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嫡女在线阅读
会员

丑颜嫡女

顾小丫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66.9万字

7.3分 49人评分

宅斗+女强+权谋
她,胆小懦弱,虽是嫡出,却备受冷待,不但被冠上“京城第一丑女”之号,还连累母亲由妻成妾;
她,医药界的天才博士,亦是国家的超级特工,腹黑心狠,做事从不留余地,却阴错阳差死在自己设计的流弹手中。
一朝灵魂穿越,嫡女成继女,且由她:
一斗刁仆恶奴;
二斗嫡姐庶妹;
三斗嫡母姨娘;
四斗祖母姨奶;
五斗亲王王妃;
六斗。
七斗。
她在处处阴谋的大家庭中举步维艰,却能步步为营;在暗潮汹涌的皇亲贵族面前,游刃有余;
身份、地位、相公、自由,她到底能不能心想事成、得偿所愿?
片段欣赏(一)
“多谢啦,丫头。”顾瑞辰摇晃着手中刚刚从她胸前衣袋中掏出的发簪,满脸笑意。
“你——还给我!”舒安夏杏目狠瞪,恼羞成怒,身体一个灵巧的旋转,就向他扑了过去。
顾瑞辰得意地扬起眉,脚尖一点,身体便窜出了几丈之外。
看着顾瑞辰消失的背影,刚刚还恼羞成怒的舒安夏,嘴角扯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她早就知道园子的主人不可能轻易让她从皇帝手中带走东西,所以在她出门的那一瞬间,她将她的发簪和皇帝给她的发簪做了交换。
轻轻地摸了一下还在她头上插得完好无损的发簪,不知道当顾瑞辰知道他费尽心思抢走的,只是街边卖一两银子的地摊货之时,会有怎样的表情?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楔子(2)

“OK!”

分秒不差,杨蓓儿完美地降落在‘埃菲尔广场’。收起淡蓝色的降落伞,伞面又恢复成风衣状。

杨蓓儿看了一眼戒指,还有一分半钟。

这时,一个圆嘟嘟的小女孩拽着数十个气球,从她身后跑过。

忽地,她转过身,“阿姨,你好漂亮,送给你!”小女孩笑靥如花。

杨蓓儿眨眨眼,手指刚刚触碰到线,突然,小女孩瞳孔一变,一层紫色染上。

砰!

“紫瞳!”

杨蓓儿失去意识前,最后吐出的两个字。

“好饿、好渴,求求你们,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舒安夏虚弱地舔了舔干涩的唇瓣,粗糙的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窗子。

“求求你们,放我出去……”呼救的生意一声比一声干涩沙哑。

“仗着自己是大夫人女儿敢欺负我嫡姐,你还真以为你是嫡女啊,慢慢享受吧,六姐姐!”

舒安夏隐约传来舒府的幺子染哥儿这咬牙切齿的声音。

“四弟弟,咱们快走,免得等会儿被哪个欠嘴的丫鬟看到了,咱们还得挨罚,因为这个贱蹄子挨板子,也太不值了。”舒天香说完,掩着嘴嗤嗤笑了起来。

“谁说咱们能挨板子?现在舒府谁不知道是母亲说了算,就算祖母也要忌惮母亲三分,谁要是敢欠嘴,我先撕烂了她的嘴!”染哥儿趾高气扬道,虽然只有九岁,却也跋扈的狠。

“四弟弟、八妹妹,求求你们,放我出去……”舒安夏的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虚弱。

“丑八怪,别叫了,叫死也没人放你!”

这是舒安夏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六姑娘,这是这个月的份例,一共三两银子、三尺麻布、米面各一百公担,请您点收!”红丝尖声尖气道,虽然低着头,但是从她眼中和语气中,却没有丝毫尊敬的意思。

听着红丝报完,碧云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杨蓓儿,哦不,现在是舒安夏向她使了一个眼色,随即笑意盈盈地回了一个礼,“谢谢红丝姐姐,您辛苦了,也替我谢谢母亲!”

红丝满意地点点头,扭着腰,带着两个小厮转身走了。

“明明克扣了我们的份例,还那么理直气壮,这些米一看就知道是库房存了几年的陈米,都给咱们送过来了,简直太过分了!还有这一个月一百公担米面一个人都不够,何况我们这里有五个人!”碧云气得咬牙切齿。

舒安夏没有搭话,继续绣着手中的荷包。前世的她太锋芒毕露,才死的不明不白,再世为人,她只有韬光养晦,才能做到真正的光芒四射。

“六姑娘,您难道不气么?已经连续三个月了,咱们怎么也要找老太太说说理去啊!”看着舒安夏仍然安然淡定的样子,碧云急得直跳脚。

舒安夏收了最后一针,打好双面结,扬了扬眉,“碧云,你这急性子还是改不了,这样下去,免不了挨板子,你就不能学学惠人?”

顺着舒安夏的视线,碧云看向安静坐在角落里打络子的惠人,惠人也仰头朝她一笑,随即继续忙着手中的活。

碧云一跺脚,哼了两声。

“倪姨娘那儿打听的怎么样了?”

碧云撇着嘴,“他们欺人太甚,简直让人忍无可忍,大夫人那儿的份例比咱们还少,她这小月子刚过,哪里受得了!”

“碧云,我说过多少次了,倪姨娘已经不是大夫人了,再叫错,你就在祠堂门前跪三天!”舒安夏厉声道。

“六姑娘,您是过继给二夫人,不会就真的以为你是二夫人亲生了吧?大夫人才是你的生母!”

“住口!”舒安夏霍地一下起身,冷冷地盯着碧云,虽然十四岁的舒安夏还不及碧云高,但是那凌厉的眼神,却把碧云看得一阵轻颤。

碧云屏住呼吸,不知不觉间额角已经滑下了一滴冷汗。

半响,碧云咬着唇,眼泪在眼窝里翻滚,憋了口气,暗哑道,“奴婢知道了,以后不会把倪姨娘的称呼叫错!”说完,就哭着跑了出去。

“碧云就这性子,理解不了六姑娘您的用心,您就多担待担待。”坐在角落里打络子的惠人轻声道。

舒安夏扬了扬眉,“哦?我有什么用心?”

“小少爷和八姑娘把你关在柴房里三天三夜,虽然没饿死,却也去了半条命,倪姨娘因为担心您,身怀五个月的胎儿小产,还被诬陷喝堕胎药,害死嫡孙,从而由大夫人降为妾,二夫人是平妻,名正言顺的成了咱们侯府的当家主母,而您也被过继过去,这件事,明眼人都知道老太太和侯爷处事不公,可是谁也不敢开口。如果是三个月前的六小姐,惠人必然认为是您害怕,但是现在的您,虽然表面谦恭恭顺,但是惠人知道,您在等机会反击!”

舒安夏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惠人和碧云都是倪姨娘从娘家带来的,虽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子,但是却同样的忠心。惠人人如其名,聪慧、善解人意。但是整件事,倪姨娘不是被口头冤枉小产,而是被栽赃,人证物证俱在,就算老太太和老爷想偏袒倪姨娘,也没有理由。

舒安夏冷笑了一声,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还是老样子,把这个月绣的荷包和络子卖出去,然后买点补品送到倪姨娘那儿,再去把红丝这个月克扣咱们的份例登记到账房,顺便再算一算,她离五两银子还差多少?”

在候府有个明确规定,只要奴才克扣主子份例达到五两,就可以赶出府。长房侯爷这边子女不多,除她以外,还有三子六女,奴才们再过分,也不敢打少爷们的主意,二夫人是平妻,所出的嫡女,份例自然也不会被克扣,所以这些恶奴,只能在她这个嫡女和其他几个庶女身上下功夫。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