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钉子户在线阅读

大明钉子户

九祯

历史 / 两宋元明 · 204万字

6.8分 173人评分

1636年,大明崇祯九年。二十一世纪打工狗王越,被一脚踢到京城宛平县的山西灾民中间。
再有一个多月,十万敌军将再次入关劫掠京师。王越为了保护新时空的家人,为了这些灾民不受敌军的屠杀,毅然组织灾民在卢沟桥旁,今后的宛平城附近,用一个月时间修建了一座新城。
新材料、新设备、新世纪的物资源源不断抵达。
一座不同于大明任何城市的新城矗立在永定河畔。
王越从此成为大明最大的钉子户!敌军来了铩羽而归;李闯王带着他的百万大军来了,结果折戟沉沙;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崇祯誓要将家门口的钉子户铲除,一样徒劳无功。
欢迎加入大明钉子户书友群,群号码:670371657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难民

2017年,申城,华夏第一大都市,夜幕降临,灯光璀璨。忙碌了一天的王越,回到了位于高层小区的地下室出租屋。虽然只有八平米,却是他在这繁华都市的安乐窝。作为一个野鸡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这个精英遍地的地方,才知道找个工作有多难。还好自己考了个B类驾驶证,光荣地成为了一位货车司机,一干就是两年。以前觉得这是个轻松的工作,干了才知道有多苦逼,虽然工资还不错,挣的完全是血汗钱。

在公用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穿着拖鞋就出了门,来到小区门口经常光顾的这家大排档。今天刚发了工资,王越打算犒劳犒劳自己。一份红烧排骨,一份蒜台肉丝,一份凉拌黄瓜,一份扬州炒粉,这是这个月最丰盛的一顿。

九月的申城,还没有降温,大排档外面仍然摆了桌椅,叫了东西的王越就在外面坐下等着上菜。

每一个路过的美女,王越都会多看几眼,平时工作开车可没这么多悠闲的机会,安全第一啊。

短裙短裤性感妩媚,看得王越不禁怦然心动。于是琢磨着,今天晚上该用自己的那台组装电脑看哪部岛国动作片?是波多呢?还是吉尺呢?还是大桥呢?还是麻生?最后想了想,自己那些片子还是有点过时了。工作太忙了,有一年多没下载新片了,现在是新人辈出呀!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时代了。

算了,还是弄点酒喝喝,蒙头睡吧,别想那么多,娱乐活动过多对身体不好。

就着丰盛的小菜,一瓶红星二锅头一不小心就喝了一半。虽然晚上不出车,也喝的有点过了。王越和老板结了账,提溜着半瓶二锅头就往回晃荡。

借着酒劲,打开电脑玩了会CF,就觉得这眼皮子越来越重。随手关了电脑,王越就扑到了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正睡的迷迷糊糊,突然“啪”的一声,王越只觉得自己被一脚踢下了床,然后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你们别打,你们别打我的儿子!”

接着自己又挨了几脚,可真疼呀!他NN的,谁在打我,莫非知道我今天发薪水,家里来了强盗?

“小畜生!老爷大发善心,看你们可怜,施粥给你们这些叫花子,你们就是这样报答的?打碎了碗,你们能赔的起吗?你看看你们那个穷酸样!”一个破锣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着却是很浓重的京城方言。

”老爷们行行好,我儿不懂事,我给你们赔礼了。”还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王越听出来了,这女人说的是山西原平口音,因为他老家是并州的,相隔不远。

但是她说的儿子又是谁呀?王越艰难的睁开双眼,依稀看见对面站着一个穿着古装的中年人,正用嫌恶的眼神怒视着他,身边还站着几个家丁打扮的年轻人,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是一座青砖砌就的高大宅院。神马情况?我不是在家睡觉吗?扭头四周看看,再抬头看看天。这是白天,而且还在野外,周围有很多穿古装的难民。一个破衣烂衫补丁摞着补丁的中年女人,正抱着自己躺在地上。电脑呢?床呢?高楼大厦呢?王越懵逼了。

“娘,二子!”这时又跑过来一个年轻人,一边喊着,一边拉起中年女人,接着把王越也扶了起来。

年轻人看到弟弟的惨样,不禁怒目圆睁的对着这帮恶人道:“你们怎么能打人呢?”

“呀呵!还来了个扎刺儿的!活的不耐烦了吧?”那中年男恶狠狠的道。

“老大,别犯浑!”中年女人急忙拉住大儿子,又对那中年男道:“请原谅我儿不懂事,行行好给点粥吧。”

“哼,快滚吧!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们。打碎了碗,还想喝粥?”古装中年男道。

中年女人一边作揖一边道:“我们好些天没吃饭了,求你们开开恩,原谅他这一次吧!”

“赶走,赶走!”中年男厌恶的挥挥手,犹如赶着苍蝇。

周围的家丁们一拥而上,把三人推的东倒西歪。中年女人哭喊着:“老爷们行行好啊,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王越只觉的身上很疼,头也有些晕,被家丁们推得踉跄着后退。

“张世荣,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时走过来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身后还带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随着这少女声音,家丁们停止了动作。王越也看清了这女子的样貌,真是声音清脆,容颜清秀靓丽,肌若凝脂,身姿轻盈,一身翠绿色的丝裙随风摆动。

“二小姐。”张世荣朝这女子微微躬了躬身子:“我们奉老爷之命前来施粥,那是这些外乡人的造化。没成想,这些要饭的不守规矩,却打碎了碗。所以我正在教训他们呢!”

看了看脚下的碎碗,二小姐蹙着眉头道:“算了吧,一个碗而已,我刚才也看见你们把人家打了。看在他们可怜,还是给他们粥喝吧!这些人也不容易,你也别辜负了我爹的初衷!”

“哎,今天也就二小姐在这儿了,否则就是他们饿死了,我也不给他们粥喝。”张世荣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张全,放了他们吧。”

“谢谢老爷们,谢谢二小姐!”中年女人向两人躬了躬身子,颤抖的用双手捧着碗来到大锅旁,一个家丁用大汤勺给她打了一碗稀粥。

“二子走,我们去那边喝粥去。”中年女人拉着正胡思乱想的王越就走。

这尼玛是什么地方呀?看着就像影视基地。一大片古建筑群外,穿着古装的难民,正排着队在一口口大锅旁等着施粥。自己刚被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带着一帮狗腿子家丁给打了。这可是真打呀,挨揍的地方太疼了,一模嘴角,靠!还有血。

咦,自己的手怎么这么脏?王越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没穿鞋。打量一下自己的衣服,也是和周围的难民一样破衣烂衫补丁摞补丁。一摸头,竟然打着发髻,使劲拽了拽,是真家伙。

完了,真完了!这肯定是穿越了。不对,这是重生,自己以前可是短发的呀。这重生的也太惨了点吧?直接就当了难民了。

这是什么时间?什么朝代?看这些人的打扮没辫子,应该是汉人统治的王朝了。

王越跟着中年女人和那个年轻人,走到一颗树下席地而坐。

“二子,来喝粥。”中年女人面带着微笑将碗端到王越面前。二子?这么说来,自己在家排行老二。这个女人就是自己这世的母亲了?看年岁也不大,三十五岁左右的样子。虽然风霜露宿,满面灰尘,头发凌乱,却依稀可见曾经也是位美人。

见自己的儿子看着她发呆,中年女人抬起自己的袖口,轻轻的擦拭着王越的嘴角,柔声道:“二子,你是我们家唯一的读书人,这几个月来苦了你了,乘热喝吧。”

我还是读书人?在古代读书人还是很值钱的呀,可现在也太惨了吧。王越端起粥碗一看,这哪里是粥呀?米汤都比这个稠,就是比水多了几粒米。看着这粥,还真感觉到饿了,是非常饿。王越一口气就将一碗粥喝下肚,咂吧咂吧嘴,还是感觉饿。

“秀芳,你家妮子身子很热,这风寒愈加重了呀。”一位大妈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靠过来,对王越的母亲说。

秀芳接过小女孩,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接着就哭了出来:“妮子呀,你可别吓你娘呀!呜呜…。”

这是我的妹妹?看上去小脸红扑扑的,闭着双眼,睫毛细长。也许是她娘的哭声太大,把她惊醒了。小鼻子抽动了两下,仍然闭着眼睛,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说道:“娘,我难受。”

“哎,哎。妮子乖,娘在这儿呢。”秀芳止住哭声,轻声的安慰着,眼泪却流的更多了。

这样的条件下,饭都吃不饱,更别说治病了。虽然自己刚来这个世界,可是看着妹妹那可怜的小脸,王越的心里也是一阵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娘,妮子她…。”身边那年轻人拧着眉头,欲言又止。看来这是哥哥了,十七八岁年纪,身材很高,眉目清秀,在这样的条件下身材依然壮实。

“卓儿,去把为娘剩下的那点粥拿来,给你妹妹喂一点。”秀芳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吩咐道。

哥哥应了一声,很快拿了半碗粥过来,递给母亲。

看着母亲一点一点的喂着妹妹,王越也在琢磨着怎么才能打听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于是伸手拉了拉身边的哥哥,见哥哥回过头,王越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就往旁边挪去。

“二子,为何要来此地?”哥哥跟过来问道。

“哥,我刚才被他们打了之后,这脑子总是迷迷糊糊的,好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是哪年哪月?这里是何地?我们又从何处来?”王越看了看周围没人,学着用原平话轻声的问道。

“二子,你,你怎么了?”哥哥吃惊的上来就要查看王越的伤势,心里想着弟弟是不是被打傻了。

王越推开他的手,露出笑容,故作轻松的说:“哥,我没事。就是有些事想不起来头有点晕,你和我说说,可能就会好了。”

“当真?”哥哥依然不敢相信王越没事。

“当真,你快说吧。”

ps:新书幼苗,需要大家的呵护啊。大家收藏的同时不妨投一投手中的推荐票票,推荐票是每天刷新的,不投的话也是过期的。看在阿九这么努力写书的份上,大家不妨投一投推荐票,给阿九些支持。新书期间新书榜的作用有多大,不用阿九说了吧?还望各位投一投推荐票助阿九冲榜啊。新书期间不能爆更,老九一直在努力存稿,上架之后一定会爆更回报诸位的支持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