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法师在线阅读

咒术法师

布恩先生

奇幻 / 剑与魔法 · 171万字

6.5分 53人评分

“现在,容我正式向这个世界,介绍我的身份。”
“吾乃阿尔本斯托克,世界奥秘的探寻者。”
“物质改变的操纵者。”
“电磁奥秘的掌握者。”
“我是裁决心灵的断罪暴君。”
“亦是支配光之影的无冕之王。”
“我是奥雷特先祖的眷顾者。”
“亦是先古英灵的同行者!”
“世人当知月女士陛下宠爱万物,亦有无尽灭世之怒”
“吾乃无光之月,黑暗之月,月之暗面!”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童子营

第一章

雄鹰帝国的铁血家族,历史与帝国一样悠久。

庞大的院落占了内城区整整一条街道,就是这样,还有各种家族剔除去的支脉不断的从里面搬出去。

里面甚至有一个在寸土寸金的帝都占地上千坪的府邸,被拆空了所有建筑只留下一圈围墙。

这里甚至连牌匾都没有挂,一群年龄不一的小孩光着上身,穿着短裤风雨无阻的在这里修炼。年长的十一二岁,年幼的三四岁。这里是奥雷特家的托儿所,铁血家族的童子营。

博学多识,睿智深沉的李博士,哦,现在叫阿尔了,正咬着牙拖着铁木做的木剑围着一个碧绿的湖泊跑步。跑的慢了,铁血大公的前任侍卫长就一鞭子抽了上来,在这里连大公的嫡孙都被抽的屁股蛋都漏出来了,何况他不过是个支系的幼子。

这个野蛮落后的世界根本就不理会一个奶都没断的小屁孩的踌躇忧伤,不听话就挨打,练不好就不许吃饭,打输了就去倒马桶。

至于叛逆的反抗?只要你完成训练,没有人会在意你做什么,不管是跟人打架斗殴,还是跟人比长较短。不然直接扒光衣服饿着肚子吊起来晒一下午。他们或许在外面身份高贵,但在这里,哪怕是大公嫡孙都得在老侍卫长手里的鞭子下颤抖。

这里是传承千年的铁血家族的童子营。

大部分小奥雷特们在训练一年左右都会觉醒传奇家族的血脉能力之一,强壮。

这也是放眼望去乍一看都是一堆大小不一的小胖子。但随着对血脉力量的掌握,体形就会慢慢瘦下去,然而身体的力量却不会消失。

他们这一届的低龄童子军都缩在角落里乖乖吃饭,大公的嫡孙布伦特一边龇牙咧嘴的捂着露出来的屁股,一边大口大口的吃肉排。他的伙食跟其他人没什么差别,甚至差一些,作为今天顶撞教官的惩罚。

童子营的大厨做出来的肉排花样繁多,口味鲜美,是他们这些半大不大的小屁孩们现在努力训练的唯一追求。

完成训练任务的人都有一块,表现优异的多加一块。布伦特表现优异,所以还有一块保底的肉排。阿尔他们只算完成训练任务,有几个还因为年幼,完不成训练,连肉汤都没有,眼巴巴的望着阿尔他们。阿尔将肉排撕成几块分给他们,他们开心的就这饭大口吃了起来。

“阿尔,饭量决定力量!你都分给他们下午哪有力气训练。”阿曼达不满的教训自己的邻居,见阿尔点头称是,才颇有大哥气派的将自己的肉排分了一半给他。他可是有两块呢!

也许是因为奥雷特家的血脉,一向饮食清淡的阿尔,吃肉也是厉害。在这里,根本就没时间去思考未来,只有服从和训练。而肉排是唯一的动力和渴望。阿曼达吃完饭就看向高龄区坐的位置,不由自主的嗅着鼻子“烤猪可真香啊”,旁边的几位正吃饭的小鬼头也连忙点头表示赞同。

所谓的高龄者也就是十岁左右的奥雷特小子们,坐在食堂的最中央,那里每天都有一只鲜嫩美味的烤乳猪和甜美的蔬菜汤。那里靠拳头争抢加餐,宽裕的用餐时间让每天中午都会有一场鼻青脸肿的争斗。布伦特第一天来时就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后来连自己的午饭都被抢了。

用过饭就是洗澡,哪怕他们在这里被糟践的跟奴隶一样,他们依旧是身份高贵的奥雷特,雄鹰帝国最上等的贵族子弟,保持自己的形象和卫生。不过在哪里,低龄者都是抱成团躲在角落里,哪怕是身份最高贵,血脉最浓郁,天赋最惊人的布伦特,此时也不甘的在角落里。

最中央,最显眼,最华贵的,都是最有力量的人群享用。

力量就是地位是铁血家族的传统。

下午是对抗训练,哪怕一直骨子里有着谦让和煦的阿尔,都挥着拳头跟最好的邻居,朋友阿曼达打在了一起。

不打人,就要被打,是展示修习技巧的最好的靶子,是换来老侍卫长褒奖的最好陪练。

个人打完,是三人一组的团体对抗,高龄者示范完,才轮到低龄者对抗。不成章法里有模糊的学习的影子。一直到快要天黑,阿尔才撑着打到低龄者最强的鼻青脸肿的阿曼达回家。

阿曼达嘿嘿的捏着一个钱袋傻笑,里面有一百枚银币的冠军奖赏。十枚金币足够帝都的一个低等贵族体面的生活一个月。而一枚金币的奖金,他们每天都可以争抢。

他们住在铁血大街上,只有布伦特一人回到公爵府。

阿曼达和阿尔是邻居,这里大部分人都算的上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兄长或多或少的都在铁血家族,帝国军部服役。或者受封为大领主搬出去,或者对家族毫无作用的被赶出去。

阿尔的父亲在铁血家族的钢铁之鹰,长年在外征战,而能打十个父亲的母亲,则是铁血卫队的队长。他的哥哥前几年就从童子营毕业,进入了军部的铁血之鹰。空荡荡的大宅里,只有一个老管家和几个仆从。偶尔他的哥哥会休假回来,给他带点新奇的礼物。

知识分子阿尔,被童子营磨练掉病娇的脾气。

也许是成年人的灵魂塞在幼小的身躯,也许是这个神奇的家族血脉,训练了一天的阿尔没有像阿曼达一样倒头就睡,还有精神窝在书房里的椅子安静的看书,只有老管家偶尔来添上一壶热水。

在这个普遍早慧的世界,阿尔并不算多出众,作为无神论者,在神灵遍布的费伦大陆到现在都还没有将他的认知障碍消除。一点点从家里的藏书,研究这个世界。

年少不知苦为苦,在童子营的小家伙们也许认为这就是他们的世界,肉排就是他们唯一的追求,而烤乳猪就是这个世界的顶峰。日复一日的训练,即使高贵如直系血脉的布伦特也从没缺席,他或者带着病带着伤,他作为继承人,学习跟承担的更多,也更严苛。

童子营毕竟是为家族子弟服务的地方而不是奴隶营,一周的第十日为感恩日,他们可以在这一天休息。

感恩神明的关注,感谢先祖的庇佑。

阿尔需要碰运气才能和家人有一起吃饭的机会,也许是休假的母亲,也许是任务归来的哥哥。但更多的是一个人,偶尔加上同病相怜的阿曼达。或者说大部分奥雷特子弟。

有时会有谁家的兄长姐姐带他们出去玩,有时会有相熟的自己约着闲逛。

“走啊,阿曼达,布伦特。”

阿曼达和阿尔的大宅都离公爵府最近,布伦特大清早出来大吼一声,晨练完的阿曼达就出来了。阿尔则是放下书本,整理了下衣服背着个小挎包出去了,同时来的还有平时一起训练的小豆丁。

他们这个小群体一向以地位最高的布伦特和武力最强的阿曼达为首。

奥雷特的家训让他们很少有外出的机会,所以连阿尔对每十天一次的活动都充满期待。

帝都内城区的街道都是由一块块切割整齐的黄色岩石拼凑出来,干净整洁。大街上几乎的行人几乎没有行人,都是一辆辆马车,偶尔会有治安官领着卫兵巡逻。毕竟帝都的内城区都是真正的大贵族。这里没有传记小说里可以淘宝的地摊、黑市,也没有可以吃到饱而只需花几个铜板的自助餐厅。

奥雷特的小子们对于奢华富贵的街道商店毫无兴趣,外城区那些美味的小吃,新奇的物品才是他们的目标。小孩子们也只对这些感兴趣。

凭布伦特的令牌,阿尔他们七个人才得以出内城区的卡哨出来,不同与内城区的深沉的富贵,外城区的喧闹充满色彩与活力。

这一次阿尔他们是从东区出来的,奥雷特颇有大哥气派的让豆丁们跟紧,两两照顾。

“阿曼达哥哥,这个闻起来好香。”小豆丁们望着街道的一个小吃使劲的嗅鼻子。“这个看起来好好吃”

即使眼里都是缤纷的世界,他们也没有乱了阵形。

阿曼达也流起口水张望,带头去了最近的小摊,阿尔走在最后,一边注意周围,一边护着布伦特。

保护继承人是奥雷特男儿的第一使命。

作为爱读书的阿尔,他还担任着财务官的职责,钱当然都是布伦特的,这也是他背个挎包的原因。

在这个落后野蛮的帝国,包括现在的布伦特都不一定能正确的做一百以内的加减,这是财务官才会的能力。阿尔就常常遇到一些商贩扣着手指头加减,有些会多找钱,有些看阿尔他们小想少找钱的。

“七串烤肉,一串两铜板,一共十八个铜板,你少给了四个”

眼前的商贩一脸精明像,哪里像是能算错的人。但不管前世还是现在,阿尔都没什么兴趣跟这种人争吵。壮壮的阿曼达一脚就踢翻了烧烤摊,小小年纪的力气吓人一跳。

“阿尔会算错账?阿曼达大爷是你能骗的?”天天都是肌肉碰撞,训练的奥雷特小子们没几个脾气好的。纷纷把手里的烤串砸在奸商身上,一副跃跃欲试展示手脚的跋扈子弟的模样。阿尔并不在意的跟在身后,尝了下手里的烤串,真难吃,阿尔随手丢掉。

作为十六岁就进入研究所的人,除了聪明,过目不忘也是不值一提的本领。学名叫镜像记忆,每一个片段都如高清摄像头拍下的胶卷一样清晰。

奸商的愤怨并没有分散阿尔对跟在身后几个一直跟着他们的注意力。从上一次逛完北区,这些人就一直跟在他们身边。似乎是为了降低的他们的警惕,都是小孩子。而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或者说他装钱的挎包。里面是几十个银币和一百多个铜币,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却是底层人觊觎的一笔庞大的财富。

当有三个小孩如无其事的朝他走来时,阿尔转过身看向他们三个。

“怎么了,阿尔,”布伦特也停下脚步,阿曼达这才发觉。那三个人立马装作若无其事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没什么”阿尔将挎包从腰间移到身前。布伦特明白的看了那几个略显紧张的家伙。但这些人明显不死心,又换了几批,都被阿尔的注视逼退。

中午他们终于来到向往的自助餐厅,有布伦特在,当然是久负盛名档次最高的海之家。不过自助餐厅档次再高,客户群体也是面对中下平民,连字都不会写的佣兵和平民挤满了这里。不过这依旧磨灭不了他们对小说里描述的,美食堆满了整个房间,美酒如大海一样取之不尽的自助餐的向往。

阿尔多花了三个银币,老板立马把这群看起来就吃不了多少的大客户迎上了二楼。这里的档次明显比一楼好多了,奥雷特的小豆丁们欢呼的冲向美食。

雄鹰帝国帝都位于费伦大陆北方,挨着荒野和戈壁,海之家这个名字也就是取的好听,并没有传闻中的火红的螃蟹,五角的海星。即使最能吃的阿曼达也让老板喜笑颜开,恭送七个扶墙出的少爷。阿尔又看了一眼几个一直跟着他们不怀好意的小孩。真是不知死活,铁血家族拥有继承权的直系血亲出门,怎么可能没有护卫。

阿尔毕竟一直生活在象牙塔,即使现在也一直是生活在家族的庇护里,完全不了解黑暗世界的套路,想当然觉的他们的失败和愚蠢。

这些七八岁的惯偷当然看得出来他们跟这些底层讨生活迥然不同的高贵和傲气,但既然遇上了,当然要赌一赌,展示自己的手艺和价值,与上层贵族搭上线,或是做脏活,或是做门下的猎犬与乌鸦。

阿尔的谨慎让他们没有表现的盲目和愚不可及,这与他们展示自己价值的目的相冲突。其实让他们注意到,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一半了。一脸高傲的布伦特就眯着眼注意到了他们。作为拥有继承权的布伦特,显然没有阿尔那么单纯。

内城区和奥雷特大街也有门禁,没有玩够的奥雷特小子们恋恋不舍的往回走。

手里兜里塞满了新奇的小玩意儿,阿尔的挎包也塞满了,不过只有一本书是他的。能淘到一本书出乎阿尔的意料,即使这只是一本传记。

这个充满力量的世界的识字水平低的惊人,他们平常的课程里都没有文化课。甚至很多强大的冒险者都是文盲。

所以书籍是很多人都看不懂的东西,却都知道它的珍贵。阿尔花了六枚银币买下来,本来开价是一枚金币的,阿曼达直接抓了一把银币扔给他,让他滚。阿尔当然知道商贩看他们年幼多金,有意哄骗,不过看他们收了银币还是一脸讨好的样子就知道还是赚了。

阿尔喜欢看书,他们倒是都知道。阿曼达一路都在心疼那六枚银币,抱怨阿尔花那么多钱买这种没用的东西,阿尔没钱,这是阿曼达掏的钱。当然,也只是小孩子的抱怨。

他们玩玩闹闹的穿过内城区的岗哨,阿尔在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一直跟着他们的小偷,没有注意到布伦特也回头看着他和他们。

春节是所有童子营的期待。除了前后二十天的假期,就是因为在外征战、奔波的亲人会回来团聚。

阿尔的哥哥塔奥是跟他一脉相承的壮汉,少年模样的脸上是钢铁般的棱角分明。铁血之鹰隶属与军部特殊部队,塔奥和他的队友为了能回来过新年,几乎人人受伤才提前将任务完成。

“哥哥。”

阿尔稳重成熟的向兄长施礼,看着不像其他小孩子那样活泼,塔奥一把抱起阿尔扔向天空,还一副故意不接他的样子,吓的阿尔哇哇大叫,才哈哈大笑。

“我们的小男子汉可不能哭啊。”

接住阿尔,又轻松的高高的抛起。

“我才不会哭啊,哥哥你快放我下来。”

“把阿尔扔过来让爸爸看看。”

门口回来的酷似钢铁的男人看着两个儿子玩闹哈哈大笑。

“不要!”

我才不是玩具啊!然而还在童子营训练基础的阿尔,被哥哥远远的抛给父亲,父亲轻松的接住阿尔

“我们的阿尔好像还是那么瘦啊。”

比起一堆肌肉,粗壮魁梧的父亲和哥哥,阿尔的确看起来又小又瘦,父亲像颠球一样将阿尔在手中抛了抛,轻松随意却仍的比塔奥高多了。

“快放我下来啊”“我们的男子汉怎么可以害怕呢,哈哈哈哈”

说着又像抛球一样抛给塔奥。塔奥童趣上来,接住阿尔又抛给了父亲。

“飞高高噢~”“我才不要飞啊!”

正准备接住阿尔的父亲,托马斯先生,从后面被一拳砸进地板,然后一只强壮的手臂抓住了掉下来的阿尔的小腿,提溜着倒挂的阿尔。

“你们这两个混蛋!有这么欺负阿尔的吗?”

钢铁之荆,托马斯家的女主人,玛斯蒂女士也回来了。

托马斯家的亲人相聚真是别开生面。

托马斯家有两个餐厅,其中一个是厨房和餐厅混在一起。

像小说里的酒馆,厨师在里面做浓香的蔬菜肉汤,中间的壁炉烤着一整只乳猪,转身就是一个吧台,吧台上的铁板还煎着各种蔬菜和托马斯从海边带回来的海鲜。

做菜的正是玛斯蒂女士,这个厨房是她和托马斯先生冒险时时最开心的地方,所以他们结为伴侣后在家也建了一个,虽然一年用不上几次。

玛斯蒂女士的厨艺与她的武艺一样高超。优雅的围着餐巾的托马斯先生和不顾形象的塔奥的餐盘都是放着一大块又一大块的烤肉,而且不要多久就消失了,饭量与他们的身形成正比。

阿尔愁眉苦脸的看着母亲将一块又一块烤好的乳猪、烤鸭、烤鸡、竹鼠、海鲜等切出一块又一块的先放在阿尔的盘子里。

“我的小宝贝,挑食可不是好习惯。”

“是,母亲。”阿尔努力的张大嘴,将肉塞进去。

“阿尔!阿尔!是玛斯蒂阿姨回来了吗?我在家里都闻到了玛斯蒂阿姨烤肉的香味!”

阿曼达一路嗅着鼻子冲了进来。“真是太香了!玛斯蒂阿姨,新年好。托马斯叔叔新年好,塔奥哥哥新年好”“新年好,达恩家的小鬼。”

玛斯蒂去为阿曼达切新的烤肉,阿曼达已经等不及的从阿尔的盘子里抓起一条鱼啃了起来。阿尔顺势将自己如山的盘子推给阿曼达。

达恩的父亲在为家族管理商队和财产的人之一,新年正是大赚一笔的时候,可能会晚几天回来。

阿曼达扶墙出了餐厅,赖在阿尔的房间里,似乎多走一步,食物就会从嘴里逃出来。

“阿尔,你房间的书越来越多了啊。”阿曼达夸张的看着阿尔在拆父母和哥哥给他们带来的礼物却丝毫没有参观的兴趣,因为不用看就知道是书。

每一本书都经过专业处理,清理折角污痕,重新装订,被分类归放。

“你这么说我才觉的我似乎需要更大的房间来放更多的书架了。”

“哪一天你没饭吃了,这些书卖掉都够你衣食无忧了。”

这句玩笑话是来自于很久以前,一个落魄的贵族处理家产准备去边境当开拓骑士,所有的书籍都被托马斯家的管家以一千金币买了下来。据阿曼达说,他那准备继承父业的哥哥痛心疾首,大骂那个活该落魄的贵族。

这也是阿尔的书房会收集这么多书籍的原因。诗歌、游记、传记、历史,哦,还有一些神秘的书籍。

“不会有那一天的。”阿尔充满信心的将今天买来的书放进书架。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