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略在线阅读

大明略

南宫草堂

历史 / 架空历史 · 219万字

大明嘉靖年间,奸佞当道、北虏南寇虎视眈眈,天下百姓翘首以盼贤臣、良将。
名不见经传,而他却要结束这混乱的局面……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风雪之夜(上)

北国之晨,群山环绕、峰峦叠嶂,天边层层薄雾泛起,如残雪浮云般。朝阳当空、却是林寒涧肃、天凝地闭,唯有呼呼北风吹过,一片萧瑟之声。

山野之上,枯藤老树、疾风干枝,地面浮层的沙土嗖嗖飞起,刚刚着地便再次改变了方向。沟壑之中,枯黄遍地、荒草连连,随风飘摇起起落落,

午后,寒风卷地,天空却阴云密布,片刻后雪花纷飞,飘飘洒洒,似乎在匆忙间找寻着安落之地,真是地白风色寒,凛风快如刀。

山野往南十余里处有一条小河,只因河面早已结了厚厚的冰层,上面沾满了泥土杂草,远远望去与普通山沟并无多大区别。

沿着小河分流处往北而上四五百米,隐约可见一个小山村。

村中绝大多数家户的房屋簇拥于半山腰中,常年风吹日晒,远远望去这些房屋的颜色,似乎与冬日山野之中的草木相互辉映。灰黑色中掺杂着一种干草般的暗淡枯黄之感,原始般的存在。

此村名叫陆家庄,隶属北直隶保定府蠡县。

村中的人大多数姓陆,平日里以种地为生,要说让村民们最为引以为豪的,还是陆本佑老爷子。他是大明朝刑部的六品主事,在村民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

其实,平日里陆本佑极少回村,只是前些日子突然捎话回来,说是即将告老还乡,而且要坚持在祖籍陆家庄安度晚年。

作为陆本佑的独子,陆岑知晓此事后便开土动工、砌砖垒石,着手修建一个新的院落。

当时,陆岑想着:老爹虽辞官归乡,但权威还是要维护的。

他估摸着山腰地势较陡,掘土太多。且老爷子久在京城,生活习性与乡里村民相差甚巨,如与邻家住的太近,或因鸡毛蒜皮、家长里短难以久处。

山下恰有一大块空地傍山而立,于是他便选中了这个地方。

村民听闻陆大公子要动工,于是便纷纷前来帮忙,其中确有陆岑平日里交好的兄弟,但也不乏投机取巧者,为沾“陆大人”之余威才是真的。

在这些前来帮忙的人当中,有个叫陆大宽的汉子,他平日里嗜酒如命,偏偏陆岑这晚又酒肉犒劳大伙。大宽贪杯,很快便醉意上头,最后还是被众人扶着离开。

谁料他去邻家后,又聚三五之人围桌而坐继续开喝,如此几番停而复饮,深夜时分大宽内急,刚至茅厕却突然口吐鲜血、随后一头栽倒,其他人也醉的不省人事,此等异常竟无人在意。

次日众人发现大宽之时,他竟已没了气息……

大宽还无子嗣,家中被他“喝”的所剩无几,房屋早已破旧不堪。

陆岑可怜大宽的女人,毕竟大宽生前为盖房忙前忙后,于是陆岑便在自家大院不远处为她盖了间独门小院

起初众人对此举大赞不已,陆岑原本想着:就她一人住,平日里倒也无甚是非,岂不知时间久了寡妇门前是非多。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数月后,两处院落建好,陆岑家高墙大院、焕然一新,用料也自然比其他农户家别致了些,当然这也是符合朝廷规制的。

旁边小寡妇住的房屋却简易而成,独门小院更像是个陪衬,虽略显尴尬,倒也多了一份人气。

只是这一大一小两户人家,与其他村民家隔得太远,似乎有点格格不入。若这陆岑家向山腰里的村民高喊几声,压根就听不到回应。

…………

陆本佑回村后,看到新修的院落,原本想训斥陆岑一顿,但念及儿子一片孝心,也就不再说什么。

少小离家,陆本佑平日只与那些年纪相仿的村民,也就是儿时的玩伴偶有来往。或者就是就读读诗书,亦或闲情逸致之时,在院中散散步而已。

如此,这独门独院的,虽与住在山腰的村民远了些,倒确也落个清静。

儿媳陆文氏原本是扬州府人,平日里老实本分、待人温和,她的叔父是陆本佑在刑部时的同僚,当时正是陆文氏的叔父牵线才有的这段姻缘,有了这层关系,陆岑家人相处的甚是融洽。

要说唯一特别之处,那就是陆老爷归隐时带回两个年轻人,此二人长的清瘦,只是个子一高一矮,平日里言语甚少,是故众人对此不甚了解。

…………

这日,一向安静低调的陆家大院却热闹起来,院中人来人往,叫喊声、欢笑声,不绝于耳。

原来,是陆岑家要增添新人了。

陆老爷近日也是心情大好,他早早叮嘱陆岑将接生婆请到。

早在前几日,陆本佑就给自己的的表妹捎信,请她来陆家帮忙照料一段时日。身边若无妇人照应,陆文氏多有不便。

如无意外,就这一两日的功夫,自己的表妹,也就是岑儿的(表)姑姑,未出生孩子的老姑就可以赶到陆家庄了。

“雪停啦,快来看啊”。

尽管这场风雪来势汹汹,但持续时短,地上并无多少积雪,只是薄薄一层,刚好盖住黄土而已。

天空的阴云正在退去,看样子,过不了多久便可放晴。

农家妇人最是闲话多,芝麻大小的事也能说的天花乱坠,自古如此,各地亦如此。

一个五旬左右的妇人擦擦那灰旧的围裙,条条褶子下堆满笑容,她碎步上前道:“啊呀,大雪骤停,好征兆啊,这娃儿将来必是个不一般的人啊”。

众人皆七嘴八舌说着,院中更加热闹。

陆岑见此景亦欣喜不已,他的想法很简单:雪停了,姑姑便可顺利赶往陆家庄。

陆岑的岳父母家远在扬州,平日里书信往来就极为不便,现如今天寒地冻长途跋涉更是举步艰难,陆文氏决定将生育之事暂且不告知爹娘,免得他们担心。

故此,这一月之内,陆岑的姑姑,就是她最后的依靠了。

不知何时,里屋突然传出一阵尖叫声,这可把陆岑吓一跳,他急忙往回跑,却被一个妇人挡住。

此刻,里屋男人们是进不去的,尽管他是孩子的爹。

陆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接生婆进进出出,他下意识的望着门外:若姑姑能此刻赶来该多好……

许久之后,里屋里终于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天空的乌云已散去,阳光再次洒落在乡间山野中,小院一片祥和。

“各位父老,今日家中恰逢喜事,酒肉早已备好,大伙人人有份,管够啊……”,言语之间,陆岑难掩欣喜之情。

顿时间,男女老幼挤满院子,气氛更加的热闹。

不知何时,陆本佑已回到屋中,桌上笔墨纸砚,如此思来想去:要给孙儿起名了。

屋内左右两侧站立的正是那两个言语不多的年轻人,他们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如同‘门神’般的存在。

傍晚时分,前来道喜的人渐渐离去,陆家大院终于安静下来。

…………

陆小二刚从陆本佑家酒足饭饱出来,满意的打着饱嗝儿走在路上。

“一会儿去邻村赌钱,赌完再找小寡妇”,除了吃喝,陆小二还好这一口。

可这话说十赌九输,可能是白吃了人家的饭菜,老天要让他出点血,这不?玩了一个多时辰,陆小二几乎一把都未赢。

“真他妈点背,不玩了,不玩了”,陆小二沮丧的甩了甩袖子,看样子是没有继续玩下去的兴致了。

天空月光正明,地上零星残雪,大部村民都已入睡,周围一片寂静。陆小二哼着小曲,双手插于袖中,小心翼翼的朝小寡妇家走去。

“别动……”,陆小二还未缓过神来,却见月色中一把倒映着寒光的长剑从他身后袭来,随着身体慢慢转动,此刻剑头已顶在他的胸口。

“说,陆家庄陆本佑家住哪儿?”,一个中年男子冷冷的问道。

陆小二感到全身毛孔处顿时一股寒气涌出,耳边却只有这个男子的问话。

他用手指了指前面:“一直往前走,山下……就两户,大门大院那家就是,你们是……”。

“嗯……”,陆小二话未讲完,只见这名男子嘴角处闪过一道略带弧度的阴笑,寒剑瞬间刺入他的胸膛……

山下那户独门小院里,一直等着陆小二的小寡妇还不见他的身影,只得跑到大门口往外看。

结果这一看,依旧未见陆小二的身影,却隐间,小寡妇看到一群黑衣人在月光中穿行。

“天哪,这是什么……鬼……??”

独门独院独自一人,小寡妇本能的望了望陆岑家,正欲高喊一声,却忘记大门虚掩着,稍一用力,上半个身子便顺势甩了出去,脚下却被门槛所绊,倒在了地上。

当小寡妇再次抬头之时,那柄沾着陆小二鲜血的长剑已冷冷的落在了她的胸前,瞳孔中最后一道恐惧之影,而后眼前一黑,她便去“见”陆小二了……

小寡妇家的大黄狗早已习惯半夜有人叨扰,一般响声便不予理会,方才似乎有些异常,一声犬鸣刚落,却见一只铁镖伴随着寒月之光飞速袭来。

可怜的大黄,挣扎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有动静,快,保护老爷……”。

陆本佑身边的那两个年轻人立刻闻声而起……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