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门嫡女在线阅读
会员

望门嫡女

麟凤舞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28.8万字

8.1分 小编评分

前言:爱得最深、伤得最深的那个人是你,天下可以拱手让人,唯独这份爱不能退步。
一觉醒来,她成了秦府不受宠的六小姐,一场阴谋还是意外?错嫁宫王爷次子宫染夜为妾。
上夺君心,下斗众妯娌,个个不是省油的灯。
人羡她金衣玉食,却殊不知这深宅大院,左一个深渊,右一个深坑。
外表看似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而是一头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晴天万里,哪来的霹雳?
从她生下女娃那一刻,一向待她慈祥又温柔的婆婆——变了。
定下规矩,谁能先生下男娃,谁便是一家女主。
好样滴,老娘还不稀罕待在这个家,卷铺盖拐走你儿子。
“娘子,我们临走前身上所带盘缠不多,怕是只能挨过几日。”
“没银子想法子赚钱。”
“可是。。。。。。我从小到大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懂得怎么赚钱?”
相公你咋就这么没用?这一家三口还指望你来赚钱养活俺娘俩。
“我养家,你带孩子。”
不靠娘家、婆家拿来一分钱,仅凭一家小小的店铺,三个月后经营数间分店。
一位不速之客,一道圣旨掀起一浪接一浪的风波。
(本文慢热,女主非是善物,一对一,敲门群:221908189)
姐妹文连接:
庶女传奇,绝对赞!
【庶难从命】妖竹儿http://read.xxsy.net/info/379288.html
好友连接:
玄幻奇迹,绝对赞!
【惊世陌华】听语邀歌http://read.xxsy.net/info/374371.html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当今天下分为五国,麟国、齐国、周阳国处于东、西面,是五国中最茂盛的三国,北陵处南方,鳌江国处于北边,五国中最具有实力便是麟国和齐国、周阳国,其他二国也都不容小瞧,五国虽是不同法制,却唯一一条是当今老百姓必须依顺,那便是婚姻制度。

男女并不平等,男的可以三妻四妾,女的只要踏进婆家,就算被休也不能捞到半点好处。

而当今老百姓非常重视这点,也有很多风俗,未嫁女子不许出门抛头露面,理当待在闺房刺绣弹琴写作,到了适当婚嫁年龄就必须顺从父母之言,女子并未有权利说不。

官宦人家的小姐,那就另当别论,每年都会挑选十名官宦家小姐选秀,十日之限内,让几位未娶妻的皇子从十名闺秀选出几名,其余有的会安排和亲。

麟国、齐国、北陵国有三大美男之说,据说麟国太子傲云面如冠玉,风流倜傥;齐国朱菱殿下美髯白皙,温文尔雅;北陵国姬如风太子神清骨秀,文成武德。

三位太子却至今未娶。

很多官宦家的小姐为了能嫁给三大美男之一,煞费苦心,收买宫中大人物,打扮花枝招展,只为博取美男倾心。

麟国。

京城都位于东方,东街两旁大宅子大多都是官宦府邸。

秦府坐东朝西街,当家秦阳炎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秦太傅,娘亲曾是麟国君王奶娘,共有三房妻妾,七位儿女。

大夫人吕氏是齐国郡主,膝下有二女,长女秦玉已嫁于岭南王为妻,温柔体贴,典型贤妻良母,深受岭南王宠爱。

二女秦凤舞在众家姐妹中派行老六,长相清秀,肤如凝脂,楚腰卫鬓。可惜打从娘胎生出来就是个弱智儿,口齿不清,眼神空洞。是在这个大家庭里最不受宠的小姐之一。

二夫人柳姨娘出自名门望族,育有一子二女,秦昭阳排行老二,已有二十五,年轻有为,文武双全,经父亲引荐,伸任太尉。

秦若溪排行老三,刁蛮任性,自认清高,总爱拿年小她五岁的秦凤舞寻欢,深受父亲喜爱。

秦梦瑶排行老四,十六岁便嫁于年长她十几岁的麟国君王为妃。

三夫人周姨娘出自官宦,育有二子,秦槐玉排行老五,风流非他莫属,成天懒散好赌,不久前刚被逐出家门。

秦翼峰排行老七,年仅十六,熟读名著古诗,文质彬彬,长相异常俊美,堪称四大美男之一。

此时,正是月满十五,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

秦家后院一家人聚在凉亭上吟诗欣赏月景,唯一秦家六小姐秦凤舞闷在屋里,丫鬟胭脂怎么求她都不肯出来,不吭不应也不答,这可急坏里屋外胭脂。

“哎哟,我的小姐啊!整整一天了,可别闷坏了身子,你急死奴婢了。”胭脂站在屋外来回走去,屋内烛光忽闪忽亮,任她怎么叫怎么喊,屋内却是久久不回话。

“什么事在此大呼小叫?”一声冷冽的声音从长长回廊传来,声音不大,却透着深深威严。

胭脂愣了个神,目光移向身穿大红色女子身上,敛起视线,稍声道:“锦姐姐,你来得正好。方才老爷让我叫六小姐一起赏月,可任我怎么叫,小姐就是不回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说到这,胭脂脸色一闪而逝犹豫之色。

“慌张什么?”大丫鬟锦玉脸色一怔,步伐轻盈走近门边,睨了眼屋内,轻声唤道,“六小姐……”

屋内却迟迟未传来应声。

锦玉理了理思绪,转身推开门边窗户,愣是一瞧,傻眼了。

柔和月光从东窗进来,被镂空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和灰黑的混合品,偌大屋内隔着屏风,隐约透着纯白色屏风,清秀看见躺在床上浑身冰冷的年轻女子,姣好的容貌上显得几分苍白,纤纤手腕轻轻垂在床沿下,一条狡长伤痕溢出嫣红血液,地上一滩血早已凝固。

茉莉的幽香混合着血腥味充斥着整间屋子。

“……”站在锦玉身后的胭脂早已吓得脸色苍白。

在这个家,没有她立足之地。

爹不疼,娘不爱,任由庶姐欺负,她虽是弱智儿,但是人的总会有情感,也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大夫人常在她面前丝毫不掩饰心中抱怨,总会说若是一辈子痴痴颠颠,还不如跳河自杀,免得丢她颜面。

这种生活,她决定了此一生。

清晨,小街是静谧的。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小街便迎来了一个温馨的晨,此时,小街的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晨光中,道旁的柳树低垂着头,柔顺的接受着晨光地淋浴。

秦府内堂传来阵阵哭泣声……

棺木旁边,一个身穿金黄色锦袍的中年男子紧紧抓住那双冰冷的手,低低哭泣,炯炯有神的眼眶积满泪水,睨望着躺在棺材中的女儿,年纪轻轻就这样走了,心中难免有一丝不忍。

此刻的秦阳炎身上找不到一丝威严,反倒像是寻常慈父的模样。

平时秦凤舞痴痴颠颠,就连说一句话都不完整,难免会对她有些冷淡,可毕竟是血浓于水,哪个做父亲面对女儿的尸体会不伤心难过?

睨望着躺在棺材脸色苍白的秦凤舞,他心底闪过一抹愧疚。

吕氏坐在一旁逝去眼角上泪水,眼眶里泛着晶莹的泪水,哽咽着声音:“都怨我,再怎么生气也不该在这孩子面前说那些话,是我害了舞儿……”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