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好屠夫在线阅读

大宋好屠夫

祝家大郎

历史 / 架空历史 · 217万字

7.6分 476人评分

《诗与刀》,已签约上传,必不失望。
郑智穿越到了北宋水浒世界,变成了那个被鲁提辖三拳打死的镇关西、郑屠户。
北宋末年,战乱四起,群雄逐鹿,华夏式微。正是英雄用武之地。
水浒情仇,善恶忠奸,且待重新评说。
在这文化与经济皆是世界之巅的北宋末年,且看镇关西如何逆袭成一代绝世凶人!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状元桥下郑屠户

第一章状元桥下郑屠户

郑智挨了几枪再醒来,轻轻睁开眼睛,四周环看了一下。

光线昏暗之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内,摆设着两张木制的方椅,再看看身边,自己正躺在一座四周都有围栏的木床榻上,这围栏就在眼前,还雕刻了许多的走兽花鸟的图案。

“诶???这个女的是谁?”郑智竟然还看到自己旁边躺着一个女的,不禁疑惑起来。

自己不是在巴基斯坦执行任务吗?自己不是正在与东突的几十个杀手枪战吗?自己不是杀了二十多人然后中了几枪吗?

怎么现在躺在这里?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郑智一头雾水,又打量了一下这正在熟睡的女子,见这女子睫毛修长,面目白皙,五官更是端正,虽然不施粉黛,但也是一个标志的美女。

郑智用手一撑,坐了起来,手脚却是很麻利,哪里有一丝一毫受伤的感觉。

“官人,您醒来了?”这躺在身边的女子被郑智一番动作,也是弄醒了,迷迷糊糊说了句话。说话的口音略带有西北地区的风味。

郑智被这一声官人叫懵了,心中还在想,这女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几点了?”郑智搞不清楚状况,见这光线昏暗,便问了一句。

可是这一开口,郑智自己却也是吓到了,自己说话的口音怎么也变成了与这个女人一个味道,自己明明是一个湖北人啊,这是怎么回事?

“官人说什么呢?什么几点了?”这女子却是清醒过来,也坐起了身。

郑智见这女子坐了起来,身上只穿一个类似小孩子夏天穿的肚兜,更是一惊。这郑智当兵十几年,虽然不是处男,却也没有见过一个陌生美女就这样的春光外泄。

“额。。。电灯的开关在哪里啊?”郑智缓了口气,见这房间实在昏暗,再问。

“什么电灯啊,官人说什么呢?妾身服侍官人着衣。”这女子说话间披上一件外衣,起身拿了在床边拿了些衣物,给这还在一边蒙圈的郑智穿了起来。

郑智是真懵了,见这女子披着的衣服是一句古装的罗裙,而给自己穿的也是古装的衣服。郑智一时之间却是没有乱动,只听这女子摆布。

感觉是在做梦一样,郑智也不说话,只是就着慢慢明亮一些的光线打量着四周,就连这窗户都是木格子的窗户,上面也没有玻璃,而是糊真一层白纸一样的东西。

“官人,那个姓金的贱人可不能再带回来了,三千贯,世上哪有这么贵的小妾。”这女子边给郑智穿这衣服边说。

郑智哪里知道什么姓金的贱人,心中还在回想自己中弹之后,还杀了几人,最后坚持不住倒地的事情。

“官人,穿好了,赶快去吧,李二怕是已经在门口等候了。”这女子为郑智穿好了衣服,才自己开始穿衣。

郑智下了床榻,随意踏上了床下的一双较大的鞋子,起身走了几步推开了房门。

天才刚刚亮,推开房门,郑智看到的是一处院子,院子倒是不小,左右还有房屋,都是二层的建筑,地基上倒是还有青砖之类,之上都是木制的。却是这青砖上还有花纹。

再沿着不高的院墙看出去,到处都是古香古色的房屋。

郑智一脸疑惑的走过院子,打开院门,这院门的门栓都是木头制的,想出去看看到底的怎么回事。

刚一推开院门,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的十七八岁少年,这少年穿着一身麻布衣服。

见院门打开,连忙上前躬身道:“官人,你起来了?”

郑智看着这少年一脸恭敬,没有急忙回话,而是左右看了看,街上已经有不少行人了,来来往往,男女皆有。男的大多穿着简单,麻布衣服或是丝绸衣服,造型却是简单,头上有的只是简单束发,有的戴有方冠或是毡帽,也有的只是包着简易的头巾。

倒是女人身上繁杂不少,大多头上都绑有一丝不苟的云髻,造型也大多不一,身上衣裙也是考究,即便最简易的麻布衣裙,也是蓝红相间,还绣有花边纹路。不过这女士的衣服上却是个个都有一个夸张的大袖口。

难道自己穿越了?郑智不禁多想,自己当兵十几年,别的娱乐没有多少,闲暇的时候就爱看些小说,也多是看穿越小说,什么仙侠修真,玄幻奇幻,武侠之类的。

平常也羡慕这些小说的主角穿越之后怎么怎么厉害,不禁想到,自己难道也穿越了?

“嗯。”郑智过了片刻才回答了一声这少年的话。

“官人,牛大他们已经把猪都杀好了,摊子现在也支起来了,只等官人过去了,今日要不要先到潘家酒楼去找那老金拿些钱来?”这少年又问。

“什么老金?什么猪杀好了?”郑智疑惑问道,心中想着,即便是真穿越了,也要问清楚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官人是不是还有些困倦啊?牛大四更就起来去把吴家的猪杀好了,现在已经上了状元桥摆好了摊子。那东京来的老金不是还欠官人三千贯的钱吗?他带着女儿在那潘家酒楼唱曲赚钱呢。”少年李二还以为是自己这官人刚起床,还没有睡醒,解释道。

“哦?先到状元桥去。”郑智此时是真确定自己穿越了,因为刚刚郑智发现自己这身体都不是原来的了。

前世自己一米八五的身高,现在最多一米七八左右,前世自己一身腱子肉,几乎没有肥膘,现在这具身体的手臂虽然也很粗壮,身板也很强壮,却是不像之前那样肌肉鼓胀,而是有一些肥肉在身上。

郑智心想,讨债的事情等下再去,先去这状元桥看看,这状元桥一听就是人来人往的地方,先去状元桥也更方便自己了解现在的环境。

郑智跟着这少年李二弯弯转转,小街面上大多是红土的地面,两旁建筑尽是些二层小楼,窗户鳞次栉比,一家挨着一家,窗户大多从下打开,还用小木棍子支着半开。

走了不多久,便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街上,街面却是铺有石板或者青砖,这砖倒是没有花纹,也许是走的人多了,把这花纹给磨灭了。两旁大多是铺面,也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更是有不少叫卖之声。

沿着大街走了不多时,也就看到了一座大石桥,显然这就是状元桥了。

状元桥旁有一处许多做小买卖的摊子,有卖些青绿菜蔬的,有卖公鸡鸡蛋的,当然也少不了卖肉食的,不远处一座几米长的大条案子,上面摆满了宰切好的猪肉,案子上面还有一根长杆,杆子上也是挂满了一条条的猪肉。显然这状元桥是一个类似于菜市场的地方。

郑智一路上到处打量,看着这古香古色的街道,有卖布匹的,有卖盐茶的,也有热气腾腾卖着馒头包子的。一边走着,一边记着各处的地理标志,这也是郑智历来的职业习惯。

“郑大官人安好。”

“官人今日看起来神清气爽啊。”

隔壁左右的商贩见了郑智走来,都上前打招呼,郑智也是点头笑一笑回应起来。

“官人,肉货都宰切好了。”那卖肉摊上的一个高大少年也是上前来招呼。后面还跟着五六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嗯。”郑智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只能应答一声。

“官人,小种经略相公那里今日要不要送肉去?”这高大少年又问。

郑智纳闷,什么小种经略相公?他哪里知道要不要送肉到这什么相公那里去啊。却是也大约知道,这占地不小的肉摊似乎是自己的产业。

“先不急,你先看着摊子。”郑智只有敷衍道。

这高大少年听言就回到肉摊之内忙活起来。

郑智敷衍完,站在肉摊之前,心中却是尴尬,自己这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呢?开口问这些少年?那还不把这些少年吓坏了,还不以为自己是失心疯了。

正在郑智犹豫之时,大街上又走来两个身穿衙差公服的人,这公服郑智虽然没有见过,却也能从两人都带着一样的毡帽,穿着一样的服饰,手中还握着一柄手刀。却是也能猜出这两人大致是官差一类的人物。

走近些也看清头前一个年长一些,后面一个面带青涩。

两人慢慢走近在不远处,郑智也是看见了,头前一个年长些的公人就满脸笑意看着郑智,更是加快速度走了过来。

郑智哪里还不知道这是熟人啊,也脸带笑意回应。

这年长的公差到了面前,抬手抱拳道:“郑官人起得早啊。”

郑智连忙也抬手抱拳,这动作倒是还有些不习惯,也是回道:“上官也早啊。”

“诶。。。我一个巡街的算什么上官,官人客气了,我与官人介绍一下,以后便是这个张松代替我巡街了,今日先见过一下,也让街面上都记着一下面相。”这年长的官差道。

“高升了?”郑智立马也是知道这年长的官差以后不巡街了,显然是有别的事情去做。

“谈不上高升,也就是在衙门里混个巡捕的差事,却是多了点职权,以后但凡有什么此类的小事,官人只管找我雷达便是了。”这雷达虽然谦虚,显然也对自己升职的事情颇为自豪。

雷达?郑智一听这名字,不禁想笑出来,叫雷达?怎么不叫飞机呢?

“多谢雷兄照顾啊,升了职位,必然要庆祝一番,晚间找个酒肆喝上几杯如何?”郑智也慢慢进入了角色。既然是熟人,又升职了,请一顿饭还是要的。

“那便多谢官人了,张松,还不来拜见一下郑大官人,这郑大官人可是这渭洲城有名豪侠人物,人送外号镇关西,了不得。”雷达与这郑智身体的主人显然关系不差,也没有多与郑智客气,直接叫后面的年轻官差来拜见。

镇关西?卖肉的?郑智一听,怎么这么耳熟呢?虽然郑智没有读大学,但是在部队多年也是不断学习的,何况这一句不免让郑智想起自己高中时候读的课文来。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郑智马上明白过来,自己难道是穿越成了被鲁达鲁提辖三拳打死的镇关西郑屠户?

不需多想,答案显然是确定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