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宋锦绣在线阅读

皇宋锦绣

十年残梦

历史 / 两宋元明 · 384万字

6.1分 42人评分

宋朝在文治上面做到了顶峰,诞生了无数可以铭刻到历史上的人物,大文豪,政治家,圣人,军事家,却被蛮族攻破,历史沉沦。
穿越本应该死掉的仁宗二子,改变必死的命运,改变将靖康之耻,系统在手天下我有,看一介皇子如何,祛除弊政,强悍自身,追亡逐北,一统天下。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穿越北宋

京杭大运河上,大小沙船挤得密密麻麻,一幅繁忙的景象。

这条连接中原大地从长江到海河的运河,从东周时期就开始筹划,隋炀帝时期开始正式开凿,他为了开凿这一条河,落得国死身灭,让唐朝捡了便宜,这一条贯通南北的交通要到,却从此开始,影响了整个中国。

从唐开始,这一条河就对南北交通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宋元时期更是达到了极致。特别是宋朝,定都本来选在洛阳,那是几朝古都,无论位置,还是基础都没有的说,因为运河的关系,最终定都开封。

汴梁也成为运河最重要的枢纽,无论是跟洛阳通过黄河水上联络,还是跟河北山东,甚至是南方联络,都紧密了许多。

宽广的运河河面上,一条200料三桅沙船,缓缓的开行,这是运河上面,最主要的船之一,运河水面虽然宽阔,无法跟无边无际的大海相比,400料已经是极限了,大部分都是150料到300料之间。

每年漕运的时候,才看到大量400料的大船,从南方向北方开行,此时正好吹着偏南风,只不过角度稍稍有些偏,艄公很熟练操纵着帆,半挂着的船帆,推动着船缓缓向前。

两侧的艄公和水手,用桨推动,沙船在平稳的水面上开行,速度不快,比步行还要慢上几分,没有洋流的水面上,船显得平稳异常。

天近黄昏,前方码头已经不远了,船上的艄公正在商议着晚上的活动,远处偶尔,会传来艄公的歌声和一些纤夫的号角声。

船上借着西垂的太阳,一个小小的身影木然看着外面,无边的风景,在赵信的心中留不下痕迹,见惯了21世纪的浮华,哪怕运河上面千帆万船,都激不起他心中的涟漪。

终究是回不去了,在3天之前,赵信附身到了这个稚童,收到不多记忆之后,才发觉他穿越到了北宋仁宗年间,闭眼千年,暗探造化弄人。

穿越之前的赵信,是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宋史方面的博士,20多年的苦读,让他学有所成,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刻,却穿越了。

没有镜子看到自己的样子,胳膊还是腿,都细嫩的要命,不会超过7岁,幼小身体,又受到了他记忆的冲击,记忆支离破碎。

,为数不多的记忆之中,是一个忠厚长者般父亲和慈爱的母亲,更加显赫的还有他们的身份,皇帝和皇妃,还有他的名字,赵昕,皇二子赵昕。

孤儿长大的他,依靠能力一路从偏远山区考入北大,师从北大最著名历史学者,马上博士毕业的他,有很大可能留校任教,也算是鲤鱼跳龙门,知识改变命运的典范。

谁知道,却穿越到北宋,这是何等的讽刺,他还准备报效家乡父老,毕业之后就带一个项目回去,一切都在他穿越的时候,戛然而止。

一处普通的民墓,却发现了宗室才有资格拥有的殉葬品,而且数量不菲,本应该是区级文物开发的东西,一路惊动到了中央文物局和故宫博物院,包括他在内的一大批精干力量进入到古墓开发。

在探墓的时候,赵信发现了一块金牌,并且一不小心刺破了手,血滴金牌之上,金光大作,骤然形成黑洞,强横力量在瞬间破开了一切虚无。赵信的身体被瞬间毁灭,灵魂却被庞大的吸力吸引。

金牌带着他穿过了千山万水,再也忍受不了,这才昏过去,醒来之后,就是魂穿了这里,赵信穿越了,成了北宋仁宗儿子赵昕。

穿越之初,连身处何方都不知道,足足用了3天的时间,整了支零破碎的记忆,他是北宋仁宗第二子,本应该待在北宋宫廷的他,不知道因为何故,被仁宗秘密送回苗家,苗家不敢留在汴梁,他送往保州的庄园,对外的身份,是苗家庶出的四少爷苗定。

“四少爷!”门外传来的银铃般的声音,相当的悦耳。

门帘被掀开,两个不足十岁,身穿绿衣的丫鬟走了进来,她们是苗家的丫鬟,左边的圆脸的叫如意,右边稍稍尖脸的叫绿荷。

两人对赵信施礼后,告知赵信,南乐到了,要停船一段时间,补给一些必需品。

南乐县,赵信在心中迅速的回忆,赵昕身体之中的记忆不多,也有些支零破碎的,更多的是宫廷之中。

作为一个历史学博士,还是专门研究宋朝,稍稍一想就知道了南乐是哪里,他们所在的京杭大运河上,运河上面的南乐,是后世河南的南乐县,隶属于的北京大名府,是大名府十三县之一,也是联系比较紧密,较为富庶的县。

宋朝的北京,和后世的北京完全不是一个地方,是北宋四京之一,具体的位置在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后世北京在北宋,是在辽国的手中,是幽云十六州的幽州。

北宋永远的痛是失去了幽云十六州,不但让整个北方无险可守,也让中国丧失了传统的养马之地,终宋一朝,一直都缺马,甚至宋初威震天下静塞军,也因为缺乏承载重骑高大战马,而逐步的消失,这恐怕是宋朝永远的痛。

北宋四京之一的大名府,管辖的范围极为庞大,下辖十三县,南乐属于其中之一,距离大名不算远,只有60里不到,夜宿南乐的话,按照普通的额船苏,两天就可以抵达大名府,如果风力帮忙的话,一日也就差不多了。

北宋的北方重镇,永远都忽略不了大名府,赵信清楚大名府在北宋版图上面的意义,每每宋辽紧张,就会派遣宰相亲领大名府,职宰三朝的韩琦,是大名府的定海神针。

从他成名之后,每一次辽宋之间摩擦,都会由他坐镇大名府,大名府也就成为了政治军事重镇,当然了,这个时候,三朝元老的韩琦,此时还刚刚崭露头角,是范仲淹的庆历革新的一员,是其中核心人物。

庆历三年,公元1043年,算的上是北宋的一个重要的节点吧,这一年,范仲淹连续谈何吕夷简,得到了仁宗的信任,开启了影响力巨大庆历新政,哪怕这一新政一年四个月就宣告结束,却是变法派和守旧派的开端,影响了之后接近八九十年的北宋。

最恢宏的时代开始了,可惜赵信无法参与其中,不单单因为他是仁宗的儿子,还有就是,他的年龄,生于1039年,也就是宝元二年的他,年方四岁,甚至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离开了北宋宫廷,远赴保州,别说无法影响朝堂,就连自身安全,都存在着很大疑虑。

一件事情一直都萦绕在他心中,皇二子赵昕,历史上,是死于庆历三年元月,此时,已经是庆历三年的十月,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历史发生了改变,还是真正的历史,被掩埋在皑皑黄土之中。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