出世,天下大乱啊。。”

“啊,师傅,那可怎么办呢?”男孩有些紧张的问道。

“哎,天意啊。天意不可违,罢了罢了,岂是我一个凡人能料到的?”老人叹了口气,“几百年来,该来的还是得来了。”

支撑天空的桥梁就要倒塌了。

楚泽正焦急的站在门口,被两个穿着盔甲的持刀武士挡在了门口。

“能不能接过一下,我有要事要禀报大长老。”

“大长老正在闭门修炼,他嘱咐我们,任何人都不得打扰他,哪怕是大少爷。”两个武士不容置疑的说。

真是很烦人啊,规矩竟然如此之多。楚泽感到一阵着急。便想要推开门硬闯,却被生生的拦在了门外。两个强壮的武士用两把刀交叉架在门口,“还请大少爷别让我们为难。请回吧。”

真的是放肆,区区两个仆人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不给大长老点颜色看看,是不将他这个未来的一家之主放在眼里了。他露出笑容,向两位武士点了点头,在转身的瞬间,猛地腾空跳起,“霹雳腿”!!!两只庞大的身躯应身倒地。

楚泽得意的看着倒在地上第人,哼,跟小爷我耍花招,还太嫩了。

门吱呀声开了,屋内有股淡淡的檀香的气息,很是好闻。桌前燃放着几根蜡烛,楚泽向前走了几步,碰到了墙壁,他咕咚一声,这也太狭窄了吧?突然,他说不出话了,那不是墙壁,而是面巨大的书墙。

一个白发老人,正坐在书案旁,闭目养神。他睁开眼,淡黄色的瞳孔里散发出逼人的气势。

“放肆!!”

楚泽一阵腿软,眼睛一黑,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眼前这个正是大长老,难怪其他三大长老以及父亲都拿他没有办法,但是楚泽自然有他的办法。。。

“大长老,”楚泽毕恭毕敬的说道,“别来无恙?”一面心想着赶快糊弄过去。

“哼,大长老依然怒气未消,楚啸虎那家伙也越来越不像话了,教出了一个比他还混蛋的儿子!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大长老怒气冲冲的说。居然敢这么直呼其名骂父亲,看来这老头也是不好惹的。

楚泽强忍镇定,满肚子的怒火又不好及时发作,只能硬忍下来。

“大长老,如今外面天下大乱,楚泽在其他三家中的地位岌岌可危。还望大长老救灾民于水火。”

大长老大呵:“放屁,你以为你是救世主么?自己家的事都管不过来。。。快走快走。”大长老不耐烦的催促道。

说着,又闭上眼睛,“你以为我不知道么?需要你在这儿瞎出主意?”

楚泽虽然有话相告,但此时只能怏怏退去。

莫羽走后,大长老独自在桌前叹息,三年前,他不顾一切闭门修炼,就是为了让莫羽摆脱命运的折磨。

三年前的一个夜晚,他面前摆放着的是三枚铜钱,大凶之兆。

六十多年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亲人一个个的离去,不入轮回,受尽命运的玩弄。他辗转多年,以一己之力辅佐楚泽家的兴盛。

楚泽这孩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从小天资聪颖,讨人喜欢,虽然平时调皮顽劣了些,但他早已将他视为亲生孙子,教他各种法术,难道这样也。。。苍天啊,他抱怨命运为何如此不公。如今,天下大乱,四分五裂,种种灾难的前兆早已应验。。。

他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一个好方法。

“哼,真是丢尽了我们楚家的脸面。。。”莫羽跪在地上,忍受着父亲楚啸虎的责骂,木棍重重的落在他的身上,一点儿也没有手软。

“好了好了,”莫羽的母亲,一个四十多岁,画着淡淡妆容的中年妇女,拦下来父亲手中的棍子。“楚儿大了,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了,虽然他有错在先,但也不能老是责罚他,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楚泽的母亲劝道。

“哼,不该责罚他,越长大越不象话了!还打倒了护卫?你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事要禀告大长老?大长老年高有德,需要你去请他出关?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楚泽父亲怒气冲冲的坐在了椅子上。

楚泽跪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爷爷的冷漠,父亲的绝情已经让他对这个家彻底的失望了。他留着有何用?不如一走了之。

楚啸虎沉思了一会,说:“我打算让你去极寒之地,这是四大长老的意思。”

他看了看楚泽的眼睛,以为他会说出一些好听的话来让父亲取消这次建议,等来的却是莫羽冷漠的声音,“明白了。”

楚啸虎有些震惊,楚泽的母亲也一下子流出了眼泪,“你这是害死他呀!极寒之地?去哪里几乎九死一生。。。”

楚啸虎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好,既然如此,限你三日之内离开莫家。”说完拂袖而去。

楚泽的母亲泪流不止,她一下子抱住了楚泽。她知道无论如何都无法修改他父亲的决定了。

但是少年莫羽喜欢这里,他喜欢古兹小镇处的每一块风景。喜欢这儿的人和事。在物资极其缺乏的时候,他并不介意吃了多少,哪怕他们家里很穷,但是,自己的母亲,很是慈祥。她说一个很勤俭的女人,她发黄充满褶皱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她经常披着那条黄色的围巾,穿着一身灰黑色的棉衣。莫羽并不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区别。他经常一起床后就去与别的小伙伴们在雪地里疯玩,直到天色快黑时,他才缓缓的回家走去,应为他知道,他娘肯定要担心的。回到家里,等待着他的是温暖而又简单的饭菜。他母亲坐在火炉旁,帮他烘干衣服,低着头,仔细的帮莫羽缝补衣服。

古兹小镇每年的三月份都会举行一场祭祀庆典,很是热闹,这是周围尤为淡漠的人们唯一能感到高兴的事。这里的人们早在几十天前就开始准备了。老村长会带着他们来彩排歌舞,莫羽能坐在那儿看一整天。看着他们一遍遍吹着重复空洞的乐曲,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辛福的笑容。他们都带来了自家里最好的食物,高兴的筹划着用来准备着庆典。

他们都会绕很远的路,去村子尽头的一座高山上,那座山和别的地方可不一样,那座山的内部是没有积雪的,有一次,莫羽还在山里的岩石夹缝中发现了嫩绿的叶子,这对从未见过绿叶的莫羽来说是一件很是新奇的事情。

庆典开始的时候,村子里面会挑选年轻力壮的人来挑送给山神的礼物,在爬往崎岖的山路上,走在最前面挑着重物的年轻人开始与风雪展开一轮新的抗争。整个爬山的过程非常冷,通常是庆典前一天的清晨开始爬,整个村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加入了进去,这是一项很古老的传统。整个队伍如同一条长龙,很是壮观。队伍开始时,犹如雨点和惊雷一般的音乐吹响了起来,代表一年中的迎接新春,除旧迎新。大家夹杂在着一片热闹的曲子里,拼命往前走着。清晨的霜寒更加的严重,但是每个人都好像感觉不到似的,鼓足了劲儿往前爬,大家呼出的热气在寒风中结成雾气。在上空攀升。莫羽也感到很高兴,虽然他手脚已经冻的没有知觉了,但是受这份气氛感染着,他倒不觉得太冷了。这是莫羽后来才知道的事情。

天色渐渐黑沉,行走人的脚步越走越慢。山洞的轮廓才在远方雾蒙蒙的雾气中显现了出来。大家都带着饱满的热气,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前走去。到达了对面的山洞,山洞周围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丝光亮。老村长,一个满头白发,慈眉善目的老人,在前面带头进入了山洞。人们七手八脚的将贡品放在了晶石的前面,退了出来。莫羽的眼睛盯着洞穴的岩壁,他想像去年一样在石壁里面找到一颗嫩绿的芽儿。老村长跪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莫羽知道这是报告这一年的收成情况,虽然莫羽知道今年收成并不太好,人人都知道收成并不会。挨家挨户都在挨饿。但是凡事祷告都是好事。祷告完了,村长盯着这块发光的石头,想看出个所以然来,可惜没有,他叹了口气。但是他不能对身后俯跪在地上的人这么说。他只能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人们从起身在到离开的整个过程都没有说一句话,仿佛是一具具尸体一般,没有生命。莫羽留在原地,没有人上前来和他搭话,每个人都低着头,想着各自的心事,默默的往前走着。大家不想,也没有空和莫羽说个几句话,每个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从村长含糊不清的回答声中,他们甚至不知道明年的收成到底会怎么样。

莫羽停留下了原地,他没有找到像往年春天在岩壁上嫩绿的小草,他想进入洞的最深处仔细的寻找一下。他静静的等待周围的人慢慢的走下了山,知道寂静的黑夜里除了他的呼吸声再也听不懂一丝其他的声音,他才如负释重的松了口气,摸到洞里去了。

洞里很黑,除了那块晶石的周围散发出的奇异的光芒才稍稍驱散了周围的黑夜。莫羽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打量了这块石头,这是一块细长的,形状不太规则的晶石。大约有莫羽的小拇指大小。他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欣赏着这块石头。突然,他发觉,这只不过是一块石头罢了,取决于你怎么看待它,回过神来。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他想了想,想要去找找石缝里的嫩芽。他小心摸索着往前走去,脚摩擦在地上发出擦擦声,弄的他的精神高度紧绷着。

突然,他找到了,在洞穴的最深处,他发现了被黑暗笼罩着的嫩绿的芽儿。小小的叶子,显得格外的可爱,莫羽兴奋极了,他仔细的盯着这棵嫩芽看着,想看个仔细。

突然,莫羽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他以为是深山里面的小动物,他转过头去,什么也没有看见。他茫然的往前走去,突然间,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晶石的前面。

他盯着晶石看着,仔细的看着,忘记了时间,仿佛他以前从没有发现晶石那么的美丽。

女孩的面孔很模糊,但是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想伸出手触碰一下女孩,但一刚伸出手,眼前的景象却如同无数块碎玻璃一样消失了。

在黑暗中,女孩的面孔在模糊中略显清晰,却又消失不见。

银白色的发丝在空中乱舞,破碎的那一瞬间的景象在这个少年眼前。

他完全看不到女孩的面孔,可是他却对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他不经往抬起腿来前缓缓地向前走了几步,想要看清女孩的面孔,可是也不知为何他无论如何也都看不清。

外面天色阴沉,雷声从较远的地方传来。窗外,寒冷的风猛烈的摇动着树木,将那瘦弱的树枝轻轻折断,窗口那吹来风的阵阵呜呜声,仿佛生锈的乐器演奏着难听的曲子。莫羽睁开眼睛,听着窗外的一切,都在告诉莫羽,刚才发生的,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方才古怪的梦境和现在阴暗的环境,让莫羽毫无睡意。

在莫羽的印象中,古兹小镇的书籍几乎少的可怜。这儿的人没有多少回看书,每个人都是匆匆忙忙的样子,莫羽有的时候也会偷偷溜进图书馆,想找找关于晶石的传说,图书管理员是一个脾气很古怪的干瘦老头,他经常带上啤酒瓶底厚的老花眼镜,仔细的翻阅一本厚的像砖头一样的书,好半天才翻一下,在翻的期间,他会猛的抬起头来,干咳一下,环顾一下四周,再翻到下一页,几乎每次都是如此,莫羽像老先生借书不能翻太长时间,如果翻的时间过长,老先生就会很生气的故意干咳好几声,过后莫羽才满脸堆笑的把书送还给老头,即便如此,查找的资料几乎少的可怜。每次送还的时候老头都会干咳一声,显露出他很有文学的样子,再将书放回了书架,下次莫羽来再借书可没有那么容易了,送书的时候莫羽如若不能讲出个一二,老头就会说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是真的到图书馆看书,无疑是想从家里逃活罢了。可即便如此,莫羽看得出老头是一个很爱和别人聊天的人,也许他是一个很寂寞的老头罢了。莫羽想。

莫羽先从古兹小镇的历史开始查起,书本很少,但无疑是什么风俗啦,节日庆典,人们之间的生活习惯之类的杂七杂八的无聊的信息总结,莫羽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安慰自己,就说晶石被狗叼了,麻雀啄走了,没有人在意呢,反正庆典也是一年一次,到时候把晶石偷偷换回去就好,可是这么一思量,送还晶石的时间就大大的延期了。首先是晶石太漂亮了,莫羽拿在手上有些爱不释手,舍不得送出去,二是古兹小镇口风很松,你去街上买这买那都要被别人问东问西,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上山。

虽然莫羽并不知道将晶石私自带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但是他很清楚,这种后果肯定不是他能承担的起的。他会被疯狂的居民活活的烧死,或许他母亲也会参与其中,也许。。。能知道他身上藏有那块晶石的只有她的母亲了。

莫羽走在了小镇上,他看谁都有些害怕,甚至是多余。他感觉别人看他好像多了一层透明的玻璃,将他和以往的生活区分了开了。其实生活还是那样,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莫羽自己想多了罢了。

莫羽从前很喜欢和别人打交道,如今总是不和别人轻易谈话,别人问什么他都不能轻易的回答,以免将晶石的事情说了出去。这样一来让他失去了很多朋友,自己也感到十分的苦恼与伤心,他时常怀揣着这种心思,如果他当初没有偷晶石就好了,他痛苦的想着。

这天,莫羽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家中,他发现家里已经聚满了人,他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大家都在兴奋的说着话,莫羽突然绝望的想着,自己一直苦恼的事情就要成真了。

这时,母亲走了过来,莫羽啊,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到底也长大了,我叫大伙来给你庆祝庆祝,你好好开心一下,从今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大家围绕了过来,纷纷祝莫羽生日快乐,都是些顶和善的人,杂货店里经常帮忙的大妈,还有隔壁店卖酒的大叔,亲切的老农民。。。他们都是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很久的人们,大家都亲的如同一家人似的,他一瞬间都差点被感动了,但他也确实被感动了,或许大家坦诚相待,就没有不可解决难题。

莫羽痛苦的蹲下头,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将他们信仰的晶石带了出去,会原谅他么?有一瞬间,他真想将晶石掏出来,取得他们的谅解。他也确实这样照做了。

一瞬间,空气变得极为安静,仿佛能听见到血液凝固的声音。莫羽听见了所有人的严厉的指责,大家纷纷往后退,仿佛在看一个怪物,所有人的嘴里都不停的喊着灾星,快点让灾星离开之类的话。莫羽的头更疼了,末了,他浑身是汗,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双臂哭了起来。

他从这些原本善良朴实人的口中听到了诅咒的话语,他一下子崩溃了,就像一根绷的很紧的弦一样,一下子就断掉了。他崩溃不易,头痛的厉害,在作出更坏的决定前,他想要逃离这一切,他在黑暗中看到一层朦朦胧胧的白色烟雾,不管是谁,只要是结束这一切什么都好了。他心里默念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就宁静了。

窗外的雨不停的下着,击打着破旧的小木屋里,房屋的雨声断断续续的,他起身,来到了窗户旁边,他默默的凝视着窗外的景色,这是黎明前灰蒙蒙的时刻,太阳还未升起,大自然的万物都在沉睡着。他仔细回想起之前庆典发生的事情,回忆的线索断断续续的,他的头又些隐隐作痛,冥冥中仿佛有什么力量阻止他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但是,他有些明白,从现在起,现在和以前就有些不一样了。在莫羽的印象中,开始的古兹小镇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发疯似的跑了出去。

古兹小镇是一个宁静古老的小镇,这儿绿树成荫,每栋建筑物差不多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重重叠叠的房屋相互交叠,中间挤着一条窄窄的小路。从小巷的那里走能看到每家房屋里玻璃窗里,窄窄的门。但是,一个人都没有,莫羽感到奇怪,他挨家挨户的拍了每户的门,都没有人开门。

巷子很暗,但晚上每家每户都会点上灯。天已经亮了,萤火虫的闪烁着微光已经消失了。整个大街散发着诡异的寂静。奇怪,不可能,所有人到哪去了?莫羽有时候真希望这只是一个恶作剧罢了。但是事实让他越发痛苦的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恶作剧,一股记忆突然袭向了他的脑海,在梦中,他浑身沾满了鲜血,宛如一个只会杀人的野兽,莫羽痛苦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不,不要,停下来,不要再想了。。。”可是没有用,记忆本来就属于他身体的一部分,更令人痛苦的是,莫羽没有办法完全的忘掉它。他抬起头来,满头都是血。

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太阳的微光洒满了大地。人们再也不会从沉睡的梦中缓缓的苏醒过来,古兹小镇也不会像以往一样热闹了,从今天开始,一切都会变了。

外面天色阴沉,雷声从较远的地方传来。窗外,寒冷的风猛烈的摇动着树木,将那瘦弱的树枝轻轻折断,窗口那吹来风的阵阵呜呜声,仿佛生锈的乐器演奏着难听的曲子。莫羽睁开眼睛,听着窗外的一切,都在告诉莫羽,刚才发生的,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方才古怪的梦境和现在阴暗的环境,让莫羽毫无睡意。

雨下着,击打着破旧的小木屋里,房屋的雨声断断续续的,他起身,来到了窗户旁边,他默默的凝视着窗外的景色,这是黎明前灰蒙蒙的时刻,太阳还未升起,大自然的万物都在沉睡着。他仔细回想起之前庆典发生的事情,回忆的线索断断续续的,他的头又些隐隐作痛,冥冥中仿佛有什么力量阻止他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但是,他有些明白,从现在起,现在和以前就有些不一样了。在莫羽的印象中,开始的古兹小镇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奇怪,难道是他说的那句话么?可是是他随便想的,不能当真,但是,莫羽不得不痛苦的承认,是他下的诅咒,不管以何种发誓他都希望周围的所有人都消失,晶石,一定是晶石。。。晶石也回应了他的心声,可是这一切真的是他自己想要的么?

天下起了雨,莫羽从一片废墟中缓缓的站起了身来,四周都是被烧焦的黑色木头和石头。他望着被毁坏的村子,显得有些茫然无助,大半被摧毁的村子已经被大雪覆盖住了,周围除了莫羽看不到第二个站起来的活人。一种真正的寂寥,失望和无助,痛苦涌上了莫羽的心头。他把拳头塞进嘴里,呜呜的哭泣着。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哭声,他甚至来不及思考,来不及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都被大雪掩埋的一干二净,他在混乱的记忆中想要搜寻些什么,可是,真的很遗憾。。。

他抱怨着老天的不公,希望自己就此毁灭。但是,他昏了过去。

他回过神来,面前站着巨兽,粗糙不平的外壳上覆着丑陋的黑色鳞片。它正在用灰色的缘去触碰着莫羽,好像在寻思着要不要下口。

莫羽一个机灵,一下子从雪地上跳了起来,这个举动也把兽下了一跳。它在雪地里胡乱的蹦跳着,发出丑陋的声音。真是恶心啊。莫羽心想着。那只丑陋的怪物开始防备起来了,它弓着腰,露出前面额头上尖尖的角,对莫羽一阵怪叫。

莫羽感到一阵恐惧,在面对死亡面前的求生本能让他一下了向前方跑去,四周都是荒茫的白雪,在雪地上任何移动的身影都会成为最好的攻击目标。

兽在后面拼命追赶,莫羽一个趔趄,温热的血从额头上滑落了下来。但是比恐惧更为恐怖的,是死亡。当怪物在莫羽脸上喷出温热气体的时候,他昏了过去。

等到莫羽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面前的是一堆篝火,使他冰冷的身体感到了一阵温暖。他看到了面前的身影。

一个纯白如同美玉的女子正坐在她的身旁,她如同黑宝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的疲倦,头发顺滑光亮如同天鹅的羽毛,脸蛋俏皮,小巧的耳朵,还有她那抚媚的嘴唇。脸颊左侧上那小小的黑痣。手上带有银质的小手链。这让莫羽感到了一阵脸红。

她那双漂亮的眼睛转到他这边,看的出来他已经醒了。莫羽急忙转移他的目光。恢复了他常有的淡定。“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声音沉着而冷静。其实内心早已乱成一团。“在下莫羽,敢问姑娘贵姓?”

她正在火堆旁拨弄着她的烤鱼,“叫我芝兰就好了。”她淡淡的说道。声音清脆动听。

“哦,”莫羽挠挠头,虽然他现在衣服脏兮兮的,上面混杂着泥土与汗渍,也没有什么脸面去和芝兰坐的很近。“敢问芝兰小姐为何要救我呢?”

“举手之劳罢了,你多虑了,芝兰采药无意中路过此地,见到有猛兽危害你的性命,芝兰不忍看有无辜生命丧失兽口。”芝兰这些话说完。完全刷新了莫羽对她的印象。真的是人美心善啊。

这是,莫羽的肚子发出了不争气的咕咕声音。他有些不好意思。“给。”芝兰伸手给了莫羽一只烤好了的鱼。烤鱼散发出阵阵幽香。,一般都很难抗拒这种香味,更不要说是莫羽这样饥肠辘辘之人了。

“吃吧,我这儿还有,一个人吃不完的。”芝兰小姐说道,自己也拿了一块鱼品尝了起来。虽然很不好意思。

“多谢芝兰小姐。这人情在下记住了。”莫羽很认真的说道。

这么严肃的话反而把芝兰逗笑了,她轻轻用一只手捂住嘴角,眼睛笑成一对弯弯的月牙,一双很可爱的小虎牙从嘴角露了出来。

莫羽坐在芝兰小姐的旁边,品尝着烤鱼,嗯,真香!

芝兰猛然间抓住了莫羽的手腕,神色凝重的说:“你怎么会有精灵的印记?”

不听芝兰一说莫羽还发现不了手腕上的印记,一条深灰色与深蓝色的线条如同藤蔓一样相互交错,旁边有着奇异的花纹。宛如上古图案一样神秘。

“芝兰小姐,请问你是不是看错了……”莫羽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可能,从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印记开始,我就坚信,我自己没有看错。我绝对不会看错的。”

“精灵的印记?那是什么?”莫羽好奇的问道。

芝兰盯着他,“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

“不知道。”莫羽被这严肃的气氛搞蒙了,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但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说不定和那件事有关?

芝兰的表情似乎放松了些,看起来她只是把莫羽当成了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可怜孩子。“精灵曾经是在这片大陆上和人们生活在一起。持有精灵契约者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但是突然有一天,他们突然灭绝了,没有人知道原因,所有人都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可是,我手腕上的印记是怎么一回事?”莫羽焦急的想要知道结果。

“不清楚。”芝兰摇了摇头。“从你现在的状况看起来精灵似乎没有灭绝,或许。。。他们只是通过一些不为人知的方法隐藏了起来。”

莫羽回想起了之前所做的事情,他很想将自己的经历告诉芝兰小姐,芝兰小姐救了他,是一个可以值得信赖的人,可是,他又怕芝兰明白了他所做的事,无法原谅他所做的罪孽,又将话咽了回去。莫羽摸了摸口袋里的透明晶石,啊。。。它还在自己的口袋里。就贴着他的裤子,他能在每一步行走的时候感受到晶石在口袋里晃动。。。

“莫羽。。。莫羽。。。”

他回过神来,看见芝兰正在一脸担忧的望着他。“没事吧……”还是那个温柔亲切的声音。莫羽有点沉醉其中。

“没事,就是有点累了。”莫羽捂着头说道。

“也对,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你肯定也累坏了吧。”

“是啊,”莫羽说道。

说完话,他们两就那样无聊的坐着,看着火柴在火焰中爆发出轻微的脆响声,莫羽听着周围山上的鸟儿偶尔鸣叫一两声,听着树上的雪花悄悄的落在了地面上。。。

“你休息吧,有我守夜呢。”芝兰让人一脸放心的表情。

“经历了很多事,暂时还睡不着。”莫羽低头说道。

“再怎么说也得睡觉啊。”芝兰说。

“不必了,我还不困。”莫羽笑着回应到。可是,终究是今天一天太累了,没一会儿,莫羽就闭上了沉沉的眼皮。

第二天早上醒来,火已经烧尽了,只留下木材的残骸。莫羽伸了个懒腰,他看见自己身上盖着的棉衣。“这。。。芝兰小姐。。。”莫羽看到芝兰的身子疲惫的靠着树干,她的面色有些苍白。

“这怎么行呢?”莫羽焦急的说道,“要是弄出病来可怎么办?快点穿上,用不着对我这样的人大费周章。”莫羽赶紧将棉衣从身上拿起,盖在了芝兰的肩膀上,他看见了芝兰的优美的脖颈处,有点。。。他赶忙将心思回正了。

“我没事,”芝兰说到。“反倒是你,昨天晚上睡的还行么?”

“睡的不错,多亏了你,这是我几天来睡的唯一一次好觉了。”莫羽真心实意的说道。

芝兰说:“我昨天细想了一下,精灵不可能突然灭绝,而你身上又有精灵契约的印记。我想这可能不是偶然。”说这,她猛的止住,一阵剧烈的咳嗽,将她白嫩的脸咳得通红。莫羽感到一阵自责,都是为了照顾她才这样的啊。过了一会儿,芝兰止住了咳嗽声。问道:“你可愿意到我家来,我想将你这个事告诉大族长,你看如何?”

莫羽突然惊呆了,他不知道一块石头竟然还能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事情。那么他从祭祀之地带来的水晶的事不久全部露馅了吗?

眼看莫羽还在犹豫,芝兰说,“放心吧,你到我家,我家里的人都是很好的人,并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莫羽想到了之前他对村里人的信任,让他知道任何事情不能触碰的别人的底线,他犹豫了,说道:“芝兰小姐,我的经历着实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希望你能多多的理解我。”

“好吧,”芝兰说道:“以后的日子还请莫羽多多小心,天色不早了,我还要早些赶路呢。以后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与莫羽告了别,背起行囊就要往前走去。走了大约十几步的样子,又折了回来,告诉莫羽,“往后有什么事情请到平安街林府去找我,有什么事情我一定鼎力相助,绝不推辞。”

莫羽说道:“多谢,芝兰小姐费心了。”

两人各自告别踏上了相反的方向。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