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权以谋在线阅读

以权以谋

萧师兄

历史 / 架空历史 · 66.1万字

9.9分 692人评分

《天劫武圣》正在连载,请大家多多关注
一味的暴力已不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比暴力更有效解决问题的,是权力,是势力,是阴谋,是阳谋。
正所谓:阴谋者,诡也;阳谋者,势也;掌权者,王道也;控势者,霸道也。
且看一个山村少年凌云,如何一步步成长,用谋略,靠权势,涉江湖,战沙场,入朝廷,最后创立凌云阁,收罗天下高手和智者,成为连皇帝都要忌惮三分的一股势力。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闯入者

金朝,一个由皇甫家统治的朝代,金朝的前四任皇帝个个雄才大略,励精图治,把金朝发展成一个国力强盛到令所有邻国都俯首称臣的国家,国泰民安,百业兴旺,人人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但第五任新皇,皇甫瑞登基后,并没有继承前四任皇帝的优良传统,开始贪图享乐,每日纵情歌舞,少有朝政,建造“天香殿”,搜罗天下美女和各类奇珍异宝。

且为人刚愎自用,听不了一句劝谏之言,大臣们若是稍有言辞激烈者,便以犯上罪论处,轻则降级挨板子,重则菜市口斩首,且设立“六合门”,意为:天下之门,是专门替皇帝收集各类情报,监视重要人物的行动、监听他们的对话,且必要时进行暗杀的一个机构。

一时间朝中人人自危,即便是偶尔上朝,在路上相互之间也不敢随意打招呼,唯恐一个不小心,脑袋就和身体分了家,政局渐现混乱,民怨渐起。当初那些称臣的邻国也暗起异心,不过好在有前四任皇帝打下的坚实基础,让邻国虽有窥视之心,但不敢真来进犯。

而在金朝的东部地区,一个叫“雁鸣村”的小山村里,尽管挨着当时较为繁华的梅林镇,或许是山高皇帝远,村民们男耕女织,似乎并没有受到当时政局情况的影响。

此时正值谷雨时节,村口的稻田里一眼望去尽是碧绿,三五个孩童正在田边嬉戏打闹,快到正午了,家家户户的房顶上也渐渐的升起了炊烟。

“云儿,回家吃饭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循声望去,一个身材高大,浓眉大眼,国字脸的男人出现在这群玩耍的孩子旁边。

这中年男人叫凌禹,年少时跟着梅林镇的一个武举人也学过一些武艺,本想着学成后也考个武举人或武状元的光耀门楣。

但学武也要交学费,而且习武后身体长的快,营养也要跟上,这样一来对于一个小山村的村户来说,花销实在太大,到后来家里实在供不起,只好放弃,即便如此,凭凌禹的功夫,等闲的三五个大汉那也是近不了身的。

但总要学个手艺,日后好混饭吃,后来又托人找到了镇上一个叫萧逸的账房先生学算账。

奇怪的是萧逸这个账房先生竟然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也不属于衙门,但是镇上的衙门也好,家族也好,还是钱庄、商贾也好,凡有需要做账的都会去找他,而他就收取一下相关费用。

原来这个萧逸的算账本事算是镇上一绝,算的不仅快,还从没有错过,这样一来找他算账的人越来越多,所以这一年的收入下来也是不愁吃穿,闲暇的时候也想过收个徒弟,日后好帮自己打理。

可苦于没有合适人选,正好凌禹来了,经过一些测试,发现凌禹比之前介绍来的那些孩子都要灵气一些,便收下了。

每日先教认字,再教算术,再教算盘,好在凌禹天资聪颖,常人要半年才能勉强掌握的知识点,他只需两个月就能学会,四个月就滚瓜烂熟,学不满三年就可帮着萧逸一起处理账务。

并且条理清晰,从没出过差错,萧逸也有心培养他,有时会让他单独处理一些账务,慢慢的,几年下来后,凌禹的名头隐隐竟有盖过萧逸的样子。

而萧逸这个账房先生的妻子据说是生产的时候力竭而亡了。留下个女儿叫萧玉儿,人如其名,长的如花似玉。

当时年方二八,来说媒的络绎不绝,家里门口的横木都快让说媒的给踩烂了。可这萧玉儿却一个也看不上,原来萧玉儿的芳心早已暗许给了凌禹。

也难怪,凌禹年青时也是相貌堂堂,加之习过武,气质更是出众,看上去英武不凡,且聪敏好学,做事有条不紊,哪个妙龄女子不喜欢?

而凌禹对萧玉儿也是颇有好感,觉得她举止大方,行为端庄,况且凌禹经常出入萧玉儿家,一来二去,两人都觉得对方是自己的不二人选。

而这一切,萧逸早都看在了眼里,对于自己这个徒弟凌禹也是再熟悉不过,相貌、能力、品性都不错,女儿跟了他以后也不会受委屈,所以当凌禹提亲时,也就欣然的答应了。

只是凌禹在镇上没有房子,所以两人婚后就回到小山村里去居住,好在村子离镇上也不远,快走的话半天也就到了。

所以凌禹一般都吃过午饭后去镇上,忙完账务后就回来,从婚后到现在,十年如一日,算来凌禹今年也快三十五了。

凌禹的话音刚落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好的,父亲!”田边玩耍的那一群孩子中有一个男孩转身应道。

这个男孩叫凌云,是凌禹和萧玉儿唯一的儿子,长的眉清目秀,两颗眼珠子像黑宝石一般,炯炯有神。

凌云打小就聪慧不凡,三岁就能帮着他父亲处理一些简单的账务,四岁时已能识得所有常用文字,五岁时凌禹开始教他一些基本拳脚,也是上手极快,如今长到八岁,脑袋灵光,鬼点子多,又能打,俨然是小村庄里的孩子王。

这些年来,萧逸也是常来看这个宝贝外孙,有时还教他一些诗词文章,凌云竟能做到过目不忘,萧逸对这个外孙是打心眼儿里的喜欢。

凌云听说可以吃饭了,就跟在凌禹后面回家了,还没到家门口,一阵肉香扑鼻而来。

“是鸡肉的香味!”凌云开心的喊起来。

“是啊,今天早上找村口的李婶买的鸡,特意让你娘亲给你做的,等吃过午饭,随为父去后山一趟,为父再教你些别的功夫。”凌禹慈爱的摸着儿子的头说道。

这些年来,凌云都是在村子的后山山顶上学习功夫,所谓法不传六耳,后山因为只有一条上山的路,但山道崎岖不好走,是极少有人会去的地方。

只有山里的猎户偶尔会上去,但基本也不会去山顶,因为山顶并没有适合野物藏身的地方,全是光秃秃的平地和一些快枯死的树,所以在后山学既不用担心有人偷看,地方还宽敞容易施展开。

“好啊!”说完凌云一溜烟的冲进屋里去了,“母亲!我回来了!”

“回来了,快去洗洗手,可以吃饭了。”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

眼前这个说话的美妇正是凌禹的结发妻子,凌云的生母萧玉儿,十年的光阴似乎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令她更加成熟动人。

“好的,母亲!”凌云欢快的应道。

午饭后,凌云就随着凌禹上山了,这次也不例外,父子两向着山顶而去,山顶有块很大的平地,那里是凌禹经常教凌云习武练功的地方。

不到半个时辰,父子俩就已来到山顶,正当凌云准备朝那块空地跑去时,凌禹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凌云刚想发问,凌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凌云疑惑的顺着父亲的目光望去,这一看差点叫出声来,被凌禹一下捂住了嘴,原来在那空地上,竟然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而刚刚上山时,一路走来并没有看到地上有血迹,那这个人就是从后山的另一面上来。

而后山的另一面只有一条十分狭窄的小路,且杂草丛生,非常难走,自从有几个村民从那里失足摔下山后,就再也没人走这条路,不是这个村的人也根本就不知道这条路,那这人是怎么知道的?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又是怎么上来的?

凌禹让凌云站在原地不要动,自己过去查看,走进后半蹲下去,伸手刚要探这人的鼻息。

不想这人突然睁开双眼,一手抓住凌禹伸过去的手,另一只手掏出明晃晃的匕首,对着凌禹的心口直插过来,好在他失血较多,手上已没有太大力气,被凌禹一把抓住手腕,匕首只差不到一寸就要刺到凌禹。

那人见凌禹却并不还手,便虚弱的问道:“你是何人?可是有人派你来加害于我?”

凌禹也是心有余悸,道:“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村夫,并没有人让我加害你。”

这时凌云也跑过来了,刚刚的一切他全看见了,一边问:“父亲,你没受伤吧?”一边夺过那人手中的匕首。

也是那伤者气力全无,否则就算凌云天资再聪敏,功夫上手再快,可终究还是个八岁的孩子,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抢过匕首去。

直到凌云夺走匕首,那伤者这才发现,自己和凌禹还互相抓着手呢,便放开了自己的手。

其实刚刚这一刺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凌禹见状也松开了手,凌禹刚想开口询问伤势,那人却先开口了:“劳烦大哥帮忙找一下我怀中那一瓶羊脂玉瓶,里面有一粒药,可保我性命无虞。”

见凌禹有些犹豫,那人接着说:“先前以为大哥是那帮人,多有冒昧,还请见谅,如今我全身无力,丝毫动弹不得,大哥请放心找。”

凌禹听完和凌云对视一眼,便将手探进那人怀中,只一下便找到一个瓶子,拿出来给那人看,那人微微一点头,说:“还得劳烦大哥再把药喂给在下,在下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了。”

凌禹扶着他的头,把药塞进他嘴里,这才开始打量眼前这人。

此人年龄大约二十六七,身材颀长,着淡紫色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白色祥云宽边锦带,腰带上挂着一个金牌,金牌正面上有一个“陈”字,光看这身打扮就知此人来头不小啊。

那人服完药后开口问道:“多谢大哥,不知这附近可有能容在下休息的地方?”

凌禹想着这人来路不明,况且他浑身是血,太过扎眼,还是不带回村里去的好。

“有,我这就扶你去。”原来离这空地不远的一个拐角处,正好有个山洞,那还是凌云发现的。

凌禹就把它收拾出来,铺上稻草,常备着干净的水和一些干粮,避免有时候在山上带着凌云练功遇到天气不好的时候无处藏身,并安了扇小木门,阻挡一些乱闯而来的动物进入。

扶着那伤者来到这山洞,给他喝了些水,吃了点干粮,休息了片刻,那人的脸色看上去就不那么苍白了。

凌禹还找了些治伤的草药,让凌云帮忙捣碎了准备敷在那人伤口上,敷药需要除去身上的衣物,一脱衣服可是把凌禹凌云这对父子俩吓了一跳。

这人身上所有伤口加起来,竟有二三十条之多,深浅不一,看来是受多人围攻所致,但没有一道是伤中要害的,也没有一道伤及筋骨,看来眼前这人身法也是极好,但不知如何逃到了这里,也亏得遇上自己,不然就得死在那空地上了。

可这么多的伤口,流了这么多血,原本还奄奄一息,但只吃了一颗药丸,喝了些水,吃了些干粮,休息了一下,气色就恢复了些许。

凌禹可不会以为这是他那干粮的功劳,很明显是那颗药丸的作用,这是颗什么样的药丸啊,又是什么样的人物才配拥有这样的药丸,看着眼前这陌生人,凌禹心中不免开始忌惮,救他是对是错?

………………………………

求推荐票,求收藏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