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大妾在线阅读
会员

小妻大妾

沧海明珠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36万字

7.6分 125人评分

(完结)
当纵横商界的白领穿越成二八年华的新婚小妻子,再对上风流倜傥的腹黑男,
当妖媚阴险的姨奶奶私吞了大半的家产再瞄上温文尔雅的管家大叔,
还有那些花痴婆子草痴丫头们再加上亲戚朋友一大堆男女老幼,都想着浑水摸鱼一起来搅合一番,这小日子会何等的精彩?
鸡飞狗跳的大宅门生活有木有?
精彩无比的男女双斗大法有木有?
你阴她险我算计的好戏连台有木有?
闲看落花静品香茗的美好生活有木有?
《小妻大妾》里精彩绝伦的大事小事和男人女人乐在‘斗’中的甜蜜生活有木有?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娘子。”清润中略带点稚嫩的声音把柳雪涛吓了一跳,一个激灵从沉思中回神,下意识的挺了挺腰背,却依然沉默着,等着他下面的话。

金钩一闪,眼前的大红色锦缎便被挑到一边,骤然恢复视力的眼睛尚未在那耀眼的红色中醒转过来,便再次被眼前的少年迷住。

好俊的小伙子啊!

饶是柳雪涛前生见惯了俊男美女,也不得不为眼前这个小帅哥喝彩。

卢峻熙的确是个俊美非凡的少年公子。他的眼眸如同井水般幽深淡然,鼻梁挺秀,唇角淡淡的噙着一抹淡笑,却达不到眼底,而此时他看着柳雪涛媚极一笑,好似瞬间绽放的罂粟花……妖艳芳华。

他真的是个很容易让人着迷的男孩子,男生女相,但不娘们,浑身透着一股洒脱和大气,身上穿着大红色的锦缎长袍,脖子上挂着长命锁,寄名符,腰间陪着龙凤呈祥的荷包,系着如意同心结的玉佩,乌黑的头发被高高的梳起,绛紫色金线流云的儒生巾包住发髻,细长的丝带垂到脑后,因他略略的俯身,那丝带便从他的耳朵边上荡过来,搭在肩膀上,弯曲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这男孩眉目清奇,眼眸黑亮,五官清秀,皮肤白净,鼻子精致挺翘,泛着珍珠般的光泽,细长眼眸,薄薄的眼睑,眼尾微微上挑,颇为勾人。

“娘子,发什么呆?”卢峻熙看自己的新娘子呆呆的看着自己不说话,便忍不住微笑着抬起手,在柳雪涛眼前晃了晃。

“呃……”柳雪涛很没出息的脸红了。

想自己一个二十八岁的老女人,居然对着一个孩子发呆,真真丢死人了。

而卢峻熙显然对自己这位新娶进门的妻子不怎么关心,见柳雪涛语塞,他只是无所谓的笑笑,转身坐在铺了大红锦缎绣龙凤呈祥桌布的圆桌边,随手拿起那把系了红绸子的酒壶,随意倒了一杯酒,仰脸喝下去。然后紧紧地闭住嘴巴,目光流转深沉,似是回味甘冽的酒香一样,而在柳雪涛看来那不过是小孩子掩饰自己脆弱的喉咙承受不住白酒辛辣的幼稚表现而已。

只是此刻她柳雪涛尚未摸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到底是什么状况,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坐在床上安静的等,等这个小小的新郎官儿再次开口说话,希望他能多少透漏一点有用的信息。

卢峻熙喝了一杯酒后,脸色有些微红,回过头来再看柳雪涛,眼睛里便有了几分肆意。

“娘子,来。我们喝交杯酒。”卢峻熙说着,又斟满了两杯酒,狭长的凤目轻轻一斜,用眼神示意柳雪涛坐过去。

柳雪涛虽然不情愿,但也知道此时自己身处男尊女卑的旧社会,面对这个能决定自己命运的小丈夫,她暂时还不想得罪他。于是她慢慢的起身,从床上站起来,酸痛的腰身无力挺直,但又不能让这个小男人笑话自己没有仪表风范,便身不得憋着一口气,极力的挺起腰板挺直了胸脯,端着架子慢慢的走过去,然后轻轻地撩起大红色织锦绣的百褶裙,款款的坐在乌木绣凳上。

卢峻熙看着她极力自持的那副苦呵呵的样子,便忍不住微笑。抬手递给她一杯酒,说道:“娘子,请。”

“相……相公……”柳雪涛一张嘴,便从心里骂自己酸,真他妈的酸掉了牙,接下来的话虽然十分平常,却因为前面这磕磕巴巴的两个字而说不下去了。

“你不必紧张。”卢峻熙笑笑,举起自己的酒杯和柳雪涛碰了碰,“你是母亲千里挑一选中的人,我自然不会挑你的错。”

柳雪涛闻言微微一笑……嗯,既然自己是所谓的婆婆亲自挑选的人,丈夫又不嫌弃,看来这日子还有得过。不会像那些旧社会的小媳妇一样受尽了欺负,那好吧,这个开始算比较满意。因此,柳雪涛的笑容也真实了许多。

于是说起话来也比较顺畅了:“多谢相公。”

“娘子不必客气,将来我们卢家的大小琐事还指望着你来料理。你知道的,母亲的病越发严重了。今晚……打发走了客人我还要陪在母亲房里,就委屈娘子……一个人先睡吧。”卢峻熙到底有些心虚,说道后面时也有些不自然,目光从柳雪涛的脸上别开,看着桌子上簇簇燃烧的那对龙凤红烛。

“我……知道了。”柳雪涛听说这小男人今晚不跟自己睡,心头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暗道,没关系,你不必自责,老娘一点也不稀罕你来暖床。

卢峻熙听了这话,眉头微微一皱,一丝不自然的表情在脸上闪过,顿了顿,方悠悠的说道:“是我对不起娘子,娘子有怨言也是应该的。可有句话还要提醒娘子,赶明儿见了母亲和族里的人,说起话来可别你呀我的,母亲倒无所谓,若是让二叔公三叔公他们听到了,又该埋怨咱们家没规矩了。”

柳雪涛眼睛一瞪,一句脏话差点没直接喷到小男人俊俏的脸蛋儿上。

“嗯?”卢峻熙看着瞬间炸毛的女人,挑了挑眉,唇角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似乎在问,这就是你们的家风家教吗?

柳雪涛忙收敛了表情,微微的低下头,说了一句:“相公,妾身……不善饮酒,你看这杯……可不可以不喝?”

卢峻熙见这女人变化如此迅速,前一刻还要炸毛,这一会儿立刻变成了恭顺的小女人,一时心里又觉得痒痒的,便有心捉弄她,“不喝?这不好吧?娘子,这可是咱们的交杯酒。你不喝……嗯,是不是不满意这桩婚事?不过,你现在不满意好像有些晚了。刚才咱们已经拜过了天地,你进了我们卢家的门,可就是我们卢家的媳妇了。你不喝这交杯酒……那咱们夫妻以后可怎么相处呢?”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