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高一筹在线阅读
会员

重生之嫡高一筹

芸心亦然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59.2万字

7.4分 38人评分

她是名门嫡女,因生母早逝,处境艰难。
病重时,她才知道,青梅竹马的男子,自开始就是逢场作戏,只等她死后,与庶妹成亲。致命的打击之下,含恨而终。
潋滟重生,她立志改变命运,活出嫡女风采!
恶奴胆敢吃里扒外?欠调教!让她自食恶果、叫苦连天。
庶妹挑衅滋事?欠收拾!惩罚得她跪地求饶为止。
继母心机深沉,暗中算计?那就斗!斗得她低头认错、百般讨好才算完。
一步步修得玲珑手段,恩仇尽报,夺回本该享有的一切。
风华展现之时,前世负心人变成痴情人,妖艳美男也相伴左右。
这一世,她可要擦亮眼睛,选一个如意郎君。
--
重生前,负心人对她说:“此生我欠你的,来世有缘,定会偿还。来世我定不负你。”
重生后,负心人对她说:“我眼中、心上只你一人,今生今世非你不娶。”
--
重生前,某男对她说:“卫昔昭,你就是个痴物、蠢货!”
重生后,某男对她说:“卫昔昭,你可否多一点真心,少一点聪慧?”她明眸流转,悠然笑道:“不可,那会让我变痴变蠢。”-
--
男主心声:从娘家斗到了婆家,与为夫就不必斗了吧?
女主心声:夫君当然不是用来斗的,是用来调教的。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凋(1)

龙城。

卫府,玲珑阁。

庭院春深,月明如水。花香随风潜入室内,冲淡了浓郁的药草味道。

卫昔昭悠悠醒来,不知自己已昏睡多久。

室内烛光摇曳。沉星守在床前,看着脚尖,面带愁容。

满室寂然。

自去年入冬开始缠绵病榻,时好时坏,一直持续至今日。日日陪着她、守着她的,也只有沉星这丫鬟。其余的下人,早已不知所踪。

“沉星,扶我起来。”语声暗哑,虚弱至极。

“小姐,您醒了?”沉星失声道,继而欣喜地笑,“小姐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卫昔昭勉强挤出一丝笑,“帮我梳洗,换身衣服,要桃红色的。”她自知大限已到,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沉星应声,去找出桃红色的衫裙,看着颜色陈旧已有破损的衣物,满腹不平。小姐分明是卫府嫡出长女,却连一件像样的衣物都没有。

夫人倒是不曾苛刻小姐的吃穿用度,只是进门不久便开始安胎、生子,把内宅事项交给了大姨娘打理,怕是不知道送到这边的月例、用度都被大姨娘克扣了。小姐又是什么都懒得理会的性子,一来二去,这里便成了任人轻贱的地方。

夫人即便是知道这一切,恐怕也只是漠不关心地一笑。终究是继室,怎会在意小姐的处境?

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尽头?沉星在心底叹息一声,转回到床前,帮卫昔昭换了衣服,又扶她到妆台前。

沉星殷勤地问道:“小姐想吃点什么?奴婢稍后去给您做一碗红枣莲子粥可好?”

“不必了。”卫昔昭轻轻摇头,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镜中的自己。瓜子脸愈显瘦削,一丝血色也无,抬手抚上脸颊,又见手已枯瘦如柴。

就像一朵即将凋零的残花。这样的自己,又有谁会怜惜?

“小姐……”沉星看着木梳上大团的黑发,哽咽道,“明日您去夫人房里走一趟吧,治病要紧。您这病得用百年老参做药引,偏偏大姨娘是个歹毒的,串通了郎中以次充好,已给您停了好些日子了。”

卫昔昭语声苦涩:“若能捱到明日……我去。再不济,也该给你求个人情,不要让你走了落月的老路才好。”

沉星闻言,愣了片刻,意识到了什么,脸色转为悲怆。转脸拭去脸上的泪,强忍悲痛,继续帮卫昔昭打理妆容。

此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是、是他来看我了么?”卫昔昭缓缓站起身来,眼中现出惊喜光芒,却是一闪而逝。

怎么会呢?去年入冬的时候,他对她说:“我虽爱慕你的容貌,却无法为此赔上一生。我要娶的,另有其人。”

就是因为他这番话,她才抑郁成疾。

可若不是他,还有谁会踏进她的房门呢?朱门大户,其实最是无情,自她病重后,无一人过来探望。卫家的人,齐齐把她忘了。

沉星快步走到寝室门口,惊喜笑道:“小姐,真的是莫公子呢!您看!”说着话,侧身让到一旁,对来人屈膝行礼。

“昔昭,好些了没有?”

随着这道语声,莫兆言出现在门内。身形挺拔,天青锦袍,儒雅俊秀。

卫昔昭眼中却现出茫然,一字一顿道:“你来看我了。”

莫兆言到了卫昔昭近前,“你身子虚弱,坐下说话。”

“莫公子,您怎么这许久都没现身?可是出门了?您来了就好了,我们小姐就有救了。”沉星竹筒倒豆子一般说着话,向外门去了,“奴婢去沏茶,公子稍等。”

卫昔昭呆呆地凝视着莫兆言,“你不是说,今年就要娶妻么?”

莫兆言心虚地错开了视线,“是、是要娶妻。”

“何时的吉日?”卫昔昭极力勾出一抹笑,“我恐怕喝不到你的喜酒了。”她想,许是伤心太久之故,已经习惯了心碎的感觉。

莫兆言摇着手里的泥金真丝竹扇,目光游走在室内,独独不看卫昔昭,“此生我欠你的,来世有缘,定会偿还。”说到此处,才凝了卫昔昭一眼,“来世我定不负你。”

“那么,此生你要娶谁?是哪家小姐这么有福气?”这是卫昔昭一直想知道又害怕知道的。怕他娶的女子不如自己,又怕他娶的女子比自己出色。

“是……”莫兆言踌躇片刻,“是昔昀。”

“什么?你说什么?”卫昔昭满脸惊诧。他可以和任何人成亲,独独不该和这府里的任何一名闺秀有牵连。卫昔昀是她的姐妹啊,他怎么能够给她这种羞辱?

“我要娶昔昀,我必需娶她。”已经说出最残酷的真相,莫兆言的目光不再闪烁,语气也不再迟疑。

“你要娶昔昀,你必需娶她。”卫昔昭重复着他的话,傻傻地看着他,身形一软,跌坐在椅子上。

“昔昭……”莫兆言趋近她。

与此同时,门口响起茶盏落地的声音,沉星神色僵滞地望着莫兆言。

“离我远些!恶心!”卫昔昭极力吐出这几个字,心头堵得厉害,身躯簌簌发抖。

“昔昭,”莫兆言身形顿住,为自己辩解道,“我也是不得已,本意并不想伤害你,我有我的苦衷……”

“你和我庶妹何时成亲?”心里恨极,反倒无泪,卫昔昭想问他很多问题,说出口的,却是最无关紧要的。

莫兆言的目光又闪烁起来,“等你……等你……”太恶毒的话,实在是难以启齿。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