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黑影在线阅读
免费

黎明黑影

沙漠中的华朵

玄幻 / 东方玄幻 · 13.5万字

这是一条没有止境的路,向前是延绵不绝的黑暗,向后是不绝于耳的惶惶之音。
我不明白究竟是这一生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这一生。—张家齐

目录

第1章 死里还生

月光如瑕,森林随风浮动,这里树叶也是不寻常的巨大,树干很粗很硬。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那我这是对影成四人吧”身披黑色斗篷,双眼通红布满血丝的黑发少年蹲在树上,手捧酒壶喝了起来,一脸疲惫地望着天空中一大一小,一白一蓝的月亮喃喃自语,视野缩小周围树林中已是尸横遍野

······

张家齐特工一枚,此时,便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身后一个当量百吨的核弹炸开,随着一声爆炸声响起,漫天的白光向着张家齐扑了过去,如烟花般的火焰映入眼了帘,甚是好看。

被白光包裹住的瞬间,张家齐感觉自己掉入无尽的深渊,一片闪着白光的叶子向自己冲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下一下“嗒~嗒~”的脚步声,类似一种皮制的靴子踏在地上的声音,一个令人颤栗的“黑影”缓缓地向自己走来。

张家齐如同一个蝼蚁窥视苍穹,一介凡人直面神灵,身体似乎因为恐惧在微微颤抖。

随着“黑影”走近形象变得清晰起来,他身着灰褐色的兜帽皮衣,皮衣上布满神秘的黑色纹路,兜帽下看不清脸庞的双眼散发着幽幽的紫光,身背细长的黑色巨剑,腰间有一长一短的短剑和匕首,在空间中若隐若现。

“记住,能相信的只有自己,所谓真象,呵,那只是蒙骗凡人的虚言罢了。”“黑影”缓缓地将手搭在张家齐的肩膀上,言语间不带一点感情色彩。

“你是谁。”张家齐睁大眼睛下意识地问道。

“我吗?可能就是你吧。”“黑影”话音落下的瞬间,张家齐看到另一个自己,不带一点作为人的感情色彩,脸上布满了若隐若现的魔纹。

·········

“这个怪物!斗者冲上去,剑修侧面拉开······”

“啊!好痛······”

“是魔炎!快法师,水魔盾,水魔盾!“

我不是死了吗?

谁在说话?

头好痛······真的好痛。

周围异常吵闹,混着强烈的头痛,不停地有爆炸声从远处传来,以及极其恐怖的嘶吼声,手上有放在植被上的冰凉之感,身体似乎是躺在地上的,豁然睁开双眼,天空阴云密布,周围到处都是跑动的人影。

张家齐虚着眼睛看了看阴沉的天空。

自己从爆炸中来到一个战场上?怪物?

魔炎?剑修?斗者?什么情况,高武高魔的世界?

也没多想,张家齐只想快一点地逃离这个地方。起身便看见旁边有一个羊头人身、全身毛发腐烂发黑、半边骷髅的巨型怪物,怪物手持巨大镰刀身前散发着一些须臾般的黑光,正在向前方喷射着黑色的烈焰。

猛地一下张家齐的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瞳孔瞬间缩小。

穿越了?但是为什么自己直接穿越到了战场上,还在一个恶心到极致的怪物旁边。

别人穿越不都是皇子,王子出生,要么就是生于大家族天生废材,附带无敌金手指,然后开始逆袭走上人生巅峰。

张家齐有点蛋疼,自己好像是地狱难度的开局。

战场上大致有两组势力一方人大多数都穿着钢链铁甲或者皮甲铁链,衣服上印着银色的郁金香。而另一方衣服破破烂烂,双眼黑里泛红,甚至身上长着类似动物的肢体羊蹄、猪头什么的反正样子让人感到诡异以及那个五、六米高的巨型羊头怪。

张家齐还是穿的前世的衣服,在这个战场上格外地扎眼。

天空中好像有什么东西?

张家齐抬头望去不由地愣神了,一个酒红色长发,穿着紧身深蓝色法袍,皮肤雪白的女法师,手持一枚火球悬浮在空中,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快要顶破印着银色郁金香的法袍,却有着一张类似东方人柔美的脸蛋,在这样四周都是怪物的阴暗环境下她如同太阳般明亮。

“噗~”张家齐被一个手持长剑,满脸长毛双眼发黑的“怪物”,以一种张家齐看不清的速度冲过来一剑捅穿了张家齐的腹部,还未等张家齐反应过来,它便抽剑向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巨大的痛苦,让张家齐眼睛瞪得很大,瞳孔缩小,跪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腹部,淌着鲜血的腹部。

就像个小兵一样被补掉了?

低头发现自己的腹部伤口位置也泛出了那种黑色的能量。

不会自己也变成那种怪物吧。

那么自己是先死掉,还是先变成怪物呢·······张家齐跪在地上,全身因为巨大的痛苦动弹不得,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

一个直径十多米的火球从红发女法师那里砸到了离自己的不远处,于此同时女法师似乎发现了张家齐这个局外人,露出惊讶的表情,以及一丝丝抱歉。

这还带补刀的?张家齐跪在地上懵了。

随之巨大的热浪便朝张家齐袭来,熟悉的炙热感传遍全身。那一头巨型羊头怪被火球正面砸中,在烈焰中痛苦地嘶吼着但依旧虎虎生威,一镰刀便斩飞了几个人。

“我擦#$~^#$#······”

张家齐直接被爆炸的冲击波震飞,来到了战场的边缘,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连连的喷了两口血,全身有三分之一大面积烧伤,整个人居然还没有晕过去处于严重的眩晕状态

好痛!好晕!为什么有肉香味?

张家齐迷糊中看见自己的腹部开始被黑气所腐蚀,皮肤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耳边开始传来嘈杂的低语声而又莫名的低语声

“渴望吗?”

“黑暗将会给予你永生。”

······

恍惚间张家齐看到一片白色的叶子,意识突然惊醒,一股暖意裹住全身,虽然依旧是剧烈的疼痛,但张家齐却明白死亡已经离自己远去,腹部的黑气开始消失。

张家齐全身动弹不得,观察起了战场上面的局势。

一个手持左轮身披黑色披风,皮长靴,棕色卷短发的男人不断地躲避着巨型羊头怪的攻击,手中的左轮不断射出白色的光柱对羊头怪照成贯穿伤害,虽然不致命,但是比周围的皮甲战士那种隔靴挠痒的伤害好多了。

随着时间流逝,张家齐发现自己的伤势居然比之前好了很多,胸口那一道贯穿伤泛着白光,细细观察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战场上的局面僵持住了,一方面那个红发女法师的杀伤力极其恐怖,火球、雷电四处溅射,并且那个持枪男人牵制住巨型羊头怪。但另一方面人类这边一旦被怪物杀死就会变成怪物,形成一种滚雪球的局面。

徒然,更远处传来了嘶吼声,战场与张家齐对着的黑色树林居然又涌出来了一堆怪物,女法师他们见势不对居然开始从侧面撤退。

那我怎么办······

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张家齐爬起来就踉踉跄跄的向后跑去。钻进了巨大黑色树木的丛林之中,这些树木非常的粗大并且有些部分在地上蜿蜒盘旋,有长长的藤蔓从上面垂落下来,导致路面起起伏伏,甚至有些地方需要弯腰才能过。

一直跑!一直跑!一路上跌跌撞撞,张家齐总感觉自己停下后,就会有怪物追上,还好张家齐身体素质好不会跑一会就躺在地上跑不动······

但是自己的体力似乎比以前好得多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持久了?

张家齐一直狂奔了半个钟头左右,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力气。估计后面应该没有怪物,张家齐便停下来坐在一颗石头上休息。大口喘着气,张家齐才有心环视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天空已经暗了下来,周围很是寂静,张家齐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脏剧烈的跳动声······以及远处传来的野兽的咆哮声?周围是一片黑色且大得离谱的黑色树木,估计大概有四五十米高,并且树干粗得吓人,需要十多个人环抱才能将其围住。

这就是异界吗?张家齐的身体有完全不同的反应虽然饿,但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呼吸,都在汲取着周围的能量,就像温度高的地方会向温度低的地方传递能量。

张家齐低头向腹部看去,腹部的贯穿伤已经好了大半了,皮肤异常地光滑,之前的擦伤已经完全好了。

超强恢复力?还是别的什么?

去作死试一下?·····还是算了。

张家齐皱着眉头,总结了一下当前的情况。

1、自己似乎来到一个高魔高武的世界,有法师,战士,剑修?还有类似枪械的东西,但和自己前世的枪械绝对不同它能射出白色的光柱,跟激光枪似的。

2、有怪物!这个世界似乎有这种可以不断感染人的强大怪物,不知道这个世界人类的处境如何,如果已经处于文明毁灭的状态,自己估计是活不下去了,提前自我了结可能会比较明智。

3、前世几乎没有丛林生存的经验更别说在这样一个诡异的世界,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在这样一个未知的森林之中是绝对活不下来的,找到有人类聚集的地方!

张家齐向前面走了一段距离,远处的丛林中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大概有十多米高,绿色的皮肤外形酷似记忆中一种食草的恐龙,但却有三个头,它正在吃黑色树木上的叶子。

张家齐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头也不回地向另外一个方向跑去,默默祈祷着不要再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森林中的地势高低起伏,导致视野也很受限制,张家齐经常听到附近有怪物的嘶吼声,甚至是肉体碰撞的声音,像是在走钢丝两边尽是万丈深渊,一个不慎便是尸骨无存。

在森林中走着天色逐渐黑了下来,视野的能见度逐渐降低,周围也是寂静无声,张家齐害怕丛林中突然窜出来什么奇怪的东西,精神高度集中地在森林中走了足足4个多小时,可能是幸运女神的保佑这段时间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张家齐估计自己应该是在森林里面绕来绕去的并不是走的直线,因为自己没有一个合理的参照物,也没有在森林中行走的经验。但自己的大致方向应该是对的,因为周围的树木大致只有二三十米高了比之前平均矮了不少,这说明自己确实在往森林的外围走去。

在茂密的植被中一条黄色的路向前面延伸。一条土路!鲁小哥说的那种被人走出来的路。喜极而泣,张家齐快哭出来了,有路就就代表自己离人类的聚集地不远了。放松下来后,张家齐发现后颈破破烂烂的衣领早已经被冷汗打湿。

长时间集中精神地赶路,张家齐的体力和精神早已经达到了极限,喉咙有些干痛,双腿趋于麻木,没有了知觉,一放松下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趋于极度的疲惫。

“嗷呜~”一声类似狼的咆哮声从不远处传来。张家齐拔腿就往声音的反方向跑去。

被盯上了?狼吗?

晚上能见度极低,张家齐看到一道黑影从身后向自己扑过来,速度极快,力量极大,重重地将自己扑倒在一颗大树上。

一只毛发极长的巨型黑狼,它的爪子洞穿了张家齐的腹部,瞪着灯笼般大的蓝色眼睛,看着自己的“小点心”。

张家齐此时体力精神早已经到了极限,意识模糊地看着眼前的黑狼,心中满是绝望。

呵呵,挣扎了这么久最后还是逃不过吗?

“锃~~”耳边响起一声高昂的剑鸣,黑狼被整整齐齐地斩成了两段,温热的狼血流过张家齐全身。

在月夜下看见一道模糊的人影,张家齐精神随之松懈倒在了地上。

“逃难的人吗?”

“嗯,还没死,带回去看能不能救活.”那人自言自语道,听声音像是个中年人。

张家齐在模模糊糊中感觉被人提了起来,然后加速,飞上了天空,往下看去满眼的绿色,接着凌厉的冷风不断的在脸上刮,让人睁不开眼睛。

过了一小会,风速慢了下来,张家齐睁开眼睛,满眼的蓝光有些刺眼,一座多二十米高的城门,城门上有几盏极大的蓝灯,它的灯光让城门周围如白昼一般。即使是晚上城门前依然是人来人往。

“大人,您手上这位是?”一个身穿盔甲的守卫,很恭敬地问道,他穿着一双长靴。

那是一双黑色镶着白边的长靴,是一种制式的鞋子,鞋底边上磨损得很严重,鞋子的主人应该是穿了很久了。以张家齐的姿势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样一双鞋子,但也只能看到鞋子。

“哦,这是我在路上救回的人。”一个中气很足的声音。

“大人,需要报备一下。”护卫很小心的试探说道。

“没看到人都要死了吗,我先带进去,明天早上派人来!”很凌厉的气势。

“好的。”

说着就把张家齐提着往城里面走,巨大的青石砖拼成的地板在蓝色的灯光下泛着幽光,来到人类的聚集地虽然身体很疲惫甚至伤痕累累,但是张家齐却感到了一阵的安心。

······

张家齐醒来看到一个多块菱形镶嵌的黑色天花板,自己在一张刚好能睡一人的黑色木床上,白色的床垫,肌肤在上面划过感觉布料很粗糙,枕头内是一种类似于硬棉絮的材质虽然不软却也不会让人感到难受。

张家齐腹部已经被裹上了绷带,身上已经穿上了灰色的紧身上衣,以及宽大的黑色裤子,“有点偏西方元素的服装”张家齐想着,并且昨天皮肤上细小的擦伤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

强烈的饥饿感袭来,张家齐闻到一阵香味,旁边的桌子上居然有吃的,数片的黑面包,几片熏肉和一碗肉汤。

虽然这个世界有怪物,但似乎物质条件相当不错给外来人的吃住都还行。

黑面包的柔软配上咸咸的熏肉口感很是不错,张家齐吃得一干二尽,满足感涌上心头。

张家齐坐在床上呆呆地回想起自己的经历,信息量有点大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突然木门“吱哑~”地响了一声,一个苍老而有力的身影推开门走进来,中气十足地说道:“我昨天把你捡回来到时候都还是半死不活的,今天就可以活蹦乱跳的,你的本命能力是体质类的吧。”

面前的老人颇具威严,身背三把大小不一的长剑,身穿紧身白色劲装,上面绣着一些青色的三叶草,脑后绑着银色的长发。这老人看上去很老,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一个中年人,身材健硕,眼神异常地凌厉,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昨天救自己的那个人,他好像能踏空飞行?

张家齐脑中翻过无数的念头拱了拱手诚恳地谢道:“谢谢昨晚相救,没有您,我昨晚一定葬身怪物的肚子里了。”

老人带着笑意摆了摆手,似乎很享受张家齐的道谢:“顺手为之罢了。”

张家齐注意到老者所说的“本命”了,顺势问道:“老前辈不知道您说的本命是什么。“

老人咪着眼睛看了看张家齐,表情有些奇怪地回答道“你们村子很偏僻吧,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也亏得你能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到月石城来,所谓本命能力是每个人都会有的而且独一无二的存在,依我所观察你的本命还是很有潜力的。”

张家齐第一反应是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有特异功能,自己这种超恢复能力在前世也算是一种超能力吧。

老人感受到了张家齐有些不知所措,补充着说道:“月石城作为传承地是会庇护所有人的,所有人在这里都会被平等地对待。等会会有守夜人来找你,我还有事先走了。”老人很赶时间,似乎只是想确认一下自己捡回来的人是死是活,抽空过来看一下,说完便走了。

老者走到门口,头也不回地朗声道:“以后看到叫我李叔,我还是比较看好你的,好好地活下去。”

好好活下去么,张家齐想到到了那头巨大的羊头怪物,以及死在那头怪物手下的那些人。

老者身背三把长剑,花纹精美,流光溢彩只觉得异常地神异,一把大约三尺,暗黑色的长剑,剑身异常轻薄,透着淡淡的寒光;

一把大约五尺,剑身厚实宽大的青色大剑,剑背上纹着一些像眼睛的黑色花纹;

而最后一把四尺长,没有护手,剑柄与剑身齐宽的暗红色长剑,整体呈现出弯曲的流线型。

这三把剑在盯着自己?张家齐冒出一个念头,不由地全身打了个冷颤。

活的剑?还是剑上俯身着鬼魂什么的?

张家齐皱着眉头想着,很是好奇李叔是如何使用那三把剑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