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萌萌哒:夫人,你好甜在线阅读

医妃萌萌哒:夫人,你好甜

花大才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36.4万字

9.9分 12人评分

说她装,她,“人是铁范是钢,一天不装憋得慌!”
说她废,她,“呵呵,过来试试?小爷分分钟教你们做人!”
说她太爱钱,她,“脸是身外之物,可要可不要,钱是必要之物,不得不要!”
她在外嚣张放肆,却独独碰见他就要绕道走。
她:“这位王爷,据本神医看,你印堂发黑……”
他一把抓住想跑的她,邪邪一笑,“印堂发黑,身中剧毒是吧?那神医还不赶紧过来给本王治疗~!”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她来了

是夜,伫立在大厦顶楼,万家灯火一览无余,美入人心。

可索念卿觉得这景色,美得凄凉。

“我所学的一切,包括这二十年的每分每秒,都奉献给了这张芯片,为了成就研究所,可到头来,连你都怀疑我?”

她说着,眼里流露出的凄凉和淡淡的嘲讽似乎在这夜里闪着光一般,清晰可见。

对面的男子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枪正对着她,开口的语气带着不可忽视的嘲讽,“阿索你别狡辩了,芯片被盗,唯一有嫌疑的人,只可能是你!”

芯片记录了全世界最先进的的医疗系统的全部信息,是无价之宝。

话音还在耳畔回荡,但她依旧觉得不可置信,“可是,豫,你是我最信任的……”

她的话,还有一个“人”字没有说完,对面的人就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掐住脖子,将她抵在身后的护栏上,他缓慢的语气里却透露着他急切的心情,“芯片在哪里?”

“你说…什么?”她看着他的双瞳,不敢相信他刚才的话。

原来,于他来说,他和她之间,除了芯片,再无其他任何关联,原来,一直想得到芯片的人,是他……

“别装傻,芯片在哪里?”他又说了一遍,眼神闪烁着狠厉。

她张了张口,却没有声音,他眼里顿时充满了血丝,加大了掐她的力度,“芯片,芯片到底在哪里?!”

“你…得不到的,”她被掐得很难受,一字一顿,但她的眼里的冷冽,彻底激怒了他。

他扔掉手里的枪,掏出了腰间的刀,高高举起,刀刃穿过风,发出的“咻”的声音清晰可闻,然后“噗”一声,没入了她的胸腔。

血溅到他脸上,看着狰狞无比,他像是疯了一般,“你到底说不说!”

“呵呵…你…得不到的…呵呵…”伤口不断的冒血,可她却在笑,仿若感觉不到痛。

“你说不说?”男子怒气难挡,说着就又是一刀扎进她的胸口,“芯片在哪里?你到底说不说!”

“说不说?说不说…说不说!…”

第三刀,第四刀,第五…

他每问一遍,就将刀刃狠狠的扎进她的胸口一次,直到,有血溅到他的眼睛里,而她的身体,也布满了可怖的窟窿。

她张了张嘴,却再也发不出声音。

“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他顿时眼神变得空洞,如一个傀儡,二十年终落得一场空。

他手一松,没了拉着她的力量,她的身体一下就翻出了护栏,耳边似乎有狂风在呼啸,可她的眼神,一直保持着刚才看着男子的方向…

一切的背叛,都来自于信任,若不是她那么信任他,又岂会遭他背叛?

所以,她活该。

-

诛瀚国,沧都城。

耳边不断传来车轱辘转动的声音,女子靠着马车壁浅睡,马车却忽然停了。

她睫毛轻颤了两下,睁开眼怔了怔,刚才的梦,是她九年前穿越之时的事,可是,现在回想起,心痛也还是那么真切。

管家的声音传来,“二小姐,要到城门口了,下车吧!骑马回府。”

虽说是喊的二小姐,可这语气带着嘲弄。

“骑马?”索念卿绣眉微颦,骑马,好让全城人都看清她索念卿是如何落魄,如何无能的?

好,不错,骑马就骑马!

为她准备的马匹算不上什么好马,但也算高大,也对,越高让她没办法上马才好,那样她更难堪。

只可惜,她不会让他们如愿。

索念卿轻轻抚了抚发亮的马鬃,在管家的注视下,只见她轻轻一跃,飘逸的长发潇洒的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她的动作一气呵成,眨眼间便已经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

她淡淡的扫了一眼身后刚才还对她一脸不屑,此时又盯着她看的管家,对旁边的丫鬟道了一句“汀兰我们走”,随即便扬长而去。

管家愣在原地,他来索家管事的时候索念卿已经不在家了,传说索念卿是个废物,可谁来告诉他,一个废物,是怎么做到她刚才那样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她策马离去的背影,又是让他如何联想到巾帼不让须眉的?

索念卿一路对于路人的各种鄙夷不屑置若罔闻,直到一行人停在索府门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日子特殊,索府门口跟商场减价似的,围得水泄不通。

一眼看去,索家一大家子人真不少,男女老少个个衣着华丽,只是里面怕没一个有人性的,不然当初也不会把个九岁的小女孩送到青石山去受罪。

她的目光却忽然停下了,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自然是因为那个人显眼。

一身的淡色冷月缎,也掩不住他浑身张扬着的气势,肌肤如玉,眼若星眉似剑,薄唇紧闭着,散发着魅惑而又狂野的气息。

美倒是美,不过这是哥哥还是弟弟?

索念卿在看他们,同样,他们也在看她。

她好像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身形瘦削,肤色也暗,若不是马背上的她还在眨眼,恐怕都有人会怀疑她还是不是还活着。

索念卿的目光还没从美男身上收回来,忽然,手腕就被一股力道抓住,用力一拉!

“二妹妹我扶……”

话未说完,伴随着一声尖叫,索念卿整个人就马背上栽下来,脸朝下摔了个结实!

不过那声尖叫并不是她的,而是刚才要“扶”她的索家大小姐索婉心。

“撕拉”一声,接着又是“砰”一声,她的袖子钩在了马鞍的钩子上,顿时,纤细的手臂就露了出来,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她皱了皱眉,钩子把她的腿也钩伤了。

“二姐你干什么,你压着大姐了!”

另一个女声响起,随即就将手被索念卿压了一下的索婉心给扶了起来,一脸嫌弃的看着索念卿,这是索家三女儿索童欣,学武很有天分,很是受宠。

“小姐,没事吧小姐?”索念卿的丫鬟汀兰赶紧拿过来一件披风盖住索念卿果露在外的手臂。

虽然索念卿的手臂马上就被盖住了,可她手臂上的那些深浅不一的新伤旧伤还是清楚的落入一个人的眼中……

任由汀兰拉着给自己披上的披风,露个胳膊而已,倒没什么,但若她真是古人,她不敢保证会不会当场掐死这个拉她下马的女人。

对于斥责,索念卿还是没回答,忍着疼爬了起来,裙摆遮住了小腿的血迹,根本没人知道她受伤。

“这不怪我,”她淡淡的说,语气平静至极。

是索婉心拉她下马,何况,她才是受伤的人。

四周有人唏嘘,都是说她煞气没除尽,活该之类的。

“不怪你?”索童欣立马就不悦了,想不到九年,索念卿还真学到了点东西。

说罢,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索童欣就已经一步跨到索念卿面前,伸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拖到马车旁,“咚”的一声将她的头撞在马车上。

围观的人皆是一颤,想想都觉得疼,同时又幸灾乐祸,因为那个被撞的人是索念卿。

“你犯了错还不承认,我今天就要替爹教训你!”索童欣怒喝着,眼神里放出狠毒的光芒。

说着她又拉着索念卿的头发一下撞在了马车上,“你认不认错?”

索念卿没说话。

索童欣见她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拉将她的头一下又一下狠狠的网马车上撞,还一边狠道:“你认不认,认不认?认不认!…”

伴随着“咚咚咚”的声音,一阵一阵传来的痛处,让索念卿大脑清醒不已,而她又想起了前世,她被一刀一刀贯穿的画面。

那时候,他也是这么问的,你说不说,说不说,说不说!…

忽然,一道冷光在她的眼里闪过,只是一瞬间,但索念卿不会知道,她的眼神还是被那冷月缎男子捕捉到了。

“知道了,”她低着头,说了三个字。

她这种懦弱、无能的样子,正是索童欣想看到的,她仰起头,一脸得意,“知道错了?这不就对了。”

索童欣冷哼了一声,便转身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道:“爹,娘,我们去进去吧。”

围观的人就七嘴八舌说起来,全都是指责索念卿的,无一例外。

看着索家进府的背影,他们一群人相处多和谐啊,是吧?

都拿这九年来说事是吧?九年不够长,九年的苦还不够多是吧?

是,索家二小姐原先可能是真体弱,在送去青石山当年就死了,可是……

她来了!

她不是那个九岁任人拿捏的索念卿!

九年,多少的苦,她都全部替那个小女孩受了过来,一天不少,一分不差。

看着消失在走廊后一群身影,她美眸微微眯了一下,别说九年不够长,足够你们偿还一辈子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