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余乡甜在线阅读

福余乡甜

清色的回忆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90.7万字

9.9分 12人评分

刘清清的眼睛一睁一闭就来到了大夏,陪着呆萌的弟弟、奉养着技术男外公、孝顺着一对有个性又顾家的父母。刘清清只想大喊:”让那些个熊亲戚来得再猛烈些吧。谁也不能阻拦我发家致富的梦想。“话说这本书,就是现代女生刘清清穿越到农业社会大夏的奋斗史,是她穷尽一生斗天、斗地、斗极品亲戚的过程。欢迎各位空间游客穿越到大夏来参观!
另:新书《丹枫御神记》已开坑,欢迎大家围观,本人坑品有保证,不会太监的!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来的不是时候

打了三次火石这引火的茸草也没着,大丫气得把火石丢在地下用脚踩了几下。可也是,能不气嘛,魂穿到这个农家三天了,除了第一天刚醒的时候能在床上休息一天,第二天还没吃早饭就被这身子的娘给叫起来干活了。“大丫娘”告诉她不许偷懒,乡下的闺女哪能那么懒,不就是干活多了着了凉气,休息一天也就得了。这个当娘的没想到的是她的亲亲闺女早就因为劳累过度魂飞天外了,现今在她闺女壳子里的根本就是一个来自异世年过三十的女子魂魄。

“姐,你别气了,虎子帮你点火。”年仅五岁的小虎是这个家里惟一的男孩,“姐,你快做饭吧,不然娘又要骂咧。”

叹了一口气,大丫只得再次蹲到灶旁添柴吹旺火,不然吃不上早饭就得下地干活的娘亲不但要骂可能会动手打她。

TNND,一边做饭一边在心里骂祖宗的刘清清真恨自己时运不济,同样是感冒,别人吃了药睡一觉就好了,自己也是吃了药睡了一觉就魂来异世了。来这儿也就罢了,不但“身居”七岁女孩体内,还摊上一个极品的娘,想起真正的大丫魂魄离开前表现的愤恨难平,刘清清真的很怀疑自己能不能在这个家里活下去。

“你动作就不能快点?咱家怎么养出你这个小姐来?想把老娘和妹子都饿死不成?”不等刘清清哀叹完自己可怜的命运,那边正屋里给小三喂完奶的娘亲已经开骂了。幸好大丫家住在村子边上,离最近的邻家也得走个五分钟的路,不然就她娘这种骂法早就引得邻居上门看热闹了。

“就好了。饭都蒸上了。”喊完一嗓子,刘清清就认命了,来都来了,就是死了也不见得能回去。人总得活在当下,只好小声嘟囔:“喊死你就能马上吃上饭了?”旁边正在玩柴火的小虎听见了很奇怪地看了大丫一眼,大姐平时不是这样的,真气极了就会哭,看来是生了一场病性子有些变了。

“小虎,姐就这么好欺负?”刘清清首先得了解原主的脾气个性,如果自己表现得太不像了早晚得出事。

“姐,你这样挺好。说出来就不气了,不气了就不生病了。”小虎小心翼翼的眼神让刘清清肚子里的气更盛几分。感情这个大丫在家里就是一个受气包,还是一个内向的姑娘,不但挨打受累,心思还重。行了,她倒是早死早投生了,可怜的刘清清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就替她来这儿了。

“今天手爪子倒是勤快,”踏进厨房门的大丫娘看见早饭已经做得了,难得地没骂大丫,“快把饭摆上,给你弟弟盛饭。”

刘清清一看情绪外露只会招打,还不如老实地干活,等一下大丫娘下地干活后再套套小虎的话,总得弄明白这个家的情况和这个世界是个什么世界,再像前两天那样情绪不高、干活跟不上趟只能让自己也早死早投生。

想法归想法,活儿还是要干的,厨房是没有灶台的,简单地一个土灶成就了一个厨房。小虎帮忙点着了火,就有浓烟从厨房冒出来。刘清清立志一定要改革厨房,她在这儿一天就不能再受这种烟熏火燎。

有了饭总得有个菜吧,问了小虎,他也直摇头,有饭吃就不错了,你还想菜?

不能再问了,再问就露馅,找遍整个厨房也没见一罐腌菜一类的东西。

不过活人是不会被困境打倒的,不就是小菜嘛,有了:去年秋天存下的萝卜还有些,切下用盐腌了就是小菜了。早饭上桌时张氏刚给二丫喂完奶,已经六个月大的孩子还只吃母乳就不够了,她应该添铺食了,如果是前世社区医生会建议家长添少量的蛋黄和菜泥。而这个家里的孩子不被饿死就很好了。想起前世有孩子的同事谈起养孩子的经验,或许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地主家的孩子能享受到那种物质待遇吧。

不管怎么说大丫娘还真是一个利落人,匆匆忙忙吃了早饭背上二丫就下地去了,临走前安排大丫和小虎去山脚边捡柴,再三嘱咐大丫和小虎不能进林子里玩后就走了。

“姐,咱也走吧。再等就捡不着好柴了。”小虎也是农家子弟对捡柴、种地这等事还是比刘清清熟的。

“行,咱们走。”刘清清拿了麻绳、柴刀跟着小虎就出门了。

刘清清利用现代人能把死人忽悠活的头脑从小虎嘴里了解到这个家的家主也姓刘,是个镖师,在家里行二,娶的大丫娘是邻村张家人,没嫁人前叫秀娘,两人共生了一子二女,现在住的房子是分家后才盖的。

“咱家分出来了娘应该高兴啊,怎么看她一天总是气哼哼的。”

“姐,你是病傻了吧?你忘了奶把这老屋破地分给咱家时娘差点没去吊死。”小虎像看二傻子一样看了大丫一眼,这个姐平时不爱吱声也就算了,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记性也不好了。

刘清清仰天长叹:你个不长眼的老天你怎么不收了大丫娘,大丫不用死了,自己也就不会来了。

小虎继续絮叨:“阿耶说咱家人有手有脚的饿不死,就找陆大伯借了钱钞盖了房子,你当时不还挺高兴的能自己住一个屋了。姐,你别恨娘。她也是被奶欺负狠了,只能拿你出气。如果娘不生我,你可能都被奶饿死了。”

明白了,这就是中国几千年的老问题了:重男轻女!最可恨的是惩罚不能生男孩的女人的执刑者往往是婆婆,女人就是要为难女人,根本没处说理去。

刘清清摸了摸小虎的头:“姐来的不是时候啊。姐以后就是命苦的刘大丫了!”

小虎以为大丫只是感叹命不好,也没多想:“姐,你还有我呢。等我像爹一样能走镖了,你就不怕了!”

一个五岁的男孩能说出这种话来,让“魂龄”二十多的刘清清感动得差点流下泪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