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扈闲妻:无良相公别耍诈在线阅读
会员

跋扈闲妻:无良相公别耍诈

端木未亚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60.4万字

7.0分 13人评分

她,当朝丞相之女,东朝四恶之首!
流氓不可怕,最可怕是流氓有文化!所以我要做一个有文化,有道德,有素质的三有流氓!誓将天下美人一网打尽!
传闻,她曾经当众扒了三个皇子的衣服,使得众皇子谈她色变!
传闻,她曾经带着恶奴横行于京城大街上,见到美男就抢,弄得男男自危!
传闻,她带着其余三恶流连于花街柳巷,人称浪荡小姐!
岂知流氓纨绔的外表之下竟是一个强悍凌厉的灵魂?
+++++++++++++
他,侯爷世子,东朝四公子之首!
谪仙出尘之姿,红衣如火,翩跹飘然,绝色倾国。
偏偏身体孱弱,性格孱弱,备受父亲厌恶,入京为质。
以我之身,代人之悲欢喜乐,浮生面具三千个,谁人共我长歌?
红衣下的深不可测,孱弱性格下的腹黑霸道,又有谁知?
+++++++++++
当一个纨绔跋扈的女流氓遇到了一个外表软弱,实则内心强大的假仙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当她一句“我的人,谁敢动?”,冰封的心自此为她敞开,他发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护她一世安宁!
当两个东朝之首像火星撞地球般噼里啪啦碰到一起后又会发生什么?是她压倒他?还是他压倒她?
【英雌救美篇】
“我说,李老大,你们知道你们错在哪里了么?”某人摇摇手里的折扇,抖着腿扬眉问道。
“我知道!”一个男子举手,很是认真的回答:“我们错在不该出现于您的面前,也不该出现在大街上影响市容,更不该浪费粮食为非作歹!”
“错!大错特错!”某人合拢手中的折扇,直直指向他们,道:“你们今天就错在不该调戏美人!尤其是这么诱人的美人!”
“是,是我们的错!”鉴于上次被暴打的阴影,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孺子可教也!毕竟这么好看的美人要调戏也该是我调戏嘛!”
啊啊啊…一排乌鸦从所有人头顶飞过,围观的众人叹息,还以为她有什么正义感了呢!原来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们强烈同情丞相大人,生女如此,老脸无光啊!
*
【强横篇】
“我的人,谁敢动?”天真烂漫的笑颜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愈发凌厉慑人的眉眼。
她扶起面色苍白的孱弱男子,将他抱在怀中,宛如地狱修罗般的眸子狠戾的扫过所有人:“以后谁再敢欺凌他,看不起他,就是和我作对!我必将让他生、不、如、死!”
“微之,从此之后我就是你的依靠,你无须害怕什么,得罪你的人就要毫不客气的奉还给他千百倍,我且在这里看着!看谁敢妄动?”
望进那双闪烁着琉璃光泽的琥珀色瞳孔,她的眸色温柔醉人,坚定的告诉着身边的孱弱男子。
【至死不渝篇】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随我一起去么?”
“这是自然,天上人间,黄泉碧落,只要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所在,此生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那么,我必然不会死,皇天后土可鉴,我…可是舍不得你死!”
“无所谓,你死了,我会让整个天下为你陪葬!”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午后宁静的山林中传来清脆的鸟鸣声,金色的阳光斜斜地射入浓密大树的枝桠中,细碎的光芒在地上形成一块块斑驳的光影,林间拂过一阵清风,透着一种闲逸悠然。

然而树林中传来一道脚步声,紧随其后的是更多的脚步声,凝滞的杀气,吓飞了栖息于林中的鸟雀。

此刻,密林深处正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截杀。

清灵的长发少女喘息着靠在一棵树上,全身被鲜血染红了,唯有黝黑的眸子深沉如暗夜,她缓缓抬起头看着所有向她慢慢靠近的人,眼风所到处,是一种似要出鞘的利剑般的厉烈,令少女看起来隐隐有着一股肃杀之气!

“大长老,你何必这么兴师动众的,找这么多家族的人来,是打算对我格杀勿论么?”

她嘴角扯出一抹轻讽,擦去手臂上流出的鲜血,冷冷问道。

“风君遥!你违背祖训私练北冥神功,长老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机会,只要你废去一身武功,离开风家,永远不踏入风家一步,就不再追究,可你竟是这般不识好歹!非要逼得长老们截杀你!”

一个面相忠厚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义愤填膺的指责道,只是他眼中闪过的精光和幸灾乐祸出卖了他。

“二伯是不是期待这个很久了?你儿子资质平庸,只要有我在一天,他就不能继承风家,你很急,现在我落到这般地步,不就便宜了你的儿子么?或者说,你们在场的所有人不都打着家主这个位子的心思吗?”

嘲讽的语气,冷冽清澈的目光使得在场不少人心虚的低下头,不敢与那双清透的眸子对视,他们的想法在这双眸子的主人面前无所遁形,被暴露于人前。

“所以,大长老,还是二长老,或是三长老,以及其他长老,叔叔伯伯,你们不要说这些个冠冕堂皇的话,我学北冥神功又如何?我学它也不是一两天了,你们不会真的愚蠢到现在才发现,还不是仗着爷爷刚刚去世,我的地位不稳固,千方百计的想要取而代之,说到底,你们截杀我,不就是为了个风家的家主之位?”

“风君遥,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也无须掩饰!凭什么要我们听你一个小毛丫头的?家主之位,自是有能者而居之,你就算在剑术武道是天才又如何?若论起人情世故,我们哪个不是胜过你的?无奈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所以,今日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我是白痴才会相信你们!废了武功?离开风家?哼哼,恐怕前脚我刚离开,你们后脚就会除了我,废物嘛,不需要多大力气的!你们敢说你们没有这样的打算?”

风君遥站直身体,一步步朝前走去,带着慑人的气势,杀意弥漫,周遭的树叶像是感应到了一般,不断地发出沙沙声,所有人竟被这个少女逼得齐齐后退!

“当然,我知道你们嫉妒我嘛,因为风家百年不遇的天才,你们担心我会超越你们,呵呵,果然锋芒毕露也不是件好事呢!”

她大笑起来,秀发随着她的笑声狂肆飞舞,追兵中定力不佳的当场七窍流血倒地而亡,几个长老和她的叔叔伯伯脸上不禁露出惊恐之色,这个少女的力量已经如此可怕了吗?

幽深的瞳孔染上了些许猩红,风君遥伸手指向面前的几人,道:“还有,你们毒害了我的父母,搞坏了爷爷的身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那点小九九,的确是龌蹉!”

“因此……”她嘴角浮现一抹诡异的笑,一字一句从她牙缝中迸出:“你们全要死!全要为你们曾经做过的事赔上应有的代价!哪怕我死了,拉你们垫背,也是好的!”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少女以极其诡异的身形来到他们身边,手在他们衣衫上拂过,充沛的内力顷刻间就落入了她的体内。

几人面色苍白,一屁股倒在地上,再无半分力气,不敢相信的颤抖着唇开口:“你居然已经练成了北冥神功的最后一重!是我们轻敌了!”

“那是你们太蠢了!现在该我说今日此地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了!”

“君遥,君遥!我们是你的长辈啊,你怎么敢杀了我们?还有他们,全是家族中的弟子,你当真狠得下心?”

“我狠心?狼心狗肺的是你们!权欲、野心早就吞噬了你们的良心,我又何须手下留情?”

风君遥从手中拿出一块紫色的令牌,拿在手中向空中抛了抛:“你们想要的不就是这个?行呀,我给你们!不过谁抢到了就是谁的哦!”

她用力的把令牌扔向人群,众人的眼中皆是贪婪,家主令牌?得令牌者为家主!

“给我!这是我的!”

“不是,它是我的,你给我滚开!”

所有人为着那块小小的令牌抢红了眼,甚至不惜对自己的往日的好友甚至家人刀剑相向!

几个长老和那些叔叔伯伯们全部冲了过去,顾不得虚弱的身体,也加入争抢的正营,个个大喊:“是我的,是我的,你们不许抢!”

风君遥冷眼看着这一幕,冷笑连连,嘴角缓缓流下了鲜血,她为了能够报仇,能够做到这一步,强行去练北冥神功的最后一层,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可她不后悔,这帮子肮脏的人,为了权势名利连亲人都可以不要,她又何必手下留情!

看着一个个倒在地上,两眼圆睁,脸上带着不可置信表情的人,昔日的亲人,她无声的笑了,待到最后一个人死去,她砰地一声摔倒在地,沾了剧毒的令牌是她送给他们的最后一份大礼!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