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妃:残王,来侍寝在线阅读

腹黑王妃:残王,来侍寝

灵笙姑娘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31.5万字

6.5分 17人评分

【正文已完结,请放心阅读】上一世,她是秋紫夕,东楚国赫赫有名的奇女子。
她亲手创建紫云商会,成就丝绸交易的神话,举世闻名。可遇人不淑,大婚当日,她惨死床头,父母双亡;临死前,她深爱5年的男人对她说“我从未爱过你”,她赤诚相待的表妹对她说“就是看你不爽,要你家破人亡”。
家、破、人、亡。
很好。
重生后,她是东楚国著名的草包王妃,嫁给双腿残疾的玥亲王。
举目无亲,负心汉占她家财,看她如何惩恶人、夺家财、替父母报仇。
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原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尽,没想苍天不负。
此生,她有流风回雪之姿、婀娜多姿之态;
此生,她步步为营,呕心沥血;
此生,她誓要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家破人亡

云起大陆,初春。洛阳郡。

城中心一处豪气的宅院正张灯结彩,秋家,东楚国第一富商秋家的女儿秋紫夕的大喜之日,声势自然非同小可。

宾客盈门,锣鼓喧天,甚至连四周的空气之中,都弥漫着喜庆的味道。

八抬大轿,高头骏马,华丽喜袍,满汉全席,周遭的一切都弥漫着富贵和奢靡的气势。

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夜渐深,宾客散去,喝得醉醺醺的新郎官被媒婆牵引着,缓步朝着阁楼走去。走近阁楼,原本醉醺醺的新郎官却一改醉醺醺的模样,眼底之中满是清明,以及谁也没有看见的,狠辣。

走到新房门外,媒婆退下。

婚礼的最后一步,四下无人。

新郎负手而立,站在新房的门口,并没有推门,反而神色凝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夜色妩媚,不远处似有若无地传来脚步声,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缓缓靠近男人,伸手,很自然地挽住男人的胳膊,亲昵至极。

她身体微微前倾,凑近男人的耳边,缓缓吐出几个冰冷的字眼。

“万事俱备。”

闻言,男人深吸一口气,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伸手覆盖住女子娇嫩的柔荑,推门,大跨步迈了进去。

木质的阁楼之中,新嫁娘秋紫夕身着富丽堂皇的喜袍,低着头,可红色盖头底下,却是一张惨白至极的脸。昔日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此刻却仿佛小猫一般,祈求着主人的安抚。

“宇,你来了。”恍惚中瞧见熟悉的人影,她努力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眉眼之中依旧是藏不住的欣喜。

寒政宇,她爱了五年的人,今日,是他们大婚的日子。

她今天被闹了一天,几乎没有时间吃东西,而唯一的食物,不过是他托自家表妹林雪送来的燕窝羹,才吃了两口,便头昏脑胀,身子疲乏得很,眼皮也沉得仿佛挂了千斤的秤砣一般,睁不开。

不过,即使她难受至此,腰身依然挺得笔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狼狈的一面,或者说,不想他在新婚的夜晚有遗憾吧。

脚步声渐近,随之而来的却不是记忆力那般温柔,而是彻骨的寒冷。

烛火通明,她的盖头被人猛地掀开,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她一时之间睁不开眼,胸口附近绞痛的感受越来越剧烈,就连耳中,也传出了阵阵的嗡鸣声。

难受,头昏脑胀。

她清晰地看见,那个穿着喜袍,眉眼精致的,本应该是她丈夫的男人,此刻正温柔地拥着另一女子。那亲密无间的模样,分明不是普通的关系。

那被男人拥抱在怀中的,笑得正得意的女子,正是昔日里,她以赤诚之心相待的表妹,林雪。

“你们……”撑着眼皮,秋紫夕愕然,脸色比起先前,更加苍白。

聪慧如她,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秋紫夕,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寒政宇冷脸靠近,一开口,便是冰冷彻骨的言语,往日温情的仿佛都是错觉。

“宇,你在说什么啊?”秋紫夕喃喃地,一阵的绞痛自下腹传来,她身子本就孱弱,此刻不住地开始颤抖。

双拳紧握,她死死压抑住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压抑着声线,喃喃地地开口:“今日是我们大婚的日子啊……”

今日,是他们大婚的日子啊!

五年,五年的朝夕相处,眼前的男人,本是这世间除了父母她最熟悉的人啊,可为什么此刻,她却感觉他是如此陌生。

陌生。

咬着牙,她死死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仿佛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端倪。一模一样的脸庞,她却再也瞧不出半点深情的模样,仿佛,他们之间不是爱人,而是……仇人。

胸口之中的绞痛愈加明显,秋紫夕洁白的额头,此刻已然渗透出了森森的汗珠。

瞧着这一幕,林雪格格一笑,一席洁白的衣裳将她的腰身勾勒得格外的袅娜。

她挽着寒政宇,一步一步靠近着床榻之上的女子,仿佛得胜的将军一般,昂着头,眉眼因为恨意而显得格外扭曲:“秋紫夕,肝肠寸断散你听说过吧,你和姨父姨母都吃了这东西,明年的今日,便是你们一家三口的忌日。”

肝肠寸断散。

秋紫夕愣了片刻,而后,一股恨意猛地涌上心头。

这是江湖中最狠辣最恶毒的毒药,中者肝肠在腹中剧烈搅动,萎缩扭曲,直到寸寸断裂,人因出血过多,七窍流血而死,死状极其难看。

蓦地抬眸,她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为什么?”

她额头上不断渗出豆大的汗珠,此刻,她每说一个字,下腹的绞痛便剧烈一分。

她双手死死地攥紧,目光狠厉地盯着那个穿着大红喜袍的男人。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相爱五年,却要用这般残忍决绝的方式结束她们之间的感情?

为什么,要亲手将她推进悬崖?

“为什么?呵呵,只不过是看不惯你平日里张牙舞爪的样,只不过是想要看着你家破人亡而已。你满意了吗?”林雪凑近秋紫夕的耳畔,娇声嗤笑道。

只不过看不惯,只不过想要你家破人亡。

娇滴滴的声线,仿佛带着森森的寒意,渗入骨髓。

床边,那对带着对新人祝福的龙凤红烛还孜孜不倦地淌着烛泪,橘黄色略带暧昧的光亮弥漫在房屋之中,此刻显得格外的讽刺。

寒政宇微微皱眉,却终究,没有说一句话。冷眼旁观。

家、破、人、亡。

很好。

秋紫夕嘴边裂开一道惨白的笑容,她爱了五年的男人,她以赤诚之心相待的姐妹,原来打着让她家破人亡的主意。

很好。

肝肠寸断散,江湖中最狠辣的毒药,甚至连武林高手也抵御不了的疼痛。

秋紫夕咬着牙,腹中的疼痛愈加剧烈,她死死地撑着,不肯让自己倒下。

她早已感受不到四肢百骸的存在,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可就是咬着牙不肯让自己倒下。她的眼睛死死瞪着眼前的男人,恨不能此刻就与他同归于尽!

她,不甘心啊!

恨只恨,自己识人不清,没有早些看出他的真面目。

她真的,不甘心啊!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