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夫君紫眸冷妻在线阅读
会员

废材夫君紫眸冷妻

漪澜之梦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34.3万字

7.5分 10人评分

推荐自己新文《残王宠妃》:http://read.xxsy.net/info/402432.html
本文简介:
她是丞相府不受宠爱的嫡长女,他是逍遥王府不受待见的二少爷。
第一眼,她凝视着他的蓝眸,轻声道:“你的眼睛,很美!”唤醒了他寂寞冰冷的心。
第二眼,看着配婚不成的他被整座大殿的人疯狂嘲笑,双手指节因隐忍紧握而泛白。她心中怒火丛生,挺身而出,一句“我愿意”脱口而出。
第三眼,她挣扎离开他的怀抱,拍的给了他一巴掌,满眼愤怒的看着他。他黯然神伤,她却用行动告诉她,她跟他一样,是个异瞳之人。
看着他被所有人欺负,淡然的她不再淡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那么,犯我夫者,千倍还之!”成了她新的座右铭。
不沾染尘世则罢,但是既然沾染,那叫让她被尘世淹没吧!从此看她紫瞳冷妻如何捍卫“懦夫”,如何崛起于傲天大陆,光芒照射四方!
他,隐于她的保护下羽翼渐丰,慢慢强大,只为有一天将她护在他的羽翼下,给她无尽恩宠。
终于他说:“枫,我终于有足够能力保护你了!终有一日,我要牵着你的手,君临天下!”
于是懦弱不见,胆小不再,威震朝堂,驰骋沙场。从此看他蓝眸‘懦夫’如何绽放光彩,如何成为傲天大陆的主宰,锋芒毕露,傲视群雄!☆☆☆☆☆精彩片段一☆☆☆☆☆
新年国宴。
玄色身影慢慢站起,走至他的身前,不理会别人诧异的目光,直接将手递给了他。“我愿意嫁给你,从此以后我将是你唯一的妻!你,可愿意!”黑色瞳孔里面无一丝嘲弄,有的是淡定从容,有的是坚定不移。
他,是认真的,他要嫁给自己?可是两个男人又该如何成亲呢?蓝色眼眸里多重复杂思绪在飞转。最终,只剩下一片坚定之色,手缓缓伸到沐瑾枫的手边,却是一把抓住那只滑嫩纤细的秀手,紧紧握起。
罢了,既然只有你愿意陪伴我,男人,又如何?就让我们相守一生吧!
“我愿意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两只手紧紧相握,这一刻两人心中都涌起一种感觉。☆☆☆☆☆精彩片段二☆☆☆☆☆
悬崖峭壁,寒风凛冽,一个黑衣人用匕首抵着一个女子的脖子,威胁着沐瑾枫。
“你,快点将他打下山崖,否则我就杀了你娘亲,既然选择跟我合作,就得乖乖的听话知道吗?”身上中了数剑的龙君翼诧异的听着黑衣人的话,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思议。
沐瑾枫缓缓走到龙君翼的身边,看了一眼距崖边较远的杀手,嘴边扬起一抹决绝的笑容,紫色瞳孔邪魅妖娆,惑人心神。忽的一脚,就将龙君翼踢下了山崖。
蓝色冰眸色彩愈加浓郁,似乎要爆发开来,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生生割开,血流如注。枫,为什么这样做?你到底有什么苦衷....
本文一对一,女主强,男主强,强强联手,看他们如何崛起于纷扰乱世,演绎属于自己的人生。******推荐自己新文《轻狂少夫人******
http://read.xxsy.net/info/402432.html
***宠文版简介***
毒医酒妃,素手翻飞,香飘万里,闻者魂归!
千杯不醉的黑马杀手蝴蝶,被一口美酒呛死而陨落,灵魂穿越附上了酒家嫡女酒千之身。
为了顺利成长,她将懦弱之名再次发扬光大,成了墨翎大陆人尽皆知的废物嫡女。
哪知废物也有被回收利用的时候!!
为了家族荣耀,她与庶姐被送给了凤鸣皇室。庶姐贵为皇妃,而她却被赐给了凤鸣国最有名的残疾王爷——凤璃。
新婚之夜,大打出手,却无意中揭开了各自的保护色——
他,冷冽的双眸带着邪魅;她,微垂的墨瞳染上戏谑。
他的无能是装的,她的懦弱也是假的,原来他们都是骗死人不偿命的腹黑王者,借着弱者之名韬光养晦,锋芒暗藏。
且看冷血残王联合毒医酒妃如何一步一步将整个天下,整个墨翎骗入囊中。
***正剧版简介***
一朝穿越,杀手界黑马蝴蝶成了酒家白痴嫡女酒千,被赐婚于闻名凤鸣国的‘冷血残王’——凤璃。
新婚之夜,大打出手,却被彼此眼中含着的光芒而幡然醒悟——
原来,他不残暴,她亦不懦弱。
于是,越接触,越了解;越了解,越相似;越相似,越深爱——
且看两个同时被世人轻视忽略的弱者,是如何借着弱者之名暗中韬光养晦,暗藏锋芒?又是如何在天下大乱之际,一鸣惊人,锋芒尽显?当两个人光芒万丈耀四方之时,昔日那些鄙夷轻视他们的人,又将以怎样的态度看待他们?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虽然正值寒冬腊月,皓月国都城云遥却笼罩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温暖如春般的小风轻轻吹起,将那客栈厨房上方飘起的炊烟吹得摇曳起来,犹如白纱裹身的美人在搔首弄姿。

再过几天就是岁末了,为了迎接新年的到来,大街上商品琳琅满目,行人议论纷纷。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吆喝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声声不绝于耳,充斥着街上行人的耳膜。

让人挑花眼的年货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物美价廉,都不知道该买什么好了。街上人潮涌动,为了不被挤着碰着,有的人只是尽快挑了东西赶紧往家里赶。

但,只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悠闲的迈着步子穿梭在人群中,丝毫没有不适之感,反而有一丝享受的感觉浮现在他的脸上。

那张脸,平淡无奇,在大街上随处可见,但是那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却非一般人可比,也让他成了人群中的亮点,偶尔也有忙得不可开交的人会特意停下动作来瞄上几眼。

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喧嚣热闹,他心中暗暗感叹:十三年了,自己已经十三年没有如此这般走在大街上了。十三年的佛堂生活洗去了他以往的爱好,以往的天真活泼,只余下淡薄一切的他。

心很平静,再也没有五岁孩提时代的童真,那时候看见什么要什么,好奇什么玩什么。现在,都没有了兴趣,只想要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过一生罢了。

脚步轻移,终是转到了一家酒楼门口,停下了原本就很慢的脚步,微仰起头看向酒楼大门。

一块上好材质的牌匾高挂在酒楼门庭上的,‘逸虹楼’三个随性书写的大字置于其中,红红的字体颜色与酒楼门前来来往往的宾客一起彰显了酒楼生意的红红火火。

步入酒楼,里面更是热闹,小二忙得团团转,掌柜的站在柜台前眉开眼笑的敲着算盘,心里估计也在打着算盘:今天赚了好多啊!

但,只远处进近窗户边的桌子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男子端坐在靠窗户的位置,斜对着他却看向窗外。

一袭玄色长袍用一条白玉腰带紧束在其身上,衬得男子身材修长而健硕。满头乌丝用一根碧玉簪束起在头顶,再缓缓下垂,跟玄色衣衫沾在一起,只余几丝随着透过窗外吹来的轻风飞舞于空中,飘逸洒脱。

他朝着那边慢慢走去,看清了男子的脸。虽然是侧脸,但是那高挺的鼻子,浓密的剑眉,微薄的红唇已经让人觉得诱惑,更不要提正脸了。

一张脸面向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有些飘渺,貌似看的不是窗外风景,而是透过窗外景物用心在看那不知名的远方。居然出神到连他走到他对面的凳子处都不知。

不管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自己倒了一杯水灌下喉咙,而后才说了句:“这里我可以坐吗?”

终于有反应了,缓缓转过快要石化的脑袋,看了一眼不请自来的男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随即消失不见。头,快速的微微点了一下,又转回了原来了方向。这一切完成的时间不过稍许,不过也够他看清他的样子了。

那是有一双怎样的眼睛,冰蓝色的眼眸妖异而邪魅,里面装着却不是残酷狠戾,而是忧伤和孤独。这就是传说中逍遥王府中的二少爷吗?就是那个天生克母的转世妖魔吗?为何他的眼里没有一丝阴狠邪恶呢?

不再发一言,只是静静的喝着茶水,看着对面的男子,心跳有一瞬间的加速。

他不想再看着他思考了,想要转开视线,却总是不自主的转回去。对于自己的表现他很诧异,以往不是什么都由自己掌控的吗?为何他会让我有不一样的感觉呢?

不能再坐下去,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将自己那颗清净了十年的心搅得不再清净。

快速的将那碗茶水灌下肚,迅速起身,转身就要离开。却在脚步踏出的那一瞬,一句话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你的眼睛,很美!”只是里面为何满是忧伤?如果里面充满快乐幸福又该是怎样的一种耀眼?又该是怎样的魅惑人心?

不再停留,飞快的脚步与来时的悠闲散漫大相径庭,此时的他竟有种在逃命的感觉。

看着那个身影越走越远,冰蓝色眼眸闪过一丝惊喜,终于有人可以接受他了吗?他等到了是吗?为何他说那句话的时候,他竟有一种等待了千年的感觉?为何听着那种话他会觉得很熟悉,仿佛千年前有人说过一般?

一直注视着那个身影消失于人群中,不再存在,他才起身也准备离开了,却闻到了空气中残留的一股味道,一股熟悉而陌生的味道,仿佛在他很小的时候闻到过。

喧哗大厅随着他的起身变得安静,大家看了他一眼,继而开始更加大声的嘲笑起来。

“看那个人,那个就是逍遥王府的二少爷,生下来就克死生母那个。”

“是啊是啊,就是那个蓝眸怪物,长那个样子不是妖孽是什么?”

“可是他却胆小如鼠,懦弱无能至极,真是丢他们妖孽家族的脸不是,哈哈!”

“要是我,活得这样窝囊,还不如去死了算了!活着浪费粮食还吓唬人!”

低眉顺眼慢慢走出酒楼,不错,他就是胆小,就是懦弱,可是这一切是他的错吗?长了蓝眸,他就不是人了吗?为何所有人都觉得他不容于世?为何世人都要如此嘲笑于他?

不再理会身后人的嘲笑,只想静静的离开,却总有人不让他如意。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