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王冷妃在线阅读
会员

玄王冷妃

云篆瑶章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39.8万字

7.2分 11人评分

本文已完结!!!
★水清浅,丞相府胆小如鼠、懦弱无能、任人欺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庶出三小姐。
而她,同名同姓,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铁血杀手兼金牌猎人”,黑白两道通吃,嗜血无情杀人如麻。
大婚当日,因不满夫君玄王水清浅自尽而亡,当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另外一个强大冷凛的灵魂。
她冷傲、淡漠、绝对不是个好惹的主!
她始终记得一句话:“不要去恨,要去报复!”
从此,一段新的人生开始了…
★千方百计地要他一纸休书,没有想到这个玄王深藏不露根本不是世人所传的那般,相反却是神秘无比!
喜欢烟花之地,那就让她们和府中成群的姬妾就都卷铺盖走人!
喜欢朝臣之女,那就让他们和玄王关系决裂,自己也好潇洒走人!
喜欢身份地位,那就让当初逼迫她下嫁的丞相父亲与她脱离父女关系!
这样还不行,究竟怎么样才能给她一纸休书?
这个神秘的男人,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
云篆瑶章读者群:185422808(感兴趣的可以加哦!)
叩门砖:小说里的任意一人物名字
★特别重要申明:男主绝对干净,不是种马!
云是完美主义者,坚决不允许男主是花花公子!
本文=女强+男也强+爱情(身体一对一)+各种斗+圆满结局
------【精彩片段之一】------“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水清浅慢步踱步至她们身前问道。
“奴婢……”两人同时开口,互相白了一眼,“贱人,我先说!”
水清浅一阵好笑,没有想到就连区区婢女都如此嚣张,“行了,你们两个都叫贱人是吧?”水清浅不由地回首望着皇后和鸾妃煞白的脸色嘲笑道:“两位娘娘的婢女名字还真特别啊!”
“好了,两位贱人带着你们各自宫中的人好好打一架,谁输了就是谁偷得东西,明白吗?”水清浅不由地一阵历喝,“好了,开始吧!”一挥手,示意她们开始。
------【精彩片段之二】------
水清浅早就看准了锦鲤池旁的一艘小舟,拿起舟桨飞速地划到鸾妃落水处,大喝几声:“大姐,你身后好多蛇啊!我来救你!”
“啪!”一声巨响,水清浅狠狠地将划桨拍在了鸾妃的背上。
鸾妃一阵惨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呼“三妹,快救我!”
“后面,还有!我打!”水清浅也不管鸾妃的呼叫就不停地朝着鸾妃一阵打,打得鸾妃满地找牙,只死死地抓着小舟的边沿不放。
“小心!”水清浅又是一拍,狠狠地打在了鸾妃的巴掌之上,一个血红的桨印刻在鸾妃雪白的脸上。“还有……我再打……”水清浅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名正言顺的大好时机……
“三妹……救我……快救我……”鸾妃如落汤鸡一般不明所以地望着她,狼狈至极!
“我打……再打……打……”水清浅才不管她说什么,劈头盖脸的一阵猛打,打到连她妈是谁都不知道为止!

------【精彩片段之三】------
“老板,什么时候能连本带利地还钱给我啊?”纳兰皓轩嘴角微翘带着一丝笑意,目光却未从水清浅身上移开一下。
水清浅嗔怒,抬眸望着他戏谑地眼神不由地脱口而出道:“我是你的王妃,那个钱应该算是共同财产吧!”
“共同财产?”纳兰皓轩不由地一怔,望着她薄怒的玉面却一阵窃笑。
“不是说好一年吗,我会还你的!”水清浅起身欲离开,竟然开口第一句话是开口要她还钱。早知如此,她就该让他们排队等着何必把这间她试吃新品的雅间腾出来给他们。
真是可恶!浪费感情!
“别走!”纳兰皓轩急忙上前拉住她嫩白纤细的手,“我开玩笑的。”轻柔地在水清浅的耳畔一阵呢喃,话语如水环绕着水清浅有些恼怒的心。
“这么说王爷是不用我还这笔钱了?”水清浅心中郁闷,反将他一军又如何?
“我……”纳兰皓轩一时语塞,瞧着她娇嗔怒目的模样不由地一阵心软,“好,那是咱们的共同财产!”纳兰皓轩双手一环,不由地圈紧了水清浅纤细的蛮腰,下巴蹭在她带着清香的秀发之上细细地摩挲……推荐好友文文:
《掳妃》http://read.xxsy.net/info/374533.html司徒平安著
《侍寝丑妃》http://read.xxsy.net/info/178910.html云且幽著
《特工下堂妃》http://read.xxsy.net/info/375833.html浅蓝落叶著
《情,爱》http://read.xxsy.net/info/385286.html默默著PS:要抱养的亲赶紧冒泡哈!!!
【女主】水清浅被墨苍瑶抱养!
【男主】纳兰皓轩被zuola126200抱养!
水蓝被水蓝紫雪抱养!
=======【云】======
请点击【放入书架】,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支持!
亲们,赶紧用钻石和花花砸云吧(乞求打滚中~~~)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南安国。

丞相府。

到处是张灯结彩,灯火辉映,香烟缭绕,鼓乐声喧,真是说不尽的富贵风流,道不完的吉祥如意。笑声,歌声,人语声,整个相府是一片快乐的海洋,人人都在笑。全府上下都沉浸在一派喜气洋洋之中。

西苑一普通院落中水清浅虽凤冠霞帔、穿金戴银、珠翠玉绕可脸上的落寞和绝望却如何也掩藏不了。斑斑泪痕似乎还能清晰地从她脸上看到,紧握着拳的素白纤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三小姐,花轿快要来了。老爷吩咐若是小姐有个什么闪失,就让夫人生不如死!”一傲慢神气身着红色喜服的丫鬟匆匆而入不屑地望着眼前这个懦弱无能的三小姐,眼中一阵厌恶鄙视。

“知道了……”水清浅默默地点了点头,三天前爹对她说的狠绝无情的话还萦绕在耳。

三天前,她冒着漫天大雨苦苦跪在爹的卧室前执意不肯嫁给整个南安国都赫赫有名的玄王爷纳兰皓轩。世人皆知玄王整日流连于烟花之地,风流成性,妻妾成群,而她身为当朝丞相的爹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地位竟然要她嫁给声名狼藉的玄王为妃。

她自然是知道所嫁非人,因而连夜冒雨跪求,可得来的却不是爹的同情和怜悯反而是狠狠地一顿毒打。最终疼痛让她渐渐在滂沱大雨中失去了意识,一头栽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清浅,你这是何苦呢?”醒来时她的娘亲也就是丞相的九夫人在一旁哭哭啼啼,“都是娘不好,是娘害了你啊!”她哭得伤心欲绝完全不知道身后怒气横冲的水相已稳稳地站在了身后。

“爹……”忍着浑身的疼痛,水清浅泪凝在眶地唤了一句。只见他严肃正色的爹冰冷着一张脸入内,鄙夷地瞧着她们母女俩一眼。

“爹,求你不要让我嫁给玄王,求你!爹……”水清浅连滚带爬地匍匐着跪倒在他爹的面前一阵哀求哭泣,其声让人不忍闻。

“老爷,你就放过清浅吧!老爷……”一旁的九夫人也是一阵苦苦哀求,跪伏在地哭天喊地地紧紧拽着水相的衣角不放。

“滚!”水相脸色一沉,一脚踢飞身前两人。“嫁过去是让你做玄王妃,又不是要你去做妾,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养了你整整十六年,你就当是回报我。”他面色凛然语气盛怒,大喝着,“我告诉你,不嫁你也得嫁!就算你想死也得死在玄王府,否则我就让你娘跟着你一起陪葬!”

“爹……不要……我不要啊……”水清浅像狗一样跪爬到水相面前除了苦苦哀求,别无其他。

“哼!”水相一阵冷哼,“来人啊!把九夫人带到囚室去,等到三小姐嫁入玄王府的那一天再放出来!”身后几个侍卫拖着九夫人就走。

“爹,不要……”水清浅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爹竟然这么无情,“娘……”她静静地拉着正被拖走的娘亲,泪流满面。

“清浅……”九夫人也是一脸的凄苦无奈,“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随着九夫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水清浅整个人就如抽空了一般颓然倒地。

大红盖头遮住了她泪眼迷离的双眸,她心中低唤了一句:娘,清浅不孝。来生我们再做母女吧!

鼓乐齐鸣,坐在极尽奢华的八人大轿中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浅笑,如琼花绽放又如昙花待谢,那双黑石如濯的水眸闪着异样的光芒。

她伸手从大红嫁衣的宽袖中摸出一把寒光凌厉的匕首,继而再次将匕首好生收回了袖中。她已经打算好了一死的准备,与其嫁给那个放浪形骸的玄王她还不如自我了断来个干脆。

只要一到玄王府,她就立刻了断了自己的性命!

被人扶出花轿的那一刻,她感觉到无比的轻松和舒畅,这可以说是十六年来最开心的一刻。这十六年来虽然生活在相府可由于她们母女不受水相喜爱,不但住在人烟稀少略带落魄的西苑而且还百般的受人欺凌侮辱,就连下人都时常会来欺负笑话她和她可怜的娘亲。

一系列的繁文缛节过后,她被人送进了洞房。轻轻撩开大红盖头张望着这陌生的奢华房间,手颤抖着伸进衣袖中抚上那一股刺骨冰寒,浑身忍不住一个激灵。

低头望着那把匕首,她的嘴角有几丝颤抖。略微一顿,拔出刀鞘的一瞬间寒芒刺目,让她一时睁不开眼。

双目一闭,心一横,猛然举起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朝胸前狠狠地刺去。

“三小姐!”门外一声尖叫划破这空荡静谧的上空,水清浅如一朵绽放的红莲渐渐地倒在了地上,那殷红的血渍印染地那大红的嫁衣更是夺目耀眼的很。嘴角还带着一弯清浅的弧度,满意开怀地离开了人世……

“王爷,不好啦……王爷……”玄王府内人声鼎沸,这几声尖叫湮没在一片欢声笑语中。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本王今晚还要去天香楼找我的凝香呢?”玄王纳兰皓轩醒目的大红衣衫,面目俊秀,棱角分明,双目放着精光,眉宇间带着几分放荡不羁。颀长健硕的身躯东摇西晃,似乎是喝了不少酒。

“王妃……王妃自尽了!”一丫鬟慌慌张张地大喝道,尽管声音不大可却是瞬间让一室的亲朋好友安静了下来。

人人惊愕不已,自尽了?

“什么,自尽了?”纳兰皓轩眼中闪过一丝似有似无的怜惜继而醉说道,“那快去丞相府报丧吧!本王要去天香楼找凝香……来人啊,备车!”他踉跄的步伐和摇摆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人人惊讶不已只张大的嘴面面相觑。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