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千金逆袭记在线阅读

炮灰千金逆袭记

见汐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43.9万字

9.3分 22人评分

说好的病秧子老公,怎么突然变了?不止高冷腹黑,体力还好到令人发指。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逃跑

H国云市某一处大深山中

“小北,快些逃吧,你不能被他给毁了。”

李小琴目光一边瞟向被她锁着里屋的男子,一边将鼻青脸肿的鲁小北推出堂屋外。

鲁小北一手扯着自己被撕烂的小碎花褂子,一手拉着李小琴不放手。

“不,妈我不能走,我走了你怎么办?他会打死你的。”

隔着破旧的泥砖瓦房内,传来男子阵阵的咒骂声,“鲁小北,你个扫把星,丧门星,老子供你吃,供你上学,你给老子睡几夜怎么了?老子肯睡你,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你这天煞孤星的命,谁敢要你?”

粗鄙的话一句连着一句,从锁在屋内男子口中传出,鲁小北对这些话已经习以为常,红肿的眼角,透过一丝余光,扫了一眼泥砖瓦房的铁制网格窗户,又转头对着李小琴说:

“妈,我们一起走,离开这里,我们一样可以活下去。”

李小琴摇着头苦笑两声,抹抹泪推开鲁小北,转身匆匆回到屋内,没一会又折了回来,手里多了深蓝色粗麻布袋子。

“这里是几件换洗的衣服,你走吧,云寨村本来就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话音落下,几颗滚烫的泪水又滴落在鲁小北的手臂上,李小琴从粘满黄泥土的黑色裤袋里掏出一堆零碎的散钱,抽泣两声又急急的开口:

“小北,七七八八加一块,也有500块左右,这是妈这些年攒下的存款,供你到宁城问题不大,千万注意别弄丢了。”

也不管鲁小北同没同意,将钱分成两份,一份放进她皱得不成样的黑色裤袋子里,一份放进她拎着粗布麻袋里,用衣服包裹着。

“这钱给你分开放,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也不至于落个身无分文,你自个要将这些东西看好。”

“不,妈我们一起走,我不能丢下你。”

红着眼眶的鲁小北快速套了件外褂子,将扣子扣好,拉着李小琴就要下山,她不能将这个守护她十年女人丢在这里。

李小琴试着挣脱好几次也没挣脱开,看着执拗的鲁小北,心底是又气又急。

“小北,你听话,妈生下来就是这云寨人,又能逃到哪里去?你不是一样,你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回去找你父亲吧,虎毒不食子,他再怎么狠心也不会像里屋那个畜生那般对你。”

倔强的鲁小北,全当没听见她的话,依旧自顾自拉着李小琴往那蜿蜒曲折的山间小道上跑。

她比李小琴更了解破屋里的那个男人,宋二牛好吃懒做不说,打起人来心狠手辣,根本不会顾及李小琴与他的夫妻之情,若是她今天独自逃跑,李小琴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小北,你这孩子怎么这般固执,我不能走,我要是跟着你走,我们两都逃不掉,难道你真想被宋二牛qiangbao吗?”

这一句话震得鲁小北硬生生停住脚步,可她也只是愣住片刻,便马上又是提脚上前,不管身后李小琴的奋力挣扎。

刚下过细雨的山路有些滑脚,李小琴个子瘦小,被鲁小北几个快步拉扯就摔倒在地,她这一摔倒,顺势就拉住路边一根长满绿苔藓的小树干不放手。

“小北,妈知道你孝顺,妈能有这个福气领你做女儿,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你听话好不好?妈在这大深山里住了半辈子,很了解云寨的规定,嫁为人妇的女人,是不可以随便离村,你带着我根本出不了村。”

赤红着眼的鲁小北,有些气愤地瞪着地上的女人,李小琴就是个典型的农家妇女,思想守旧,且是一个极度认命的女子,她嫁给宋二牛这些年,挨打受饿是家常便饭,可她从来没想过离开这个家,就算死在这里她也只会认为这是命。

“他不是你的丈夫,你留下来也只有死路一条。”咬着牙根,她再一次愤愤的开口。

半山腰上破旧的泥瓦房里又传来砰砰砰的声音,听的李小琴又是惊慌又是恐惧,两腿蹬着着不远鲁小北,催促她快走。

“小北,门马上就要被砸开,你快走啊……”

只差下跪救她的李小琴,急得眼泪直流,看着鲁小北依然犟着不走,心底一个着急就脱口而出:“你天煞孤星的命,我跟着你也只能死路一条,你就当放过我,快走……快走啊。”

即便再怎么洋装冷漠坚强的鲁小北,终归抵不过她这一句话的打击,双腿一阵发软,微颤着身子往后退了两步。

泛白的双唇张了又合,一种无以言说的委屈爬上她的心头,她想辩解,想试着为自己解释,可她又该怎么解释?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一个丧门星,你也就真的只能是一个丧门星。

豆大的泪水,终是夺眶而出,滑过她红肿而倔强的脸。

“对不起,这些年是我拖累了您。”仰起头,鲁小北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吸了吸鼻头,又抬手擦掉泪水。

“妈,好好活下去,等我回来接您。”

摊坐在地上的李小琴,这才知道自己口快说了什么,倏地从湿泥地里爬了起来,冲过去一把抱住鲁小北,刻意压抑的哭声断断续续的开口:“小北啊……我的小北,不是妈狠心赶你走,妈不想你像妈一样过一生,你离开这个地方还有一线生机,留在这里只能被那个老头子毁了,我们十年母子情份,我不能看着你被毁掉。”

泪水再一次模糊了鲁小北的双眼,她挺直着纤瘦的背脊,伸手将妇人轻轻的抱住。

“你个小贱人,还想逃?”

身后一阵扯着嗓子的怒骂声传来,里屋的宋二牛费了好大一番劲,将本就破败的木门砸开,颠簸着脚,向着鲁小北的方向追来。

没待鲁小北回神,就被李小琴狠狠的一把推开,“快逃,去隔壁镇子里坐车,逃得越远越好,永远也不要再回这里,妈不会有事的。”

宋二牛腿脚天生残疾,走起路来不利索,遇上这种陡峭蜿蜒的山路,走的更是吃力,一边摇晃着身子,嘴上依旧没停下。

“你个丧门星,养条狗都比你强,供你吃,供你穿,不知道报恩还动手打老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白眼狼。”

鲁小北双手紧握成拳头,指尖深深扎进手心,她好恨,她想杀了这个男人,伴随着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想法,她挑开目光,落在一旁的杂草堆里,看到一块棱角锋利的小石块,眼里的狠厉慢慢浮现。

“还愣住做什么?逃啊。”

李小琴不知是不是看穿她的想法,又狠狠推了她一把,才将她推醒,醒神后的鲁小北也被自己这个念头惊得一身冷汗。

看着越来越近的宋二牛,她咬咬唇际,湛黑的眸子再次蓄满泪水,喑哑着嗓子坚难地吐出一句:“妈,等我。”

转身向着山下疾步跑去,耳际旁呼呼刷过的风声,将李小琴隐约而悲惨叫声变得越来越模糊,泪水如决堤的溃坝,喷涌而出,鲁小北只能在心底一次次祈祷李小琴不会有事,能等她回来接她。

在云市的大山深处,云雾缭绕青山绵延某一处山头的半山腰上,三间黄泥土砌成的破旧泥土房,夏日如火炭般灼热,冬日如寒泉般冰冻,就连让人格外向外的春天,也是潮气湿重的让人多待一分钟都会觉得是煎熬,而这就是鲁小北被亲生父亲寄养的地方。不……准确来说是抛弃。

十年前她被鲁柏青送到这个地方,她知道自己其实就是个孤儿,从母亲死去的那一刻,就注定她只能靠自己走完余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