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总裁,难伺候在线阅读

傲娇总裁,难伺候

醒小乐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89.3万字

“夏宝,倘若时光倒流,在英国我一定离你父亲远远的。”
……
别人失恋用酒麻痹神经,顾清澄失恋平躺给人催眠,一觉醒来一无所知出了家国,到了英国变成了顾夏……
殊不知,激得她催眠去忘的男人在追她的路程中,华丽地车祸了,就此身栽病床,半年有余。
三年后。
当年把她催眠的白小姐被化名出现的故人悄无声息地送了趟监狱,再次出来后就变成了故人的神助攻,直接导致:顾夏再次狼入虎口……
只是这一次,能否可以好好过这无常人生?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章二 棋子

……

“要不要跟我回国?”

“不了,我想体会一下异地恋的感觉。”

白婷儿听闻他们的对白,心中冷冷一笑,傻丫头,正好合了你情人的心。

“然后他就回去了啊……然后我就来找你了呀……”顾夏单是回忆着,就笑容不止。

恋爱中的女人哪……白婷儿摇头,太虐她了!

“你应该回国。国内有他的全部,你回了国,就了解他了。”白婷儿森森提议。

然后赶快离开他!!

顾夏:“不啊,异地恋,很好啊,有空间!而且你在这里……”

白婷儿好感动:“原来我比宋冬更让你舍不得!”

“对啊对啊!婷儿姐姐最好了!”顾夏搂住她的脖子,一口亲了过去,满脸无忧。

看着这一朵向日葵,白婷儿只觉得自己也站在了阳光底下,那些艰涩晦暗的,愿齐琛护她,一辈子都不懂。

“傻丫头!”

“哈哈。”

只是顾夏也没有想到,这份爱,会日渐深到,她把他当成信仰,当作了全世界。

到开始的觉得有空间很好,相爱归相爱,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不能因为爱情而失去原来的自己。

到一天一天舍不得他,每一次分离都失魂落魄,心空了。

到了最后,她坚定地向他提出不再分离。

走过了三个春夏秋冬,第三年后,顾夏被齐琛带回了国。

离开之前,齐琛收到了白婷儿的短信:“希望你护好她的快乐,如果你护不好,我会出现,把她带走,带到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

他从来都不回短信,可是这一次回了,虽然只有一个字:“好。”一诺千斤重。

在没遇到他之前,有幻想过你将来要和怎样的人共度一生吗?

她握着笔,真的没想到,刚回国内就被那位宋先生带到了民政局。

他说: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她赌赢了: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落笔,签下自己的字,原来这就是她爱的男人。

忽然想到,没遇到宋冬之前的那个顾夏想要去喜欢的另一半的样子。

“这个男人不要太聪明,笨一点,憨厚真诚善良一点,绝对不对她用手段。他是真诚的坦荡的。”

“他会与她,安安稳稳,平平淡淡走过一辈子,白头偕老,儿孙绕膝。”

顾夏放下笔,扭头专注地看着身边的丈夫,他好完美。

她想,爱过了太好的人,就很难再移情了。

她栽在了他的手里。

可齐琛看着自己签下的为她换掉的名字,他才是栽了彻底。

章盖下,两个红本子递过来,齐琛一起接过。

顾夏说:“给我我的那一个啊!”

齐琛:“我来保管。”

“这样岂不是很难离婚?”顾夏故意气他。

齐琛勾唇,就一个字:“是。”

这个地方,他这辈子不想来第二次。

上车后,顾夏把脸埋在宋冬怀里,想笑:“我们是不是太冲动了?”

“伟大的新旅程都是由冲动这把神奇的钥匙开启的。”宋冬抚了她的发,他肖想多久。

冲动?也只有她会认为他做事真的会冲动。

这一端眷属初成,灯光的另一端,也是合家团圆。

一根看不见的电话线,把两厢幸福相联。

“回来了就好,有空过来吃饭。”苏静温和的说,她对面的女儿,伸出手,张张合合的嘴型分明在说:快给我快给我说一句。

苏静无奈:“齐琛,你妹妹特别想你……”

马苏雅露出女儿家的小羞赧,小心翼翼地接过电话放在耳边,“齐琛,你回来了。”

“嗯。”

“这段日子,我们都很担心你,清澄找不到,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总该要放下了吧。马苏雅嘴角微扬。

“我已经结婚了。”

苏雅惊呼,捂住嘴巴,“我听错了……”

“你没有听错。”那边的声音低沉温润,也透着天性不顾人死活的淡漠,“时机到了,我会带她去看你们。”

“清澄怎么办?”马苏雅攥住手,“清澄怎么办?!”

“以后不要再提她了,尤其在顾夏面前。”

“怎么会呢?谁都知道你找顾清澄整整找了三年多,你突然跟我说你结婚了,我怎么能够相信??”

苏静拿走了马苏雅手里的电话,马苏雅怔怔的抬起头,眼神呆滞。

苏静说:“你妹妹笨,不懂得人要往前走,你别介意啊?”

“老师,我不介意。”齐琛说这句话的时候,手突然被后面伸过来的手掌捂住了眼睛。

说了两句,苏静挂了电话,不悦教训:“齐琛能够放下顾清澄,能够从过去走出来,我还要感谢他的夫人呢。你乱来什么?”

马苏雅愤怒地摔了筷子,一顿团圆饭无疾而终。

“你从来都不懂我——!”马苏雅吼完,抹着眼泪跑出了家。

晕黄的灯光投射在苏静的身上,这个母亲忽然间不太认识自己的女儿了。

听到齐琛结婚的消息,她如何可以那么激动?

有一个想法,让她死也不敢承认。

……

“宋先生,你还有一个老师呀?”

“如母亲。”

顾夏转到宋冬的面前,慢慢的拿下隐他光明的手,低低地说:“我对老师,没有好印象。”

“成绩太差,被老师虐的很惨?”齐琛几乎是陈述句。

这样的口气真的很……欠扁!!

顾夏哼了一声,有一些倔强:“我爸妈,没见过,他们虽生了我,也丢了我。”用说一件很骄傲的事情的口气说着人生没有最衰,只有更衰,“在学业上,我也不够幸运,我遇到的老师,只是老师而已,不是恩师。”

像只是玩了两局失败的游戏,她口气无谓的没有任何索求怜惜的意思,反而让齐琛沉默。

顾夏眺望着远方灯塔,舒畅地呼吸着清凉的空气。

突然,她就被他拽入怀里,下巴搁在他的肩头,弯起的眼眸有所洞悉,把手往宋先生的腰上一放,没关系的,因为我有你了。

苦难是铺垫,幸福才是真谛,她好感恩,好珍惜,宋先生,她也好爱你。

……

马苏雅是等不到齐琛把他的夫人带过来的那一天了。她已经等了太久了,私家侦探把照片送过来的时候,她却又迟迟不去动,不去看。

顾清澄你看到了吗?你伤心欲绝,你把自己丢到了一个只有你自己的地方,到头来也不过是给别的女人腾地方而已。

其实我不惊讶,我一直都没觉得你是他的不可取代。

但是我难过,为什么,他始终要让陌生的女人站在他的身边,他就一点也看不到我?

马苏雅慢慢地闭眼又睁开:我不会像你一样怯情离去,他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都走了,我不会走。只要我坚持下来,我就是跟他白头偕老的人……清澄啊,我坚信!

可当她手指一动,任照片的正面闯入眼底的时候,只觉得一颗做好准备的心刹那溃不成军,几乎被撕开两瓣。

怎么会,怎么可能?

马苏雅和女孩儿干净的眼睛对上,神情颓然,瞬间像老了十岁。

“妈!!!!”马苏雅支撑不住,嘶喊出口。

在隔壁的卧室里,正戴上老花眼镜打算看书的时候,突然听到那么一声,呼吸都停了:“这个孩子,这个孩子……”

苏静放下书,赶紧开门直奔声音的发源处。

她推开门的时候,马苏雅已经瘫在了地上,仰起的脸,神情惨淡:“妈,哥根本没有忘掉清澄,他疯了,他找了一个:替身……”

……

清晨光影萌动,被一晃一晃的,顾夏捂着眼睛,要朝被窝里缩。

后背,突然一阵细痒,她笑嗔:“不要……不要打扰我睡觉!”

顾夏张开眼,心想要撑住,撑住,立刻念念有词:“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齐琛心理强大,一边听自己的夫人念着佛法,一边吻她……

这一俊贵,真就心无旁骛的……完成了恩爱的全过场。

被恩爱的那个人,早就心神不为己有,见鬼的色即是空?!

十指相扣,无名指上的钻戒发出璀璨的光。顾夏一无所知。齐琛悄然戴上,才去亲吻着她的脸,把另一枚戒指放在她掌心。

顾夏如一只迷路的白兔,只能由他带领:“这是什么?”声糯柔软。

“闭上掌心感受。”没见过这么傻的,和一个男人去领证却不向他索要任何证据。

“这大概是证据,”鼻息相同,他们亲密无间,顾夏缓缓听到她的宋先生说,“大概你要给我戴上。”

从此,齐琛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婚戒,一生未摘。

……

“人生不是小说,瞬间就可能结束。”

顾夏初听就心中一动,就像第一眼看到宋冬先生,那一动,就动出了人生一节。

但她还没有深懂这一节,就如突然电影里给了她那么一句震撼的话,也只有纯粹的震撼而已。

感受还不深,直到疼了。

疼的那一天,是传说中的恩师苏老师打来电话叫他们去吃饭,早就约好了的,她挽着丈夫的胳膊高高兴兴地去了。

心情还算自然,但是……如果是见宋冬父母的话,恐怕得怂。

不过,据说,她丈夫的父亲已经离世多年了。她丈夫的母亲自那后,深山老寺,好个摒弃世人。

这样的感情是惊天动地的,她怕凄美,怕惊天动地,因为会哭。

所以当时她就说:“我不愿意爱一个人爱到,他离世后,我就厌倦人世的地步。”

她知道感情里有痛是一件平常事,但她不愿意痛成血肉模糊的样子。

每个人承载时都有一个底,这似乎是顾夏的底。

但她终究没有躲得过去。

走进一道门,迎面而来不是热情,是难以接受的表情,那是最不欢迎的样子。

而最不受欢迎的人,一脚踏进门内早就为她准备好的陷阱——

“齐琛,你简直是疯了,找了一个跟顾清澄一摸一样的女人,她也姓顾是不是?”

“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伤害无辜的女人,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过去真的就那么难以走出,甚至到你拖累别人下水的地步……你让我很失望!”

苏静背过身去。

齐琛从不觉得他的老师是那么不稳的人,她的老师如果是顾夏进门时这个样子的,也不会让他敬爱如母。

但是这一天,他被相信的人狠狠甩了一巴掌。

“齐琛?”

方到痛到难以呼吸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爱到,跟那位传说中的婆婆一样无救。

“齐琛……”头好痛,齐琛是谁?

顾夏退后,她的小臂被他拿住了,他强迫她的目光定格在他身上,仿佛周围都是无关紧要的了。

“我们走。”乌托邦岌岌可危,齐琛极力冷静。

冲击一时匪夷所思,顾夏反射性甩开他的手,不想要被他桎梏。

她眼神很茫然,想转身离开却迈不动脚。

刚甩开“神秘”的丈夫,手又被另一双手握住。

一直旁观的女人,缓缓开口,语出惊人:“离开他吧,你应该有你自己的人生……我妈妈会教训他的,怎么可以拉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做顾清澄的替代品?”

“你能不能也体谅一下下,他很爱顾清澄,但是顾清澄离开了他,他一时间可能错了脑子耽误你了,我替他说一声抱歉……”

今天的苏静和马苏雅都不像是平日里的她们了,情况完全超手,覆水难收,齐琛只能看着顾夏,服软的目光忽然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顾夏这一刻对细微末节都好敏感,她也没有错过宋冬的任何表情,一个向来和服软沾不上边的男人,一个明明就身心强大的人,此刻失却声音,表情死寂。

宋冬。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其实。

我是一个顶喜欢做小孩儿的人。

他们偏爱智慧。

我却偏爱无知。

因为无知,所以在这之前跟你在一起的我,那么幸福。

有多幸福?

如果你让我具体描述,你见过哑巴突然可以开口说话,那一刻的欣喜若狂吗?

大概就是这样的。

我的世界是寂静的,时常觉得自己如同哑巴。

你出现了,我就正常了。

就是那么幸福,幸福到狠狠地去相信。

哪怕它看起来,完美若幻。

可是现在……

幻梦碎了。

顾夏转身跑走。

不忘把门甩上——不必追。

封闭的空间如无人之境,空、荒、冷。

“齐琛,看到她那么伤心,我也是没有办法。原本我也想着,今天叫你们来吃饭,私底下叫你去房间,好好的问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的。但是,我看到她的脸,一摸一样的让我一时间坚信了苏雅说的话,你真的魔障了,我得把你叫醒啊!!”

苏老师有别于其他教师,最鲜明的一点就是:她向来有一份“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气骨。

这令大家厌倦的气骨,第一次,让齐琛对“大家”感到共鸣。

“哥,我们都是为你好!你是妈妈最看好的学生,是我最……敬爱的哥哥,我们都希望,你尽快从过去中走出来。”

马苏雅走过去,拉了拉齐琛的手,一片冰冷,她惊得放开了手,抬头看他,却见这个皮相过分俊贵的男人反讽他的老师,讽刺了他的老师啊……

“所以,苏老师高见,人一进门,二话不说开始进攻,用最伤人的方式,造成惨烈的结果,让我亲眼目睹我的妻满身狼狈的被逼走,让我直截了当感受到你们对我的“好”,你们用对她的残忍,让我再也不敢来下一次是不是。”

齐琛一笑,天地都冷了。

“说我魔障,对我失望,你们又无辜到哪里去?这是在教我做人,还是在教我变成你们想要的样子?!”

齐琛在两个女人世界如被撼动的不稳目光下,扬起了手,无名指上的婚戒灼灼生辉。

他眉目同样逼人,不会再有第二次的宣告:“顾清澄的时代已经过去。”

“……”

门打开,再次摔上,她们的眼中,是齐琛离去的背影,像三年前一醒来就从病床上爬起来,离她们而去的那抹背影,同样无情,同样深情……

情局参不透,一入情局,再聪明也成棋子。

——人生不是小说,瞬间就可能结束。

顾夏再想起这句话是在四个小时过后,四个小时,二百四十分钟,坐在人山人海的机场候座位上,只有她煎熬的不像话。

你问瞬间有多快?她现在可以回答了,也许就在迈步走进苏家的第一步。

人脚迈出一步的速度,应该是“秒”计算的。

一秒钟,她的整个世界天翻地覆,堕入了地狱一样黑的,张手不见五指的神秘之境,那里面的人,她全部都好陌生:齐琛,顾清澄,苏静,马苏雅,替身……

这是她人生里经历的第一个物是人非。

传奇的像小说。

……

齐琛是绝想不到机场去的。

他善于度心,伤了心的人,通常需要一个过渡期,过渡期即是变成受伤的小兽,找一个角落待着,静静舔舐伤口,直到看似干净了,过渡期结束。

有了力气才能够奔赴最远的地方。

“她现在最虚弱,她到底会在哪儿?”

可以说齐琛在短短四个小时内,就动用一切势力翻遍了整个城市,可是得到的结果无一例外:下落不明。

说话的人是出场帮忙一起找的罗然,齐琛的未来妹夫,最通俗易懂的形容一下他的财力:建筑高于云巅之上,名为“京馆”,他的。

财力雄厚的人中他自诩自己是第二帅气的,第一帅气暂且不论。

如今引以为傲的皮相好像遇到了一个大难题,苦恼起来:“我们到底漏了哪地儿啊……”

齐琛站在窗前,拉长的影子幽暗地投射在地面上,干净的玻璃面“咔”一声。

罗然慌忙看过去。

齐琛面无表情,拳头还钉在血玻璃上。

“你疯了。”罗然冲过去,拽下他的手,“人一定会找到的,你要是疯了,才真完了!”

“她存心藏起来……”齐琛完美的表情,就像失去了他拳头的存在,立刻朝四周裂开的玻璃,也开始崩裂,“我失去了她。”

这是第二次。

第二次失去她了。

罗然看到兄弟为情所困,感同身受的很,只好试着去宽慰:“你出于对她的尊重,是她要忘记……也出于对你们的未来着想,你选择对她隐瞒过去,不是你的错,你太爱她了,你只想她好。”

齐琛勾唇,那一抹弧线却难有意义:“其实我带她回来的时候,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也挣扎过,但,我总不能把她一直藏在英国。”

现在这个情况,并不是始料未及的。

只是比想象中的还要棘手!

一道女声突兀从门口响起:“哥你错了,你要么就别忍不住出现打扰她的生活,要么就别让她爱上你,如果你出现了还跟她再一次相爱了,你是应该坦诚一切的!然后让她决定,要不要继续跟你在一起。”

漂亮高傲的白天鹅的样子,齐星走到他们跟前说出自己的看法。

她一出现,罗然的眼睛亮了。

“老婆说得对!!”

齐琛:“……”是谁刚才说不是他的错的?

“其实你就不应该出现人面前。”齐星不理她未婚夫继续说,“人家都情愿催眠自己,忘掉你,哥也该选择忘掉才是,巴巴跑到英国,让一切变得更加复杂。”

再次被爱坑了的女人,再次生不如死了。

“顾清澄是有怪罪你的资格的。”

“……嗯。”齐琛说,“我活该。”

“……”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