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华在线阅读

诛华

公子谣言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73.8万字

7.9分 121人评分

七王爷暴毙,承德殿走水,永安山崩压死数百户村民,国运危殆之际,常季瑶被活埋祭天。
十三天后,她从阴暗地底爬出,却忘记了最惨痛的那一年,那一年她的父亲惨死,母亲遁入空门,发誓母女永不相见!
可真相的惨痛远不如此,这短短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懵懂无知的她一夕之间成为众叛亲离的阴诡毒女?
常季瑶决心要将失去的东西一一找回来……
(古早作品,谨慎入坑,轻喷~)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活祭

狂风大作,闪电雷鸣,祭坛上的守卫都被风迷地睁不开眼睛,“轰隆”一声过后,祭坛上的漆红棺材竟被雷电劈成两半!

蜷缩在棺材里的那团东西竟然动了起来,整整十三天,在这没有空气的棺材里,只怕正常人都活不过几个时辰,守卫们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慌不择路地冲下了祭坛。

棺材里的那团东西却是个活人,正是前不久用来活祭的祭品,常家大小姐,常季瑶。

她艰难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灵台猛地一震,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自己怎会在这棺材里?这里莫不是什么坟地?这未免也太可怕了!

尽管此时尚在白昼,但常季瑶仍然觉得后背脊椎开始一节一节地发凉,忙不迭爬出棺材,沿着溪流往林外跑去。

这条小溪她太清楚了,她和表姐江楚绣小时候常在溪河对岸玩闹,只是这竹林她却是一步也未踏过,因为爹爹曾说过,这是皇家林苑,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

这要是被爹爹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皇家林苑的棺材里,只怕免不了又是一顿暴揍。

常季瑶忙安慰起自己来,后院里有个狗洞,从那里回去只怕爹爹是不会知晓的。

那是阿旺和自己专属小门,每每记挂外面的朋友时,她便从那狗洞里钻进钻出,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得一日闲。

这里离家并不远,常季瑶匆匆脚步间竟已到了集市,这是回府的必经之地,也是她从小玩耍的去处,可她这一现身犹如巨石入水,惊起一片惊骇。

“大白天活见鬼啊!妈呀!”

“你们听说了没有,整整十三天,十三天了!可是蜡烛就是怎么也点不起来!难道她死的不甘心,回来寻仇了?”

常季瑶垂眸看着自己光着的脚丫子,心里一惊,不就是没穿鞋吗?至于这么捕风捉影吗?

她目光一扫忽然瞥见那卖白菜的王婆子居然肚子平平,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这王婆子不是怀~孕才五个月吗?这孩子生的未免也太快了吧?

常季瑶好奇地走向王婆子,王婆子却连连后退,惊恐地不知如何是好,“咚”地一声就给跪下了,扯着嗓子喊道:“常大小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不要害我啊,你生前常做我的生意,死后我却没有给你烧半张纸钱,是我错了!我一会回去就给你烧钱,你发发慈悲,走吧!”

就连那几个年纪大的老太公也抖着身子从凳椅上站起来,眼看着就要屈膝下跪,这不是要折自己的寿吗?!

常季瑶心口猛地一震,忙冲上去扶老太公们,围观的人群顿时尖叫着连连后退,常季瑶只得远远地站着:“陈叔、王叔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季瑶哪里受得起你们如此大礼?”

“管她呢,青天白日的,一棍子打跑了再说!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多人,这女鬼还能奈我们何!”

人群中有人忽然提议,几个壮汉面面相觑了一阵,咬着牙点头,一把抓过身边的扁担往常季瑶冲过去,方才还哭哭啼啼的几个妇女,这时候也躲在男人身后,抓起鸡蛋白菜阴侧侧地丢出去。

“你们干什么?!我哪得罪你们了?”

别人要打自己,岂有不跑的道理?常季瑶这个时候根本顾不上去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只觉得身后那群人简直是有病,有病至极!

壮汉紧追不舍,常季瑶脚下又没鞋,一个不慎便划破了脚丫子,整个人失去平衡重重倒在地上。

“看你这女鬼往哪跑!”壮汉们迅速冲上来将常季瑶团团围住,手中的扁担不由分说地便往她身上挥去。

常季瑶简直欲哭无泪,扁担迎着脑袋下来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地闭眼抱头,将身体紧紧蜷缩在一处。

“彭!”

“啊哟!”

惨叫的却不是常季瑶,而是那几个壮汉,常季瑶吃惊地睁开眼睛,只见那些壮汉个个都倒在地上面露痛苦,正吃惊着,一只看上去有力的手忽然出现在面前,随即入耳的是十分温柔的声音:“季瑶,快起来。”

常季瑶忙顺着手的方向抬眸,见是老朋友肃王刘绍,一颗心顿时安定下来。

刘绍从小便在军营里长大,是朝中为数不多的能领兵打仗的皇子,自从三年前被皇上派去南阳郡剿灭贼寇,这期间便是连书信都未曾来过一封,实在叫人生气。

“还不起来?”刘绍见她迟迟没有动静,目光一撇发现了她脚上的血迹,好笑地蹲身抱起她,“受伤了也不吭一声?四年不见,你这性子是一点都没变啊。”

“四年?你怎么……”常季瑶奇怪地看着他,正要取笑他连日子都不会算了,刘绍洪亮的嗓音将自己后面半句话话掩盖了。

“你们这些刁民!天子脚下也敢行这等恶事,实在是胆大妄为!来人!通通给我抓起来,全部带走!”

“是!”

刘绍身后一排士兵齐齐应声,迅速冲进了人群,百姓最怕的就是官兵,这会子便全四散抱头胡乱逃窜了。

“孔雀,抓他们就算了,我只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常季瑶这话说的风轻云淡,刘绍可就不淡定了,手一抖差点将她从怀里扔出去。

孔雀是幼时常季瑶给自己取的绰号,没成想隔了这么多年,她竟然还叫的这么顺口,可自己堂堂一个皇子,被叫孔雀未免也太丢人了。

“季瑶,你以后别……”

“快把他带过来!”常季瑶目光一闪,打断了刘绍的话,指着其中一个壮汉,着急地对着副将比划。

副将王蒙应了一声,脚步稳重却又灵巧地很,佩刀未曾出鞘就将那壮汉捉到了常季瑶面前。

“大头哥,我平日里也没少买你的那些小玩意儿,你老婆难产没钱还是我借钱给你的,你为什么要对我下此狠手?”

大头哥脸色一红,羞恼地看了常季瑶一眼,盯着她脚底的血才讪讪道:“常大小姐,你没死吗?可是你怎么会没死呢?”

“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别给我在这里绕关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刘绍瞪了他一眼,大头哥被他这如刀一般的目光吓得不轻,忙将事情原委道出。

常季瑶听罢,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不久前七王爷暴毙、承德殿走水加之永安山崩压死数百户村民,国师卜卦得出国运不稳,需要一个八字天地相合的女子进行活祭。

巧了,这个八字天地相合的女子正是她,十三天前,国师便在祭坛设下祭礼,末了说这祭礼需十三日后方知晓结果,若到时火烛燃而长尽,则表示活祭成。

奇怪就奇怪在十三天过去了,这火烛是怎么也点不着,更令人震惊的是,她此刻还活蹦乱跳地出现在集市,难免令人心生恐惧。

可常季瑶更害怕地绝不止于此,她愕然发现大头哥口中的这些大事自己竟是一桩一件也记不得了,忙抓住刘绍的肩头不安道:“现如今是永平几年几月?”

“二十七啊,十一月,怎么了?”

刘绍见常季瑶面色一震,忙追问道:“季瑶,怎么回事?”

永平二十七年……永平二十七年……常季瑶心口狂跳不止,果然……和自己所想的一样,她的记忆竟然停留在永平二十六年八月,此后的事便是一无所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