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漫漫,傲娇总裁太难拒在线阅读

婚途漫漫,傲娇总裁太难拒

浅夏安歌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106万字

9.9分 12人评分

那年初夏,一场名动景城的世纪婚礼万人瞩目。
不仅因为主办方是低调的名门霍家,更是因为婚礼当天,本应牵手挽入教堂的一双璧人,纷纷缺席,众宾客望眼欲穿,却只有新娘被撞入海中的消息不断传来……
传闻,新娘当时已怀有龙凤胎六个月。
传闻,那日绵延几里的海岸均被染成鲜艳的血红色。
传闻,霍家动用所有人力下海捞寻,整整三月,却空手而归,毫无所获……
*
夏初晴从未想过此生还能够再遇霍瑾琛。当所有的年少暗恋都阴差阳错地血葬了那场没有结局的“花嫁”,便早已对爱情画下了终结的停止符。
霍瑾琛一直想要逃离掌控,摆脱一个无处不在又让自己渐渐心烦不已的女人。可是当自由已唾手可得,为何却又痛入骨髓,将自己画地为牢?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我霍瑾琛可不是做慈善的

“嘭!”

一声巨响。

闭目的天昏地暗中,身体被撞的生疼。

好不容易稳住平衡,夏晴初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蔓延着剧烈疼痛的额头,怔了怔,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懊恼自己方才劝说司机离开。果然……还是不行么?自己又成了马路杀手。这么多年过去了,每一天都有好好吃药。前些天工作什么的都没有出现问题,怎么现在一开车就出问题了呢?

前方被撞的是一辆沙滩金色的宾利欧陆,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从驾驶室中走了出来,拿着电话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夏晴初的方向。

只一眼,夏晴初本来悬着的心此时立即揪了起来,呼吸一窒,怎么会是他?

“咚咚”两声脆响,方才还在打电话的男子此时突然出现在了车窗前,身着一身铁灰色的西装,眉疏目朗。

夏晴初强硬地把心中的不安和悸动压下,做了几次深呼吸,正准备按下车窗,又不知突然想起了什么,顿了一下。随后手忙脚乱地从杂物盒中翻出墨镜胡乱戴上,这才施施然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点头说道:“真抱歉,我负全责。”

男子淡淡的目光扫了过去,不禁眉头一皱。眼前的女子,一身通黑,黑色的职业装,黑色的鞋子,黑色的长发规矩的绑着,黑色的墨镜虽然透不出情绪,但无疑散发着高冷的气息。虽然她打开车门走下了车,但是车门未关,目前一手扶着车门,一手放在车顶盖上,用车门将整个人和自己远远隔离开来。神情高冷,面色无波……

呵,如果不是紧扶车门绷得苍白的手及刚刚话语中不小心泄漏出来的颤抖……

真是可惜了。

夏晴初极力维持着表面的镇定,正准备开个支票然后立即钻回车里避一避的时候,对面那张同样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绽开了一抹狡黠的笑意:“这位小姐,不知情的人或许认为是我撞了您!”

夏晴初心下一跳,秀眉微蹙,自下车后目无焦距的双眼第一次落在对面男子的脸上,随后轻叹道:“您说笑了。”

十年过去了,岁月似乎对他格外宽容厚待,依旧俊美帅气如斯,棱角分明的脸庞,又增加了一丝稳重,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他专属的潇洒恣意。

他依旧是他,但她却不是十年前的那个她了,若是十年前的自己或许还能够……

紧接着立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暗骂了自己,夏晴初你还在奢求什么呢?都已经十年了,物是人非,他应该早就不记得自己了吧?

男子似乎也没想到她一直紧绷的态度竟然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反而柔和了下来,唇畔原本渐渐收敛的笑意不减反深。

与之同时,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第一次出事故吧?记得下次换一个表情,更讨喜一些!”

夏晴初刚平和下来的心里,怀念感叹伤感的心思瞬间全无,一阵火气上涌,“你……”

“好了,我的精神损失费,健康费用以及一切赔偿费用都由小姐您来负责,没问题吧?”男子却突然换了态度,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的话,低眸看了一眼腕表,语气中带了些许的不耐烦,与刚刚调笑嬉戏的那个判若两人。唉,即使是高冷如此的女人,在面对自己的微笑时,还是会引起巨大的情绪波动,自己的魅力果然一如既往地势不可挡啊!

夏晴初将他的一举一动纳入眼底,心里暗骂了一句狗改不了那啥,无声的冷笑道:“当然没问题,双倍都没问题!”

“诺。”

无视对面女人的冷笑,男子修长的两指尖出现了一张名片。

夏晴初正欲伸手去接,不知怎么,名片却从指缝间飘然落下。

男子含笑挑眉未动,仿佛刚才做小动作的人不是他。然后下一秒笑意逐渐退却,他没有看到意料中的面前这个女人从地上捡起名片的画面!

哟,不好意思,他的兴致又重新来了。

“哦~~~原来是金牌大状沈先生啊!”一个哦字真是百转千回。

男子笑了笑,从容开口:“这是我的律师,你联系他……”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了面前这个女人竟然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双目盯着自己,干净透明的指甲慢条斯理地将名片一点一点地撕掉了!

男子的俊朗的面容一下子冷却了下来,还未有所动作,便看到那个女人迅速的从车里拿出包包,拦住恰好经过的taxi,还嚣张得背对着自己挥了挥手,便扬长而去。

被女子一连串毫无拖泥带水的动作惊诧地愣了十几秒,霍瑾琛终于回过神来,重新冷下一张脸,将脚下已经碎无全尸的名片重重地踩了几脚,愤愤然地拿起手机:“五分钟,不能出现在我面前的话,你就等着解雇书吧!”

随后不等对方回话便挂断了电话。然而他心里的怒火还是没有发泄出来,又忍不住使劲拍了下被丢弃的车辆。幽深的眼神死死盯着眼前的这辆车,静默一会,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突然涌现些许笑意,呵,你以为溜走就没问题了么?就不用赔偿了么?

我霍瑾琛可不是做慈善的!

*

当景行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时,便看到了自家的老板正在狠狠的踩着什么东西。景行一边好奇地看着脚下,一边又故作不在意地看风景,向总裁报道:“咳咳!总裁,我来了。”

霍瑾琛面无表情看了一眼腕表,随即温和的笑了笑,拍了拍景行的肩膀:“景秘书,四分五十八秒,两秒钟拯救了你!”

如此温和的笑容,景行心中却觉得异常瘆人,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之前好奇的心思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

霍瑾琛并没有再为难他,只是瞥了一眼那个逃跑的女人留下的车,冷冷的道:“把这辆车的车主给我查出来!”说完,便从景行的手中拿走车钥匙,潇洒离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