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魔工业在线阅读

屠魔工业

酒杯中的胖子

仙侠 / 修真文明 · 249万字

7.0分 30人评分

灭世绝境下该寻求自身的存活亦或族群的延续?
科学与玄学摩擦出的文明火花难以想象。
这一个玄学文明的演变史,一个文明与文明碰撞的故事。
PS:这是玄学工业化、太空化的文明大百科,打打杀杀只是极小的一部分,请不要对此抱有期待。
————
2022新书《属性点慈善家》已上传。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仙山上的怪人

上大下小略呈纺锤形的山峰飘在大地之上,与白云为伍。

仙境般的地方,其中某个漂浮的山腰上此刻却散着些俗气。

“轰!”

沈文剑惨叫一声,被爆炸的冲击波推到墙上……不,是断壁上。

百多米外的青石广场上正在演武的修士们目睹了这一幕,却没有一个人靠近炸坏的小屋观察情况。

“果然又炸了。”有人一脸的欣慰。

“阿火,你输了!不到十天!给钱!”有人收剑入鞘抓住好友的袖子讨债。

“啊啊啊!下次一定是我赢!”正太模样的阿火气的哇哇大叫。

……

浑身漆黑的沈文剑耳朵嗡嗡,好半天才从墙角里爬出来。

缓了缓劲儿,他捏个剑诀口中有词,被炸开的砖块纷纷飞起,不一会儿石屋再次成型,只是有些砖块被炸碎,背面的墙上还缺了几块,看起来随时会垮塌一般。仔细看能发现,这间房子使用的砖头和练武场周边建筑略有不同,每一块都是铁青的颜色,上面刻着特殊纹路,用上放大镜甚至能看到正中间的数字编号。

爆炸不止破坏房子,原本房里木质桌椅柜架什么的却无法还原,只能等师门的工匠们重新做。

沈文剑甩了甩仍有些发懵的脑袋离开石房,顺着练武场边的石径小路下到山下。

以竹为主材的房屋连成一片,俨然是个小村,是这座漂浮山中低级弟子的居所。

回到自己的房里,将配剑挂到墙上,脱下外衣,将身上捆绑着用于“防爆”的金属板拆下放在角落,胸前最大的那块金属板似乎因之前的爆炸有少许变形。

金属板材看起来十分普通,实际上是沈文剑很重要的资产,它们是用黑金、陨铁和名叫镇魔铜的东东制成的高灵阻(抗魔?)合金,其中的镇魔铜根据调查应该是稀土类的玩意,总之非常难得且昂贵就是了。

拿出绢、笔做起实验记录。

“灵气循环,试验第三十一次,成功,综合成功率保持100%。”

“灵气拆解,试验第十次,成功,综合成功率70%,连续五次未出现问题,第四理论可行,进入细化改良阶段。”

“拆解实用,试验第八次,失败,引起低强度爆炸,返回第七次试验结果。”

他是师门里的一个怪胎,整天不正经修炼,总是捣鼓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时不时就弄的鸡飞狗跳。

沈文剑所在的门派名为“玉剑山”,不算是引领群雄的大派,却也不是猫猫狗狗都能踩呼两下的无名小卒,若是有个什么排名,大概五百强能排到吧。五百强在某些人眼中看似弱的不行,不过以某时空的高铁速度换算,也需要三四个小时的行程才能到其他同等级门派势力范围。

将大量时间投入到不知所谓且危险不小的试验中实在是不得已,因为他的灵根路子有点野,野路子灵根非常古怪,并不是低劣的杂灵根或是逆天类型,而是根本测试不到灵根类型!

测试不到灵根修什么仙!?

那只是正常的情况,以他的个案,虽测试不到灵根种类,测试阵法显示的沈文剑通灵程度却是满值,不像凡人般根本接触不到灵气,用专业词汇称呼,这叫玄灵根,玄之又玄的玄,属于特异类型。

从入门到练气大圆满,沈文剑在五到六岁的一年间创造了本门有史以来最小年龄记录,然后卡住了——师门并没有玄灵根专用的后续修炼法门,若一念要用普通功法修炼,等于毁了这开山以来唯一一个玄灵根弟子,那样练下去,唯一结果是泯然于众。

因为天生开慧,或者沈文剑练一门普通修行功法现在也是个金丹,然而修行之人一到金丹外表就会固化下来,他对当“天山童爷”可没有任何兴趣,不如趁着还小钻研出个能让自己走的更远的路子。

按理说,师门既然没有玄灵根的修炼法门就不该收他入门,玄灵根属于特异灵根中最稀缺的四类之一,却也有几个奇葩门派收录有玄灵根的部分修炼法门,是否靠谱难以下定论,至少也比玉剑山环境好。

可沈文剑却不能拜他人为师,因为他老娘的爹也就是外公正是玉剑山的长老,这身份若拜入其他门派,玉剑山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沈文剑的外公叫黄大发,乡间土财主气息浓重的名字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但能很好的反应出他的出身,算是从凡人一步一个脚印站到长老位置上的。这位玉剑山的五长老也算为自己天赋特殊的外孙操碎了心,靠着玉剑山的名头和自己为数不多的家当,十几年来一有空就东奔西跑,可惜到现在为止都没整理出靠谱的玄灵根修真功法,更不用说各种配套法门。

到现在,外公五长老也有些心灰意冷,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外孙,这位五长老有两年没来看自家外孙了。

这样那样的原因,留给沈文剑的只有两条路,修习普通人用的大众功法,或是自行开发自己的专用功法。

玄灵根不是杂灵根,修习正常功法唯一的结果是完全用不出外放型法术来,连玩个飞剑都不能离体,只能用防身的法门,打架都只有挨打的份!

所以沈文剑没的选择,他只能依靠自己,还有外公找来的“参考资料”和走后门配给他的额外资源进行自我尝试。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他出生时就有远超正常成年人的智力,这一试也花去十二年,曾经六岁创下纪录的他如今已快成年。幸亏外公弄到的资料虽不齐备也是极有价值的参考,否则荒废半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有点结果……比如他刚刚恢复石屋的术法,在正常人眼里就绝不该是个练气的小子能用出来的。

门内气氛还行,没被看成废物,只是也差不太远。玉剑山中门人大部分师弟、师妹看他都是当成国宝级稀有动物来看。

“吱呀”

木门突然响动。

“噌!”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沈文剑身后挂在墙上的佩剑凭空抽出一截。

“剑儿……”门外走进一美妇,似乎想说些什么,看到墙上已经抽出几分的佩剑,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师叔。”随着他的招呼,墙上佩剑自动滑回剑鞘,“都说了先敲门啊。”

他在这个世界的母亲属于非常前卫的类型,为了自由把他生出来就立刻跟着姘头……有可能是他爹私奔了,而他则被寄送回玉剑山。

他理所当然在母亲当年修真的山头长大,除了来自外公偶尔在物质方面的支持,私下里一直是眼前的女师叔照顾着。

说是照顾,师叔也有弟子需要教导,还要负担些许门派任务,她能做的,也就是他每次受伤时,抽空帮他做治疗,一年里偶尔才有连续的几天陪他。啊,是了,类似于养母般存在的女师叔名叫陈月。

陈月没理会是否要先敲门的提案,走近沈文剑,伸手搭上他的脉门,询问起来:“还要多久才能筑基?”

“师叔也等不及了吗?”他的回答倒是没带上负面情绪,用闲着的手从床头侧的竹书架上拿下一本装订好的羊皮书,翻开到最后几页,上面记录的都是已经完成的各试验备注,“筑基于我只是个念头即可完成的事,顺利的话还需月余吧。”

玉剑山上的筑基之下第一人不是吹出来的,称号是有点烂,不过世上能在练气大圆满阶段玩十年的,多是一生筑基无望之辈,其他的也只有极少数修行特殊法门的家伙会在筑基期多费些功夫。

陈月松开他的脉门,没发现内伤让她松了口气,一脸慈爱的点头:“剑儿从小就有主见,却要更小心才是。”

“我会的。”

陈月又嘱咐了一番小心安全之类的,没有交代更多,便回山上去了,想来是听说他爆炸了特意下来看看。

沈文剑没有吹牛,他迟迟没有筑基,既不是修行卡壳,也不是没有后续功法,筑基期使用的功法早在五年前他已经推演出初步雏形,五年来不断改进,至今已没什么可优化的了,若是他愿意,早几年就能筑基。

影响决定的因素还是法术和筑基期之后的路,与普通修真者也只有短短三五年的练气期不同,筑基就是为整个修真路打下基础,一些天赋不好的人在筑基之后浪费三五十年也很正常。若是在这条路上走才发现功法练错,那麻烦可不是一星半点,浪费的时间也以年计。

尤其他练的是没有参照物的自创功法,能不能在修炼路上发现问题都还要打个问号,真有问题的话弄不好一件小事就会变成生死大劫。

沈文剑最近几年所做的,就是完善他的修炼体系。他倒也没好高骛远去弄筑基期之后的功法,课题集中在功法与法门之间的应用问题,这个问题一旦解决,他就可以无视玄灵根的弊端,用出正常人使用的法门,乃至于根本不受五行阻碍的使用全部法门。

为达成该目的,筑基功法和整个修炼思路也经过不断修改,在两年前完全定案。比较耽误时间的,他只是练气期,练气期体内的玩意叫真气,筑基期那叫真元,试验中在体外转化二者非常复杂且危险,效率极低,时不时就会爆炸、冻伤等,所以一些零碎的法门实验反而用掉不少时间。

理论上他应该早些筑基,之后直接以真元推动试验效率会高出数十倍且更安全,可惜他没有穿越前辈们那样大的心脏,敢动不动就去赌那百分数甚至千分数的概率。他十分珍惜不知碰了什么死耗子才来这新世界走一遭的机会,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才一拖再拖去完成各种细节。

“筑基时要不要装个B呢?”看着实验记录,随着真正临近筑基,脑子里突然冒出奇怪的念头。

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他外公是长老,还有传功师叔照应,玉剑山上从小到大也没几个人敢当面吐槽他。多年研究与功法修改,以练气期为标准他的真气总量与瞬间催动的真气量,都称得上恐怖,自去年某个刚刚筑基而不知死活的家伙突施袭击,被砍掉整条腿和半条手臂后,已经很久没人当面摆出“你娃废柴”的姿态了。

最后一点最重要,筑基又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成果,装起来也没什么意思,玉剑山虽不是中流砥柱型的门派,一年十四、五个筑基的总是有的,收成好的时候二三十个也不稀奇,筑基筑的再好也就能给刚上山的弟子看个新鲜。

“叩叩叩”敲门的声音。

“师兄,我是玉玲。”

有敲门在前,沈文剑倒没有再次起剑,直接起身开门。

门外是个身材娇小的女子,中人之姿,除了张有点婴儿肥的脸,说不上什么特点。

“师兄,听说你又爆炸了,今天还能那个吗?”

沈文剑眼角抽了抽,却没辩解爆炸的并不是他本人。

“进来吧。”

“是!”

师妹进屋后就到床_上盘腿坐定,看着沈文剑眨巴眼睛。

沈文剑也不含糊,坐到她身后双掌印在她后背上,真气流转,开始工作。

是的,工作。

沈文剑老早就是练气大圆满,虽说还能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增加真气量,但这么下去一时不慎就可能自然突破筑基瓶颈,那可不是他想要的,于是找师门讨了个没什么人愿意做的活——给那些筑基无望的师弟师妹强化筋脉,这活一个月一次,由于自身境界不高,具体到单个对象情况需要三到五次行功,用来压境界很不错。

借外人之力强化筋脉从来不是正途,之后能筑基成功,成就也很有限,可是世界上有天赋的人往往是极少数,有的人若无他人帮助,结局只会比那有限的成就更惨。

比如眼前的师妹玉玲,这位师妹只比沈文剑晚一年入门,可惜受限于灵根,悟性似乎也处在平均水准以下,寻常弟子三五年跨过去的炼气期她到现在都没突破最后一层,此时年龄已有三十,再拖下去就成老姑婆了。没人帮她此生最高也就是个筑基,但如果今年能够筑基,之后不跟人斗狠玩命意外挂掉,这辈子多半能上个金丹混混,多出来的寿元能哪怕只做个底层管事都能为师门做很多贡献。

听起来貌似不错,为什么没几个人愿意帮别人通脉呢?

哎,还是那句话——人心叵测。

借外人之力通脉的人或许当时会感激帮忙的人,可是等他们真到了金丹再难寸进之时,还能抱着感恩之心的人十不存一,到时候他们会觉得当初多些耐心或多存点资产借助丹药之能成就会更高,当初的恩人也变成抱怨的对象。

对沈文剑而言,好的方面是这项工作能为试验提供一些资金,而且就算以后被抱怨甚至仇视,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背锅。对于天资不足的人,通脉只是修行路上的一个小关卡,天资不足的弟子后面冲击筑基和金丹都需要高两个境界的长辈们护着,不然唯一的结果就是一死。

吃力不讨好,奈何玉剑山和大多数门派一样,人才的数量怎么都是不够的,没有足够的中坚弟子,只能被淘汰,如何守护脚下的玉山?

这活总要有人来做。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