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撩人:娇妻不下嫁在线阅读
会员

宠婚撩人:娇妻不下嫁

顾挽歌

现代言情 / 娱乐明星 · 51.1万字

8.0分 81人评分

【新文:重生甜妻:总裁,请矜持!】她遇到的他是一个结婚三年不回家的人。他们的感情就像隔着一个太平洋,林阑月受够了,递上一纸离婚协议书,将他甩了。
”喂,你干什么,你回家睡你床上。”她无奈又气愤地说道。
“再吵,我就吻你。”
“你混蛋。”
“唔唔唔……”某人被强吻了。
情节一
她望着他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南凝,温柔之至。
不料她已经忘了曾经爱到骨子里的人,却一笑而过。
他狠心的把她推到在满是玻璃渣子的地面上。当他破落,蹲在无人的街口,暗黄的灯光,拉长他的影子,他怪自己,瞎了眼,引狼入室。当他望着远处走来纤细的身影……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们的相遇就像是一场场灾难所构成,但是还好,我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林阑月

“来来来,再玩一局吗?”林浅落笑着打开桌面上的色子,眉头一皱,又是最小的。

不甘心的看了看旁边正在发呆的人,今天这又是第几次了,每次都是心不在焉,失魂落魄的。

“哎,这次算月月的。”

林浅落用肩膀推了推面前的人,有着一副撒娇的意味:“月月,这局我输了你来。”

林阑月好看的眉间皱了皱,那样子像是在说,为什么又是我。

“月月,帮我一次就帮我一次吗?”林浅落撒娇的意味越来越浓重,林阑月有些不好推辞,直接顺着她的意。

底下一片喧哗,林浅落带来的好友们,看有人顶替了林浅落,更高兴并且整齐喊出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林阑月觉得他们玩真心话自己绝对会吃亏,只能选择大冒险了。

对于这个选择底下又是一片喧哗。

“你去亲一个男人,要用嘴对嘴的形式。”

林阑月内心显然是不乐意接受,她还是一个乖乖女呢,虽说她家那位三年结婚来,在别墅没有呆过整一个晚。

她骨子里还是很纯洁的呀。

林浅落看看林阑月眼眸里的犹豫,她觉得当其不断,不让他看清现实很是麻烦。

她拿出手机,打开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正是他现在的老公,楚泽深和一个女人挽着高贵的出席一场大型的活动。

女的穿的亮丽高高在上,不失优雅,男的彬彬有礼温暖的笑容像是沐浴的春风划过人的心上。

“你呀,别傻了,你爱他,他可不爱你,今天的真心话大冒险,你还是不敢玩吗?”

林阑月眼眸里是有气愤的,袖下紧紧捏着的拳不是假的。

她有犹豫了一会儿,但是眼神还是坚定的,她就这么冲了出去。

林阑月这辈子也没受过这种窝囊气呢,这楚泽深真是够残忍,够渣的。

“先生,你好。”林阑月出了房间随便抓了一个人,直接上去就问。

那样子像是一个奔赴战场的人。

“我可以吻你一下吗?”她看到了做工精细擦的铮亮的皮鞋,还有那穿着整齐笔直的西装衣和西装裤。

“楚夫人?”男人的眼睛直视着她,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林阑月听着声音有种熟悉的感觉,那更不能自己抬头往上看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找错人了。”林阑月心里有一千个悔恨。

怎么会是他?结婚三年,连新婚之夜都可以不在的人,竟然出现了在这里?

这种情况让她大吃一惊,自己无地自容。

林阑月似乎想走掉的样子,前脚还没有迈出去,手腕就一把被人拉住了。

林阑月不得不停下来看着眼前这位男人。

“吻我吗?今晚回去让你好好吻个够?”

楚泽深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只有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

林阑月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是他。

直至楚泽深走后,林阑月的脚步像注了铅一样,久久的站在原地还不能回神。

好一阵才回过神来,走到房间去。

“怎么样怎么样,你吻到了没,吻到了吗?”第一个跑过来问的是她的好友林浅落。

当然林浅落自然没有看到林阑月推开门走进来那一刻有一丁点的失神。

“吻到了,不过……”林阑月好像还有话想说下去,不过这时她犹豫了。

“没关系的,你家那位三年不归家,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只有你受得了,你是不是应该反击一下呢?”

林浅落这也是为林阑月打抱不平呢?

这楚泽深也太客气了吧,家里养的妻子他不要,偏偏去找外面的人,家花还是野花香。

“好了,不说了,我回家了。”林阑月终于厌倦了,不想陪她们玩了。

“啧啧,怎么才出来,一会儿你又要走啊。”

“……”

“好不容易约你出来,你一次你又要走,好吧,好吧,回去吧,回去吧,你家那位不回来你受的住吗?”

只有在真心朋友面前,你的懦弱还可以毫无坦白的露出来,真心待你的人会哈哈大笑再把你扶起来。

林浅落这一个人吧,对于她林阑月来说就是上述那种人。

这一群人的狂欢,今夜是无人能阻止的。

林阑月在别墅的大门口站着,今夜是出奇的出乎她的意料,原来黑暗的大别墅中,今夜竟有了一丝丝的光亮。

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来是谁在这栋别墅里。

今晚上在夜总会的那一句“回了家让你慢慢吻。”邪魅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林阑月走进别墅里,今夜的寒风似乎又刺骨了一些,直击心头呢?

“哟,这不是楚夫人吗?在外面似乎没浪够,舍得回来了吗?”邪魅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不是那句话,但是还是触动她的心。

三年来午夜梦魂中多少次想的不是他的身影,他的声音还有他的眸子。

林阑月不知怎么接下去的话。

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这声似乎引起了楚泽深眉心的种种的不悦,刚去过那种地方惹完男人回来就一句淡淡的嗯带过去了。

她当可以拿他当猴耍吗?还是头上那种绿帽已经长出草生根发芽了,不知死活的女人。

“真不知道你吻过几次别的男人,你真心很脏,很恶心。”

男人的话讽刺在耳边响起,林阑月这句话真心很讽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再说她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可以吗?不要这么拐弯抹角。”

“呵,是谁跟你这么硬气和我这么说话,你爸爸的公司倒闭,现在住院,你不觉得我可以动一下手脚吗?”楚泽深说这话的时候,眉心在跳动,那嗜血的模样像极了一个恶魔。

“你怎么可以这样?不可以对我爸爸做什么?”林阑月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底气和他说话,剩下的只是卑微的语气。

“什么不可以,你们林氏的债当初如果不是我,你还可以像现在这样安安心心的坐在这里,当我的楚夫人吗?”

楚泽深捏住了林阑月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因痛苦而变得扭曲的脸。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