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狐妃:拐走上神亲亲哒在线阅读

逆天狐妃:拐走上神亲亲哒

小二金毛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39.7万字

她本是强国公主,奈何父皇被奸人所害,父女俩受尽凌辱,含恨而死。
如今她逆天重生,入祖祠得仙书,修仙术,又带出强大祖先的一抹魂魄,可一身报仇戾气的她,从未想过,她会有贴心的伙伴,会有忠诚的伴侣。
她是妖,一个狐妖,人人唾弃,神得而杀之。她护亲人朋友,为其粉身碎骨又如何?她爱护契约的灵兽,虽然总是一脸嫌弃,但宁可为灵兽而死。
她怕别人对她好,因为她怕自己魔兽的身份带给别人麻烦,可就是有人懂她的好。
她是顶好的妖。但这三界容不下她,就别怪她和她的伙伴们,大火烧了三界吧。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1.1彼岸花开

我狐小七向着漫天神佛发誓,如有来生,必要这群狗贼血债血偿。

夜风呼啸撕扯,如同厉鬼勾魂,我静静的端坐在残破的寝宫里,我身为朱雀国一国嫔位,却身着惨白色粗布麻衣,我静静的看着那盏红烛灯笼,怜惜那只飞蛾,宁肯居于火上,受恶火灼身之痛,却不肯离开半分,真真是要一起同归于尽。

是啊,我何尝不是那只一心只想鱼死网破的飞蛾。

我是妖,一只受尽唾骂、“无恶不作”的——连妖气都没有的废物狐妖,我恶毒到残害自己的孩子,我唯一的女儿,我狐氏一脉唯一的后人!虎毒尚不食子,更何况是比普通禽兽聪明百倍的妖?只是这乱世,已经容不下一颗慈母之心,更容不下藏有强大血脉之力的狐族后人。

想着我的女儿,我死死盯着那红烛的眼,猝不及防溢出了泪水,曾在幼时为悦己者精心打扮过的容颜,被这烛光烤的滚烫,如同那次烙邢,滚烫的三角铁器,刻着“奴”字,深深的烙上我的后背,哪怕疼痛如这流霞漫天的蔚蓝天空,笼罩我身体的各个地方,我也忍不住大笑不止,我狐家,有哪一个人是孬种?那些忌惮我狐家力量,靠下作手段毒害父王的人,才该是生生世世的奴!

犹记得父王在时,狐国强大,其它四国哪怕联合也未必是我泱泱狐国的对手,哪里想过父王会被那四国,联合当时的狐国大将军、我的青梅竹马——白驹陷害,他们打着为我祝贺成人加冕之喜的旗号,用卑劣的手段毒害父王,父王一夕之间从这片大陆的最高掌权者,变成了那区区四国的阶下囚,而我自以为是的悦己者、知心人白驹则把玫瑰化为血水,一天之内,攻下了狐家皇城,踩着我狐家众人的血肉,称王登基,改国号为“白驹”!呵呵,我不由轻轻笑起,连嘴角的那丝血迹也顾不上擦拭,驹,有贤士、隐士之意,这样阴冷狠辣的人,却以这样的雅号自居,真是笑话!

我,则被白驹送与五国之一的朱雀国国君,为人贱妾。哼!贱妾!一念及此,我痛的肝胆欲裂,若不是父王在朱雀国君手上,我便早早的冲入他的寝宫,将他生吞活剐,万刑加身,我狐小七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那毒害我父王的狗贼,朱雀国君主,日日和百官大臣们设宴,且必要缚我前去,灌我烈酒,缚于高台,好让大臣“欣赏”这为神人所不齿的妖魔公主是如何落得“大快人心”的下场,鞭笞插针,断肢毒酒,我都一一领教过了,我强撑着断掉的四肢,连闷哼也不发一声,绝不肯白白让蝼蚁看了笑话去,这酷刑,不过如此!

我以为,我受尽了凌辱与残暴,可是父王。。。

斗大的眼泪溢满我的眼眶,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头望着那漆黑惨淡,暗无天日的黑夜,终是逼回了眼泪,这萧墙内,看我好戏的人,比比皆是,我自是不肯让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小人看轻我半分!我的泪水,也绝不让他们白白看去。

狐家后人,只可铮铮铁骨,百折不挠,万般绕指柔情只给对的人看。我这一世错就错在一片痴心错付,白白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识人不清!识人不清呐!

“父王。。。”我呢喃道,如同儿时卧在父王怀里撒娇那般,那时父王的肩膀宽阔伟岸,似乎连着天地也拦不住他分毫,只是!只是!待我某日,被那些畜生灌的酩酊大醉之时,那群畜生竟抬出了我的父王!

他。。。他还是我的父王吗?那全身血肉模糊,四肢俱无,肌肉萎缩,像是被千刀万剐过之人,竟是我的父皇!?

哪怕是烈酒麻醉了我的神经,我仍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泪水如决堤的河,我哽咽到说不出任何一个完整的词,我根本顾不上那断掉四肢的疼痛,哭喊着,挣扎着,活生生的蠕动到父王脚下,那身后一地的鲜血,似乎只是我吐掉的酒水浊物一般。

父王抬起头怜惜的看着我一眼,想要对我慈爱的笑,却硬生生的喷出一口鲜血,那一刻,我的哭声尖锐如杜鹃啼血,我是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愤怒的浑身发抖!我靠着身躯的力量,一头撞开缚住父皇的侍卫,嘴里叼着侍卫的剑,便冲向了那狗贼皇帝,可一个四肢俱断、靠身躯蠕动的废人,能有多快,能有多狠?很快,我便被打回父皇身边,那群侍卫更是打断了我的脊梁,这下,我连身躯的力气都借不到了,我似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只是冲着身边同样惨烈的父亲轻轻发笑,柔声道,“父皇,来生,女儿还做你的“小老虎”。”语罢,我叼起嘴边的剑,刺穿了父皇的心脏,父皇那慈祥的笑容,似是极其欣慰一般,没有一丝的痛苦神色。我顾不得把剑吐出,直哭的撕心裂肺。

花落人断肠,父皇死了,狐家完了,留我一废人,做什么?

我只知乐极生悲,却不知悲极也生乐,我疯癫一般的狂笑起来,我的眼神是锋利如冰刃一般的极寒之光,生生刺向那位高权重的一人,我一口吐出带血的剑,借着嘴巴咬住木柱的力量,硬生生的站了起来,浑身如同被巨兽碾过一般,可我不在乎,我更在乎,我的尊严!我狐氏一脉的铮铮傲骨。靠稳后,我松开咬着木柱的牙,似是比挖心挠肝惨烈百倍的说道:“我狐小七向着漫天神佛发誓,如有来生,必要这群狗贼血债血偿。”

语罢,我便一头向那地上的剑刃倒去,我以为我必死无疑了,我甚至嘴角含笑,终于解脱了。

狐家的列祖列宗赎罪,儿臣无法为狐家报仇雪恨了。

待我自一片混沌中醒来,却是已被那畜生凌辱,生生夺走了女子最为珍视的清白之躯,可我的下颚已被他生生掰断,连咬舌自尽的力气也没了。

狐家最令人忌惮,也最令人眼热的强大血脉力量,那畜生想要了!

哼,他想要,还得问问我要不要给呢。我偷偷积蓄着力量,我的项链里藏着父皇送给我成人礼的礼物,那时,他老顽童一般,不正经的和我戏说道,世上最毒的丹药,只此一颗,童叟无欺哦。如今,也得靠它送走我和我腹中的孩子了。

我几乎天天都可以感受的到那孩子的成长,她的顽皮,她的开心,她的小情绪,我有时候忍不住畅想,待着孩子生下来,该是如何的活波可爱,俏皮可人,一念及此,我不住的垂泪,我苦命的孩子啊!千不该,万不该,让你成为我的孩子。

终于待我积攒好了力气,我费力的为自己点了一纸明灯,我想靠它照亮我的轮回路,我必然是要报仇雪恨的。这片大陆的五国,一个也跑不掉!看着那红烛,我笑了起来,含着多少恨?多少爱?多少愁?多少无奈?竟连我自己也看不清了。

白驹,我们很快便可再相见了呢。

我笑着饮下毒丸,静静看着外头的风景。窗外彼岸花大片大片的盛开,远远望去,就像是血铺成的地毯,连天空和云彩也被染红了半分,似在无尽烈火中熊熊燃烧一般。

我含笑闭上了眼,把手轻轻覆在肚子上,一滴清泪自眼角滑落,我的孩子,你别怕,娘亲在这。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