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床,嫁个“狼”在线阅读
会员

上错床,嫁个“狼”

冬枚儿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53.2万字

7.0分 15人评分


赌气和那个男人之后,丢下10元钱,
记着,是姐买的你,这钱是你的服务费。
谁知那个人却阴魂不散,纠缠不休,
“既然这样,那我就是你的人了。”
他说,“你要对我负责。。。。。。”
从此,林清然栽了。。。。。。
她被男友换了!
不因为爱情,他们感情很好,
不因为容貌,那个女孩儿比她还丑。
不是因为好奇,是因为心地善良,拔刀相助。
被助的人却要她赔偿损失,
而另一个人却要她以身报恩。

靠!这都是些什么人?


听说合欢花开的时候,就有一对远离的恋人要重逢,
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也能让她碰上!
如果真的是缘,那还要有这么多的波折干什么?
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狼”!
看来,缘份这东西,靠不住!
推荐:
《云天诀》http://read.xxsy.net/info/376174.html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噩梦

“话说,你干什么去啦?昨晚你和谁去吃饭啦?也不叫我。”

清然没理她,昨天?让她忘了这一天吧!

昨天,在清然的眼里是今生的一个噩梦,不,是两个!

因为一个噩梦,又催生了另一个噩梦。

本来中午时分,清然和往常一样,骑着妈妈刚给买的新车,随下班的人群一起在县城中心街道行驶,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把她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路旁的酒店前那个新郎看着怎么那么熟悉?

即使是远远的一个身影,清然的脑子也不禁“嗡”了一声,让她不得不走近,结果……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怎么吃的饭?仿佛和平常一样,因为妈妈根本没看出一点儿反常,或许自己有表演的天赋吧,她这样为自己解释。

可是,心里却是真的难受!

为什么?她相恋三年的男友结婚了,新娘竟然不是她!

说出去或许没有人相信,即使清然也还以为是一个梦,她狠狠的掐自己,感觉并不是那么疼痛,因为,心里,比身上疼得多!

于是,下午的工作就像是在梦游,她希望梦醒之后,她还是以前的她,她的男友,还是她的尹海明,而不是谁谁的新郎。

但是,在她迷迷糊糊做了一堆错事之后,一起做事的小伙子小丫头们把她的事情都揽了下来,并责令她晚上请客。

“呵呵,”清然笑着,“好,姐请客,喝酒。”

结果,她就真的喝了,喝的比白天还迷糊,大伙都喝的很多,最后怎么走的都不知道,只记得让她结账。

出了酒店,夜晚街头的闪烁的霓虹,红红的晕着她的眼,都说借酒浇愁,她怎么还是忘不了?现在他在干什么?清然的心刺痛无比的想起他曾经笑着给她讲的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他现在正在经历人生的大喜呢吧?却为什么要撇下她?清然感觉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孤零零的站在街头,泪水在积蓄了一天之后,终于决堤而出……

曾经自己多么珍惜的等待的这一天,如今却被他给了别人。清然感觉自己很傻,突然自卑起来,难道自己真的这么不堪,让人都不愿意要了吗?他口口声声的珍藏,是不是早有预谋的推诿?

清然猛的站起来,“哼!尹海明,有什么稀罕!我要让你瞧瞧,并不是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男的!”

清然走回她工作的宾馆,她爬上三楼的时候,腿软的就走不动了,一整天,她的身子和脑子就没一刻歇息过。

她靠在楼道的墙壁上,不知道自己上来干什么啦?

旁边有个门被推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站在门口张望,似是想找个人?清然迷蒙着双眼,挪了过去,“你想找个女孩儿陪陪吗?”

男子厌恶的审视着她,清然的腿像灌了铅一样,沉沉的无法站立,她就那么自然顺手的双臂攀上了他的脖子,话说,这家伙还真高,她搂尹海明也从来没有这么费力过,一想到那个名字,她的双臂更紧了紧。

“我是想找个人,但不一定是女孩,更不需要人陪。”男子的口气冷酷中带着憎厌。

“不是吧,难道你要男人?呵呵。”清然大笑。“我会给你钱的。”她不想一天之内两次遭拒,今天就你了!

“呵呵,”男子冷笑,“你给的起吗?”

“切,放心,你不吃亏!”清然心说,怎么着,她也是第一次不是吗?她使劲睁了睁眼睛,感觉这个男人还不是太让人讨厌。

可是,以后却怎么看这个人怎么讨厌,清然真后悔当初怎么能喝酒呢?即使喝酒了,也要睁大眼睛给自己好好挑一挑呀!

唉,挑什么挑,如果真的能从来,她什么也不会做的。如今只希望那个男人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在这个小小的县城,在她短暂的人生一闪而过,再也不要出现。

清然偷偷的查了查来客登记,发现那个房间昨晚的客人已经走了,她不由长舒口气,无论他是谁,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转眼迎来盛夏,炙热的阳光把一切掩藏在角落的阴冷都热情的温暖了,年轻的心伤或许是最容易抚平的,在阳光的灿烂下,清然的心情慢慢的趋于平静。

夏日午后的风热热的吹在清然的脸上,刚刚睡醒的她浑然不觉,老南屋的阴冷就像一个冰箱,睡在里面感觉不到一丝炎热,却容易让人梦魇,总是心里很清明,却醒不来,猛地翻身却发现已经迟到了。

清然骑车狂奔,脑海里闪现出梦里那一树的如云如盖的红花,地上一个小女孩儿和一个稍大的男孩儿在树下捡着落花一地。那样的场景常常出现在梦中,在记忆中却没有一丝印象。

泓州宾馆四个巨大的金字在艳阳下刺眼夺目,清然走进大堂,也是森森的冷气,鼻尖因为急促而渗出的汗珠此时感觉凉凉的。大堂空荡荡的没人,服务台后面小米无所事事的坐在后面打瞌睡……

“哎,人都到哪儿去啦?”清然摇醒小米。

“嗯!?”小米猛的蹦了起来,迷蒙的双眼见是清然,顿时咬牙切齿,“你想吓死我!”

“呵呵,谁让你偷懒。人呢?”清然好笑。

“开会。”小米放松警惕,瞌睡虫又回到身上,靠在椅背上不再理她。复又想起什么,惊讶抬头,“你怎么没去?”

清然早就心中叫苦,鬼才知道我怎么没去!“我迟到啦,这不刚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