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大人,从天降在线阅读

老公大人,从天降

冬晴吖吖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30.1万字

8.6分 249人评分

意外来到八十年代,秦贞恋以为拿着一副塔罗牌就可以安静的装x了,可是却不想,天上掉下一民国少帅,打乱了她所有的步调……
一言不合就......陆霈琋,你上辈子到底是少帅还是和尚?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少帅,从天降

夕阳西下,余晖洒在葱郁的翠林间,远处一排排农家小院,炊烟袅袅。

小村外一处僻静的小空地上,有个少女正蹲在地上,嘴上还不停念念有词……

“嘿!我说秦贞恋,你一天天净摆弄那几张破卡片,有意思吗?”

秦贞恋正聚精会神的拿着塔罗牌占卜着未来的命运,却被人猛地从身后一拍,直接打散了她所有的思路。

“陆霈琋,你是不是想死?”

关键时刻被打扰,秦贞恋转过头、眼神微冷的盯着陆霈琋。

意外穿越到八十年代,适应能力强大的她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纯朴的生活环境。

唯一让她崩溃的,就是要时时被陆霈琋这个二货无孔不入的精神摧残。

“秦贞恋,你注意点形象好不好?这样跟个泼妇一样,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显然,秦贞恋眼睛里的杀气又没有传递到神经粗壮的陆霈琋那里。

陆霈琋只假装往后跳两步,还有心思跟秦贞恋开玩笑。

“……嫁不出去,就赖着你好了!”

秦贞恋阴测测的甩出一句。

居然被这二货嫌弃、她想杀人!

真不知道原主大脑是什么组成的,居然和这丫的一起‘私奔’,难道就不怕被坑死吗?

“啥?你要嫁给我?喂!秦贞恋,咱俩是好哥们啊!你能不能不坑我啊?”

陆霈琋一听这话立马不干了,在他25年的人生中,对美貌女子所有的幻想,都因为秦贞恋而终结。

本来看着秦贞恋长得挺漂亮的,带着一起逃跑的话,还能有个红颜知己做伴也是挺美好的一件事,可谁知道小白兔一眨眼就变成了霸王花。

呜呜!他觉得他以后再没办法好好的欣赏美女了。

“你个猪头,快去做饭!”

秦贞恋死死的攥着手中的一张塔罗牌,极力压制住即将暴走的情绪。

她觉得,早晚有一天,她会被这蠢货气得失控杀人……

“哎呦!”

就在秦贞恋平复情绪的空挡,陆霈琋那边又出幺蛾子了。

秦贞恋杀气腾腾的回头,就见陆霈琋脑门正不停往下流血,心知要坏菜的她,三两步上前帮陆霈琋捂住脑门,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

“啊啊啊!血……”

陆霈琋看到自己流下来的血,大叫了几声,一翻白眼就晕了过去,直接扑倒在秦贞恋的身上。

“哎呦!沉死了,跟猪一样重,居然会晕血,真是白长这么大块头了!”

被陆霈琋高大的身体压过来,秦贞恋十分嫌弃。

可嫌弃归嫌弃,还是要给这二货止血,不然谁来做饭啊?

“咦?居然不流了!靠!故意整我是吧?”

把陆霈琋放倒,抬起手的秦贞恋是想骂街的。

这是在故意整她吗?

秦贞恋气得啪啪照着陆霈琋英俊的脸蛋儿上糊了两巴掌。

飕地……

本来双眼紧闭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眼里更是寒光涌动、带着让人没办法忽略的杀意。

“你……”

来自对方身上的杀气是那么浓烈,让秦贞恋瞬间有种窒息的即视感。

这人不是那个二货!

此时秦贞恋脑海中就只剩下这句话在不停的刷屏。

不过……要不是她本身就经历过穿越重生成了另一个人,她真的很难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她连眼都没眨一下的情况下,换人了……

“居然敢在本帅面前放肆,不想活了吗?”

刚刚睁开眼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攥住秦贞恋还来不及收回的手,带着冰渣的嗓音让秦贞恋觉得下一秒,全身的血管都要被冻爆裂了。

“陆霈琋,你疯啦?什么帅不帅的?这里只有将,哪来的帅?”

秦贞恋满脸诧异的盯着陆霈琋开口问到,可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却警惕是攥紧了那张塔罗牌。

虽然都是同一个皮囊,但现在她所面对的这个人,和之前的那个二货绝对不是在一个段位上的。

她就是毫无缘由的相信,再次醒过来的陆霈琋,会轻描淡写的把她送出这个世界。

刚刚醒过来的陆霈琋也敏感的察觉出事情的不对劲之处。

他明明被那两个贱人联手下了毒,就算不被毒死、落在R国人手里,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可是现在……陆霈琋警觉的看了一眼四周,随后把目光盯向面前的女人脸上。

当看到那女人正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天生直觉敏锐的他,知道事情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我怎么了?”

这里是哪?你是谁?

陆霈琋眼中寒光流转,想要问的问题有很多,最后却选了一个比较保守的问题。

“你……我说你又被血吓晕了,你会相信吗?”

原来的陆霈琋怕血、已经怕到病态的地步了,哪怕被吓昏死过去,再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也是在惊呼这件事。

所以陆霈琋的这一句话,让她迅速判断出他并没有原来的记忆,大脑高速旋转过后、做出了对她最有利的反应。

可是当她摆好所有表情,想要告诉陆霈琋,他是被血吓晕的事实时,却悲催的发现,陆霈琋的身上根本就不见任何血迹。

尼妹的,这是个bug啊!

“你说呢?”

陆霈琋眼神微闪,在情况还不明的情况下,即使从秦贞恋微妙的表情变化中,已经判断出一些东西了,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免得暴露太多。

“呵呵!信不信由你,咱们下一站就要途经溪谷县了,是从县城穿过去,还是绕过去?”

秦贞恋试图动了动被陆霈琋死死攥着的手腕,边开口、边不着痕迹的观察陆霈琋的反应。

从此刻纹丝不动的手腕上,她可以判断出,在力量的较量上,肯定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不知道出其不意的出手,能不能在速度上致胜。

可是这家伙刚来到陌生的环境,本能的肯定是处在高度警觉状态。

有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被察觉,所以在没有完全把握之前,还是不要贸然出手了。

毕竟这家伙可不同于原主,听刚刚他的意思,应该是个少帅之类的。

少帅……噢,请原谅她历史废,可是除了民国时期,她还真不知道哪里有人称自己为本帅了!

那个年代的少帅……杀人和踩死只蚂蚁一样简单、她若是真的出手试探,不能保证留下全尸!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