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之豪门弃妇在线阅读
会员

总裁之豪门弃妇

四十五度小忧伤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34.6万字

7.6分 35人评分

婚礼上,她当众被阮氏集团大少弃婚,成为全城耻笑的豪门弃妇。
原本以为人生失了色彩,却没想到会遇见温柔多金优雅的他。
他极致宠爱,她不住沦陷,失心。
原本以为找到人间真爱,却没想到。
三月后…
五百万的支票,带着极大的羞辱,打在她的身上。
“滚吧!你已经没用了。下一部戏,女主角的位置是你的了。”他轻描淡写一句,像是在打发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她强忍眼泪,捡起床上支票:“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全名是什么吗?听好了,阮向南,阮氏集团二公子。”
被阮向东抛弃,被阮向南玩弄,不堪的人生,让她无颜面对生活。
可是肚子……
半年之后…
原本二线小明星柔善美,凭借一部现代家庭喜剧走红大江南北,在演艺圈崭露头角,成为炙手可热的一线红星。
但是当红之际,她却忽然出国深造,从此销声匿迹。
三年之后…
柔善美归来,签约英王娱乐,连接三部跨年贺岁大戏,出席各大名流晚宴,如同一只不知疲倦的花蝴蝶,游走花丛。
再见故人,她只是妖娆一笑:“南少,多年未见,别来无恙啊!”
这一笑,惊了他的心。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婚礼上的小(1)

向日葵的花语……永恒的爱!

阮向东的誓言……这辈子我只爱你两次,呼气的时候一次,吸气的时候一次,一旦我不爱你了,就是呼吸停止的那刻!

丽都,6月,夏初。

富丽堂皇的五星级大酒店丽都金华门口,一辆点缀满向日葵的加长型婚车停在正中。

六对手捧金黄向日葵的可爱花童从车门一直列队到了酒店门口,脸上都挂着天使般纯洁美好的笑容。

带着白色手套的侍应生,绅士的打开了车门。

柔善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嘴角扬起了一个甜蜜美好的笑容,徐徐的跨出了车子。

粉色水晶高跟鞋才一着地,镁光灯就闪的她连眼睛都睁不开。

从车内往外看,那近千台相机,正在争先恐后的蜂拥而上。

若不是有三十多名训练有素的保镖竭力阻拦着,柔善美真怕自己一出去就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

可就算拦着,她都有些微微的胆怯,只踏出了一只脚,就不敢再动作。

“善美,你在做什么,快下去啊!”

直到妈妈在副驾驶座上不停的催促了,她才又提了口呼吸,稳了稳神,收拾好了笑容下车。

“哇……”一阵阵尖叫,在她下车后此起彼伏的响起。

记者疯狂了,保镖拦的有些吃力。

有几个记者已经挤到了花童身后,举着话筒和相机隔着保镖的人墙不停的拍照访问。

“柔善美小姐,你是因为要结婚,所以推掉张导的剧本吗?你做了这么多年二线小演员,这个女二的角色,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真的要放弃吗?”

“柔善美小姐,你出身平凡,对于嫁入阮氏这样的大家族,有没有一种麻雀变凤凰的感觉?”

“柔善美小姐,听说你刚进演艺圈的时候,被潜过。”

“柔善美小姐……”

记者的问题,开始一个比一个犀利,在这样的日子里,这些问题让柔善美觉得难堪。

但是更让她难堪的,是阮向东。

今天是她们两人的婚礼,出席的却只有她一个人。

她打电话过去,他只说了一句“在开会,晚些来,乖”就挂了电话。

之后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如何也打不通。

柔善美想不通到底有什么事情,居然比得上人生大事更忙的。

要不是阮家父母迷信吉时,加上她自己妈妈以死相逼,她真想脱掉这身婚纱,跑去公司和阮向东闹一场。

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至死不渝的男人,为何要让她独自面对这样的窘境。

没有新郎的婚车,新娘独自走过红地毯的婚礼,她难堪的面皮都发了红,直烫到了脖子根。

眼下,也只能赶在记者发现新郎没有出席婚礼,问出一些犀利晦涩的问题之前,赶紧进酒店。

想着,她加大了步伐,也顾不上什么淑女形象,大步朝着丽都金华大门内走去。

“啊!”可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和她作对,左脚脚踝忽然扭了一下,她瞬间以狼狈的姿势跌到在了地上。

一个话筒不偏不倚的送到了她的红唇边:“柔善美小姐,请问阮总呢?”

终于,有人发现新郎倌不在场,柔善美知道,要爆发她第二轮的难堪了!

“是啊,新郎呢?怎么就新娘一人,柔善美小姐,新郎是不是逃婚了?是不是不想娶你?”

“柔善美小姐,你是不是被逃婚了?”

“柔善美小姐,之前的结婚信息和今天的婚礼,是不是你个人的炒作,想借着阮总上位。”

“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攀上阮总这高枝……”

一个个许多的问题,让柔善美脸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

她本来以为身份不是问题,地位不是阻碍,只要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就会得到别人的祝福。

可是好像她错了,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她在攀龙附凤,都觉得她是乌鸦飞上枝。

是不是阮向东也是这样想的,觉得和她一个二流小演员结婚很降身价,所以故意以忙为借口,不参加婚礼?

心口疼疼的,眼眶涩涩的!

柔善美尽量想保持笑容,眼泪却还是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委屈,满腹的委屈。

正落着泪,一双大手忽然有些粗鲁的扯住了她的臂膀。

“小祖宗,你哭什么,给我笑,笑啊!阿东的爸妈看着呢,别让他们不高兴,他们好不容易同意的你们的婚事,起来,赶紧进去。”

上来拉扯她的,是她的生母柔彩君。

她随母亲姓,是因为她是个父不详的私生女,当时阮向东向家里说要结婚,阮父暴跳如雷的模样,柔善美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现在听柔彩君这么一说,她忙擦干了眼泪,笑容满面的站起来,忍者剧烈的腿疼朝着酒店里走去。

她的心中,一遍遍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向东是爱我的,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深爱,至死不渝!

半个小时后,阮向东才姗姗来迟。

因为时间问题,他都来不及换上那套她亲手为他设计选料的银色燕尾服,只穿了早上出去办公时候的黑色西装,草率的就站上了台。

“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柔声的道歉,模样看上去有些疲倦。

柔善美心头的委屈,在这一声温柔的对不起中,瞬间消弭散去,替代的是一抹自责。

他这么忙,她还误会他是因为觉得自己的身份丢他脸所以不来参加婚礼,她真是个不合格的妻子,一点都不体恤他!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