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竞仙途在线阅读

天竞仙途

虫不老

仙侠 / 幻想修仙 · 158万字

9.9分 25人评分

仙途难行,谁竞先机?
这一个,脉乱经奇,通仙路上波云诡,且看我独尊!
那一个,生而为魔,美人心肝琉璃胆,奇阵动风云!
这一个,妖血沸腾,万夫难敌红发凛,酒尽豪气生!
那一个,乾坤在手,大道尽处觅长生,推衍算弘轮!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骆氏少主

“不行!我不准!你今天就给我在族中好好呆着!哪儿也不许去!”

“父亲!您真的觉得骆家现在这样算好么?”

“骆仙镇千百年来风光无限,有什么不好?小小年纪,你懂什么?”一个华服中年男子怒目圆睁,对着面前的一个少年大声斥责。

“骆家看似风光无限而已!”那少年脸色急切,仰头辩道:“实则小心翼翼!骆氏族人只能靠着转靈大阵赖以立足!普通世人尚且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骆家却全无自保之力,难道父亲都可以视而不见?”

那年长的正是少年的父亲,骆仙镇的族长,骆千重。

此时听到儿子骆云竟敢说出“怀璧其罪”的话来,倒抽了一口冷气,道:“你懂什么?仙门十三宗合力在此设了禁制大阵,可扛得住紫宙境的一击!镇中更有传送大阵,在这一击的时间内,可将骆氏族人瞬时传到各个宗门避难!有这等看护,何须自保?真真是杞人忧天!”

“自身安危全然仰仗仙门鼻息,这又何尝不是咱们脖子上的一道绳索?”

“大胆!”骆千重声音发颤,“你是我骆千重的儿子,在阵法上极具天份,就算是你哥哥也不如你。你六岁时那次……”

他突然住了口,眼神中溢出了满满的父爱和痛惜之情,随即这些都被威严取代,他重重地道,“承担族中重任、保我骆仙镇平安才是你的本分!仙门正道,你怎可妄加猜测,给族中招祸?”

“我要去参加测试,就是为了进入仙门,修有所成,不是更能保护骆家?旁人万剑来助,不如自家有刀一把……”

“你给我住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畜生!难道骆家先祖的眼光都不如你?历代子弟的资质都不如你?此事休要再提!”

骆千重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出了侧房的露台,吩咐道:“骆根,送云少爷回夫人那里,叫人给我看好他!不到星盘测试结束,不准放出去!”

“父亲!父亲!”

那少年追了出来,看样子十多岁大小,正要继续向前,被仆人骆根拦住,道:“少爷,您请这边走。”

骆云失望的看着父亲骆千重渐行渐远的高大背影,拳头不由得握紧了。

他并没有立刻从露台另一侧出去,而是走到了栏杆边上。

崖下密林掩映,巨石交错,其上碧空万里,这块露台就位于半山腰之间,下面是丰富的空灵石矿脉。

骆氏族人,天生便可聚星天之灵于空灵石中,辅以转靈阵法,可化空灵石为灵晶。

就因为这一点,虽然骆家数百年来都没再出过修仙有成之人,却极受各大仙门的看重。

骆根在旁边,一脸茫然,他不懂云少爷在想什么!

投生在骆仙镇中已经是走了大运,如果能被选中做转靈大阵的符师,更是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娇妻美妾!

就连养神延寿的丹药,都可以轻易得到!

更不用说眼前这位少爷了,镇子里早有了传言,说这位二少爷天赋奇佳,极有可能是下一任的族长。

人活一世,这还不行?

求那些修道成仙的事儿,可有多么虚无缥缈?

如果是个容易事儿,这世上的人早都一窝蜂的去了!

山风夹着松涛阵阵,将骆云的袍袖吹的猎猎作响,他俊秀的小脸上露出和年龄不相符的凝重和忧虑重重来。

骆根生怕他闹别扭,不听族长的嘱咐,一双眼睛紧紧的粘在骆云身上,道:“少爷还是快请回夫人那里吧!”

骆云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从露台另一侧快步上了台阶。

骆根急忙跟在他身后。

不多时骆云便到了坐落于山崖之上族中禁地——转靈法殿之外。

出口处茂竹丛丛,是一个布满了禁制的符阵,他快步走了进去。因为是常来常往的,步法极熟,他口中念念有词,须臾人影便消失在这阵中。

骆根紧紧的跟在他身后,可一出了幻阵,眼前却人影全无!

他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喊了几声“少爷”之后,带着哭腔到:“少爷!您别逗小的!快出来!”

回答他的只有扑扑簌簌的竹叶之声。

骆根额头上汗如雨下,急忙返身再度进入幻阵,向转靈法殿中跑去!

这时候骆云才从旁边竹林中现身而出,就在他刚才出阵的一刹那,他又返身而入,恰与骆根交错而过,进到禁地之中隐藏在一旁。

若是骆根仔细观察周围,一定也能发现他就藏在竹林里,可因为骆根心中太过害怕,失了方寸,反而先去法殿中通禀,才给了骆云机会。

他不再多想,再次出了法阵,走向通往骆仙镇镇中的小径上。

远远看去,身着青衣的接引使者们有条不紊的来往于骆仙镇的街道上。

再过数个时辰,就是一甲子一次的仙门选徒盛会了。

骆云咬了咬牙,毫不犹豫的向镇外奔去!

……

……

骆仙镇外,通往镇子门口的宽阔的石板路旁边已经绿意葱葱,间或有零星野花开在其中,随风摇曳,衬着旁边形状各异的卧石,自有一番乡野意趣。

骆云从出生便住在骆仙镇中,却鲜少出镇。

此刻他微微气喘的仰望着牌楼正上方高悬着的题有“骆仙镇”的石匾。

因为即将迎来一场盛事,这三个字特意重新上了漆,红的耀眼,两侧檐角如同燕尾,似乎要飞入瓦蓝瓦蓝的晴空上一般。

牌楼下方,尺余宽见方的石台周边遍刻骆氏先祖飞升的典故,这位骆氏先祖名讳骆天涯,是天纵奇才的修仙大能,也是数千年来唯一确定的一位飞升修士,被各仙门修士尊称为“骆仙”,骆仙后人聚居于此,镇名便由此而来。

骆云用手刚摸了摸这石台上的浮雕,便听旁边的白衣守卫道:“你这小孩儿,怎么偷溜到这里来了?去后面排队!”

除了这开口的守卫,牌楼之下还各自分散着十数位白衣人守卫,面容倨傲,神情冷冽,无论试图进入骆仙镇的人衣着是华贵无匹,还是破衣褴褛,似乎都不是这些白衣人所关注的重点。

他们的目光在每一个靠近的人脸上逡巡,这目光仿佛有了实体一般,冰冷冷的,让跨入这牌楼的孩子不由得有些瑟缩。

骆云知道这些人和在镇中忙碌着做接引使者的骆家世仆完全不同,他们是名副其实的仙门弟子!

他转身跑到正在排队的队伍之中,想到父亲骆千重,又忍不住伸过脖子向骆仙镇内张望。

牌楼下方覆盖着一层浓雾,完全看不清楚牌楼后的景象如何——骆云知道,这是仙门修士为了保护骆仙镇而设置的障眼法,就连门口这条仍然有人不断在上面奔行而来的大道,也是假的,只在今天,才会出现在八州境内,可沿路前来骆仙镇。

那迷雾是星盘测试的第一关,只有九到十五岁的孩子才能进入。

原本就有很多人一辈子都赶不上一次,骆云刚过了十六岁生日的长兄骆霆就错过了。

还有他父亲骆千重,一甲子前还未出生,自是赶不上这个机缘,所以也就安安心心的做了骆氏的族长,就算是和仙门之间常有生意往来,却并不妄想其他。

骆云知道在和他谈话之后,骆千重还要为星盘测试之前的最后一批转靈压阵,中间不可有人打扰,如果时间卡的好,那怕是要将近一个时辰骆根才能进入内殿禀告。

他握了握拳头,跟着队伍慢慢前行。

此时已经轮到了一个衣衫破烂的少年,他头发蓬乱,隐隐泛着些暗红色,像是个乞儿,正向那牌楼摇摇晃晃的走过去。

乞儿身后是一家三口,那十三、四岁的少年正拜别了他的父母,然后紧随那乞儿身后向牌楼走去,却忽地惊呼了一声。

原来是他脚下打了一个趔趄,竟直直的向乞儿少年摔去。

乞儿听到这声惊呼急忙回头,顿时往后跳了一步。

这样一来,那孩子便直接摔倒在地,他的父母便也急忙上前,似乎是要将孩子扶起。

可一瞬间叠变突生!

两个白衣守卫衣袂飘动闪现至那一家三口面前!

身后其他两个守卫手势急动,在所有人骇然的尖声叫嚷声中,三道血箭飙过!

似乎有一个看不见的罩子阻拦了这一切,非但没有丁点儿血滴溅出,连那一家三口的惨叫都没有被听到。

可他们凄厉的表情却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三条人命就这样全无抵抗地丧于这些看上去自命不凡的修士之手!

大部分人皱起了眉头,还有人急忙将孩子的双眼捂住。

骆云也一样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惊骇无比!

可在修士面前,谁敢质疑?

别说质疑,就连围观都不敢,众人都向后四散而去,只怕修士一言不合,再动手杀人!

骆云就站在那里,望向尸体的眼眸忽地一缩!

那尸体模样不对!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