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孤雁在线阅读

江南孤雁

菱花镜紫

现实 / 爱情婚姻 · 86.5万字

7.1分 78人评分

他被迫过继给姑姑,背井离乡来到遥远的江南崇山峻岭之间。从此他像一只倔强的孤雁,在异地他乡浮来荡去,身不由己……这是一部回忆录,也是一部传奇史。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雪中茅屋

大雪横冲直撞,整整下了四天四夜。

到了第五天的清晨,雪停止了疯狂,太阳露出了脸。

阳光已经许久没有光顾这里。这里是皖中地区的一片山岗。山岗上四仰八叉躺着一个村庄。村庄的名字叫做百家村。百家村已被世界遗忘很多年。

在皑皑积雪的覆盖下,往日村里七纵八横的茅草屋,再也寻不着,只剩下远远近近的一堆堆雪,高高低低的一团团白。山林,田野,水塘,小河,全是一片圆润厚实的洁白。天和地也恰到好处地被这洁白给连在了一起,既无穷也无尽。

清晨的阳光,光辉灿烂。清晨的村庄,静静悄悄。

习惯早起的村民们,其实很多人早就醒了,只是谁也不愿意第一个起床。赖一会儿吧,再赖一会儿吧。虽然一床破旧棉被的确编织不起一个足够暖和的被窝,但挤在一起相互取暖,怎么说也好过单薄的衣衫上下直打哆嗦。

无奈!像这般动人的雪景,似这般无情的冬天……

公鸡懒得打鸣,哑着嗓子喊了几下,便不作声了,拍着翅膀欺负着身边的几只小母鸡。长了两颗长长獠牙的野猪,在圈里哼唧哼唧,从夜里就想爬起来找点吃的,却愣是到天亮也没挪动半寸地方。

忽然,“哇”的一声,一个孩子响亮的哭声从一间茅草屋里传来,打破了村子安然的宁静。

“谁——呀?这大清早的!”一个女人睁开朦胧的双眼,喃喃地问。

“还能有谁?方家的小九儿呗!肯定是夜里又尿床了,早起被方叔狠狠踹了一脚。”一个男人笑着说,随即拉过来被女人裹走了大半的被子,继续往里使劲钻。

方家的小九儿昨夜又尿床了。方叔早上伸脚时,发现被单上一片冰凉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踹了九儿的小屁股。

夜里总是听到屋后大雪压断树枝的“咔嚓、咔嚓”声,李婶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么厚的雪,什么时候才能化掉?老大15岁了,是个懂得要面子的男子汉,衣服当然要穿体面些。“新老大,旧老二”,这自然也在理。只是还有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老七、老八……想到这儿,她借着窗外莹莹的雪光,看了看躺在身边的小九儿。九个儿女,唯独最小的一个长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越发好看。九儿还小,只要不冻着就行。她闷闷地想。

也不知是到了几更天的时候,李婶实在是困倦得很,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哇”的一声啼哭,惊醒了李婶,也顺带吓跑了她的美梦。她心里立刻明白,一定是九儿又尿床,惹怒了睡在另一头的丈夫。丈夫是个直性子,心里要是窝了火不发,会把这破茅草屋都给点着的。与其让他烧了家,还不如让他踹几下九儿的屁股泄泄火完事。

摸摸被九儿尿湿的床单,李婶发愁了。她怪自己不够小心,夜里净在瞎想,忘了给九儿把尿。这冰天雪地的,湿了床单可就是最大的麻烦!要不……放在火桶上烘干吧。想到这儿,她赶紧一骨碌爬起来,穿好衣服,随便拢了一下头发,匆匆出了房间,去厨房生火做饭,准备木炭火桶。

金灿灿的阳光从唯一的东边小木窗子里钻进来,一缕一缕,暖暖地照在冰冷的灶台上。

灶上有两口锅,靠窗子边一口大的,紧挨着一口小的。两顶黑色的木锅盖一次次散了架,直到前些日子方叔往里边打入了几颗旧螺丝钉,才终于算是安分下来。灶台边堆放着墙一般高的枯黄松针与整齐的木柴。屋前还有一个大大的柴草垛。家里杂七杂八的事情算一块儿,就唯独柴禾这件事,最能让李婶放心。

水缸里储存了一缸水,这是大儿子下雪前从小河里挑回来的。现在这会儿,村里唯一的水塘冰冻三尺,村外的小河上可以溜冰玩耍子。

李婶烧了半锅热水,彻彻底底清洗了一遍灶台,清理了老鼠、蟑螂夜里留下的脚印以及食物残渣。最可恶的是老鼠屎,到处都有。

一碗米,七八根大山芋,几大瓢河水,凑成了一大锅稀粥。听见锅里咕嘟咕嘟乱响,看见锅盖上冒着腾腾热气,李婶不再往灶肚子里添柴,用大铁钳子将烧得红艳艳的木炭一块块夹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进了火桶里,顺便也笼起了两只黄泥手炉。

“妈,我回来了!”

两扇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大儿子笑呵呵地钻进了家门。他的嘴里、鼻子里都不住地往外冒着白色的热气。尽管天气很寒冷,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比那久违的阳光还要温暖人心。

“就你一个人回来?老二、老三、老四和老五呢?”李婶一边说一边走过来,将一只手炉递到了方义手里。

“我叫过他们了,他们说外面太冷,都不愿意起床。”方义接过手炉时,脑海里很快闪现出一个主意。于是,他悄悄地溜进方叔的卧房,从角落的蛇皮袋子破口处偷了一把花生。

方家是百家村人口最多的一户,有九个孩子:五个儿子,四个女儿。大儿子方义过完年就16岁了。二儿子方荣,三儿子方华,四儿子方富,小儿子方贵,都在学校念书。大女儿方梅只读了半年就辍学了,尽管她很想读书,但家里有干不完的活儿,她只能从学校退出。二女儿方兰压根儿就没跨进过学校的门槛,因为她太能干了,是家里不可缺少的劳动力。三女儿方菊天资聪慧,头上又有两个姐姐替她挡着,所以顺利进了学校读书识字。只有五岁的小女儿方莲,待在家里无忧无虑地成长。

方家坐北朝南,在村子南边。四间土墙茅草屋连在一起,形状像一把折尺。每间屋小得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堆杂物。除了堂屋和厨房外,还有两间卧室。东边稍微大一点的给了四个女儿,西边小一点的是方叔和李婶的卧房。

孩子们小的时候不分彼此,横七竖八全都睡一张大床上。渐渐长大后,那张床现在最多也只能横躺下四个姑娘了。不得已,五个小子只能睡在村里别的人家。他们在村里都有自己的好伙伴,谁家床上空地儿多,就睡在谁家,能挤一晚是一晚。

虽说百家村各家各户姓氏不同,但邻里和睦,少有争吵。村民们曾一起熬过了最为艰苦的岁月,如今彼此间都不分你我了,就连晚上睡觉都不用闩门的。这倒着实方便了方家的五个儿子,哪怕是深更半夜,只要悄悄推开一扇门,就能顺利地溜到伙伴的床上,踏踏实实地睡上一个囫囵觉。

李婶做好早饭,叫女儿们起床梳洗。她给九儿更换了尿湿的衣服,将湿衣服和湿床单铺盖在火桶上烘烤。很快,火桶上方冒起阵阵热气,难闻的尿骚味也扑鼻而来。

方义帮着母亲打扫干净屋子后,连哄带骗地给还闭着双眼的九儿洗了脸、漱了口。九儿睁开眼后就嚷着要吃,方义拿两截儿树枝从手炉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了几颗烧熟的花生,剥开壳儿,递进九儿的嘴里。

怕被李婶责骂,老二、老三、老四、老五从后门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了家里。

早饭开始了。堂屋正中央的桌上摆着一碟儿花生米,一碗腌萝卜,一碗腌韭菜和一碗腌雪里蕻。九个孩子围坐在桌边,一人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山芋粥。吸溜吸溜的喝粥声,远远听着好似梅雨天茅草屋檐下的落雨声。

除了花生米丝毫未动之外,其余三碗菜很快就见底了。李婶赶紧转身去了厨房,不一会儿又端出来一碗咸萝卜干。

那一碟儿花生米是留给方叔的。他是一家之主,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也是家里最主要的劳动力,要吃最好的食物才有力气干活。此刻他人在厕所。他每天早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点燃一支烟,然后待厕所里慢慢儿蹲个大号,直到把那支烟吸完。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