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族嫡女在线阅读
会员

重生之世族嫡女

窗外浮云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68.4万字

7.7分 32人评分

独守空房三年,以为能融化夫君对她的怨,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狠心的陷害,三尺白绫结束她无知的一生。
老天垂怜,她竟然意外重生,重回到及笄那一年,既然可以重来,她就要活出自我,寻找真爱,绝不嫁那无情赵王爷。
重生后的她,不再是任人搓圆掐扁的无知少女,虽然不幸被卷进了夺嫡的漩涡里,她依旧顽强地生存着,见招拆招,遇神杀神,遇魔杀魔,再涉足商场,成就一番事业,勇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最终成为天运皇朝第一位兵部女尚书。
唯一让她她头痛的是桃花运也随之而来……


无情赵王爷:玲珑,本王真的爱你,非你不娶。
南宫玲珑:去!找你的青梅竹马去,本官不当第三者。
某王爷难堪。
笑面狐狸(右相:玲珑,你的英姿深深地勾走了本相的心,所以,本相跟定你了。
南宫玲珑:来人,把右相大人的狼心奉上。
瞬时一颗血淋淋的狼心捧到了右相的面前,某女笑哈哈地说着:“右相大人,你心在此,请带回相府好生供养。
某相垂泪。
冷酷将军:该死的女人,你摸了我的身,睡了我的床,你敢不负责?
南宫玲珑:将军,你认错人了。
她玉手一挥,一排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到了将军的面前,某女笑盈盈地说着:“将军,她们都说摸了你的身,睡了你的床,看看,你可认出其中一个?别被人睡了找不着主儿负责哈。
某将军吐血。
男扮女装的敌国妖孽王爷:我们拜过天,拜过地,入过洞房,你是我王妃了。
南宫玲珑脸都绿了,那是她不知道他是男的,和他结拜为异性姐妹,还同床共枕了一个月,汗,谁想到自己成了梁山伯,这妖孽倒成了祝英台。
(注:本文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重生

“王爷,王妃可是南宫家的嫡长女呀,王爷不分青红皂白断定王妃红杏出墙,要把王妃绞死,南宫家一定会追究下去的。”青衣一心救主,希望抬出了王妃的娘家能吓住无情王爷。

荣亲王妃,南宫玲珑,是天运皇朝武林第一世家南宫家的嫡长女,是武林盟主南宫浩和当朝皇上最亲近的姐姐仪长公主所生。自小深得当今皇上的宠爱,封为玲珑郡主,文武双全,心地善良,就是有点不识人性善恶。

荣亲王爷,赵然,是天运皇朝唯一的外姓王爷,因为赵然之父赵德阳随皇上征战四方,立下赫赫战功,才被皇上破例封为王爷,享受宗亲之礼。赵德阳后来战死沙场,其子赵然继承王位,成为了荣亲王爷。此子貌似藩安,性格阴柔,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喜弄权术,却又文武双全,皇上对他既想重用,又满心防备。

赵然觉得自己被南宫玲珑一眼相中,请旨赐婚污辱了他的男性自尊,再加上他本身就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所以才会对南宫玲珑怨恨。

现在侧妃刘妍已经怀有身孕,深得赵然宠爱的她,自然想母凭子贵坐上正妃之位。可是南宫家的地位又让赵然不能休妻,两个人只能阴谋策划这一出红杏出墙。

到时候把南宫玲珑绞死了,就算皇上震怒,赵然也可以撒下大谎,说自己撞破南宫玲珑的奸情,南宫玲珑自觉丢脸,才会上吊自杀。

王府里的下人都是偏向赵然的,当年南宫家陪嫁过来的丫头妈子,全都被赵然悄无声息地除掉了,仅余下青衣。

如今青衣也是心知肚明的了,南宫玲珑被绞杀,她必定也难逃一死。

赵然阴冷地瞪着青衣,唇边浮起一抹冷笑,阴冷地说着:“哦,南宫家的嫡长女,是吗?来人,把这个不知羞耻的荡妇给本王绞死,还有这个同流合污的贱婢。”他今天要杀的就是南宫家的嫡长女,如何?

他话音一落,立即又进来了几名侍卫,他们手里都拿着一匹长长的白绫,两个人上前捉住青衣,就把白绫往青衣的脖子上缠绞,两个人把床上神智不清的南宫玲珑绞缠起来。

呼吸越来越困难,南宫玲珑的神智才醒转,她奋起挣扎,赵然身形一闪,闪到床榻前,出手如电,封住了她的穴位,让她无法挣扎。

南宫玲珑那双还带着迷离的漂亮的凤眸,此刻带着不敢置信,瞪着赵然,缠于脖子上的白绫已经紧到让她无法呼吸了。

在被推进地府之前,看着赵然那阴冷的俊脸上净是无情,两行悔恨的泪水最终顺着南宫玲珑俏丽的脸上滑落。

她真情相待,苦守空房三年,满以为能让赵郎感动,谁知道等来的却是三尺白绫,死后还要落下不贞不洁的骂名。

赵然,你好恨呀!

她真的后悔自己嫁了这么一个无情郎君。

如果有来生,她决不嫁王爷为妃,她甘愿嫁一个江湖浪子,走遍天涯,也不愿再跌进侯门禁苑这种吃人不吐骨的地方。

头,晕晕沉沉的,似乎有千斤那般重。

赵然,你这个无情郎,就算下了阴曹地府,我南宫玲珑也会变成厉鬼,缠着你和刘妍,让你们一生不得安宁!

头,重死了。

该死的,她都死了,还不让她安宁吗?

那该死的无情赵郎该不会连她死了也要折磨她吧?

“郡主,郡主,快醒醒呀。郡主发高烧,怎么一直都退不下来,大夫都换了好几个了。”一道熟悉带着无比关切的声音传进了南宫玲珑的耳朵里。

是青衣的声音。

“宫里请来的御医就快到了,皇上听说郡主为练轻功,掉进冰窟里,感染了风寒,高烧不退,担心不已,安排了三皇子带着御医亲自来替郡主看病。”另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

南宫玲珑一怔,那不是自己奶娘的声音吗?

她的奶娘不是在她嫁进荣亲王府半年后失足掉进鱼池里淹死了吗?

呃?她自己不也死了?就是她死了才能再听到奶娘的声音。

奶娘还是那般的温和呀。

话说她对奶娘的死还是非常怀疑的,奶娘在南宫家待了十几年,多少都会几招武功,反应极其敏捷的,怎么会轻易就失足掉进鱼池里淹死的?

当年她呆在兰院里,足不出户,闻知奶娘死了,她只是伤心难过,把怀疑压在心底,相信了王府管家给出的结论,奶娘是失足掉进鱼池淹死的。

现在想来,她真的是太信任赵然了,太笨了,居然就相信了这种荒谬的说词。

赵然今天可以陷害她,借口除掉她,她身边陪嫁过去的丫环妈子,又哪能逃得脱赵然的毒手?

不过让南宫玲珑更加不解的是,为什么青衣和奶娘都在说她高烧不退?

“郡主无端端的,怎么会想到去结冰的河面上练武呢?”奶娘疑惑的声音继续响起。

到结了冰的河面上练武?

她是去过,但那是及笄前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呀,那时候她还没有见到赵然呢。

“郡主不就是想试试踏雪无痕,结果玩疯了,一不小心就掉进冰窟里了。”青衣关心的话语里难掩着无奈。

南宫玲珑未出嫁前,是个静不下来的调皮主儿,让府里的人没少头疼。

听着青衣和奶娘都在说着她掉冰窟那件事,南宫玲珑再也忍不住睁开了眼睛,这些话青衣她们以前都说过了,怎么她死了,她们还要旧事重提?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愣住了。她看到的并不是牛头马面判官小鬼,感受到的也不是地府的阴冷,而是她出嫁前的闺房。

“郡主,郡主,你醒了。”看到她睁开了眼睛,青衣和奶娘立即围到床榻前。

南宫玲珑愣愣地看着自己床上的粉红色纱幔,粉红色是她喜欢的颜色,但嫁进王府后,只要是她喜欢的,赵然都不允许她挂上,用上,连衣赏都一样不准她穿她喜欢的颜色。

赵然虽然冷落她三年之久,但她的喜好,性子,他都摸得一清二楚,然后专挑她的弱点为难她。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