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狐太后之哀家有喜了在线阅读

萌狐太后之哀家有喜了

昕晨烟儿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66.1万字

散打女王穿越成痴傻太后?没关系,本女王有法宝在身,还有皇帝儿子宠,王爷儿子护,恋爱怎么了?本太后乐意。啊,太后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小狐狸,你给本王站住,你是本王的。““你说站就站啊,本狐狸偏要走。”“小狐狸,本王要定你。”
“朕的狐狸,谁敢要!”MG!什么情况?“皇上,它是本王的狐狸。”“是这样吗?小狐狸。”小狐狸瞬间被俘虏,却转身飞也似的逃离。

版权:小说阅读网

目录

第1章 涅槃苏醒

京基城郊乱葬岗,乌鸦“哇-哇-”叫个不停,像是在宣告着凄凉和死亡。

一名衣衫褴褛的女子斜斜的躺在无数身体之上,尽管脸上布满干涸的血污,可依然可以看出女子的绝世的容颜。

单薄的身侧,墨发静垂身侧,长及腰,占了血污的几缕墨色贴在耳边,略有妩媚。清黛修眉,樱唇淡薄,微微勾起,像是做了什么好梦。

“我出去一趟,你就不见了,原来跑到这来了。”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啊!”

“淘气,竟然忘了我,好吧,那来世就让你好好记住我,可好?”男子轻笑着……

那笑容太过迷人,让睡梦中的人也不经意地勾起了嘴角。

“灵魂归位,涅槃重生;九尾灵狐,二世情劫。”

女子突然皱起眉头,似乎有些挣扎……

玉曼婷头昏脑涨,梦里的男子容颜模糊,声音也不甚真切。可这个梦境却总是会不时的出现。还有那两句话,她实在不甚明白。

玉曼婷睁开眼却觉得眼皮沉重,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捂着,以至于眼前一片漆黑。

用力坐起身,不曾留意手下的黏污。伸手拉开眼前的黑布,有些不适应地再次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儿,方睁开双眼,顿时一双黑珍珠般透亮的眼眸,在她妩媚的丹凤眼中滴溜溜转动起来。

借着夕阳的余晖,一眼望去凄凉不堪,到处都是枯树烂叶,焦黑的树干,扭曲的树枝,无一例外地指着灰蒙蒙的天空。

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腐臭味,朽木味,还有一些,血腥味?头顶时不时飞过几只乌鸦,发出粗劣嘶哑的声音,让玉曼婷感到厌烦。

伸手扶着地面,打算借力站起身,可入手是软硬适宜的僵硬,又触手冰凉的,骨肉?低头看去……

“啊……”

玉曼婷惊恐地跳起来,左一看,右一看,脚边全是睁眼的,流血的,惊恐的尸体,玉曼婷全身发抖,脚下发软,实在不知该把双脚放在何处,匆忙跑开,又停下。

不知为何,又转身,双手合十,低头闭眼,轻声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转身,逃也似的飞奔离开这一团死气的地方。

半年前,她从二十一世纪来到这里,成为了轩辕王朝的痴傻太后。

太后外出祈福却被人换成丫头模样,如今又身处这毛骨悚然的乱葬岗上……

只因为她与皇帝有了肌肤之亲?

那是谁做的这一切?

天色渐渐暗沉,玉曼婷一边下山,一边望着灯火通明的方向,一路披荆斩麻,终于在月色出现前下了山。

可是山下没有了指引她的灯火,唯有三个岔路口,一条路口写着玢州,一条路口写着冥州,另一条路口却是空石碑。

很显然,玉曼婷迷路了。

来个这个王朝,她还是第一次外出祈福,哪里知道京基的位置,更何况这样一个架空的大6。

“驾—”

玉曼婷兴奋的上前,想要询问皇城怎么走,可是马车上的人只是瞥了她一眼,便驾着马车从她面前,呼啸而过,飞快的往空石碑的方向而去。

玉曼婷想也没想跟着马车的方向走去,身上的衣裙早已破烂不堪,泥土味,腐臭味不断充斥着她的鼻腔,可是她有什么办法?

终于,她看到了城门,“京基”两个字在玉曼婷眼中显得那么的亲切又遥远。

她要回去吗?告诉城门守将,她是太后?谁会相信,别逗了。

这一身乞丐服,浑身死气。

城门口,一群男男女女围在城墙边议论着什么,仔细听去……

“皇上张榜昭告天下,太后娘娘外出祈福,身染恶疾,需在城外盛福宫修养,无干人等不得打扰。若有人肆意打扰太后静养者,杀无赦。”

“太后身染恶疾,怎么还要张榜昭告啊。”

“不知道了吧?太后娘娘祈福途中出逃了。”

“太后出逃?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听说太后公然色诱当今皇上。”

“不是吧,这可是乱伦啊?”

“可不是,听说太后啊,是无法面对众嫔妃,所以才借着祈福偷偷逃走了。估计是想换个身份再色诱皇上呢。”

玉曼婷听着笑了,前后真矛盾,既然敢色诱又怎么会怕面对众嫔妃,更不会出逃再换身份。

看来,皇宫是回不去了,就算回去也是换个身份继续色诱皇帝,不是吗?

半年前,她跳河自尽,不想灵魂穿越竟然来到了这架空的轩辕王朝,涅槃重生成太后,奈何太后竟是痴儿,且十六岁新皇正在被自己的皇兄逼宫,她身为太后,管还是不管?

半月前,她穿成宫女的模样转悠,不想在御花园被皇帝吃干抹净,迫使她不得不仓皇逃回安福宫。

十日前,

“太后娘娘,如今宫中流言四起,还望太后出面解释。”

“什么流言需要哀家解释。”

“太后娘娘色诱陛下,这可是禁忌啊,难道太后娘娘对陛下果有私心,那可是您的小辈,您就算再寂寞也不能惦记陛下。”

“好了,你们退下吧,哀家可没空听你们胡言乱语。”

“太后娘娘,您可是长辈,要为我们做出表率才是啊!”

“……”

三日前,贵妃特邀她一起外出祈福,吃斋一日,打坐一日,今日她却到了乱葬岗。

今时今日,她又该如何?

一个来自异世的灵魂,在这片架空的大地上,她何去何从?

“天大地大,何处容身?想我曾经的散打女王,如今的当朝太后,竟被人算计如此。”

玉曼婷再一次回到了三岔口,她看着冥州的方向,久久不能平静。也许那个冥州的冥,同冥府的冥是同一个字吧。

已经死过一次了,不是吗?

失落的往前走,如果说以前走过的路坎坷不平,那么未来的路,同样布满了荆棘。

玉曼婷握紧双手,突然右手手心传来隐隐的灼热,摊开右手心,低头看去,一片粉色印记若隐若现。

“是了,她还有法宝,不是吗?”玉曼婷心中冷笑。

转身看着京基的方向,轻声道:“贵妃,无论是何原因,我玉曼婷定会回来找你问个清楚。”

再转身,玉曼婷一脸的坚定……

柳絮儿跌入冰冷的河水,大脑似乎瞬间清醒。

耳边突然传来两句奇怪的话,“灵魂归位,涅槃重生;九尾天狐,二世情缘。”

柳絮儿惊得,猛的睁开双眼,想要坐起来,却觉得手脚被什么东西紧紧的绑着一般。

幽暗的灯火晃晃悠悠,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低声的啜泣声。

突然眼前一条白色的布条闪过,柳絮儿“啊”的一声惊呼,却未曾发出声音,好像喉间有什么东西,皱着眉头用力咽了咽口水,“啊……”骨碌碌一颗圆圆的东西从喉间缓缓滑入胃中。

柳絮儿很是郁闷的皱着眉头,猛地一用力抬手,却不想“嘭”地一声撞在硬木上,柳絮儿刚发出“嘶”的声音,瞬间,周围便响起恐惧的尖叫声,凌乱的脚步声。

“诈,诈尸了,快跑啊。”

不知又是谁突然喊道:“太后娘娘定是怨气冲天,这才诈尸,快,快去请法师来做法。”

“不,不是的,求您别乱说……”一女声战战兢兢,却又很笃定,“太后娘娘一定不会诈尸。”

她柳絮儿不是跳江了吗,怎么还能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难道是地府?地府也会诈尸?

就在柳絮儿胡思乱想之际,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

柳絮儿撇撇嘴,想着大约自己是在做梦吧,哦,不对,跳江应该已经死了吧,怎么还会做梦?

柳絮儿疑惑,凌乱,大脑有些不够用,她觉得或许站起来,大脑才能好好思考,于是双手用力支撑着上半身坐起来,顿时便感觉全身都是沉重酸涩的,而且手上还被长长的衣袖包裹着。

本想站起来,离开这个漆黑坚硬的木板,可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实在动弹不得。谁曾想耳边,再一次冒出恐惧的抽泣声。

柳絮儿这才定眼向前一看,在晃晃悠悠的烛光中,一盘着简单发髻的女子悲泣着跪在地上,抽抽搭搭,肩膀一抖一抖的,却像是在努力控制不发出声响。

柳絮儿皱着眉头想,“地府的女子干嘛跪在地上,是在跪我吗?”柳絮儿想着来回的看看,这里除了蜡烛,白布条,还有,“额……”柳絮儿惊恐的看着手下的硬木,牙齿打颤,“棺,棺材?”

柳絮儿重重的呼吸了一会儿,才定下心神,低头看着自己一身华丽的衣裙,脖子还上挂着三长串的珠子,腿脚周围放着各种首饰玛瑙珍珠,“难怪会觉得身体沉重,腿脚动弹不得呢。”柳絮儿想着,有些无奈。

转瞬,她便忘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事情。

左右看看,双手放在棺沿上,缓缓触摸着棺沿,很快鼻息中便充实着一阵树木的清香,可惜她不知道是什么树木。看来是个不错的灵堂,棺木似乎也很好哎,又光滑又细腻,莫非是盛传的楠木?再瞧瞧这手感……

“手感?我有感觉?那,是不是代表我还活着?”柳絮儿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有知觉,其实开始身体沉重的感觉不也是知觉吗?

柳絮儿抬头,才发现整个房间到处都挂着白色的布条,门外的风突然飘了进来,冷飕飕的,柳絮儿顿时觉得有些诡异,忙缩了缩脖子。“还是赶快离开这个上好的棺材吧。”

柳絮儿有些期盼的抬眼,看着地上跪着的女子,看她明明很害怕的样子,可还是跪在那里不跑?

柳絮儿本想伸手去招呼地上的女子,可是一伸手就是衣袖,虽然料子很好很光滑,可是手放在里面真是怪怪的。她只好一边努力的扯着衣袖,一边发声去招呼那未知名的女子,“哎,那谁?你过来一下。”

可是地上的人不动弹也不说话,柳絮儿着急地喊起来,“喂,地上跪的,说你呢,过来一下呀!”

不想,地上的女子突然惊恐的低声喊道:“啊……太后娘娘,太后,太后娘娘,别吓奴婢啊,奴婢胆小,您就安心的去吧,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皇上的……”她说着还颤抖着不断地磕着头,嘴里絮絮叨叨的。

柳絮儿实在听不下去,一时有些烦躁的看看地上跪着的人,抬起手刚想拍拍脑袋,却见手还在长长的袖子里,不由地怒吼道:“别说了,你快过来帮我啊。”

地上的女子全身都开始颤抖,本要说出的话噎在喉间,心跳的极快,好像就要跳到嗓子眼了,可是又不敢动,更不敢抬头,生怕看到不该看的,或者发生什么别的事情。

大约过了好久,柳絮儿终于耐着性子,缓和了心绪,也算是大概明白了自己的情况,就是曾经的她已经身死了,至于现在所占据的身体是太后的,至于是哪个朝代,她就不清楚了,只是这具身体要比自己的身体矮上一节。

“你叫什么名字?”柳絮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和,有人气。

“太后娘娘,您不记得了吗?奴婢小草。”地上的女子依然没有抬头,不过似乎缓和了心绪,已经能平静的回答问题了。

柳絮儿对太后娘娘这个称谓有些烦躁,不过很快还是很平静的说道:“嗯,小草是吧,你且扶我出来,这地方晦气。”柳絮儿说着很是嫌弃的看了眼所在的棺木,全忘记了刚刚是谁还在思索这上好的棺木。

小草忙激动的站起身来,上前扶着柳絮儿慢慢跳出棺木。

柳絮儿出了棺木,好不容易站立稳当,本想着大脑能轻松一些,不想脑袋还是沉沉的,便拉扯着衣袖,伸手摸了摸,头上除了厚重的发髻,还佩戴的各种沉重的金银玉器。

“小草,给我把头上的发饰都拿下来,太沉了。”

“是。”小草福了福。

柳絮儿本想弯下腰,可是一扭头发现小草直起腰来是比她要高一些的,踮起脚尖就能完全可以够到,她只好撇撇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小草将头上的一应物件全部卸下。

很快,柳絮儿便觉得大脑都清晰了许多,扭头却见小草一脸不可置信的打量着自己,不免笑着摇摇头道:“小草,我活着,没死,不信你摸摸心口,还热乎着呢。”

柳絮儿说着将手臂上的手往心口推,那小草忙收回手,敛衽行礼道:“太后,小草知道,也相信您活着,不然怎么能感觉头顶沉重呢,而且您本就不该躺在棺材里。”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