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战幻术师在线阅读

近战幻术师

谈笑醉红尘85

奇幻 / 神秘幻想 · 90.7万字

6.6分 59人评分

神话时代降临,城破之日,唯一亲人被七罪屠杀,只留下回家二字,陈锋凭此二字,十年时间穿越沦陷区,成为一个复仇者,身世,仇人,在这大争之世,他要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与一路相伴的同伴谱写一本乱世英雄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神话时代降临

大陆历10121年,白昼刹那成黑夜,天空不见群星,金色的马车踏过天际,七色的虹光照耀大地,命运的轮盘宛若骄阳高悬在天幕。硝烟,暗香交织弥漫着,海洋在沸腾,数十米高的巨浪仿佛要吞噬大地,沉寂已久的火山开始不安的躁动。

波涛暗涌的冥河边,拄着无界神戟的雅典娜,锐利的目光穿透了层层大地,落在那异常的天空。秀美的双眉缓缓的皱了起来,一丝担忧悄然爬到了那张美轮美奂的脸庞之上。

乱世再度降临了吗?秩序又要开始重组了,这一次,将会是谁主浮沉?带着淡淡的不安,雅典娜视线重新回到脚底的这片冥界大地,曼珠沙华依然盛开着。人类与神的结合,终究,还是推动了命运的轮盘!神话时代再现,意味着惊天赌局再度拉开了序幕,三界中的一切生命,都在这场赌局之中。

一道金色的光芒骤然从雅典娜秀美的额头飞出,没入到命运轮盘之中,仿佛被抽空了一般的雅典娜,脚底一浮,差点没跪倒在地。倘若此刻有其他主宰在旁的话,肯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因为,雅典娜失去的,是作为三界第一战神的凭仗,无界神戟!

与此同时,带着各种本源力量的七色光芒,仿佛被某种神秘力量牵引似的,陆续回归到命运轮盘。完整世界的规则在一点点的削弱,已经为圣战消耗了过半力量的主宰们,脸上都不约而同的涌现起凝重的神色。

一直待在死亡宫殿的哈迪斯和身处死人国度的山德鲁,深邃的双眼里掠过复杂的情感,许久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乱世降临了!随即身影逐渐没入到无边的黑暗之中。

目睹了这异象的,还有苟延喘息的生活在大地上的人类。注视着这片被战火焚烧得千呛百孔的土地,久违的,来自灵魂深处的不安与恐惧,悄然无声的爬上了本已麻木的脸庞。常年的战争,已经让他们习惯了生离死别。进而懂得了,能一睁开眼,就看到清晨的阳光,那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可这只在古籍里才有记载的异象,又再度点燃了他们心底那已经快要熄灭的火苗,那火叫希望!绝望,或许并不是最折磨人的,相反,那些遥不可及的希望,也许才是真正的无助。

就在所有生命都因这异象而彷徨不安之际,一道道明亮的光芒从轮盘内再度飞出,异象开始逐渐消散。随着阳光再度挥洒在大地之上,那真切的,触手可及的温暖,从脚底升起,涌上心头。仿佛,那长达数个时辰之久的异象,从未曾出现过。

大陆历10124年,坐落在边境之上的白虎要塞,高达百米的城墙,如巨人一般耸立,拱卫着身后辽阔的土地。而距离城墙不远处的沙罗双树下,年仅七岁的少年,双手枕着头,仰望着在天空翱翔的飞鸟,眼里流出满满的羡慕。自由的飞翔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急促而尖锐的鸣笛声骤然响起,城墙上陆续升起的狼烟一点点吞噬了半边天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仓促起身的少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暗,浓郁的腥臭味扑鼻而来,头生双角,獠牙外突的庞然大物已经横在面前。

“恶魔,是恶魔!”

哑然失声的少年,只觉得一股寒意由脊梁爬起。虽然已经从长辈嘴里听过无数次,关于城墙外的恶魔描述,与他们的可怕,可当这种生物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的那一瞬,他的腿还是不听使唤的抖了起来。

反抗,必须要反抗!慌乱中,少年还是摸到了别在腰间的砍柴刀,颤颤的握在手中,指向了眼前超过三米高的恶魔。

凝视着那连刀刃都有缺口的砍柴刀,恶魔猩红的双眼里流出了深深的蔑视,阵阵低吼宛如来自地狱的追魂声,从还在滴着绿色唾液的嘴里发出,一点点蚕食少年的求生意志。

“不,谁来救救我!”

在短短的数秒对持后,少年终究还是崩溃了,破旧的砍柴刀被扔在了一旁,双手捂着头痛哭着。这一刻,他多盼望长辈嘴里的那些英雄们能出现,拯救自己。只是,身后的恶魔却没读懂这心声,硕大的拳头已经朝着他后脑勺砸去。

“嗖!”

尖锐的破空声响起,犹带着温度的液体洒落在少年的头上,顺着脸颊滑落到手边。紧接着,沉闷的重物落地声从身后传来。得,得救了?狠狠地掐了下自己手心,确认了这不是做梦后,少年欣喜若狂的抬起头。

“区区一个低阶长角恶魔,都能把你吓成这样,果然这外城里,全部都是些浪费帝国粮食的垃圾!”

傲慢的声音狠狠地刺痛了少年的内心,不甘,愤怒从稚气未脱的脸庞涌现。循声望去,一位扛着巨大双手剑,身披金色战甲的战士出现在视线中。而那一头褐色长发下的年轻脸庞,让他黯然的低下了头。

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吗!为什么,为什么相仿的年纪,他却这么强!望着自己犹在颤抖的双手,少年从未像这一刻那样,厌恶自己,憎恨自己!他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弱小。

“辉,前线已经快支撑不住了,赶紧去增援!”

依然握着银白色长弓的男人,失望的看了这边一眼后,怒斥着身边的少年。

“知道了,师傅!”

握着缰绳的手腕微微一抖,战马高高的举起前蹄,辉冷漠的双眼缓缓的挪向前方狼烟升起处,淡淡的丢下话,“害怕,就找个山洞,不,地洞!躲起来吧,帝国会保护你们这些累赘的,胆小鬼!”

带着嘲讽与不屑的话语,宛如利刃一般,在少年心口狠狠地插了一刀。骤然攥紧了拳头,想开口申辩些什么,却又无法说出声,只能望着辉渐行渐远的背影,和那马蹄边扬起的尘埃,无奈的低下了头。

“走吧,孩子,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温暖而布满老茧的手,悄然出现在少年那还在颤抖的肩膀,让本已经稍微平复的少年,再度激动起来。

“又要躲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只能躲,只能逃,爷爷,这是为什么!”

“因为,战胜不了恶魔!”

老人的声音,平静里带着一丝无奈,浑浊的双眼里,有的,只是苦涩与不甘。

本来还想咆哮的少年,望着爷爷那半弯的肩膀,斑白的须发,喉咙仿佛被石头堵住了似的,没能再说出什么。爷爷已经一把年纪了,本该颐养天年的时候,却还要为了生存而像老鼠一般到处躲避,这里面最该被指责的,是身为男人的自己。

三日后,内城的城门前,大批的难民被堵在了外面,哀求声,呻吟声,哭喊声高低起伏着。

“说了不准进就不准进,先锋军团还在前方浴血奋战,你们不为帝国做好后勤补给,却满脑子想着进内城避难,你们对得起帝国的粮食吗!”

站在城墙上的军官,怒声斥责着城下的百姓,语气里充满了厌恶与愤怒。在他眼里,这些不能扛枪上战场的难民,简直就是帝国的蛀虫,在蚕食有限的资源。而眼下为了保护这些废物,自己的兄弟,战友,正在前方与异族生死相搏。

“长官老爷,我们也想上战场呀,可我们扛不动枪了,求求你们,可怜一下我们这些老弱病残,放我们进去避难吧!”

已经老态龙钟的老人们,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哀求着。已经见识了恶魔的恐怖的他们,连身子都在哆嗦。

“四十岁以下的女人可以进城,男人不能!”

许久之后,军官终究是松口了。在这生存之战压迫下,女人的价值是可见的,为帝国繁衍有生力量。但是这些已经不能耕种也不能上阵杀敌的男人,就没有必要留下来浪费有限的资源了。

这命令一出,门前瞬间安静了,沉默了好一会后,女人们含着泪被推到了最前面。在极限生存压力面前,这些无助的百姓做出了一辈子最艰难的抉择,能活下几个是几个吧。同样的,知道为什么能进城的女人们,脸上挂着绝望的冷漠,她们不是被当作人而放进城的,而是当成繁衍工具放进去的。

目睹着这一切,少年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的心,刹那间又剧烈的跳了起来。就在他想开口呐喊的时候,肩膀陡然一沉,那熟悉的温度让他沉默了。

“去朱雀要塞吧!”

目光在身后硝烟四起的外城停留了好一会后,再看了一眼内城城墙上那一根根在阳关下泛着寒芒的箭矢,老人轻叹了一口气,做出了决定。与此同时,握着竹杖的手,却加重了几分力气,因为他们此刻去朱雀要塞的路,只剩一条了,那就是从城墙之外的沦陷区横穿而过。一想起被异族占领了多年的沦陷区,老人连呼吸都带着苦涩。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