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在线阅读

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

清且婉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337万字

9.9分 21人评分

【本文简介】
她,在最无邪的年岁相识他;他,在最美好的年华相知她。
洗尽铅华,在繁华不肯谢幕的年代里伴卿一世长安。
褪去凡尘,在盛世不愿轮回的年月中同君地老天荒。
那一年她难得忙里偷闲却被上天开了玩笑,不仅自己成了小不点还捡了个小拖油瓶。
后来,她和那个小拖油瓶却成了室友。
再后来,她和他分开了十年,再见已是物是人非。
或许感情来的太快让他们措手不及,但是没关系,因为时间会告诉他们一切的。
他问,“你愿意和我牵手吗?”他不懂爱情,她同样不懂。
......
“你是认真的吗?”执子之手吗?
“当然,我一向不开玩笑的。尤其是这种事情。”尤其是对你。
“那么...”
伴着少女的回答,少年似乎如烟火一般绽放开来。
---------------看养成记与反养成记--------------
前世
他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她却众叛亲离毁其一生
命运不知是否开了玩笑,让遥不可及的他们纠缠一起
场景一
她血染一身,来到可以触得及他的地方,“你还记得我吗?”满心的欢喜,却换来淡淡一句,“本君何曾与你相识!”紫衫飞扬,拂袖而去。
场景二
“过来我这边可好?过来可好?”一双节骨分明的手向她伸出。那是她曾经一直希望的:他会伸出手牵住她。如今他真的伸出手了,她却不想触碰了,“我,多少次想象你会伸出手,但现在,也不过如此。我,不要了。”微笑是她现在唯一的所能做的。
“不要任性,可好?”
“不好,到现在你还...”任性,他到底了解了什么,“墨濯,你不用再管我了,收起你的好意。我该走了。”语罢,转身与黑衣男子离去。
忘了回头看看那紫衫男子,“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可我,一直放你于心上,若是剥离...”,从未有过的咆哮,从未失去冷静的他已然无法思考一切,但离去的人终究是离去了。

版权:言情小说吧

目录

第1章 阎王的小白牙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舞依炫再次晃晃两个小短腿,两眼再次瞅一眼这身堪比犀利哥的衣服,再次,“哎...”  

回想:  

“boss,我没听错吧,你要放我假,你真的要放我假,我是不是最近任务接的太多,有点幻听了。”她掏了掏耳朵。  

作为国家秘密组织的人员,一年里国家的发派的任务只能是接到手软啊!舞依炫作为一线任务员,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世界跑任务,现在大boss要她放假,是脑抽,还是脑抽了,还是...脑抽了?  

舞依炫摸了摸下巴,难道有预谋?  

“难道你不想,那我收回好了,那你再跑趟伊拉克,一建那边正好人手不够,你去顶一下。”boss瞟了一眼电话。  

“不不不,一建师兄不需要我的,他做事一向是把我晾在树下的。”机会千载难逢啊,难道要放走啊!  

“嫂子也会很高兴的。”。  

没错,大boss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小娇妻百合,就是那么巧,大boss的娇妻是舞依炫的死党兼战友,舞依炫想一下就明白一定是小百合搞的鬼。  

上次在组织见了一面后百合就看到舞依炫的忙碌与辛苦,故此作为死党,在大boss枕边吹吹耳边风喽,不答应放假,就给老娘滚下床。大boss好不容易娶得娇妻,要独守空床,那会死滴。为了人生幸福,放假,准了。  

“小百合,谢喽,改明以身相许啊。”,舞依炫出了组织马上向死党表示谢意。  

深吸一口气,啊,自由的空气,额来啦!  

在大谁特睡了几天后,从猪窝爬出来,带上一切高端新设备,向着原始森林出发。一切刺激的事宜都是舞依炫心头好,在那些低等级的冒险游戏里腻了后,网上爆出中国某一原始森林景色优美,地势奇特,据说森林里有诡异的秘密。  

虽说是冒险,但舞依炫依旧是轻装上阵,组织里的高科技不拿来用用,怎么对得起自己呢。新款的通讯设备,不仅配备了手机的一切功能加上其他手机没有的功能,电池是太阳能的,无需充电器,充电宝。并且只要在有电线的地方就有信号,一部设备更是轻巧,只有手机大小,机主也会由本人才能使用,弄掉了如果在他人手上不仅不能用并且警铃不停滴。  

哈!阿信就是罩得住啊,早知道去科技部了,顺手牵羊的机会一定很多,嘿嘿。  

已经进入森林半天了,这里的空气真的好,环境真的优美,但地势也真的险恶。中日当空,舞依炫先下坐在一股泉水边下歇息,看泉水的流向是从山上流下的,很清澈的,叮咚声很悦耳,但不知不觉得却陷入其中,好像魔音一般牵引着她,水晕一圈圈的划开,划开,由小慢慢地变大,她却意外地看见竟然还有由大变小的水晕。  

“啊!”舞依炫不知怎么的被这水晕吸了进去。  

哇,这是哪里,乌漆墨黑的,砰的,呀哈,肿么又亮了?前面那个乌漆墨黑的人又是谁啊,是被泼墨了,还是掉煤矿了,“是舞依炫吗?”,那黑球突然说了话,语气间,不知是否听错,有那么丝尊敬。  

哇喔,不回头不知道,吓死宝宝了,这整的是牙齿飘出来了,不过有一点很确定他的牙很白一定整过!  

“那什么,你是?”一身的黑衣却用金丝绣了个阎王的阎字。  

“本王是阎王,因为一个差错,勾错了魂,你本可以回阳间的,但由于本身损坏不能回到本身的,所以你只能投身到另外一个身体里。为了补偿,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吗?”阎王一本正经的说,无视这正头脑风暴的舞依炫。  

“靠你大爷的,老娘刚刚有个假期,顺了个机器连怎么玩都还没弄明白,你就让老娘投到别的人身上,作为一个阎王你怎么办事的啊,有没有职业操守啊,你老板谁,我要投诉。号码先报过来!”  

算了,这位姑奶奶得罪不起,也不听舞依炫在那吧啦,说道,“既然你舍不得你的东西,那就让你都带走吧。”先闪为快,送走为好,大袖一挥,好自为之!君上,他日想起可别记得他啊!  

于是舞依炫便过来了,便成为这幅德行。有个小乞丐蹲在墙角,望着一个奇怪的大黑袋子,呵呵的傻笑又呵呵的傻哭!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