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有毒在线阅读

大宋有毒

第十个名字

历史 / 两宋元明 · 240万字

8.3分 125人评分

还是那个洪扒皮,继续着当小白鼠的穿越生涯,既然反抗不了外星人,那就踏踏实实的祸害地球人吧。这次他又跑到了神宗年间的北宋,但是起点比南宋还低,因为成了神宗的妹夫、风流才子王诜。问题是外戚在宋朝是人嫌狗不待见,干啥都被人死死盯着,又恰逢改革派与保守派激烈冲突的关头,想当缩头乌龟都当不了。这次没有疍家人和辽阔的海洋可以任其翱翔了,困在汴梁城中的洪扒皮还有办法拯救这个汉文化最鼎盛的朝代吗?书友群8779961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贾宝玉和武大郎

“桂花香……”

还是那种似梦似真的感觉,灵魂仿佛弥漫在空气中,吸饱了内容之后逐渐附体。

当五识又开始起作用时,最先对外界起作用的就是鼻子,一股子淡淡的香气,不似香水、也不像焚香,好似身处花丛香风阵阵。

“夏天……”

接着就是听觉恢复了,一阵阵蝉鸣传入耳中。

“是个大礼堂,屋顶很厚……但愿不是山洞!”

身体跟着也有了感觉,没有空调的凉意但温感很舒适。

鉴于能听到蝉鸣,那就肯定不是地下室。能够在夏季保持室内温度适宜的就应该是老式的礼堂、庙宇殿堂和山洞了。

“床有点硬……别是尼玛棺材吧!?”

小幅度的活动了活动手指,身下铺的、身上穿的,所到之处丝般润滑。这可不是好现象,一般能穿着绫罗绸缎躺在硬板上的人基本就是挂了,这叫装裹!

“……我艹,这大屋子挺给力啊!”

为了确定一下自己不是给装到了棺材里,洪涛不得不悄悄睁开一只眼。经过短暂的几秒钟适应期后,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屋顶上繁复的木雕和花卉图案,每根梁柱上都有,没有一点儿留白。

“保不齐是停尸在庙里了吧……”

这种建筑模式,洪涛记忆最深的就是雍和宫和故宫。穿着绫罗绸缎躺在这种地方,最合理的解释好像还是挂了!

“不会吧!还有陪葬的……这回穿的是不是太靠前啦!”

现在他不得不把重生之后屏气深思的阶段先掠过,又睁开另一只眼,再把脖子利用上,左边看看……是一块画着精美图案的木板。以自己这点艺术造诣,真看不出有用的信息。

右边再看看……这要是换个人必须吓得蹦起来。但洪涛这个老妖怪已经提前做好了几十种预判,毕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就算一睁眼看到了异形,也不会有太多情绪上波动。

自己的右边躺着一个女人,惨白惨白的小脸、血红血红的嘴唇、楞黑楞黑的眉毛……怎么看怎么像入殓化过妆的,而且殡仪馆的化妆师还偷工减料了,用的化妆品很次。

“好像是活着的……”

不过这个女人的五官还算精致,即便死了也不显得狰狞,甚至还有一种柔美的气质。对于美好的东西洪涛向来不介意多看几眼,且不管死活。

于是问题又来了,她好像没死,只是睡着了。随着胸脯微微起伏,口鼻里呼出热气,桂花香就随着她的呼吸扑面而来。

“穿着绸缎衣服、躺在一座雕梁画栋的大房子里、身边还有个病美人……哥们不会是穿到贾宝玉身上了吧!”

通过这些刚刚收集到的讯息,洪涛对自己的第N辈子有了初步的判断,然后嘴角露出了奸笑。

太不容易啦,前面几辈子自己运气都不太好,穿来穿去总是离不开劳苦大众,一睁眼就得为生活奔波,不管最终取得了什么成绩,都很不符合自己的气质。

贾宝玉好啊,不愁吃不愁喝,身边还围着一大群少女,赶都赶不走。只要自己能多锻炼锻炼身体,再有点节制,别搞得腰肾两亏,这辈子就算妻妾成群的拿下啦!

至于说贾府最终没落了、破败了,自己还得流离失所的问题,洪涛觉得真不是问题。咱别的本事没有,给家族找条粗腿抱,次次站队正确还是可以的嘛。

“这衣服好像有点眼熟,看上去不是清朝的……”

但当宝二爷的兴奋劲儿还没起来,洪涛又皱起了眉,身边年轻女人的穿着让他对目前的时代有点含糊。

低胸无肩无袖淡黄色上衣,布料非常轻薄。下身是宽松肥大裤装,布料和上衣相同,很像后世的睡裤。

如果把这个女人的脸换成江竹意,百分百就是自己当初在酒楼里和她同床共眠时的样子。这种上衣是宋朝女人的亵衣,名曰裹肚。它还算是比较含蓄的,再大胆些的女子会穿一种更短、更低胸的内衣,叫抹胸。

而宽松肥大的七分裤就是宋朝女人的亵裤了,平时外面要套上围裙,再穿上一件褙子之类的长衫。需要劳动的女人为了方便,也会穿一种类似现代裙裤的服饰,省去了裙子,叫做裈。

“看来老外的科技还是靠谱的,我胡汉三转一圈儿又回来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洪涛用胳膊撑起上身看了看自己的装束,然后大松一口气,重新躺了回床上。

自己的上衣是一种纱质颌领短褂,下穿同样质地的七分裤,光脚无袜。

贾宝玉时期的男人内衣啥样洪涛不清楚,但自己身上这套内衣和以前见过的宋代男人内衣基本相同。

上衣叫做汗衫,没错,就是汗衫。这个词不是舶来语,从汉代就有了。下面的裤子叫膝裤,说起来可笑,宋代的裤子摸样不分男女,只有颜色和大小不同。

“大郎……醒了,头可疼否?”

可能是躺下的动静有点大,身边的女人被吵醒了。她睁眼后的第一句话就让洪涛的心底小小的那么一哆嗦:大郎!这尼玛不会是穿越到金莲家了吧!

好像也不对,自己刚才抬头看了一眼,好像身材不算矮……

“……还有点疼……”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洪涛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也不清楚,所以连称呼都没敢随意叫,只能顺着她说,先套套话吧。

说起这个女人,洪涛只瞥了一眼就有点于心不忍。她面目很清秀,或者叫很精致小巧,按照自己的审美标准算得上漂亮,可是眉目之间有一种浓浓的愁苦感。

“郎中说大郎被马蹄踢了头,恐会昏厥些时日,如若不醒就要劳烦太医诊治。我本打算明日进宫去求娘娘,怎知大郎醒的如此快。”此时女人脸上倒是露出了一点点笑容,看的出来,洪涛醒了她真的挺高兴。

“……我让马踢了头!谁的马?”洪涛也挺高兴,这句话里信息量很大。首先就是赔偿问题,古代的马就相当于轿车,车把自己撞了,怎么也得赔点钱吧。

要问穿越之后的第一要务是啥,洪涛想都不用想,就是一个字儿,钱!

不管以后想怎么活、想干啥,没钱是万万不成的。与其费脑子费劲儿的去拼第一桶金,弄点交通事故赔偿显然更省时省力。

当然了,被什么车撞的很重要,如果是辆小QQ,估计也讹不出三瓜两枣的,要是辆豪车嘛……就得有点想法了。

“……大郎难道忘了?是你最喜欢的青骢马……”可惜女人的一句话就把洪涛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想法给说没了,合算是自己开车出了事故,能不赔偿别人就已经是万幸了。

“额……可能是踢的有点重,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能不能先和我讲讲,我是谁?你又是谁?”

第一桶金没了,总得找点补偿。身份问题早晚要面对,与其去想各种理由旁敲侧击,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先挑明。咱的脑袋被驴踢了,理由就很充足嘛!

“大郎不要和妾身说笑……”女人脸上刚刚浮现出来的那么一点点笑模样顿时就没了,凑到很近试图从洪涛脸上看出正确答案。

“真不是说笑,刚刚一睁眼我脑袋里都是空的,连自己叫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看着这张近在咫尺惨白且精致的小脸,洪涛决定冒冒险,就当她不会借机害自己吧。

“大郎莫慌,妾身这就去宫中请太医……莲儿!莲儿!”洪涛这个险好像冒对了,女人的表情里有惶恐、有焦虑,唯独没有一丝欣喜。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